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塞翁失马 焉知非福

作品:元末轶事|作者:享邑|分类:武侠仙侠|更新:2015-12-11 10:29:14|字数:15207字

道教讲究的天人合一,人与自认和谐相处,所以一些有德羽士,生平总免不了要云游山川,以通过接触世间万物的方式,来感悟天地自然之道。据说武当派创始人张三丰,便是通过数十年的云游,洞察万物之根本,从而创立出了道法自然,刚柔相济的太极。

武当派第二代观主宋远桥早就想要效仿师父,下山云游,只是碍于观内事务繁多,无暇脱身。在贴身侍徒辛万里的说服下,终于决心放手一游。于是将观内观主要处理的事务,临时移交给了副观主,俞莲舟处理。自己背起行囊,与侍徒行万里下山云游。

宋远桥师徒一路有云游山川,这日来到了位于光化县东南的湍水畔。

湍水水面宽阔,水流舒缓,两岸树林茂密,芦苇丛生,河床沙滩裸露,景色优美。自古就是名人高士的到访之地。

宋远桥见此,不禁叹道:“七里河边带月归,百花洲上啸生风。主人高歌客大醉,百花洲里夜忘归。好一句:‘百花洲里夜忘归’啊!果然是词如其境。”

相传北宋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范仲淹,以六十四岁的高龄,出任范仲淹参知政事(副宰相),治一邓州。闲暇之余,多是饮酒揽胜或者讲学会友,曾留下了:“七里河边带月归,百花洲上啸生风”这样的千古名句。

正当宋远桥为眼前的河水沙滩而感慨时,突然望见远处的河面上,有一大片不明物体缓缓漂来。不禁“咦”一愕,凝视着待物体漂近,已然看清,是一个布料做的大包,大包的带子束着两个身着**的人,一男一女。不禁由愕转惊,大喊:“图盟主!”

其侍徒辛万里,见此也是一惊:“不知他是死是活?”

宋远桥不及多想,立即将拂尘往徒儿手中一塞,气运丹田,施展太极轻功,“啪啪啪”踏水而前。

辛万里大喊:“师父!”声音中满是担心之意,意欲制止。

宋远桥救人心切,哪里肯听?片刻间,已连人带包拖到了岸上,四五百斤的重量,竟连鞋帮也没有湿,轻功当真了得。

他三下五除二除去了缚在二人肩上的布包,但见二人脸色苍白,没有任何反应。

辛万里急问:“师父,怎么样?”

宋远桥伸手一探二人鼻息,发觉一气尚存,答道:“还有救!”

辛万里更惊,道:“师父,我来——”欲为袁明日施救。

宋远桥道:“还是为师来吧——”当即盘膝坐地,将二人推坐起来,功运双掌,“啪”地一响,拍到了二人后背的诸穴上。浑厚而柔和的内力,通过二人穴道,源源不断输入其体内。

不一会,二人突然同时昂首,口喷河水。

宋远桥缓缓收功,洋洋得意。

二人脸色渐渐恢复了正常,睁开眼来,不约而同瞧向对方,见对方无恙,激动之情难以抑制,大喊:“大哥!”、“二弟!”拥抱在一起,死了逃生,喜极而泣。

他们昨晚那一激灵,正是掉到了河中,由于缚着布包,而布包在落水的一刹那裹有空气,浮在了水面上,他们这才能在不识水性的情况下,活到现在。

宋远桥从徒儿手中取拂尘时,见徒儿又是低呼:“师父!”又是连使眼色。

他见袁明日与一女子穿成这样,也觉不便多留,心道:“年轻人一浪漫起来就什么也不顾了,跳伞也是随便玩的?任你武功再高,还是出了意外吧?”于是悄悄离开。

高云忽见宋远桥要走,忙松开袁明日,跪地大喊:“宋观主!”

宋远桥转过身来,做出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袁明日道:“宋观主那里去?”欲起身追上前去,突然发现左臂依然被那半截衣袖套着,连着高云。

高云脸一红,急忙连手臂带衣袖,从他的手臂上脱下来,羞涩的转过了身。

宋远桥笑道:“图盟主放心!我师徒二人什么也没有看见,什么也没有听见。不过希望图盟主日后三思而行啊!不怕给人知道了什么,就怕出了什么意外。”转身又行。

袁明日顾不得多想,追上两步大喊:“宋观主留步!”

宋远桥心想:“不知这个图盟主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于是又转过身来,笑道:“不知图盟主还有何见教?”

袁明日气喘吁吁的追上来,拱手道:“多谢宋观主相救!不过我还有一事相求!”

宋远桥手抱拂尘,笑道:“不敢当!图盟主有何吩咐?”

袁明日道:“我身受内伤,性命堪忧,请宋观主治疗!”

宋远桥一惊,道:“怎么会事?”

袁明日道:“说来惭愧,当日在武林大会上,我被聂、霍二人攻入的内力所伤,致使经脉受损,自己无法运功疗伤。可是他们的武功属性与我的武功属性类似,也无法吸出各自攻入的内力为我疗伤。霍总镖头说只有宋观主的‘太极’武功才能救我。”

宋远桥的反应与聂林海等人如出一辙,当即也抓起他的脉一把,知道他所言不虚。一时间心下好生惭愧:“我早该知道他是大义凛然的正人君子,怎会在名不正言不顺的情况下,与女子如此轻浮?定是在寻我的过程中,出了什么事!”呼了口气道:“若非机缘巧合的话,贫道便成罪人了!”通过他的脉象发现,他已危在旦夕了。

辛万里拱手道:“师父,图盟主自身内力深厚,加上攻入的两股深厚异力。要疗伤非常人所能及。以徒儿之见,还是从长计议为好,免得不但救不了图盟主,还伤了您自己。”

不等宋远桥说话,高云便急忙上前,裣衽行礼,垂泪道:“宋观主,只有您能救我大哥了,求求您救救他吧!”说着,又要下跪。

宋远桥赶紧伸手扶住她,道:“姑娘放心!图盟主是舍己救人而受伤的,贫道岂有袖手旁观之理?”

