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刚出狼窝 又入虎穴

作品:元末轶事|作者:享邑|分类:武侠仙侠|更新:2018-06-11 16:10:06|字数:14096字

这日,众人到达了南阳府,正要折而西南,前往武当,迎面忽然奔来了三匹马,马上乘客头发凌乱,穿着破烂,乃是丐帮弟子。

双方纷纷下马见礼。

三乞中的当先一乞,冲帮主拱手道:“帮主,帮中有事,请帮主回去处置!”

聂林海道:“我要与图盟主一同前往武当,有什么事等我回去再说吧。”

那乞丐道:“事情紧急,刻不容缓!”

聂林海一边要护送袁明日,一边要处理帮务,一时犯了难。

袁明日见此道:“既然聂帮主有事,那就请回吧。”

聂林海歉然道:“那就失陪了!”

袁明日道:“此去武当已为时不远,不碍事!”

聂林海豪然道:“那聂某恭候图盟主康复光临!”

袁明日应道:“好!”

聂林海向宋丙遥及四大护法正色道:“你们代我保护盟主,不得有误!”

宋丙遥和四大护法拱手应“是”。

双方拱手道别后,聂林海与报信名弟子上马而去。

袁明日心想:“我们这么多高手,二弟一个纨绔子弟,能有多大的对头?”

高云心想:“我已经麻烦了他这么多,不能再让他麻烦别人了,实在不行死了算了。”

众人纵马折向西南,这日来到一个镇子的客店打尖,刚进门点过饭菜,高云还没来得及在厨房验过,那伙计朗便道:“客官,你的酒菜来了!”将所点的饭菜一一放到了桌上。

高云一下子就起疑了,心想:“难道是因为我一路到厨房查验,他们无从下手,便早早备下了?”

袁明日主仆和小葵也想到了这一点。

一无所知的兴盛镖局众人和丐帮众乞,饭菜一上来便迫不及待的动起了筷子,道:“来——”忽闻高云大喊:“等等!”顿时一愣。

高云逐一鉴别过饭菜后,叹道:“没事!”

原来,这家的老板很有经营之道,知道江湖上人们一句话不投机,便有动手,尤其是携带兵刃之人,一旦动手多半客店不保,其结果多半不赔,退一步说,也不敢开口要。于是便让店员一旦遇到携带兵刃的客人,便不顾一切的先给饭菜,以求平安。众人便携带兵刃,自然也在优先之列,所以刚一进门点过饭菜,本来是要给其它桌上的饭菜,转而便优先端了过来。

宋丙遥道:“怎么有人要害图盟主吗?”

袁明日道:“不是我,而是我这位兄弟——”手指高云。

德胜拱手道:“图盟主放心!您的兄弟就是在下的兄弟。兄弟有难,在下不会不帮!”

宋丙遥附和道:“不错!在图盟主的未回复之前,我们绝不会让焦兄弟伤一根毫毛。”拍了拍高云的肩膀。

他是个粗野汉子,加之武功又高,这一拍的力道着实不轻。

高云柔弱的小身板,如何能够承受?直被拍的左摇右晃。

小葵见她这个千金大小姐,受此粗辱,非常懊恼,蹙着眉头欲出言怒喝。

高云赶紧冲她摇头,示意不得造次。

她经过长期与袁明日密切接触,知道这些江湖豪客虽然有时是粗鲁了一点,但是绝无恶意。

袁明日见宋、德二人如此说,心下好生感动,提起酒壶满上了三杯酒,端起一杯酒,豪然道:“二位不愧是聂帮主与霍总镖头的人,乃豪情万丈的真英雄!在此敬二位一杯——”

德胜端起一杯酒道:“不敢当!跟不顾个人安危、仗义出手的图盟主比起来,我们差远了。”

高云觉得自己被亲人追杀,却遇到了一群豪情万丈的朋友,真乃冰火两重天。不由得情绪激动,两行眼泪夺眶而出。随即想到自己现在是以男儿身份示人,如何能在众人面前哭鼻子,尴尬的咧嘴一笑,伸袖抹去了泪水,满了一杯酒,也端了起来,道:“你们在我心里,都是行侠仗义的大英雄!我来敬你们——”

袁明日及送、德二人纷纷应好。

四人举杯,一饮而尽。

高云有了上次饮酒的经历,再次饮酒也不觉得怎么呛了,举杯酗饮的样子,俨然就一个闯荡江湖的豪客。

众人继续向西南而行,这晚在通往邓州至均州的途中投店。

由于急于赶路,投店时已是戌牌时分,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众人吃过饭后,为了明日一早赶路,没有多攀谈,便让店家开房休息了。

小葵侍奉主子打水洗过脚后,铺好了被褥,道:“小姐,床铺好了,你快休息吧!”

