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福无双至 祸不单行

作品:元末轶事|作者:享邑|分类:武侠仙侠|更新:2015-12-04 16:18:56|字数:13178字

由于袁明日主仆早有打算,在今天的武林大会结束之后,便跟踪副教主一行人,所以离开客店时便收拾上了行李,结了店钱。

高云主仆予以效仿。

一行人远远地跟在副教主等人后面。

高云对袁明日的夺魁非常兴奋,一路之上不住口的说着恭喜恭喜啊!想不到我焦彦铁还能交到武林盟主,真是太幸运了……之类的话。

她为了躲避父亲查到踪迹,进行了更名改姓,取了个汉人的姓名“焦彦铁”,这个姓名倒也不是瞎取:高云在蒙古语中是娇艳的意思,焦彦是娇艳的同音;铁,是帖木儿的首字谐音。姓名的排列顺序依旧是先名后姓,不知道的还以为姓焦名彦铁呢。

小葵本来就是汉人,由于成分低下,父母也没给取一个正式名字,这个名字还是因为高云喜欢葵花给取得。现在高云给取姓名“瓜子铁”:同姓便是姐妹;“瓜子”还是葵花还是日葵。

袁明日心中有事,没心情与高云欢笑,只是勉强地道:“哪里哪里?”谦逊两句。隔了一会,正色道:“二弟,你真的打算还跟着我们吗?”

高云甚是尴尬,武林大会既然已经看完了,的确没有继续结伴的道理,可是自己身为一个弱女子,在这凶险万分的江湖上漂泊,又能依靠谁呢?但是又不愿低声下气地这么说,强词道:“谁要跟着你们啦?这路又不是你们家修的!”

袁明日深知她从一早跟着自己收拾东西开始,便是要跟着自己,这完全是无赖话,顿时急了,道:“你……”虽然心里明白,但是嘴上无可辩驳。

袁贵咧着嘴笑道:“公子,焦公子说的对啊,不仅这路不是咱们家修的,而且所有的路都不是咱们家修的——”说着,鞭指遍野。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他十分老道,主子能看的出来的事,他自然也能看得出来。

高云白了袁明日一眼,“哼”了一声,非常得意。

袁明日对袁贵的胳膊肘往外扭,不满道:“图叔……”

袁贵毫不在意,仰天长笑。

袁明日等人跟踪副教主等人,来到了他们所住的客店旁边。为了避免暴露,佯装准备进入在身后的一家客店。

这时,袁明日忽觉右肩一沉,顿时一惊。于是迅速右转,退开两步。接着就要从袁贵手中拔剑,然见拍己之人乃是思民。

思民道:“图兄弟!”

二人来到了身旁哪家客店,叫了酒菜,先干了一杯。

袁明日道:“思大哥,别来无恙?”

思民“嗯”了一声,道:“图兄弟,你不与我等共谋大业,我也不便勉强。可是你今身为武林盟主,我希望你以后如果遇到关于我们的事,能够不挡我们的道儿。”

他见袁明日当上了武林盟主,为防日后作梗,便来安顿几句。

袁明日绝然道:“思大哥放心!我最多两不相助,绝不会助纣为虐!”

思民点了点头。

二人又干了一杯。

武林大会一结束,有些江湖人物便因事匆匆离开了,这使得住店压力一下子就减轻了不少。袁明日等人当晚就着住到了那家店里。

在夜幕的掩护下,辜无仇再次闪入了脱列伯所投的店中。

他气忿忿地道:“哼!没想到精心布置的计划,全被这个丧家之犬毁于一旦了,真是可恶!”

脱列伯拍拍其肩膀道:“放心!我已将此事上报了太傅,相信太傅是不会让异己活在世上的。”

辜无仇阴森森地道;“让我去杀了他!”

脱列伯一举右手,道:“不!你还要做你的武林盟主,这种事你不适合去办,万一要是露出什么马脚,麻烦可就大了。这次你在擂台上赢宋远桥的手段,虽根据比武的规矩没有犯规,但毕竟为世人所不齿。这样的事只有一次,下次不会再有人给你机会了——好好在庄里苦练。”

天亮后,袁明日等人告别了思民,跟踪副教主等人上了路。脱列伯派人远远跟在了袁明日等人后面。

按说这些人都是老江湖了,被人跟踪应该会有所察觉,然而跟踪者也不是不更事的,比之高云主仆当初跟踪袁明日主仆的功夫,有着天壤之别。所以被跟踪者谁也不知,已然形成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之势。

经过几日的等待,脱列伯等到了飞往大都送信的鸽子,从鸽子腿上绑定的筒中,抽出一支纸卷,展开一看,信笺上赫然书着七个墨色小字:“异己者诛——顺查大小姐。”

袁明日等人跟着副教主等人一路向南,这日到达了汝宁府。

袁明日等人在副教主等人打尖的客店旁,另一家客店打尖。

众人找了一张空桌坐下。

多日来,袁明日一直在劝高云与自己作别,这时又道:“二弟,我们现在做的事很危险,我不想连累你,你快走吧!”

高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心肠不坏的人,作为依靠,哪里肯走?正愁找不着跟随的理由呢,听他这么一说,可算找着了,道:“那我就更不能走了,你对我有救命之恩,现在你有危险,我怎么能离你而去呢?亏你还称我兄弟……”

正当他们说话间,店小二肩搭抹布走上前来,笑脸问道:“各位客官,来点什么?”

袁明日答道:“先来四碗牛肉面……”

高云心道:“小心驶得万年船。”赶紧道:“我们俩要米饭,配菜另放!”