在断刀山庄群雄支持袁明日当选武林盟主时,高云为免太过扎眼给脱列伯瞧见,并没有在袁明日身旁示人,所以师徒二人并没有留意过她,当下对她的“变性”也不以为奇。

辛万里急道:“师父……”欲意再劝。

宋远桥脸色一变,“哼”了一声。

他虽对袁明日寻找自己途中所发生的事非常诧异,但知道江湖上的事当时人多讳莫如深,既然对方没有说,也不便多问。至于如何以“太极”武功为袁明日疗伤,他对聂、霍二人的武功属性颇为了解,把过袁明日的脉后,已知其理,更不多问。

当即,袁明日袒胸露臂,盘膝坐地,调理好内息。

宋远桥将拂尘递给弟子后,盘膝坐到他身后,将“太极”的柔和内力,运至双掌,“呼”地拍到了他后背的经络上,内力通过其后背经络上的诸穴,源源注入其体内。

袁明日只觉一股柔和的内力,通过阳面的经络诸穴,源源注入体内,所到之处一片舒坦,紧跟着那股柔和的内力扩至全身,血液流速慢慢开始加快,越流越快,越流越快,直至以他双掌为中心,旋转了起来,丹田中的那块千斤重的磐石,也在旋转中一点点变小、一点点变轻。

这正是“太极”武功的高明之处,刚柔相济之力可以以阴为阳,以阳做阴,相互转换。聂、霍二人的武功一刚一柔:“刚”便是阳;“柔”便是阴。“太极”武功的内力正好兼备刚柔相济,将两股格格不入的异力融为一体。这也是霍爱萍说的只有宋远桥的“太极”内力,才能交融的原因。

袁明日体内的两股异力在“太极”内力的作用下,渐渐融为一体。

宋远桥右掌一拍他右胛,他“嚓——”原地向左转了起来,在转向宋远桥侧面时,宋远桥左掌再拍他左胸。

他这两掌看似拍的平平无奇,实则掌上蕴含了极其柔和的“太极”内力,通过这两拍注入了袁明日的右胛和左胸,使得袁明日在受力旋转的情况下,而不至于有任何损伤。

在袁明日旋转到宋远桥正面时,宋远桥“呼”地一声,又双掌推出,拍在了袁明日前胸的经络上,内力通过其经络上的诸穴,源源注入其体内。

宋远桥开始进一步融合袁明日阴面体内的两股异力。

只要是动用内力,无论是对传输者来说,还是对接受者而言,都颇费精力。一开始融合时,由于时间短,二人都没有出现什么异样,但是随着持续的时间延长,均是大汗淋漓,在野外低温的作用下,冒出了腾腾白气,雾蒙蒙地将二人笼罩起来。

在不知者看来,还以为是山岚呢。

高云虽然知道此次袁明日疗伤必成,但是又怕失败,如果一旦失败,那便任何人可以救袁明日了,所以心里既期待,又担心。辛万里则搓手碾脚,焦躁不安。

约莫一刻钟之后,宋远桥缓缓手掌呼气。

袁明日也慢慢睁开了眼睛。

高云迫不及待的奔了过来,道:“大哥,感觉怎么样了?”

袁明日微一运功,丹田之气迅速提起,虽然比之未受伤之时有所不及,但是那块千斤磐石依然不复存在。于是点头应了一声。

高云虽未亲身体验,但见他红光满面,神色大好,心里十分高兴。

辛万里扶起师父,关切道:“师父,您没事吧?”

宋远桥摆了摆手。

袁明日这时已披上**,站起身来一看,只见他脸色苍白,精神萎靡,从一个仙风道骨的老神仙,变成了一个凡夫俗子的糟老头。忙问:“宋观主,您怎么了?”

之前宋远桥整个人被雾气所罩,他并没有看清宋远桥如何。

高云也是一惊。

宋远桥喘着气道:“只是内力消耗太多,没事。图盟主,你所练的可是‘乾坤大扭转’功夫?”

聂林海等人察觉不出来袁明日所练的是什么武功,他可察觉的出来。

袁明日拱手道:“宋观主……”

宋远桥见他不愿意说,微微一笑,不再追问,心下却对他敬重更甚,岔开话题道:“贫道将压住你内力的刚柔二力融为了一体,成了你的内力,也就是说你武功大增。”

袁明日脸现疑色。

宋远桥道:“只有待你元气完全恢复后,才能感觉得到。”

袁明日拱手道:“这都是拜宋观主所赐!宋观主,我为你输些内力吧?”

宋远桥摆手道:“不必了!眼下图盟主还身体虚弱,不宜运功。贫道静养几日就好了。”

宋远桥师徒告别袁、帖木儿后,进了一家客店。

吃过饭后,辛万里将饭钱拍到了桌上,喊道:“小二,结账!”随师父起身而去。

小二赶紧去收拾碗筷,左右一看,见四下无人注意,于是一端辛万里用过的碗,快速摸掉了掩在底下的东西。

袁明日为了早日到达武当,与众人会合,当下也顾不得休养,更不得多想,揽住高云的纤腰,凝神提气,发足狂奔起来,见山跋山,见水涉水,径直向西南奔去。“呼呼”的劲风,直吹的高云无法睁眼。

下午,二人来到了一个镇子前,迫不及待想要买上两套衣服和两匹马,可是这时才发现,各自的钱财都是被下人拿着,离别时也没顾得上要下些。

无奈之下,袁明日只得提议,去干梁上君子干的买卖。

他本以为这个提议,总要被高云这个饱读圣贤之书的大小姐,啰嗦几句,因此也做好了说服的准备,不想高云不假思索,举双手赞成。不禁大感意外,问起原因。这才知道高云先前早已遇到过类似问题,捷足先登了,只不过盗取得仅仅是衣服。

二人当即钻回草丛,商量后决定,索性一次偷个够。

闲谈中,袁明日道:“你穿男装还是女装?”

