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乐文小说 >> 杀破狼 >> 忧怖

顾昀其实见过乌尔骨发作,只是那时候他还被蒙在鼓里,恰好长庚也不是很严重,便一直误当成走火入魔,还从未见过这番光景。

长庚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团,浑身肌肉紧绷得坚硬如铁,不多时便剧烈地颤抖起来,好像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而且力大惊人,顾昀居然一脱手没按住他。

长庚猛地甩脱他的手,十指如鹰爪,狠狠地抓向自己,顾昀当然不能看着他自残,伸手格住他的胳膊,低喝道:“长庚!”

他的声音似乎给长庚带来了一线清明,然而也只是让他停顿了片刻而已。

那悬在床头关键时刻掉链子的汽灯在“嘎吱嘎吱”地响了一会后,终于缓缓地倒着气又亮了起来,光线昏黄而不稳,时明时灭地照亮了长庚那双如血的眼睛。

顾昀吃了一惊——只见长庚脸色和嘴唇都是惨白,好像浑身的血色都笼了那双眼睛里,而原本正常的双目中竟隐约现了重瞳。

真像一尊传说中的邪神。

顾昀从陈姑娘嘴里听说“乌尔骨”,当时只觉得心疼,一些匪夷所思的地方其实并没怎么信,直至此时,一股凉气才顺着他的后脊缓缓地爬上来,长庚那双无悲无喜、血气翻滚的眼睛,居然让这身经百战的将军突然遍体生寒。

两人目光相抵,顾昀忽然有种在荒郊野外遇上野兽的错觉,他一时没敢移开视线,缓缓地摊开空无一物的手,试探着伸向长庚,长庚没有躲,甚至在那温暖的掌心贴上他脸侧的一瞬间,微微低下头,神色漠然地在顾昀手上蹭了一下。

顾昀胆战心惊地低声问道:“还知道我是谁吗?”

长庚垂下那双比普通中原人更浓密些的眼睫,低低地叫了一声:“……子熹。”

还能认识人就好,顾昀没留神他语气中的异样,先松了口气,可他放心得太早了,还没等这一口气松到底,长庚突然猝不及防地伸出一只手,一把掐向他的脖子:“不许你走!”

顾昀:“……”

咽喉乃人身要害,顾昀本能地往后一仰,架住了那只冰凉的手,长庚顺势带住他的手腕,狠狠地往下一别,顾昀只好屈指敲向他肘间麻筋,极狭隘的空间里,两人你来我往地交手了好几招,那疯子本就武艺精湛,此时邪神附体似的力大无穷、横冲直撞,顾昀又投鼠忌器,生怕不小心伤了他,汗都快下来了,气急败坏地骂道:“我他娘的刚回来,往哪走?”

长庚倏地一顿,顾昀落在他颈侧的手随之停下,用手背在他下巴上轻轻掴了一下:“醒醒!”

这一下轻拍可能是力道不够,非但没把人叫醒,长庚那双如同要滴血的眼睛忽然眯起来,像头被激怒的豹子,回头给了他一口,咬住了顾昀的胳膊。

顾昀:“……”

早知道就大巴掌扇上去了!

顾昀轻“嘶”一声,眼角狠狠地抽了抽,他这辈子挨过砍、挨过炸,被人恨不能生吞活剥地一口咬住却还是破天荒的头一回,真有心一甩胳膊崩掉那疯子几颗门牙。

然而他手臂僵了良久,最终还是没下得去手,片刻后,顾昀缓缓地放松了手臂上的肌肉,有一下没一下地捏着长庚的后颈,一边抽凉气一边低声道:“扒皮抽筋吃肉——咱俩多大仇,你有那么恨我吗?”

这话不知触动了长庚哪根神经,他眼睛微微一眨,随后两行眼泪毫无预兆地就下来了。

长庚也不出声,只是一边叼着顾昀的胳膊,一边悄无声息地流眼泪,那眼泪似乎冲淡了他眼睛里可怕的血光,良久,长庚的牙关竟然微微地松了,顾昀试探着抽出自己鲜血淋漓的胳膊,看了一眼,低骂道:“属狗的混蛋。”

可是骂归骂,他还是把人搂进怀里,伸手抹去长庚眼角地泪痕,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他的后背。

长庚伏在他胸口上,足足靠了小半个时辰,才渐渐从一片混沌中艰难地恢复神智,整个人像是刚从一场大梦里苏醒,茫然了半晌,那些乱七八糟的记忆才渐渐回笼。

一回想起自己刚刚干了什么,长庚汗毛都竖起来了,他本来是烂泥一团,这么突然一僵,顾昀就知道人缓过来了。

“醒了?”顾昀故作淡定地托起他的肩,微微活动了一下自己发僵的肩膀,伸出手问道,“这是几?”