高云道:“他们没有杀了我,是不会罢休的。我得守着,以防不测。”

自从汝宁府主仆二人便默默守夜,以防遇到夜袭。

小葵道:“你去休息,我来守着。”

高云握着她的手道:“不行!图盟主现在受了伤,还让咱们连累他。决不能出什么事,我们死了倒没什么,但不能害了图盟主他们。”

她唯恐出事连累了袁明日,所以,只有自己守着才放心。

经过一番争执,小葵最终屈服于主命。

高云极少以主子的身份来命令小葵,这次也算是无可奈何。

她为了避免因困倒头睡着,连床也不上,独自坐在桌前喝着浓茶;为了避免给半夜上茅厕的袁明日等人瞧见,发现、闯进,连灯也不点,只得瞎坐着。

黑魆魆的房间只有中央有一道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纸射到桌上的茶杯中,从茶水中反射到屋顶微微摇晃。

高云刚开入口的酽茶感觉又苦又涩,难以下咽,可是为了提神,只得皱着眉头,一口口抿下去。

她喝着喝着,觉得这茶水的味道越来越淡,直到后来,竟尝不出了一点茶的味道,知道每当口舌麻木之际,便是困乏之时。根据以往的经验,小葵的呼噜声很快也要响起,内困外诱,那便是最难熬的时候。果然,过不多时,小葵的呼噜声如期响起。

高云此时正极度困乏,听着香甜的酣睡声,诱惑之力,不言而喻,忍不住便要昏昏欲睡。于是强打起精神,双手掩耳想要不听,可是夜深人静之时,真乃鼾声如雷,想要不听,哪里能够?

此时正当丑时,俗称:鬼打牙。也就是说即使鬼,在这个时候也会犯困。

然而就在她揉着“太阳穴”,与睡魔抗争的时候,一个佝偻的人影忽然从窗户外面晃了过去。跟着,又闻门外窸窣一响,声音极低,比之曾闻过的老鼠行动时所发出的声音还要小,心道:“若非我没睡,武功再高,也是摆设。”又嗅一股轻柔的烟气随即扑鼻而来,不仅不呛鼻,而且很舒服,睡意更浓。

高云知道这一系列反常之中定有问题,于是强打起精神,手捂口鼻,转身去推正在床上睡觉的小葵,低声唤道:“小葵!”

小葵虽睡的香,但长期由于侍奉主子的缘故,养成了一叫就醒的习惯。

主仆二人的房间位于袁明日主仆和宋、德等人的房间中间,左边是袁明日主仆,右边是宋、德等人。

她们当即从后窗翻出,分头去敲袁明日等人的窗户。

众人纷纷从后窗跃下,寂静中只闻客店周围马蹄、脚步声沙沙作响,显示众多人马正在包围客店。于是立即拔刃在手,警惕待敌。声响隐没,火把燃起,但见栅栏门外,目能所及的就有三四匹高头大马,马上乘客清一色的缁衣蒙面,除中央一人手持利剑外,其余人均持红光闪闪的钢刀和火把。

这发着红光的钢刀倒不是什么稀奇玩意,而是火光映到了明晃晃的钢刀上。

如此一来,便显得来势汹汹,杀气腾腾。

仗剑客大喝一声:“哪里走?”话犹未了,便将方方正正的一扇栅栏门踏到在地,带人直冲而进。

众人见这场恶战已无法避免,也只得挺刃迎上。

“镖无双”德胜早已摸镖在手,人未至,镖先到。四名蒙面客应声落马,飞镖皆中心脏,深没至柄。

他其中一镖本来是冲仗剑客去的,但是仗剑客身手矫健,登镫前翻而起,躲了过去,飞镖击中了身后的一名属下。如此一来,依旧是百发百中。

袁明日等人大多都是第一次见此,不禁对德胜的这手绝技不由得钦佩,心道:“‘镖无双’果然名不虚传!”

仗剑客不再给敌人发镖的机会,泛起时便挺剑扑了过去。

这下化被为主的招数,当真十分巧妙,众人若非敌对,非喝彩不可。

德胜手疾眼快,从腰间抽刃挡架,兵刃乃是一对轻巧的鸳鸯刀,与敌人打斗起来。

仗剑客身后的徒行属下如洪水般涌入,足有五十余人,也是各个紫衣蒙面,手持钢刀。将众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团团包围。一时间,杀声震天。

在围在最外围的的蒙面人的火把照耀下,刀光剑影晃来晃去。

嘈杂的厮杀声中,很快便有了中刃的惨叫声,血溅当地。

中刃者虽双方皆有,但相较之下蒙面客居多。

蒙面客虽人多,但武功普遍不及众人。加之众人都是久经江湖,机智敏锐,一上来便并肩作战,哪怕有可乘之机,也不贪图便宜,独自作战,这令蒙面客人手再多,也用处有限。种种因素叠加,蒙面客一时未能占领上风。

高云主仆虽涉世未深,一开始不明其意,但到后来恍然大悟,对袁明日等人好生佩服。

蒙面客见此大急,虽然多次诱使众人分散,但始终不得。所能做的只有轮番上阵,耗其心力。

德胜在仗剑客二十余招凌厉的攻势下,丝毫未落下风。

袁明日等人见此都是心下佩服,刚才见德胜暗器上功夫厉害,没想到明器上的功夫也不弱。

明器与暗器属于不同的两种兵器,要想同时练好两种兵器,着实不易。所谓的:贪多嚼不烂。就是这个道理。武林中能够兼备这两种兵器者少之又少。

袁明日在汝宁府客店时,还能在无法运功的情况下,随手躲闪仗剑客极其三名属下的追杀,但随着两股异力在体内不端损耗己力,此时再也无力躲闪来刀,便如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无异,只得乖乖站在高云等人护卫的圈中,看着高云等人凶险无比的拼杀,又是担心又是着急,恨不得跃起身来,施展“乾坤大扭转”最凌厉的招数,将来犯之敌震飞,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是站在当地干跺脚。

众蒙面客轮番上阵,围着众人游斗,手上的力道始终保持强盛不减。众人武功虽高,但由于持续作战,功力消耗后得不到恢复,招数上的力道开始减弱。

如此一来,胶着的战局渐渐发生了转变。

五十余招后,德胜终不敌仗剑客,落了下风。

宋丙遥心道:“再这样斗下去,非葬身此地不可。我死了倒没什么,只是有负帮助嘱托。男子大丈夫,岂能有负于人?”奋力猛地一扫铁棍,扫倒了一片进攻之敌,然后纵身一跃,蹿到了德胜身旁,与仗剑客打斗起来,同时大喊:“图盟主快走!”