高云心想:“反正已经被他们发现了,也就没有什么好扮得了。”道:“穿女装。”

二人吃饭睡觉,等待天黑。

天黑之后,二人蹑手蹑脚地跃入了镇子上仅有的一家马行。当先撬开了行主的房门,结果在打开房门,月光射入房中的那一刻,突然发现床上睡着男女主人,男主人居然一丝不挂的搂着女主人。

高云登时难看不已,转身便要奔。

袁明日拉住她道:“你要去哪?”

高云道:“换一家。”

袁明日道:“那得多麻烦啊?如果你不想尽快到达武当的话,可以换。”

高云不禁犹豫起来,道:“可是……”

袁明日拍拍胸脯道:“不是有大哥吗?”

高云大喜。

袁明日当即转身入内。

他在将行主的钱财洗劫一空后,又将男女主人的衣服抱了出来。与高云当各自加在了身上。

之后,二人来到了马厩,就在牵马的过程中,那马匹突然“咴儿——”一声嘶鸣,这下突如其来的变故,任你动作再轻,也是无用。

马匹的嘶鸣声,立即便惊醒了熟睡的男女主人。

二人但听得女主人急道:“死东西,遭贼了还不快去追啊?”男主人骂道:“臭娘们,你要脸我不要脸啊?”

袁明日“哈哈”大笑。

高云也忍俊不禁。

二人骑着马扬长而去。

他们得了四匹较好的马匹,各自骑一匹带一匹,换着骑,连夜继续赶路。

天亮后,二人进的一家客店。

高云大呼小二上饭。

店内众人见此一愕:“这姑娘长得文文静静,怎么谈吐这等粗豪?”

高云待小二端上面来后,便狼吞虎咽,大口吃了起来。

店内众人见此更愕。

袁明日先前当她是男子,也不觉得她这样如何,可是现在看来,就不禁哑然失笑了。

高云对自己的言行不以为然,我行我素。

她先前为了隐瞒自己的女儿身,尽量言行装的像个男子,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现在已经积重难返了。

高云吃了一碗又一碗,足足吃了三大碗面,方才罢休。

若是在从前,她山珍海味都嫌难吃,可是这几日来净吃生蝙蝠了,一顿可口的饭也没吃过,现在别说是吃面了,就是吃糠,也照样吃的津津有味。

二人吃过饭后,让小二备了些干粮给带上,跨上了盗来的马匹。

高云道:“咱们得快点赶路,早日到达武当,免得小子他们见咱们迟迟未到,以为咱们遭遇了不侧,再出来找咱们而失散了。”

袁明日点头应过。

二人催马,绝尘而去。

至正十二年(1352),春正月戊申,竹山县的一支农民起义军陷襄阳路,元廷总管柴肃被杀。而后,在至正十五年(1355),三月癸巳,一支红巾军领袖徐寿辉,又派兵攻陷了竹山县的一支农民起义军攻陷的襄阳路。五月壬辰,元廷收复了襄阳路。经过几番轮流攻占,最终在至正二十五年(1365),五月己卯,小明王韩林儿的大明兵破襄阳路。

元朝末年,元廷官吏本来就倒行逆施,残害百姓,而在至正十五年(1355),元廷收复了襄阳路后,难免大肆报复,残害百姓更甚。如今襄阳路已不再元廷的统治范围,百姓纷纷大胆的痛斥起元廷的无道来,列数元廷的种种罪状。

均州等地正是隶属襄阳路,袁明日见此便忍不住也痛斥起元廷来。这令高云就更加不安了,常常闷闷不乐,一个人发呆,老想:“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他迟早会知道我的身份的,那时可怎么办呢?还不如和大哥永远呆在洞中的好,那样的话就没有这么多烦恼。”袁明日见此经常询问,然而她总说没什么,一笑而过。

二人行的一日,这天中午到了均州,在街边的一个饭摊前,勒马下来。

高云道:“咱们正好吃些东西再赶路——”与袁明日牵着马,向拴马桩走去。

这时,一人从前面穿过,脚下似乎被什么东西一绊,轻轻碰了一下高云。

高云勃然大怒,喝道:“喂,眼瞎了?”

那人一脸歉然,连连道:“对不起!对不起!”“哼哼哈哈”地挪步而去

此人二十岁左右,短小精干,嗓子沙哑,看上去像个小市民,极不起眼。

高云怒气难平,瞋着那人。

袁明日见那人绝非有意,笑道:“算了!”和她拴好马后,坐到了桌前,叫道:“老板,来笼包子!”

那老板既是小二,又是大厨络得个大围裙,那围裙是缟色的,襟子却是乌色的,显是有一段历史没洗了。

他应道:“好嘞!”包子早就蒸熟了,可以随时卖,当即揭开笼盖,给二人端了一笼包子,笑道:“二位客官,小本生意,不好赊欠!”

街头小摊,主要顾客是社会底层人士,而底层人士往往赊欠,无奈之下只得先付钱,再服务。虽不好看,但总不能亏。

那老板虽见二人不像穷人,但习惯总不能一下子就改了。

高云从小就被下人捧着,何时被人小看过?俏脸一板,便要拍出一锭银子,予以讽刺,谁知一摸之下,竟摸了个空,惊道:“钱袋不见了!”