长庚心乱如麻,根本不敢看他,低头一看顾昀那已经自己结痂的胳膊,脸色更难看了,双手捧起来,嘴唇颤了颤,说不出话来。

“唔,狗咬的。”顾昀不怎么在意地看了一眼,随后又挤兑道,“这狗牙还挺齐。”

长庚微微踉跄着爬起来,找来细绢布和净水,低头擦拭他的伤口,整个人好像刚被蹂/躏过一样,三魂七魄一个在家的都没有,说不出的凄惨。

然而像顾昀这种天生保护欲过剩的男人,倘若不论感情,单说一双眼所见,大概“脆弱”是最能打动他的,美色还要排在其次,他目光当时就软和下来了,抬手将五指做拢,轻柔地整理起长庚方才滚乱的头发。

“去年秋天,我跟季平行至中原一代,路遇一伙以‘起义’为名趁火打劫的土匪,”顾昀用一种比手上的动作还要轻柔的语气,缓缓地说道,“我们联合蔡老收拾了这伙祸害,捉了匪首,那匪首自称‘火龙’,一身的刀疤,还被火烧过,审问过程中,我们从他身上搜到了一把蛮族的女人刀……是胡格尔的。”

长庚的手狠狠地一哆嗦,手中细绢掉了下去,他神色木然地低头去捡,却被顾昀一把捉住了手。

顾昀:“你那么小也能记得吗?”

长庚的手凉得像个死人。

顾昀叹了口气:“其实陈姑娘都告诉我了,关于那个……”

长庚截口打断他:“别说了。”

顾昀顺从地缄口不言,默默地在旁边看着他。

长庚僵坐片刻,手下的动作陡然利索起来,三下五除二地将那点咬上处理好,而后蓦地站起来,背对顾昀道:“雁王府建成之后也有好几年了,一直没人管,不太应该。我……我天亮回军机处,等忙完了这一阵就搬过去……”

顾昀的脸色沉了下去。

长庚语无伦次的话说到这里,忽然住了口。他不由得想起年关时自己去西北犒军,顾昀那个让他受宠若惊的态度——所以他只是知道了乌尔骨的真相?只是可怜他吗?

说来似乎不可理喻,长庚可以肆无忌惮地在李丰面前展览旧伤疤,却连一点端倪都捂着不想让顾昀看见,谁知他自以为捂得严严实实,风声却依然从手指缝里往外透,长庚紧紧地咬住牙关,感觉嘴里还有方才发疯时的血气。

腥而甜。

自从接到顾昀准备回京述职的折子后,这些日子他昼夜都在期盼,每时每刻都像是在熬时间,然而好不容易盼来了人,长庚却恨不能立刻逃出顾昀的视线。

他脑子里乱哄哄的,下意识想逃,转身便要往外走。

顾昀:“站住,你去哪?”

长庚浑浑噩噩,没理他。

顾昀骤然低喝一声:“李旻!”

从小到大,顾昀没怎么对他说过重话,更难得有火气。然而他在军中向来说一不二,权威极高,这么微微含怒一声喝问,隐约带着杀伐森严的金石之声,长庚一激灵,本能地停下脚步。

顾昀面沉似水地坐在床边:“给我滚回来。”

长庚茫然道:“我……”

“你今天要是走出这个门,”顾昀冷冷地说道,“我就打断你的腿,皇上也救不了你,回来,别让我说第三遍!”

长庚:“……”

这是雁王统领军机处之后,第一个敢当面说要打断他腿的人,长庚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脾气撞懵了,一时真没敢往外走,他鼓足勇气回头看了顾昀一眼,心里百般难以宣之于口的委屈与痛苦一股脑地顺着胸口涌上来。

……只是脸上泪痕犹在,人已经太清醒,实在哭不出来了。

顾昀实在受不了他这种眼神,只好妥协似的起身上前,从身后一把搂住长庚,半强迫地把他扔在床上,拉过已经凉透地被子盖在他身上:“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和我说过?”