他知道德胜的敌人强劲,功力消耗最大,如果再继续战下去,很快便有性命之忧,于是接过了敌人。

德胜深知他此举将意味着什么,尽管心中有千万种不舍,但是为了完成共同的任务,不得不如此。这时,但见敌人便欲从他离开的缺口,冲入袁明日所在的保护圈,这使得高云等人的防御压力大大增加,大有随时可能被击溃之势。情急之下,右刀锋在腰间一串,串起一串长环飞镖,呼地一挥,刀锋划过之处,敌人倒下了一片,全部身中飞镖而亡。

这飞镖乃是为所使用的鸳鸯刀而特铸,镖环与手掷的飞镖大不相同,长长的镖环正好共鸳鸯刀穿过。

德胜随即跃到了缺口,边战边喊:“快走!”

袁贵拉起主子手臂,道:“公子,快!”

高云等人簇拥着袁明日,向马厩杀去。

蒙面客识破敌人企图,有三四名蒙面客忙挺刀冲向马厩,对马匹或驱逐或砍杀。

高云等人虽已看见,但不是腾不出手来,就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一旦没有了马,那便只有死路一条,心里万分焦急。

这时,又是德胜,跃起身来,掷出飞镖,镖到敌亡。

高云等人杀到马厩,大喊:“快上马!”七手八脚将袁明日推上了马背。随即也纷纷跃上了马,挥刃砍断缰绳,喊道:“杀出去!”催马挥刃,冲向门外。

蒙面客虽竭力阻止,但始终不敌骑马的敌人,横劈竖砍。

高云等人经过浴血奋战之后,最终冲到了门外,在驰出十余丈后,利用追兵未到之际,勒住马匹,等待宋丙遥的出来。片刻之后,见他边打边退,到了门口。然而这时,敌人已追到了门外,顿时大急。

德胜换刀入鞘,双手从腰间摸出两丛飞镖,“唰唰唰”分别掷向追出来的敌人和与宋丙遥打斗的仗剑客。一来为等待宋丙遥赢得时间;二来以助宋丙遥脱险。虽然追兵为飞镖所慑,一时驻足不敢上前,但是仗剑客的武功要高于宋丙遥,又有蒙面客助战,飞镖也伤仗剑客不得。

他的飞镖如狂风暴雨般冲敌人扫去,霎时间,“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大多飞镖是冲仗剑客去的。

有的飞镖被仗剑客挥剑拨开后钉到了墙壁上、钉到了地面上,还有的钉到了蒙面客身上。

狂风暴雨般的飞镖片刻之后,德胜身上所带的飞镖,很快便用完了,可是宋丙遥依旧没有出来。

眼见掩在栅栏后面的敌人又要逼来,袁明日等人大喊:“宋大哥!”、“宋长老!”

宋丙遥与仗剑客边战边喊:“不要管我——你们快走!”

袁明日等人谁也不肯离去,勒马呆呆站在原地。

众蒙面客虽然知道敌人没了飞镖,但是谁也不敢大意。待离开掩体后,单刀护胸,一步步向敌人逼近。

殊不知,倘若德胜真要出手的话,就凭他们这点道行,一旦离开掩体,护是护不住的。

这时,袁明日等人见宋丙遥已完全落入下风,但仍以拼命的打法,死死缠住仗剑客,不让仗剑客脱身。但是一旦回援的话,势必将会重新陷入重围,那时在想突围可就难了。

一个个紧锁眉头,心中煎熬,唯一能做的只有期盼奇迹的出现。但是奇迹总是那么稀有,没有那么容易出现。但见仗剑客利剑刺出,宋丙遥挥棍挡开,仗剑客右臂绕棍端一转,剑锋已绕到里侧,平削宋丙遥咽喉,宋丙遥转棍抵挡不及,只得后仰躲剑,仗剑客转身飞起右足,踢向宋丙遥颞颥。

仗剑客恼怒被缠,无法直击目标,下手越来越狠。

宋丙遥早已功力不支,所以还能撑到现在,完全是凭借着一股意志。后仰之后刚直起身来,便见敌人右足从左往右飞来,这下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了。脑袋一蒙,被敌人踢中。

这一脚,仗剑客卯足了劲儿,巨大的冲击力,踢得敌人转了两圈后,“扑通”一声,重重摔在了地上。

宋丙遥体、力受损,摔在地上后,一时无法迅速翻起。这时,一直在旁助战的三四名蒙面客,抓住机会扑上,三四把明晃晃的钢刀,直插在他的胸膛之上。其时正值皓月当空,在月光的照耀下,但见顿时血溅地霜。

袁明日等人虽在远处,但无不看得清清楚楚。都是“啊”地一惊,悲痛万分。

仗剑客摆脱了纠缠,立刻挥剑大喊:“追!”带领着蒙面客如洪水般涌向敌人。

德胜身负有命,顾不得多做伤心,大喊:“快走啊!”用刀面狂拍其他人的马匹。

群马受痛,一声嘶鸣,发蹄狂奔。

为了不走冤枉路,众人向武当山方向逃去。

那家客店较大,住的人也多,当时慌乱之中,也来不及挑选那匹是自己的马,那匹不是自己的马,而其它的马又如何及得上丐帮与兴盛镖局的马?如此一来,在奔跑的速度上便大打折扣。加之皓月当空。所以,驰出十余里后,仍摆脱不掉追兵。

袁明日急道:“他们一直追在后面,这样下去,迟早会被追上的!”