袁明日一愕。

那老板脸色一变,骂道:“看着你们人摸狗样的,竟想吃白饭!”端上来的包子,转身又端了回去,骂个喋喋不休,同时心下庆幸:“看来‘先付钱,再服务’的规矩,放眼四海皆准。”

高云拍桌而起,道:“一定是刚才那人……”

袁明日不听她把话说完,立即起身提气,向刚才那人走去的方向奔去。

那人边走边掂量着手中的钱袋,得意洋洋的自言道:“这下有酒有肉喽!”这时,只感右肩一紧,身后一个声音喝道:“拿来——”伸过一只手来。

说话之人正是袁明日。

那人也不惊慌,回头“嘿嘿”一笑,突然身子一挫,接着向右一转,挣脱了袁明日。

这下变故令袁明日一惊,万没想到一个毛贼,会有这么一手。

那人笑道:“那要看你的本事了——”转身便奔。

这下令袁明日更惊,同时也激起了好胜之心,立即发足追去。

袁明日徒步追那人,高云骑马追在最后。

三人一字排开,你追我赶,锲而不舍。很快便出了均州城,又奔出了十余里。

袁明日见那人没有丝毫要慢下来的意思,心道:“这样没完没了追下去,那便如何是好?”于是脚尖在地上一挑,一块土圪垯快速飞向那人脚底。

那人“哎呦”应声倒下。

袁明日追上去道:“行啊小子,一蹬腿跑了十几里,大气都不喘一口!”

那人坐在地上,满是不服,道:“哼!这算什么?咱不是跟你吹,咱有祖传的独门绝技‘逃之夭夭腿’,别说跑十几里了,就是跑上几十里,照样面不改色,心不跳。”

这时,高云骑马赶了过来,下马过来道:“拿来把你——”从他手中夺过了钱袋,道:“贼就是贼,连练的武功的名字都这么贴切!”

她乘马驰近时,听到了那人所言。

那人则道:“贼怎么了?咱这是凭本事吃饭,一般人想干还干不来呢!”

高云道:“看样子你还觉得挺光荣似得?”

那人应道:“那是!咱不是跟你吹,咱们这些毛贼,跟那些祸国殃民的贪官污吏比起来,强多了。”

袁明日道:“你还知道比那些贪官污吏强,这说明你良心未泯。这样吧,以后跟着我怎么样?”

那人道:“受你的差遣?做你的跟班?”

袁明日点头应过。

那人一脸的不屑,道:“我放着自由自在的日子不过,干嘛要受制于人?我傻呀?”竖起拇指指着自己。

高云指着袁明日道:“我大哥可是号召中原武林的盟主,多少人想受他的差遣、想跟他的班,还受不上、跟不着呢。你别不识抬举!”

那人道:“那是他们,不是咱秦护院。”

袁明日正色道:“你轻功这么好,我不能再让你偷盗了。两条路:听命于我;去蹲监狱。”

秦护院道:“咱们家祖辈可没少偷过东西,咱就是折了也不冤枉。咱是绝不会为人马首是瞻的。”

要将他送进监狱,又得告发,又得举证的,袁明日可没那个闲工夫,原本只想吓唬他一下,不想他却油盐不进,叹了口气道:“让你跟着我真的就这么难吗?”

秦护院道:“咱凭什么要听命于你?你那里比咱强啊?”

高云喝道:“就凭我大哥是武林盟主,就比你个小贼强!”

秦护院道:“这根本就不在一条道上,不能相提并论。”

袁明日道:“我的技击功夫比你好,这你总该服了吧?”

秦护院道:“咱的外家功夫还比你高呢,这你总该承认吧?”

袁明日知道,若非自己使手段,还真就奈何他不得,当下也不再说什么。

高云道:“外家功夫高有什么用?还不照样被我大哥逮住?”

秦护院道:“那是他卑鄙,更加为世人所不齿!”

高云急道:“你……”指着他无言以对。

袁明日心念一转,道:“好!那我就以德服你——”说着,脚尖一踢秦护院刚才被土圪垯击中的脚底,为他解开了被封的“涌泉穴”。

秦护院只觉一直麻木的脚底恢复了正常。

袁明日续道:“看你下次再落到我的手里,还有什么话说。走吧——”背转了身子。这倒大出秦护院意外,“噌”地站了起来,道:“你别后悔!”机不可失,拔腿便跑,一眨眼,便到了十余丈外,知道他再暗算不了,回头大喊:“咱是不会再有下次的……”隐没在了山野中。

高云忿忿不平,大喊:“唉——”想要阻止,可是又哪里追的上?回过身来道:“大哥,你现在身为武林盟主,愿为效劳的人士大有人在,干嘛非要收录这样一个小贼?”

袁明日道:“此人轻功极好,人品也不是太坏,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与她上马而去。

无圣使带着高娃离开大都后,一路游山玩水,哄她开心。

这天晚上,二人住到了德州的一家大客店。

吃过晚飧之后,高娃来到了所住的阁楼台子发呆。

这时,无圣使拿着一簇五颜六色的鲜花,走了上来,道:“喜欢吗?”

高娃欣然接过鲜花,放到鼻前一嗅,直感花香扑鼻,道:“喜欢!只要是你送我的东西,我都喜欢!”嫣然一笑。

无圣使一愕,道:“那要是我给你送很多很多东西的话,你喜欢得过来吗?”

高娃道:“喜欢的过来啊,因为东西虽然多,但是它们都是来自同一个人!”说到最后时,几乎低不可闻。

无圣使道:“老实说,我可没有那么多的东西送给你,能送给你的——”拉起她的一只手,贴到了心口,道:“只有我的心!”