长庚深吸了口气,低声道:“……怕。”

怕什么?

顾昀微微一愣,随即一只手端起长庚的脸:“怕谁?我吗?”

长庚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这一眼就让顾昀明白了什么叫做“爱生忧怖”。

顾昀本想问“怕我什么?怕我嫌你?猜疑你吗”,但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一时无话好说了,他便直接动了手,拎起长庚的领子,狠狠地亲了他,长庚的呼吸陡然粗重起来。

顾昀手撑在他耳侧,扬了扬眉:“现在还怕么?”

长庚:“……”

顾昀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心里忽然一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他打算干脆把流氓耍到底,抬手便伸向长庚散乱的衣襟。

不料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几下煞风景的敲门声,有个姓霍的倒霉蛋不分青红皂白地在外面叫道:“王爷,快到时辰了,该准备上朝了,可要更衣?”

顾昀:“……”

原来是这一番折腾,不觉天已经蒙蒙亮了。

霍郸敲了一通门,没人应,以为长庚累惨了没听见,正待再敲,那门却忽然从里面打开了。霍统领看见来人吓了一跳,震惊道:“侯、侯爷!”

他们家这私下里行为越来越奇诡的顾帅什么时候回来的?一个家将都没惊动,他是怎么进来的?

跳墙吗?!

屋里的长庚有点尴尬,一边整理自己凄惨的仪容,一边应道:“我这就……”

顾昀不由分说地打断道:“去给王爷告个病假,他今天不去了。”

霍郸吃了一惊,忙问道:“那……传太医吗?”

“太医?太医都是饭桶。”顾昀没好气地撂下这么一句,转身进门,吩咐道,“没事别来打扰,快走。”

霍郸:“……”

被禁足的长庚无奈地看着自作主张的顾昀:“我没病。”

“你没病,难道我有病?”顾昀翻出一小把安神香,放进一边的香案中点起来,事到如今,也不必再遮遮掩掩什么了,“这是陈姑娘托我给你带回来的。”

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从屋里弥漫开,长庚轻轻地嗅了一下:“陈姑娘改配方了?”

顾昀揉了揉胳膊上被他咬出来的牙印:“专治咬人的小疯子。”

安神香很快起了作用,充入肺腑中,让人闻起来浑身懒洋洋的,提不起一点力气与戾气,长庚筋疲力尽的靠在床头,放空了目光,呆呆地望着顾昀。他神色憔悴,发丝散乱,迷茫的眼神总是追着自己打转,有点病病歪歪的,一点也看不出长了一口“铁齿钢牙”。

长庚喃喃道:“子熹,我抱抱你好吗?”

顾昀心说:“真腻歪啊。”

然后还是走过去坐在他旁边,任凭他不依不饶地靠过来,搂住自己的腰。

“告病吧。”好半晌,顾昀忽然道,“不是已经有军机处了吗?江寒石也算能干,只是以前缺了几分机遇,这回他意外地被提上来,想必也能大施一番拳脚,西域进贡的紫流金已经差不多抵京了,我们可以踏踏实实地休养生息一两年。蛮人不事生产,我们拖得起,加莱荧惑拖不起,北方战局时间长了必有变化,只剩下一个江南……洋人毕竟成千上万里隔海而来,耗资巨大,强龙都不压地头蛇,我们总比他们有优势吧?”

长庚伏在他怀里,微微睁开眼,感觉顾昀布满薄茧的手指无意识地在他头颈间穿梭,把他弄得头皮一阵一阵又痒又麻。

“吏治改革方才开始,”顾昀低声道,“此事虽由你一手发起,但是我看群臣水花不大,基本都是默认态度,你若是此时抽身,之后是行是废,功过也都在别人头上,咱们不争功,也未必会落下不是……不管那些事,踏踏实实地回家休养几年,好不好?”

