第53章 气死贱人

作品:冥妃在上,至尊绝宠|作者:凤七|分类:古代言情|更新:2018-09-13 15:17:11|字数:4077字

盛婠见寂卿寒起身要走,连忙站问道,“你要去王妃那里?”

“恩。”寂卿寒不冷不淡的应了一声。

盛婠闻言,立马笑容满面的走过去挽住了他的胳膊,笑眯眯道,“我陪你去一起去。”

寂卿寒当然知道她不会好心的去看王妃,而只是去看热闹,再或者王妃出的事情,跟她是有关系的。

盛婠要是知道寂卿寒此刻的想法,肯定会佩服他猜的极准!

于是接下来王府的众位仆从奴婢们看到的便是这样诡异的一幕:从前一向不受宠的侧妃竟然挽着王爷的手臂有说有笑的走过。

这样的情景简直让人吃惊的不能再吃惊了!

这个王府里的仆人不算多,但都是王府初建时便招来的,对王爷可谓的习性可谓是非常了解:他们的王爷习惯漠视一切,习惯冷漠,有洁癖不喜欢旁人过于靠近他!

可那日王爷回府的时候,分明就是抱着侧妃一路回到了侧妃的院子,现在更是跟侧妃同吃同住!联想到最近关于侧妃是妖孽的传言,他们都感觉王爷是被侧妃给迷惑,才会变成这样!

不由对侧妃更加恐惧和小心翼翼了起来。

王妃的院子可比盛婠的好的多,虽然不是金碧辉煌,可也是非常大气干净。

“奴才参见王爷。”守在院门口的男仆从见到寂卿寒连忙跪在了地上,一脸的诚惶诚恐。

寂卿寒什么也没说直接往院子里走。

盛婠慢了他一步,站在门口像模像样的打量了王妃的正屋一眼,啧啧了两声,叹息道,“正屋上方有一团黑气,真是大大的不妙啊。”

跪在地上的两名仆从见盛婠还没走吓得不敢抬头,又听她神神秘秘的语气,身体不由抖得更加厉害了。

“免礼吧。”只听女子清幽的话音落下。

两名仆从连连小心翼翼的谢恩,“谢侧妃娘娘。”

等他们站起来后,便见那道翩然若仙的身影已入了正屋。

王妃躺在床上正在浑浑噩噩的做恶梦,她一下子睁开眼睛便看到心爱的王爷正站在床前看着她。

“王爷……王爷,有鬼,刘嬷嬷被鬼害死了!”王妃还有些惊魂未定,语气有些惊恐的不知所措。

“王妃需要静养,本王会让管家送些补品过来。”寂卿寒淡淡道。

王妃感动的热泪盈眶,王爷很少送她东西的,这次她病了,他竟然这么关心她!

“哎呀,真是羡慕王妃姐姐,生病了王爷这么心疼你呢。”一道矫揉造作的声音传进了进去。

王妃忙用帕子擦了擦眼泪,转眸便看到一身白衣翩翩的盛婠缓缓走了进来。

她眸里闪过一抹恼意,但看到王爷朝她望过去,连忙收起了柔软表情中的一丝裂痕!

盛婠像是故意似得,走上前便亲密的挽住了寂卿寒的胳膊,满是同情的看向王妃,“王妃姐姐,我瞧你这院子不太干净,你还是换个院子养病吧,否则怕是越休养越糟糕。”

“侧妃你胡说什么!本宫的院子怎么可能不干净!”

王妃装的再好,也抵不住心底的嫉妒。尤其是她看到盛婠挽着寂卿寒的手昭显着两人之间的亲密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像裂开的瓷器一样,露出了苍白狰狞的内里。

“王妃姐姐,我会看风水,不信你问王爷,我看的可准了。”盛婠笑眯眯的看着王妃一点点裂开的伪装,越想越爽。

见寂卿寒不说话,盛婠连忙瞪了他一眼,跟他使眼色。

“绾儿的周易之术确实不错。”

盛婠等了这一会儿,只听他不冷不淡的来了这么一句。

不过足够能气得王妃喘不上气来了!

只见王妃扶着胸口喘着粗气,旁边的嬷嬷看她这样子,连忙上前去给她顺气。

但王妃却突然伸出手将嬷嬷推到了一旁,恶狠狠的瞪着盛婠道,“侧妃,你是不是就想这样气死本宫!王爷,王爷求您给臣妾做主,昨夜那鬼魅肯定是侧妃招来的!”