高娃感动至极,轻轻投入了他的怀中。

过了一会,她道:“玉柏,我想我姐姐了。如果当初不是我……也就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了!这么长时间了,一点消息也没有,是不是姐姐她出了什么事啊?”心里既自责,又担心。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思姐之情,越发强烈。

无圣使柔声道:“不要胡思乱想了,不会的。咱们一定可以找到她的,相信我!”

高娃点了点头,道:“我现在很后悔……”泪珠涔涔而下。

无圣使知道,如果再找不到高云的下落,便不能进一步窃取高娃的芳心。

他回到房间后静心思索:“流星派是在前往断刀山庄的途中抓的高娃,高云一时应该不会知道高娃获救的消息,很有可能会尾随流星派前往断刀山庄……”

次日一早,无圣使便带着高云乘马离开了开店。

途中,高娃道:“玉柏,你说想到了一个找寻我姐姐的办法,是什么办法啊?”

无圣使道:“令姐出来这么长时间了,而所带银两颇为有限。我想她一定会当掉所带的物品,只要咱们能找到这些物品,就能找到她的踪迹。”

他是以局外人的身份出现的,言谈问题不宜太过直接。

高娃应道:“嗯。这个办法好!”

二人一路向西,来到了第一个镇子。

无圣使道:“咱们就从这家当铺查起——”与高娃下马,奔了进去。

那当铺老板刚开始还以为二人是当东西的,接待的很是殷勤,后来在听说不是那么回事儿时,态度大变。

无圣使剑法高明,当即便不动声色露了一小手。

那老板为之所慑,只被吓得全身哆嗦。别说是查当品了,就是拿也没话说。

当下高娃查看了与姐姐失散以来,当铺收购的当品,结果没有从中发现姐姐所带的物品。

高娃不识世务,当然也就没有主见,一路之上全凭无圣使安排。

无圣使带着她一路向西而去。

辜无仇虽听脱列伯说了扩廓帖木儿不会放过袁明日,到时还会辅佐自己当上武林盟主,但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还是非常郁闷。每日除了练刀外便是酗酒。

这日像往常一样,他练完刀后在房中喝酒。

赵梦姣心中没有辜无仇,原本也懒得管他,可是为了父亲辛辛苦苦创立的断刀山庄、为了母亲的大仇,就不得不管了。

她上前抓住了辜无仇正在倒酒的酒壶,道:“无仇,你不要再喝了!”

辜无仇醉醺醺地喝道:“走开——”左手一推,已使上了内力。

赵梦姣虽有习武的底子,但毕竟敌不过武功大增的他。被推得疾退了三步。

辜无仇喝道:“我的事,你少管!”

赵梦姣勃然大怒,也喝道:“不就是没当上武林盟主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至于这样吗?”

辜无仇冷笑一下,道:“是啊,我不就是没当上武林盟主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他当上了不就行了,是吗?”手指门外。

赵梦姣本在劝他,没想到他会这么说,顿时大急,指着他吼道:“辜无仇,你说什么呢?”

辜无仇站起身来喝道:“我说什么你最清楚。跟了我你还对他余情未了!”又手指门外。

赵梦姣哭道:“你胡说!”

辜无仇指着自己道:“我胡说?你看看那日图复兴冲上擂台,与人对掌时你那副心如刀绞的样子——我和人比武时,怎么不见你那样啊?啊?”在说到最后一个“啊”字时,嗓门特别高。

有道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别人没看到赵梦姣为袁明日担心的样子,他可看到了。

赵梦姣自从再次见到袁明日后,原本一潭死水的心,泛起了一丝涟漪。

她努力在让自己的心恢复平静,现在辜无仇重提此事,如打翻了五味瓶般,不是滋味,哭道:“你……”不知该说些什么,“哼”了一声,冲了出去。

经过几日兼程,袁、帖木儿二人终于赶到了武当。

门头道通报后,坐镇观中的副观主,俞莲舟迎迓于门,很是欣喜

推举武林盟主时,俞莲舟虽未前往断刀山庄,但袁明日曾是赵天龙的大弟子,办事的过程中便互相认识了,当下也不必多做介绍。只有高云自报了姓名。

俞莲舟微一诧异,见高云分明是一位娇滴滴的女子,并非袁贵等人口中的公子哥,随即又想起了哪位瓜施主。

原来,那日袁贵等人陆续到此,按知客道的意思,要将小葵与其他人安排在一起住。小葵自然竭力反对,袁贵也表示赞成。来者为客,最后知客道也就按小葵意见,给安排单间。

俞莲舟又联想到袁贵等说有人在追杀高云的事,心道:“原来又是一段江湖情仇!”当下也不便多问。将二人引到了接待宾客的客堂,分主客而坐。

知客道奉上了茶点。

主客寒暄了几句。

俞莲舟问起了袁明日无恙的原因。

袁明日告知了巧遇宋远桥等事,随即问起了袁贵等人是否来了武当。

俞莲舟道:“他们见图盟主一月大限已越,还迟迟未到,以为出了事,便各自去了。这些天来贫道一直在为图盟主遇险,敝派没帮上忙的事惭愧之至,现在见图盟主安然无恙,贫道就好多了!”

袁、帖木儿二人听说袁贵等人没事,长长松了口气。

袁明日拱手道:“承蒙俞副观主挂念、宋观主相救!”

俞莲舟叹道:“这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若是图盟主未遭此劫难,也未必能够脱险。”

袁明日应道:“是啊!”

俞莲舟道:“焦姑娘,听瓜施主说,追杀你的人是扩廓帖木儿,此人心狠手辣,不达目的绝不会罢休,你可要小心啊!”