高云哭道:“是我连累了你们!”

宋丙遥等人的惨死,令她无比内疚,欲勒马掉头。

袁明日与她幷轡而行,一把抓住了她的马缰,道:“二弟,你想干吗?”

其他人见此,也纷纷勒住马匹。

高云哭道:“他们要杀的人是我。我已经害死了宋长老他们,我不能再害死其他人了……”

袁明日正色道:“宋大哥已经因为你死了,你难道想让他白死吗?”

小葵低声附和道:“是啊公子!”

袁明日续道:“你难道还想让小子、我、还有大家都因为你死吗?”说着,手指所说之人,意思是如果你要回去的话,我们大家就得都跟着你回去。

高云道:“我……”无言以对,“呜——”地放声哭起来。

她想:“宋丙遥已经让自己害死了,如果再这样下去,万一要是再出什么事,又该如何是好?”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心中不断在问自己该怎么办?痛苦至极。

德胜道:“让我去拖住他们,然后你们趁机逃走。”

袁明日急道:“不行!”

德胜笑道:“放心吧图盟主!大不了像宋长老一样,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袁明日道:“这次他们是有备而来,就算你去拖住他们,我们也不一定能逃得掉。”

德胜道:“那怎么办?”

袁明日仰望天空,见此时一片乌云,恰好遮住了明月,道:“这样,大家分散而逃,让他们无从集中力量追杀咱们。就算被他们追到了,大家无论隐匿,还是单打独斗都更容易脱身。”

高云等人对这一提议纷纷点头赞同。

袁贵道:“我们在一起。”

袁明日道:“不!图叔,你老成持重,你看能否将他们引到反方向。武当山会合。”

袁贵抱拳应道:“好!公子保重。”调转马头,扬长而去。

袁明日道:“二弟……”

高云不等把话听完,已然会意,抢道:“大哥,你什么也不用说了,我已经连累你够多的了,我不能再把你害死。我要和你在一块,你如果拒绝的话,我这就去让他们杀了!”说的毅然决然。心想:“如果你和我在一起的话,一旦遇到敌人,无路可逃时,我主动受死,便可以保你周全。”

袁明日见她说的决绝,知道非答应不可了,应道:“好!”

小葵哭道:“公子,我要和你在一起!”

高云佯嗔道:“你傻呀?人多目标大,你想害死我们啊?”知道如果自己受死的话,她肯定会给自己殉葬。

小葵道:“我……”无言以对。

袁明日道:“德镖头,你和瓜兄弟向南边去。”

德胜知道高云的武功,却不知道高云的用意,所以,对高云能否保护好他,实在心里没底,道:“可是……”

高云会意,道:“放心吧德镖头!我是绝不会让图盟主有事的。小子就拜托给你了!”说着,一拱手。

德胜见她说的信誓旦旦,心想:“既然他们以兄弟相称,那交情定然深厚;既然他敢这么说,那就定然有办法。”应道:“好!”向袁明日拱手道:“图盟主保重!”又向高云拱手,虽然没说话,但是充满了摆脱之意。

高云也一拱手,虽然同样没说话,但是充满了坚定之意。

袁明日向德胜等人拱手道:“武当见!”

德胜拉起小葵的马缰,一夹坐骑,向东方驰去。

小葵回头泪涔涔地道:“公子……”不舍离去。

高云心头一酸,泪珠又从眼眶中滑了下来。

她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与小葵分别,而这一别,能否再见,谁也不知道。

余人随即也都三三两两散去。

这时,黑暗中,隐隐闻见远处有群马临近。高云拭掉泪水,道:“大哥,咱不能让他们担险。”

袁明日会意,点头应过。

高云挥剑随手,在地上割起一把枯草,晃亮火折子点燃,举着与袁明日继续纵马向西南驰去。

袁贵在乘马奔了一段路后,举着点燃的枯木枝,向南驰去。

仗剑客虽见南面有火把晃动,但一笑置之。继续带人向西南追去。

袁贵见敌人没有追击,很是着急,于是便熄灭了火把,想要回头去杀伤两个再引一次,如果还不行就尾随敌人以保护主子,可是一寻思:“等到了追上的时候恐怕一切都晚了。”略一迟疑之后,还是毅然决然的掉转了马头,心道:“如果来得及那样最好,如果来不及少主也不能死的不明不白。”

仗剑客虽见选择追击的敌人大晚上的也点着火把,有点有悖于常理,但想追击向西南而逃的敌人,总不会有错。

追兵越追越近,在离还有五十余丈的时候,高云抛下了手中的柴火,和袁明日勒马下地,奔向了生长葳蕤的灌木丛。

仗剑客驰来,见只有马匹和地上冒着青烟的一把柴火,没有人,立刻下令:“嗖!”