王妃声泪俱下,指着盛婠指控道,“侧妃本来已死,却活过来被您带了回来。她一定是被妖孽附体了,王爷您可不要被这妖孽给迷惑了啊!”

“放肆!”寂卿寒的脸蓦地变得有些阴沉。

旁边的盛婠却嫌场面还不够乱,连忙委屈道,“王妃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王爷呢!您这是大不敬啊!”

“王爷,王爷……我只是不想您做错事……”王妃哭着说道,满脸泪水的样子哪里还有平日里半分威仪!

寂卿寒面色未变,冷冷道,“王妃受惊过度,本王特准休养一月,在此期间任何人不得探视。”

说完他人便转身往外走去。

王妃整个人浑身一滞,这哪是是关心,这分明是关禁闭啊!

“王爷……王爷不要啊……”她连忙起身想要去追人,奈何身子不知为何一点儿力气也使不上,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旁边的嬷嬷连忙上前去搀扶她。

一双浅绿色的绣花鞋出现在主仆二人眼前,盛婠笑道,“王妃,你可别误会,我就是来落井下石的。你好好把身体养好,我还没玩够了,您可不能就这么挂了。”

“盛婠!你!”王妃抬起眸子阴狠的盯着盛婠,那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样!

盛婠却对她笑的阳光灿烂,轻轻转身紧接着缓缓走出了房间。

王妃死死地盯着盛婠远去的背影,‘噗’的一口吐了一口血昏死了过去!

盛婠走出院门原路返回,刚一拐弯就看到寂卿寒站在不远处的大树下,他盯着大树不知道在看什么。

待她走过去,却见他转身看向她,沉声问道,“可出气了?”

“还好吧,你知道我最想对付的又不是她,心里那口恶气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呢。”盛婠指的是整盛荣这件事。

可惜她对盛荣的了解非常少,肯本不知道从何处下手才能整治的了他这个‘渣爹’!

寂卿寒看着她眸子里那抹不甘心,低声道,“盛荣中了血尸毒,脾气会越发暴躁,最近一段时间应该不会离开大都。”

“那他平时都是住在家里还是军营里?”盛婠眸子一亮,问道。

“军营。”寂卿寒回答的很快,好像很了解盛荣一样。

盛婠忍不住愉快的笑了起来,“王爷,谢啦。”

这三条信息对她来说大有用处。

一阵清风拂过,寂卿寒看着她美丽的笑颜以及被吹起的长发,眸子里缓缓流淌过一丝柔软。

到了晚上,盛婠趁着单独在内室里的时候将小狐狸叫了出来,并吩咐它去盯着点儿盛荣。

小狐狸走了之后,盛婠便洗了个澡,洗完她摸了摸四周并没有擦身的毛巾,正好这时门被打开。

她连忙转过身去道,“红儿,帮我拿条毛巾。”

当她看清进来的是寂卿寒时,下意识的捂住胸口往水里缩下去!

“你干嘛?进来不带敲门的!赶紧出去,出去!”盛婠吼道,脸上是炸了毛想揍人的表情。

红儿这时拿着毛巾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里面的场景先是愣了愣,随即忙走上前想去给盛婉递毛巾。

突然一只手臂挡住了红儿动作,只听寂卿寒一声低沉不悦之声,“给我,你出去。”

“寂卿寒你什么情况啊,应该是你出去,你赶紧出去!”盛婠还真没见过这么‘淡定’的男人,她是在洗澡好嘛!他竟然让她的贴身丫鬟出去!

“是。”红儿连忙将毛巾和新衣服递给了寂卿寒,转身匆匆走出去将门关好。

“……”寂卿寒你妹的!

“你的身体不适合长时间泡澡,出来吧。”寂卿寒淡定的走过去将毛巾搭在浴桶边儿上,又将衣服放在了她手可以碰到的椅子上。

盛婠转头看着寂卿寒打开门走了出去,心底那抹紧张不由慢慢消失了。

“真是搞不懂……”她低声喃喃道,随即便从浴桶里站起来披上了宽大的毛巾跨了出去。

个把个小时之后盛婠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寂卿寒在客厅坐了很久,等他感觉时间差不多了,这才起身推开内室的门走了进去。

老远便看到床上人儿露出的两条白腿,他走过去将被子展开给她盖上,然后自个儿退去了衣裳躺在了她身边。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隙洒在地上,盛婠翻了个身,脸就贴在了一堵温热的墙上,她梦见了前世养的黑贝,忍不住摸了摸‘它’的后背,那又滑又软的触感简直是棒极了!