高云一惊,知道定是袁贵等人见袁明日逾期未到,便逼问了小葵追杀的人是谁。

原来,袁贵等人虽然知道就算袁明日到了,也未必就能活命,但是毕竟死于非命,总得知道凶手是谁:袁贵要为少主报仇;丐帮和兴盛镖局的弟子要回去交差。小葵虽然受主子之命不让说,但是见主子出了事,心想:“现在让别人知道了也不要紧,让别人知道了还可以替小姐报仇。”于是便说了。

高云看了袁明日一眼,向俞莲舟道:“多谢俞副观主!”

二人当下不敢耽搁,立即起身。

袁明日拱手道:“请问俞副观主,家叔和瓜兄弟去了何处?”

俞莲舟站起身来,手抱拂尘道:“图、瓜二位施主:一个前往了大都;一个去寻叫姑娘了。”

二人作别俞莲舟后,乘马下山。

自从俞莲舟说穿追杀的人是扩廓帖木儿后,高云便一脸的歉然,这时道:“大哥,对不起!”

袁明日笑道:“没关系!我说过:我也有很多事瞒着你。只要我们真心相待就好。我们先去找图叔和瓜姑娘吧?”

高云道:“不!我们先去岳州丐帮总舵。”说的毅然决然。

袁明日道:“图叔老成持重,暂且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我是不用担心。瓜姑娘武功平平,一个弱女子,你难道就不当心吗?”

高云蹙眉道:“那……那先找到小子后,再去岳州丐帮总舵。”

袁明日道:“你为什么要急于去丐帮?”

高云隔了一会道:“邓州一袭中丐帮弟子死伤最为惨重。虽然丐帮是江湖第一大帮派,但是扩廓帖木儿是朝廷第一大权臣。聂帮主知道了是他袭击的我们,一旦去为我们和死去的弟子报仇,后果可想而知。”

袁明日见她怕别人因为为难她的对头而损伤,心下好生佩服,道:“嗯。如今我们还活着,宋大哥他们是因为我们死的,要报仇也应该由我们来报。”

高云虽知他所说的“由我们来报”的“我们”二字,是一片好意,但还是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二人催马向东北而去。

无圣使带着高娃一路查到大同后,转而南下。

这才是他真正要查的方向。

这日,无圣使带着高娃查到了玉沙城,小葵当掉物品的哪家当铺。

高娃一眼便认出了物品,激动地道:“这只镯子是我姐姐平日里最喜欢戴的!还有这副耳环……”抚着物品的双手不住颤动,眼中噙着泪珠。

这是她多日来第一次发现姐姐的踪迹,激动之情难以抑制。

无圣使喝道:“这些东西是何人当的?”

那当铺老板被吓得直发抖,战战兢兢地道:“是……是一个……长……长相清秀的公子!”

高娃一惊,道:“一个长相清秀的公子?”

那老板应道:“是!”

高娃脸色突变,吼道:“不可能!”眼泪“哗”地就下来了。

她这一吼不要紧,只把那老板吓得打了个踉跄,险些跌倒。

高娃是个娇滴滴的少女,本来吼一声并无多大威慑,然而此时此刻吼来,显得威慑重大,意义非凡,大有一吼定生死之势。

当铺伙计哆哆嗦嗦地从竹箧的一沓案牍中,翻出一张,道:“老板,案牍找到了——”递给了老板。

那老板刚要顺手转交给无圣使,高娃一把从中夺了过去。

她定睛一看,见盖着当铺的大红印的存档上,当物人一栏中,填写的姓名是“瓜子铁”三个字。知道这是小葵的假名,而非姐姐。于是哭的凶了起来,连连道:“不可能……不可能……”

无圣使见那老板说的是一个人,又见高娃看过案牍后,哭的厉害了,知道情况不妙,拿过案牍一看,见当物人正是小葵,思忖也不能排除高云假借小葵之名的可能。沉吟片刻,有了一个较为稳妥的办法。当下叫当铺伙计去请来了一个画师,又叫画师根据高娃所描述的小葵的长相,画出一幅画像。

不一会,画师便根据高娃所描述的小葵的长相,画出了画像。

为了方便老板和伙计指认,无圣使让高娃描述的是小葵男扮女装的样子。

那老板和伙计指着画像,异口同声:“就是他!就是他!”

刚才在无圣使的安慰下,高娃哭泣方止,现在见此,不禁又“哇哇”大哭起来。

无圣使偷偷留下了与人接头的暗号后,又偷偷找画师临摹了一幅小葵的画像。

这天晚上,在一个偏僻的胡同中,他又与上次接头的那缟客接上了头。

无圣使道:“高云并不知道高娃被救,铁战云也不知道高云的身份,高云定会跟踪铁战云,营救高娃。铁战云知道儿子的噩耗后,很有可能把高云杀了。现在唯一确定的是高云的贴身丫鬟活着——”从怀中取出一张纸,乃是临摹的小葵的画像,递给了缟绫客,道:“帮我找到她,就可以助我进一步接近扩廓帖木儿、早一日除掉绊脚石。”

缟绫客带着临摹的小葵的画像回到黄山总坛后,教主下令大肆再临摹。

白莲教徒中人才济济,干什么的都有,当下便临摹起来。

由于临摹的都是高手画师,虽经过了再临摹,但画像的本来面目没有一丝变化。

在临摹了足够多的画像后,教主下令将画像下发到各分坛坛主手中,倾全教之力以相找人。

潜伏在各地的白莲教教徒在接到总坛的号令后,立即行动起来,奔赴大街小巷,各个交通路口,查找目标。

虽然在至正十三年底(1353年),盘踞在西部地区的数万红巾军白莲教徒,大部分已被元廷江西行省右丞火你赤带兵所杀,但是白莲教传教厉害,很快便在全国各地秘密发展了教徒,达官贵人、贩夫走卒,无所不有。