众蒙面客纷纷下马,由近到远,呈放射状展开了地毯式搜索。

袁明日与高云在漆黑的夜色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奔的一段路程后,为免继续跑下去会被发现,于是就地卧倒。

仗剑客带人一手持兵刃,一手持火把,火把晃着光亮,兵刃劈砍着灌木。所搜过之处一片平坦,再难藏住一人。

被惊的野兔、地鼠等动物“唧唧”乱串。

袁明日与高云正紧张地心都快蹦出来。

这时,一只被惊的野兔,突然悄无声息的从他们身上窜了过去。被惊得险些叫出声来。

劈木、脚步声渐渐临近,火点也由小变大,二人背上的冷汗涔涔渗出,惊恐万分。敌人很快便来到近处,中间只隔着一丛草木,透过枝叶之间的缝隙,已隐约能看见敌人那双发着凶光的眼睛。被搜到也只是片刻之间的事。

到了这个时候,高云已别无选择,必须要像原先所设想的最坏的打算那样做,低声道:“大哥,替我照顾好小子。”

袁明日由于身体虚弱,导致耳背,加上她声音极低,一时便没听清楚,低声问道:“什么?”

这时,高云已经没有时间再说一遍了,挥起掌来在他“大椎穴”上一拍。

袁明日瞬间昏厥。

高云正要站起身来,突然脚下一跐,身子便往下坠。

她不知所以,慌忙之下,本能的双手乱抓乱摸,抓住什么是什么。随即之感身子凌空,劲风从耳旁“嗖嗖”吹过,伴随着头晕目眩,不时与物体刮蹭,之后重重一顿,没有了知觉。

夜色散去,迎来了朝阳。鸟儿“嘤嘤”,起落间震落了树叶上潮起的露珠。

高云只觉眼睛一凉,从昏昏沉沉中清醒了过来,忽见袁明日正结结实实的压在自己身上,一时间羞恶之心陡起,一把将其推开。

袁明日滚了两下,双眼闭着一动不动。

高云一惊,想起了昨晚之事,心下好生后悔:“他又不故意的,我干嘛对他那么凶?”忙爬过去托起他的头,唤道:“大哥——大哥!”语气甚是关切,却不见他醒来。伸手一探他鼻息,感觉呼吸平稳。这才稍稍放心,心想:“当时只是将他点晕了,何以一晚不醒?”略一寻思,恍然大悟:“他身体虚弱,真气运转乏力,穴道被点之后,自然自解的慢!”当下将他推坐起来,试着在“大椎穴”上反复推拿。

她只会点穴治病的粗浅医道,可从不会解穴。

不一会,袁明日悠悠醒转,惺忪中,见高云好端端地呆在面前,粲然一笑。

高云喜极而泣,喊道:“大哥!”

死里逃生,二人相拥而抱,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二人查看了一下所处的环境,发现自己是掉在了一个半山腰凸出来的岩石上,前面是细小的灌木密密麻麻的依势从石缝中生长出来,布满了整个山体,离山底到底有多深看不见,看得见的是下面极远极远的地方,所发出的点点银光,想是一条河。陡峭的山势对于两个一个身体虚弱、一个武功不是很好的人来说,绝难下去或上去。后面有一个一人多高的山洞,黑魆魆的什么也瞧不见。前面的路行不通,唯一的希望就是后面了。

袁明日缓缓向洞内探去,高云躲在后面,洞内一片漆黑瞧不见路,袁明日脚下一跐,跌倒在地。都“啊”了一声。突然,“啪——”地一阵声响,周围出现了千百颗发着绿幽幽光芒的星星,不住移动闪烁,不仅没有一丝星星的温馨,反而充满了怔忪的气氛,令人不寒而栗。

高云从小生长在官宦之家,最多见过柴房的老鼠,有哪里见过这等恐怖的情景?忍不住抱着袁明日失声尖叫起来。如此一来,面前情景更甚。

袁明日虽没了武功,但胆子稍大一点,待眼睛适应了昏暗之后,很快便看清了面前物体,怕拍她脊背,柔声道:“别怕,是蝙蝠!”

原来,这个洞住满了蝙蝠,倒是二人吓了蝙蝠一跳。

二人镇定下来后,直闻到一股臊臭味,乃是蝙蝠的屎尿味,忍不住便要作呕——捂着鼻子继续探察。发现这洞口小腹大,洞深之处有“滴答滴答”的山体积水滴落,并无可以通向山上或山下的出口。

他们查看一圈后,出得洞来。

高云急道:“咱们被困在这了,怎么办呢?”

袁明日道:“好在这里有吃有喝,一时饿不死,咱们慢慢想办法。”叹了口气道:“也不知图叔他们怎么样了?”

高云道:“他们应该不会有事的。”

袁明日“嗯”了一声,神色突现惊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

高云不禁浑身发毛,立即将身子扭到了一边。

袁明日突然纵声长笑起来。

原来高云经过昨晚一战,加上蹚入灌木丛和坠崖时剐蹭岩石,清秀的面孔变得乌七八黑,华丽的长袍也变得污秽不堪,还破了几个洞,整个人非常狼狈。

袁明日不禁想起了自己当年被逐出师门的时候,从一个武林盟主的大弟子,变成了一个流落街头的流浪汉。一时豪气丛生。

仗剑客派人在敌人下马的地方,向外扩展搜索了整整两天。

这时,一名蒙面客头目拱手来报:“大人,都搜遍了,没有!”