“宝贝真乖~让妈妈好好抱抱。”安静的内室里只听女子一声呓语。

原本闭着眼睛的寂卿寒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他的眸光缓缓往下望去,一节白嫩的手正伸进他的里衣里,轻柔的抚摸着他的背!

而那只手的主人,此刻不知梦到了什么,脸上挂着愉快的笑容。

“小嫂子,起床了——我来看你了——”就在这时客厅里传来赵子龙大声的呼唤声!

寂卿寒眸子里闪过一抹异样的情绪,他连忙伸手想要将盛婠的手给拿出去。

结果盛婠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他要伸手的动作。

“你在干嘛?”她几乎一下子就清醒了!连忙坐了起来。

就在她要坐起来的时候,她发现右手的触感不对,眸子往下望去,却见她的手伸进了寂卿寒的衣襟里,而她摸到的是他的后背……

“……呵呵,呵呵……”她干笑了两声,忙收回了自己的手,满脸尴尬,“手感不错……呵呵呵……”

她笑完连忙转了个身面对着墙盖着被子,低声喃喃道,“盛婠你怎么能饥饿到这种程度呢,你太不矜持了,竟然偷摸人家……啊啊啊,这要解释不清了!”

寂卿寒的耳力一向很好,听完她的自我批评,便掀开被起了身。

盛婠等他穿好出去之后才慢慢起床的,等她穿好衣服,红儿便端了洗脸水进来。

“娘娘,赵公子让您快些洗漱,他有急事儿要告诉您。”红儿道。

“这混蛋小子,一大早就咋咋呼呼的!”盛婠忍不住抱怨道。

不一会儿盛婠便收拾好走出了内室,一眼便看到坐在外面椅子上喝茶的赵子龙。

“小嫂子,你可起来了,我可是一得到消息就马不停蹄的跑过来了。”赵子龙一脸讨好的望着盛婠道。

“怎么了?”盛婠坐在了凳子上,不经意的瞅了旁边的寂卿寒一眼,淡道。

“盛荣一大早让人送来了信,让我给你送过来。”赵子龙也是满脸的疑惑。

盛婠一愣,“哈?什么信给我看看。”

赵子龙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了盛婠,黄色的普通信封,上面没有署名。

盛婠抽出里面的白纸打开看了一眼,只有几行字,却让她的神色变得玩味儿了起来,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赞叹,“哦。”

“上面写的什么啊?”赵子龙伸长脖子万分好奇道。

盛婠瞥了他一眼,耸耸肩,“父亲对女儿的思念之情啊,毕竟这么长时间不见了。

寂卿寒知道她在贫嘴,平静的问道,“他要见你。”

盛婠对他点点头,“猜对了。”

“哈?小嫂子你可不能去啊,这老家伙肯定不安好心,指不定是想算计你呢。”赵子龙连忙劝道。

盛婠却有个疑问,“他为什么不直接送信到王府,反而让赵子龙传达呢?”

“皇帝对他起了疑心,为了躲开皇帝的监视,他只能绕弯子将信送过来。”寂卿寒淡淡望着盛婠道。

“也对。如你说的,他现在不能明着伤害我。不过他主动找我倒是出乎我的意料。”盛婠挑眉道。她还没找他,他却自己找上门,这算什么?

“小嫂子甭管他找你做什么,都是很危险的,这老家伙心狠手辣的很,不得不防。”赵子龙看着盛婠面色沉重道。

“呵呵……那我倒要看看他还能出什么杀招!”被同一个差点杀死两次,她恨他。

她盛婠也不是好惹的,她不会给他第三次伤害的机会!

“小嫂子,唉……老纪你倒是劝劝小嫂子啊,起码带着你我二人去这才保险。”赵子龙连忙看向寂卿寒担忧道。

寂卿寒依然淡淡的表情,“她想去便去,不会有事。”

这是他对她的信任。

赵子龙看着这两人一个自信满满、一个风轻云淡,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敢情是他白担心了一场!

喜欢冥妃在上,至尊绝宠请大家收藏:(www.lwtxt.net)冥妃在上,至尊绝宠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冥妃在上,至尊绝宠》,方便以后阅读冥妃在上,至尊绝宠第53章 气死贱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冥妃在上,至尊绝宠第53章 气死贱人并对冥妃在上,至尊绝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