在白莲教徒的共同努力下,很快便有教徒发现了目标,于是赶紧一边跟踪,一边上报。

无圣使很快便得到了总坛的反馈:目标已经发现、高云很可能系脱列伯所杀。

他心里奇怪:“就算扩廓帖木儿心狠手辣,气女儿不肖,也不该杀鸡焉用牛刀,派得了干将脱列伯去追杀呀?”不管怎样,东方不亮西方亮。虽然高云被杀的事与铁战云无关,但是脱列伯扯上了,也毫不失落。当下故作茫然,引着高娃前往小葵所在的地区。

小葵在武当见主子和袁明日逾期未到,心想:“袁明日逾期未至会死,小姐却不会死。”于是离开武当后,原路寻找主子的下落。

这日,小葵寻到了邓州至均州的一个镇子,在大街上逢人就问:“请问大哥,你有没有见过一个长得胖瘦高矮跟我差不多的公子啊?”问着,指指自己。

路人摆手道:“没见过!”走了过去。

小葵如此问了一个又一个。

路人如此摆了一个又一个。

俊俏的公子倒有的是,可是像小葵这样俊俏的公子却没几个。这些天询问的结果,无一例外都是这样,连让小葵空欢喜一场的时候都没有。

由于小葵与主子姐妹情深,遇到这样的结果倒也不气馁。

于是她继续不屈不挠的询问:“请问……”刚一开口,便即语止,询问之人乃是高娃。

高娃见她蓬头垢面,满是风霜,非常的心疼与激动。

小葵见到她既心酸,也激动。

二人互呼:“小葵!”、“二小姐!”眼圈一红,相拥而抱,失声大哭起来。

二人的情绪稍稍平复之后。

高娃迫不及待的询问起了姐姐的下落。

小葵哭诉了主子遭扩廓帖木儿,派人追杀至今下落不明的事。

高娃惊道:“什么?你说我爹他派脱列伯追杀你们?”

小葵点头应道:“嗯!虽然他蒙着面,但是我和小姐一眼便认出了他。”

高娃蹙眉道:“这怎么可能呢?我爹明明让我出来找你们回去,还答应我不会为难你们的。会不会是你们弄错了?”

小葵道:“不会有错。他两次追杀我们,第一次小姐受了伤,这次小姐就下落不明了。”

听到这,高娃就不得不信了,非常伤心,道:“怎么会这样呢?”

高娃将小葵带回了所投宿的客店,让她吃了些饭。

她哭道:“没想到我爹他竟会对姐姐如此狠心……”

这时,忽闻楼下远处人声哓哓,三人循声一看,见左边远处正有数十蒙面客拎刃奔来。

无圣使道:“他们来了!”

小葵“啊”地一声,大惊失色。

她两度遇险,深知脱列伯的手段。

无圣使道:“你快带小葵姑娘从后门走!”

高娃气往上冲,道:“我就在这,看他们敢怎样!”

她自恃父亲疼爱,脱列伯不敢违逆自己,杀了小葵。

无圣使道:“虎毒还不食子呢,何况是人?”

高娃一愕,道:“你是说?”

无圣使道:“要杀令姐的恐怕另有其人!”

他不管脱列伯为何要杀高云,总之要将这件事的责任往脱列伯身上扯。

高娃顿时心花怒放。

无圣使道:“快走,这里交给我了!”

高娃应道:“好。那你小心点!”

此时,蒙面客已奔近客店门口,无圣使一声叱咤,从楼上飞落,似瓢泼大雨般,剑指蒙面客中的一马当先之人。

那蒙面客一蹬马镫飞起,舞剑在半空与之打斗起来。

二人都是武林的高手,一经动手便闻到兵刃相交声密集、看到出招招式高明。

众蒙面客刚要冲进店门,敌人便呼“地落在了门前,知道这是个劲敌,于是立即退开了两步。

原来,无圣使是见敌人要冲进店门,于是赶紧如拨雨撩云般,狠狠划了个半圆,挑了仗剑客一剑,借势先落了下来。

仗剑客随即也落了下来,大喝一声:“上——”再次挺剑刺向了敌人。

众蒙面客紧随其后,挥刀冲敌人砍出。

仗剑客在半空一与人接招,便知自己恐难对付,于是便想出了以多欺少的办法。

瞬间,无圣使面前刀剑乱晃,为之寒光所罩。

他不敢再像刚才在半空对付仗剑客一个人那样,大刀阔斧的凌厉进攻,而是转为细针密线的有守有攻。

虽然“剑仙”顾念当年的“暴雨剑式”,像下暴雨一样厉害,剑刺对手,对手绝不躲避可能,但是由于为人所逼,未能全部倾囊相授,无圣使学到的倒像是“细雨剑式”。

虽然无圣使学到的是“细雨剑式”,但是由于“暴雨剑式”本身剑招精妙,每一招都可堪凌厉,所以在勍敌面前,也毫不显弱。死死把住门口,不让一敌进入。

“丁丁当当”地打斗声中,偶尔可闻中刃的惨呼,乃是蒙面客中所发,正是无圣使细针密线的打法所致。

由于蒙面客人手众多,伤亡上三五个,立刻就有三五个顶上,所以进攻的架势毫不减弱。

一时间双方打得难解难分,战局陷入了胶着。

这时,忽闻南面有人大喝:“别动!”

这声音虽不怎么洪亮,非内力了得之人所发,但喝者声嘶力竭,声音还是压过了众刃相撞之声。在场之人无不听得清清楚楚。

双方瞬间罢战,循声望去,只见高娃和小葵二人被六名蒙面客所制,四名后摽二人胳膊,两名刀架二人脖子。

旁边的一名蒙面客继续喝道:“不然我们就杀了她们!”抖了一下手中明晃晃的钢刀。

无圣使惊道:“帖木儿姑娘!”满是关切之情。

高娃泪盈盈地道:“钟公子!”