仗剑客气愤愤地道:“哼!又让他们给逃了。不过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令道:“去武当!”

袁明日先前以为高云的怪癖已经够多了,没想到单独一相处更多。不过怪癖也不是太苛刻,能够予以包容。

他的尊重令高云少了不少男女有别的烦恼,从而也对他的品德有了进一步的倾慕。

由于事发突然,没来得及携带干粮,在饿了两天后,二人实在是挨不下去了。

袁明日让高云挥剑斩了几只蝙蝠,自己剥皮挖肚之后,由于没有柴火,也就不能烤,只能就着鲜血淋漓的蝙蝠吃,边吃边道:“来——吃吧。”拿了一只,递向高云。

高云先前还以为他能做出什么美味佳肴,现在见此,咧嘴呲牙,缩手不接,道:“这么恶心的东西,我可不吃。”

她是大家小姐,平日吃的东西精粮细作都嫌乏味,何况是生吞活剥?

袁明日道:“这里能吃的只有这些,你不吃会被饿死的。”

高云道:“就是饿死我也不吃。”

袁明日心念一转,道:“哼!连这点苦都吃不了,还逞什么英雄?老老实实地做狗熊好了!”

高云当初是真心实意不想再害众人,所以才想回头送死的,不想到头来他竟会如此说自己,委屈一下子涌上了心头,“哇哇”大哭起来。

袁明日急道:“我是故意激你,想让你吃东西的,你怎么还哭上了呢?男儿有泪不轻弹啊!”想要再激住。

高云哭道:“你还说对了,我就不是男儿……”依旧在哭。

袁明日觉得甚是好笑:“这个二弟好生可爱,别人哪怕流血也要当男儿,他可倒好,一流泪就不当了!”笑道:“你要不是男儿……”

高云啜道:“怎样?”

袁明日道:“我就把你娶了!”

高云顿时面红耳赤,忸怩道:“你……哼!”一跺脚,扭到了一边。

袁明日道:“虽然做不成夫妻,但是做兄弟也挺好的。”跟过去道:“唉,你我一直以兄弟相称,不如咱们以这山洞为证,结为一对名副其实的兄弟如何?”

高云欣然应道:“好啊!”

二人当即跪对山洞,撮土为香。

袁明日朗道:“山洞作证:我袁明日。”

高云接道:“我焦彦铁。”

袁明日道:“愿结为兄弟。”

高云道:“有福同享。”

袁明日道:“有难同当。”冲她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这句话就不要说了。”

高云道:“为什么呀?”

袁明日道:“你想啊,既然咱们是兄弟,万一要是谁有个不测,总的有人来报未报之仇、完成未完成的心愿吧?况且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兄弟死啊?”

高云应道:“好!那咱们就不说这句话了。”面对山洞继续朗道:“违背誓言。”

袁明日接道:“不得好死。”

二人磕了三个头,之后面带微笑,看着对方。

高云叫道:“大哥!”

袁明日叫道:“二弟!”

在袁明日的好言相劝之下,高云蹙着眉头,试着撕了一丝蝙蝠肉,但是入口之后,一股血腥味直捣胃口,忍不住便要作呕,由于腹中空空如也,只是干哕。最后实在没招了,只得将其想象成略未烤手的鸡肉,以骗过自己的胃口。这一招果然奏效,不再像之前那么反胃了,勉强可以咽下一点。

二人渴了就捂着鼻子,走进山洞深处,张口接一些洞顶岩石上滴下来的水滴。

此处离武当山乘马最快还有两日的路程,随着被困时间的延长,脱困之心也越发强烈。

这日傍晚时分,二人坐在洞口的石头之上商量办法。

袁明日道:“咱们一定要想办法离开,决不能被困死在这里。”

高云道:“大哥,虽然我不知道曾经在你的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但是从我目前知道的来看,已经发生了太多的不辛,难道你就没有过放弃的念头吗?”

这几日来,她见袁明日毫不犹豫地又是生食蝙蝠肉,又是进洞臭喝水,求生的欲望特别强烈,不禁大为钦佩。

袁明日道:“当然有过。在我被逐出师门之后,就曾经一度想要放弃自己,是宋大哥给了我生的信心、是图叔给了我活的意义,令我明白了生、活的含义。我还有一桩心愿未了,决不能轻易放弃自己。”在说到宋丙遥时,眼圈一红,想起了他豪然的神情已永远不在,不禁默然伤神。

高云从小生长在官宦之家,由于尊崇礼法的原因,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所以连一个朋友也没有,更别说身受苦难的知心朋友了。而他这些意义深刻的话,是从书本上所听不来的,拱手叫道:“说得好!”眉开眼笑,脏兮兮的脸上,显现出了一抹娇艳。

袁明日愕然一愣,但很快就想:“二弟长得是有些清秀,但毕竟是堂堂男子啊。一定是由于我的身体过于虚弱,眼睛已经出现了问题。”赶紧收手捏捏位于面部,目内眦角稍上方凹陷处的“睛明穴”。

这时,洞内穿出“扑扑扑——”一阵声响,一片乌云压顶而来。

高云“啊”地一声,扑到了袁明日怀中。

袁明日拍拍她脊背,温言道:“别怕!”