沈易千言万语,唯有那句“将来如何收场”顾昀听进去了。

顾家世代封侯,又是皇亲国戚,权贵起落,宦海沉浮他见过很多,权臣悍将的下场他也心知肚明,哪怕是天潢贵胄,风头太盛,便能躲开当权者与春秋笔的秋后算账么?

“退不了了,”好一会,长庚才低声道,“吏治改革的第一刀已经出去了,相当于给人刮骨疗毒,皮肉都已经划开……此时打退堂鼓,是让他皮开肉绽地待着,还是再给重新缝上?”

吏治改革只是第一步,倘若只将其视为推行烽火票的手段,只到这一步便止步不前,来日战后……甚至来不及等到战后,朝中必回产生人人争抢烽火票的局面,到时候不但贪腐也会蔚然成风,倘若没个明白人把关,恐怕烽火票最后也是一文不值的下场,大梁恐怕会死得更快。

顾昀抱着他的手一紧,长庚再睁眼时,眼中血色与重瞳已经系数褪去,他忽然一翻身,有些笨拙地将日思夜想的人压在柔软而轻薄的锦被上:“子熹,你知道什么是乌尔骨吗?”

顾昀微微一愣。

“乌尔骨是一种邪神,也是蛮人最古老的一种诅咒,当他们举族覆灭时,就会留下一对孩子,练成乌尔古,这样炼制的人有举世无双力量,必会带来腥风血雨,天大的仇人也能终结。”长庚伏在他身上,言语间胸口微微震颤,而他的声音温润如昔,只是带了一点说不出的嘶哑,“胡格尔临死前对我说,‘我一生到头,心里都只有憎恶、暴虐、怀疑,必得暴虐嗜杀,所经之处无不腥风血雨,注定拉着所有人一起不得好死,没有人爱我,也没有人真心待我’。”

顾昀微微抽了一口凉气,他以前总觉得长庚少年时心思太多太重,里头藏着无数弯弯绕绕,让人摸不清头脑,却不知无数弯弯绕绕后面,竟然还压着这么一句诛心的话。

“可是有人爱我,也有人真心待我……是吗?刚才是你把我叫回来的。”长庚低声道,“她从未有一天给过我温情,我也绝不会如她的意,你信我吗?子熹,只要你说一个字,刀山火海我也能走下去。”

喜欢杀破狼请大家收藏:(www.lwtxt.net)杀破狼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杀破狼最新章节 - 杀破狼全文阅读 - 杀破狼txt下载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杀破狼 新乐文小说

猜你喜欢: 神棍出没重生算什么渣王作妃穿越魔皇武尊山海无境混沌幽莲空间攻略极品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狂帝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空间之第一农家女快穿之身败名裂绝世魔妃之千里千月废柴逆天召唤师药神毒妃,邪王乖乖缠天生赢家(快穿)邪王嗜宠:鬼医狂妃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神龙殿下,带我飞唯我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龙大当婚前任遍仙界碧眼皇妃至尊毒妃:邪王滚一边天下无双:王妃太嚣张
完本推荐: 把反派养歪了肿么破全文阅读快穿之教你做人全文阅读七零娇娇女[穿书]全文阅读名门暖婚,腹黑总裁攻妻不备全文阅读超级巨富学生全文阅读丐世神医全文阅读宠妻如令全文阅读重生之墨华灼灼全文阅读超级黄金指全文阅读后娘[穿越]全文阅读默读全文阅读女总裁的顶级兵王全文阅读娇宠令全文阅读任性遇傲娇全文阅读重回八零年代全文阅读七零军嫂之重生又见重生全文阅读农门冲喜小娘子全文阅读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春暖香浓全文阅读我是大反派[快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兵器大师圣武称尊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神医凰后联盟之佣兵系统大唐技师精灵之新世纪我在杀戮中诞生斗武乾坤摸骨天师权门贵嫁猎户出山天下第九升维之旅另类保镖:美女总裁爱上我我修的可能是假仙龙傲武神百炼飞升录绝代名师都市之少年仙尊天神诀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极品飞仙重生初中:神医学霸小甜妻明星聊天群谍海猎影重启全盛时代穿越八零,军妻有点甜重生嫡女有空间

杀破狼最新章节手机版 - 杀破狼全文阅读手机版 - 杀破狼txt下载手机版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杀破狼 新乐文小说移动版 - 新乐文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