此刻她已不抱活命希望,唯一的希望就是无圣使活着,必要时可以选择自尽,以免连累无圣使。

原来,仗剑客为防目标再次逃脱,于是兵分多路而来,还派人身着便装,混在行人中。高娃和小葵刚从后窗跃下,便与之遭遇,经过一阵激战,终寡不敌众。拿住她们的头目见强敌久战不下,便萌生此法。

仗剑客定睛一看人质,不禁片刻之间,后背渗出了冷汗,暗惊:“啊——是二小姐!”喝令:“快把人质放了!”

那头目不可思议道:“大哥!”

仗剑客大骂:“有眼无珠的东西,她是二小姐!”

属下不认识,他可认识。

众蒙面客是听说过扩廓帖木儿有个貌美如花的女儿,但谁也没有见过,这时听说这缟衣少女便是,都是“啊”地一惊。

制住高娃三名蒙面客便如捧着烫手的山芋般,急忙撒手。

高娃大感意外,立即奔到了无圣使身旁。

无圣使握着她的上臂道:“帖木儿姑娘,你没事吧?”

高娃死里逃生,又得到了心仪之人的关心,有说不出来的高兴,点了点头。

仗剑客拉下了面纱,正是脱列伯。

原来,在上武当的必经之路上,虽未见到袁明日,但他行事的原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小葵离开武当后便派人进行了跟踪,心想:“没有人比自己,更容易找到想要找的人。”想要通过顺藤摸瓜的方式,找到袁明日的尸首。后来在接到袁明日未死的消息时,想要再杀回武当已然不及,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继续跟踪小葵,不管是小葵找到袁明日也好,还是袁明日找到小葵也罢,总是要找的。刚才接到属下禀报,说小葵被人带进了这家客店。料想袁明日定在客店之中,于是不由分说,立即调集人手前来。

脱列伯“扑通”一声,拄剑跪地,道:“小人多有冒犯,请二小姐恕罪!”口气十分尊敬。

高娃转过身来,俏脸一板,“哼”了一声。

她虽是生气,但样子仍十分可人。

脱列伯深知高娃平素为人随和,绝不会轻易动怒,这次自己犯的错可不小,道:“二小姐!”低下了头。

高娃指着他喝问:“说,你为何要杀我姐姐?他如何得罪了你?”

脱列伯低声答道:“小人愚钝,不知二小姐在说什么?小人是在奉太傅之命,肃清反贼探子。”

他为了掩人耳目,便将追杀袁明日说成了在肃清反贼探子。

高娃大怒,喝道:“反贼探子?”气冲冲地走到了依然被制住的小葵面前,道:“你看清楚了——”一把抓下了小葵头上的男冠,一张女儿的脸庞立现众人面前。

她此举意在单纯驳斥脱列伯。

脱列伯这次惊得险些瘫倒在地。

高娃的出现已经令他吃惊不小了,没想到所跟踪的袁明日的同伙竟又变成了小葵。

脱列伯悔恨:“自己只是一心要杀袁明日,对女扮男装的小葵全没在意!”心想:“如今不仅没有完成任务,还暴露了身份、冒犯了太傅千金。这一桩桩一件件,每一条都是重罪!”一时呆若木鸡。

高娃斥责道:“小葵她只是府中的一个丫鬟,如何就成了反贼探子?我姐姐她又如何成了反贼探子?”

脱列伯大惊之下,全没将她的话听进去,只是自忖:“小葵是大小姐的贴身侍女,她是袁明日的同伙,那大小姐……”触类旁通,随即就想起了在汝宁府客店的哪位阔公子打扮,所说的那句话:“我跟你走就是了!”更惊的是,没想到一直顺便查找的大小姐,就曾出现在了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现在所犯的罪不止以上几条,还要在加上“失察和冒犯大小姐二罪”。

扩廓帖木儿只是让他顺查高云,却没提高云是女扮男装,他当时也没多想。

脱列伯又想:“如果因此而害的大小姐不再回府,那罪过可就更大了!”

他情知高云本来就对扩廓帖木儿夫妇存有隔阂,从汝宁府客店高云所言和现在小葵所言来看,高云定是认出了自己,是绝不会回府了。看来这次自己真要大祸临头了。

高娃回到无圣使身前,夺过他手中利剑,指向脱列伯。

她认定是脱列伯僭妄父亲之名,私自追杀姐姐。现在敌众我寡,小葵还在敌人手上,一时倒也不敢离得太近,喝问:“我姐姐现在在哪?你是否已经把她杀了?”

这时,脱列伯已经恍然,黯然道:“小人不知大小姐在哪。小人没有杀大小姐。”缓缓站起身来。

高娃略恐,退了一步,无圣使抢过她手中利剑,挡在了她身前,使一招“暴雨剑式”中的起始式,“携云握雨”,敌人一旦进犯,立即挺剑迎上。

脱列伯缓缓转过身去。

高娃大惊,迅速奔到了小葵面前,喝道:“今天只要有我在,你就休想伤她!”

脱列伯叹了口气,令道:“放了她——我们走!”

他想:“高云和袁明日是在一块的,从高娃的话中听来,袁明日显然不在这里。如今之势,这条线索已经不宜再直接追查下去。”

三名蒙面客放开了小葵,和同伙或扶着伤者,或抬着死者,随主子而去,背影极为惆怅。

喜欢元末轶事请大家收藏:(www.lwtxt.net)元末轶事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元末轶事》,方便以后阅读元末轶事第9章 塞翁失马 焉知非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元末轶事第9章 塞翁失马 焉知非福并对元末轶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