正是成百上千只飞出去觅食的蝙蝠。

高云反应过来后,立即退开了。

开始她是怕蝙蝠晚出早归的时候从头顶飞过,但随着时间一长,便慢慢适应了。刚才之所以还怕,那是因为往日三五成群飞出的蝙蝠,突然同时出洞了。

原来倒是她大声吵闹的原因,把蝙蝠给惊着了。

高云大惊之下,不由自主地扑入了袁明日怀中,这时羞涩不已,尴尬地低下了头。

袁明日见黑压压的蝙蝠从头顶飞过,突然心生一计,大叫:“有了!”

高云问道:“有什么了?”

袁明日答道:“有办法离开这了。”话音刚落,便向她的腰带伸过手去。

高云一惊,道:“你……”手捂腰带,退了两步,见他竟开始了脱衣服,忙转过身子,吼道:“你干什么?”

袁明日行若无事地道:“脱衣服啊。”

高云更惊,一颗心砰砰乱跳。

袁明日脱掉外衣后,又逼了过去,急道:“二弟,你也把衣服脱下来吧——”又向她的腰带伸过手去。

高云此时已经退到了沿边,再无可退,左手拨开来手,右手“啪”地一声,掴了他一个耳光。

这下突如其来的变故,袁明日着实吃惊不小,别说没有了武功躲不开这一掌,就是有武功也会被打一个措手不及。

高云破口大骂:“无耻!亏我还把你当大哥!”两行泪水滚滚而下,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在她心里不仅仅把袁明日当“大哥”看,这下袁明日彻底毁了在她心目中的形象。

袁明日捂着脸道:“你干嘛打我?我怎么无耻了?”非常气愤。

高云嗔道:“你不无耻干嘛脱自己的衣服?还要脱……脱我的衣服?”说到后一句话时,声音低了下来。

袁明日道:“这就是我想的办法啊:咱们把衣服脱下来,用衣服做一个大布包,等起了风就带着跳下去。运气好的话,应该不会有事。”

原来,刚才他深受蝙蝠的启发:蝙蝠虽然没有鸟儿那样的翅膀,但是可以仗着前后肢的蹼膜,像鸟儿一样自由飞翔。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借鉴一下?

高云长呼一气:“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脸微微一红。

袁明日见她怒色息去,当下也霁颜下来,道:“你还以为我什么?你一个大男人我能把你怎么样?”

高云心下既欣慰,又惭愧,柔声道:“大哥,对不起!”伸手抚了抚刚才打他的脸,道:“要不这样吧,你也打我一下好了——”拿起他的手,让他往自己脸上打。

袁明日知道个兄弟不仅嗜好怪,而且脾气也怪,当即笑道:“我是要的衣服,不是要打你!”也不敢再莽撞了,想让她自己除下衣服。

高云蹙眉道:“不行!你还是打我吧——”又让他的手往自己脸上打。

袁明日柔声道:“二弟,我知道你怪癖多,可是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了。为了咱们能早日离开这里,你就克服一下吧。好吗?”

高云嗫嚅道:“我……”一面是离开的办法,一面是暴露自己的女儿身,若是在平常,暴露也就暴露了,最多也就是行事不便,又有多大干系?可是现在是要与男子共处一洞,还要宽去外衣——一时好生为难。

袁明日续道:“霍总镖头说我只有一月时日,现在已经过去半月有余,此处离武当山还有两日路程,咱们的尽快离开这里。就算是为了我,还不行吗?”说的甚是动情。

高云见此,心想:“他是侠士君子、是我的义哥,我有什么好难为情的?”应道:“好!”转身进洞。

袁明日既高兴,有感动,知道她平日衣着庄重,虽是男子,但没有男子的丝毫粗野,她能为了自己脱去外衣,是何等的不易?

不一会,高云穿着一袭缟色**,抱着外衣从洞内走出。没有了宽大的外衣作为遮掩,女子的体型显现了出来。

袁明日大吃一惊,急忙闭眼再捏捏“睛明穴”,睁开一看,朦胧中她依旧是一副婀娜身姿。

高云走上前来,轻轻地道:“大哥!”

袁明日直惊得矫舌不下:“你……”

高云道:“我是女子。对不起,我不该欺骗你!”说着,裣衽行礼。

袁明日伸手扶住,道:“没关系!其实我也有很多事瞒着你。只要我们真心相待就好!”很快就想:“我身为大哥,应该维护二弟才是,如何能让她为我脱去外衣?”道:“二弟,你快去把衣服穿上,咱们再想想别的办法。”由于习惯的原因,一时无法改口叫“二妹”。

其实除此以外,别无他法可想,他就是死在这里,也不愿让高云有丝毫为难。

高云道:“大哥,为了你,我愿做任何事。”说的甚是郑重。

袁明日一时间,头晕目眩,不知如何搭话。若是在先前,自是兄弟情重,不存在任何问题,然而此一时,彼一时。

高云见气氛尴尬,笑道:“时不我待,说干就干。”当即将衣衫平铺在地,道:“女红,我在行……”

二人将衣服照缝拆开,以拆线为线,以蝙蝠骨为针缝制起了风包。

高云虽懂事之后,知道了母亲的事,便起了叛逆之心,与女红学得不是太好,但总比袁明日这大男人强。

为了保证风包的质量,袁明日不敢多做插手,高云就着朦胧月光,独自缝制。

袁明日坐在一边的石头上,看着她身形婀娜,飞针走线的样子,只是在想:“二弟哪里长得像男子了?我怎么如此有眼无珠,没看出来呢?”再回想起她种种的言谈举止,更是惭愧。

经过高云一夜的赶制,次日一个五尺左右的圆形大风包便做成了。由于一夜没合眼,没和袁明日说几句话,便倚着崖壁睡着了。

袁明日见她为自己受苦受累,非常心疼,可是又不能像以前一样,上去拍拍她肩膀,当即将风包叠成一条被子,轻轻盖在了她身上。

虽然昨晚二人没有了隔风的外衣,但是忙碌的忙碌,思忖的思忖,并没有觉得有多冷,然而当晚却没有了那么多的事,只觉寒风袭体,冷的上牙打下牙,“咯咯”直响。

其时虽已是春季,但晚上的气温还是很凉,尤其是山口悬崖,温度更凉。洞内虽可避风,但臭气难当,无法长时间停留。

高云担心袁明日的身体,要他高云盖上风包,他则要高云盖上。情急之下,高云抖开布包,拉着他一起进了包里,背靠背抱膝坐在了地上,拢起包口,只留出脸面。

有了风包的挡风,加上二人互相的体温,立觉暖意融融。

自打昨晚袁明日知道高云是女子后,言谈举止之间,有意无意地变得扭扭捏捏,高云则由于心下释然,与之前相比,反而更加自然大方了。

高云由于白天睡了觉,一时睡不着,便说起了自己原来要救的弟弟和自己的下人小子,都是女子;说起了自己在家中的遭遇,以及流浪江湖的原因。

袁明日对她的遭遇非常同情,也说起了自己的童年遭遇,以及为之奋斗的目标。

二人虽然认识的时间不短了,但都是第一次敞开心扉,互吐自己心里不愿向人吐露的心事;虽然都保留着自己的真实身份,但是都进一步加深了了解,也丝毫没有影响两颗心的一步步靠近。

在未知的等风时间里,袁明日的身体每况愈下,高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拼命地为他点穴治疗,以调理经脉的方式,阻止他的身体一天天弱下去。可是治标不治本的情况下,再怎么调理,都是徒劳的。

由于赵天龙十多年的严格教育,袁明日十分注重礼节,就是同从小一起长大的赵梦姣打闹时,也未越过男女之礼。如今与高云同处一洞,又被高云尽心竭力地照顾,授受之间,难免有近距离接触,可是他又不方便说,否则反而显得他倒想入非非了。每当他感到尴尬之时,自己就告诉自己说:“她是我二弟——她是我二弟……”说服自己接受。

而在高云心里,已将他当成了自己最亲近的人,所以并没有他那样的烦恼。

时间在等风的过程中一天天过去了,虽然袁明日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但是活下去的信心从没有因此而有丝毫的减弱。

这天晚上,终于迎来了大风,可是按前往武当山的路程算来,乘快马也已愈一日,何况袁明日如今已经无法承受快马的颠簸,乘快车,还得慢一日,是无论如何也赶不上了。

袁明日痴心不改,不想就此等死。有道是:心态决定状态。霍爱萍所说的一月时间,是按他那时的身体情况预测的,如果他心灰意冷的话,一月的时间,足以心力憔悴而亡。

二人欢呼雀跃,喜道:“啊——起风了!太好了!”

袁明日道:“快——咱们要抓住机会!”

高云点头应过,撑开了准备已久的风包,将带子挎到了自己和他的肩上。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二人搭肩走到了崖边。

袁明日道:“准备好了!”

高云大喊:“等等——”用牙在右臂肘部的袖子上啃了一个洞,跟着,左手一扯,露出了半截雪白的手臂。

袁明日脸一红,扭了过去。

高云顺着手臂将半截袖子,摸到了他的手臂上,跟着,自己的手臂又穿了进去。

半截袖筒将二人的手臂紧紧拢在了一起。

高云道:“无论到哪里,我们也不分开。”

袁明日心头一暖,笑了笑。

二人一跃而下。在速降了七八十来丈后,“呼”地一声,风包吃风撑开,“咯噔”一下,下降停止,开始在空中漫天飞舞。

高云紧闭双眼,“哇哇”大叫。

这虽然已经不是她第一次离地了,而起这次也有了心理准备和一点安全,但是仍旧抑制不住内心的惊恐;

袁明日虽然是第一次有意识的离地,内心也很惊恐,但是性情沉稳,不像高云那样大喊大叫。

耳旁“嗖嗖”,天旋地转,身体不由自主、不可预测的在空中摆动。

高云在惊恐了一段时间后,渐渐平静下来,转而欣赏起了这难得一见的风景、享受起了这难得一有的感觉。

二人偶尔相对一笑,旖旎无限。

不知在漫无边际的天空中飘荡了多久,风慢慢地小了下来,风包的动力减弱,开始了下降。

二人不约而同地心中暗惊起来,谁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在下降了一段时间后,二人只觉全身一激灵,就此两眼一黑,没了知觉。

喜欢元末轶事请大家收藏:(www.lwtxt.net)元末轶事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元末轶事》,方便以后阅读元末轶事第8章 刚出狼窝 又入虎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元末轶事第8章 刚出狼窝 又入虎穴并对元末轶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