店小二欣然应道:“好嘞!”转身而去。

袁明日笑道:“二弟你的怪癖可真不少,不爱吃面也就罢了,连吃米饭的配菜还要另放!”言语之中大有嘲笑之意。

小葵急道:“你懂什么?要不是我们……”说到这里,忽听主子喝道:“小子!”一下子意识到了自己的口无遮拦,低下了头,不再言语。

高云冲袁明日昂首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她是女扮男装,是行为难免有异,在袁明日看来,简直就是一个集各种怪癖于一身的公子哥。

袁明日挠挠头,无言以对。

这时,店小二托来了饭菜,边往桌上放边道:“客官,您的米饭、您的面条——”摆放得当后转身而去。

高云左手一砰碗,立刻警觉起来,跟着,右手拿起筷子夹了一片菠菜,在嘴边沾了沾,心道:“冷饭热菜,这不是上……”

原来由于她是太傅府的千金,上次出走扩廓派的人在发现她的下落后,担心抓时她会遭到抵抗从而伤到她,回去无法交差,于是就在她所叫的饭菜里下了药。被抓回去后,她为了避免一旦再有机会逃出去,重蹈覆辙,便有针对性的,以无聊为名,派人找来了给自己下药的那人,命那人讲解投药的种种门道与识别的各个方法,为自己解闷。大小姐有命,那人哪敢不从?一股脑将自己所知道的毫无保留详细说了。她表面上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实际上在仔细牢记。这次出来,一直在用那人讲解的识别下药的各个方法,小心提防。此情此景,正是所记的被下药的情景之一。

高云见小葵就要动筷,急忙拍拍她胳膊,低声“唉”了“唉”,冲面前的饭菜使了个眼色。

小葵会意,低声“啊”了一下。

高云又冲门外使了眼色。

小葵再次会意。

主仆二人轻轻起身,待要开溜。

袁明日主仆拌了拌面条,还没来得及吃,见此一个问道:“又怎么了?”一个附和道:“是啊?”

高云心中叫苦,原来只想自行开溜,可事到此时,如果不理会他们的话,他们势必又将大惊小怪,到头来定会被人发,只得低声道:“快走啊!”

袁明日又问:“为什么?”

袁贵又附和:“是啊?”

高云心中叫苦不迭,眼看就要火烧眉毛了,偏偏又遇上了这两个啰嗦鬼,低声急道:“来不及跟你们解释了,你们不走拉倒!”当下与小葵猫着腰向门口走去。

袁明日主仆对望一眼,不知所以。

高云主仆心惊胆战地走到门口时,一条蒙面大汉突然出现在了门口,挡住了她们的去路,喝道:“哪里走?”右手仗剑,身后还立着八九条蒙面汉子,各持钢刀。

高云主仆一惊,对望了一眼。

小葵蹙眉道:“公子——”

高云心灰意冷,噘着嘴道:“看来我爹是真下了血本了,认栽吧!”向那门外的仗剑大汉道:“我跟你走就是了!”一脸的不情愿。

那仗剑客道:“格杀勿论!”挺剑向她们刺去。

这下令高云主仆大感意外,顿时花容失色,赶紧分别向旁边闪开,多开了来剑。

仗剑客身后的蒙面汉子紧随其后冲了进来。

店内登时大乱,食客抱头鼠窜,哓哓而叫。

众人的桌子位于东边,靠近通向厨房门口。

袁明日主仆见到这等情景微微一惊,眼见那仗剑客直冲而来,立刻起身待敌。

这时,袁明日忽觉背后有劲风袭来,于是立即往旁边一侧身,一把钢刀“咔嚓”一声,看到了桌上,那桌子一分为二,对口塌在了地上。

袁明日主仆又是一惊:“前面的敌人还没有奔到,兵刃怎么就从后面招呼过来了?”扭头一瞧,见挥刀的是大厨打扮的汉子,心道:“原来敌人早就到了,看来来者不善呢!”

那假大厨第一刀砍空,第二刀又上。

此时,除了有三名蒙面客在门口与高云主仆打斗外,都已冲到了袁明日主仆身前,与之打斗起来。

刚开始敌人只有一两个,袁明日还能不用运力顺手招架,后来待人一多,尤其是那仗客的加入,便不能顺手招架了。

于是他便即运力,哪知一运之下,丹田中就像有一块千斤盘石,怎么也提不起来,不禁暗吃一惊。这时,敌人利剑疾刺而来,当下不及多想,只得挥剑上挑,去挡来剑。没注任何内力的利剑,哪里挡得住?“当”地一声,应声而脱,掉到地上。

仗剑客见此情形,愕然一愣,似有不敢相信之意,利剑竟然停在了空中。

袁明日趁机闪开。

仗剑客随即反应过来,挺剑追去。

在三敌的围追堵截下,袁明日陷入了困境,处境变得异常凶险。

凌厉非常的利剑再次疾刺而来,袁明日只得奋力提气,窜到了仗剑客背后,双掌一错,击向了仗剑客。哪知仗剑客受击后竟若行无事,连踉跄都不带打。

原来袁明日虽提了口气,但双掌击出去全然无力,与常人击一个武林高手无异。

仗剑客一回头,右足反踹。

袁明日直飞出去,撞到墙上后,摔到地上。

他提气时已竭尽全力,毫无余力抵御敌人这一脚,这一踹、一撞、一摔之下,登时痛的死去活来,口喷鲜血。

仗剑客继续提剑追杀。

高云等人开始还以为袁明日是在仗着自己武功高,故意戏弄敌人,现在见到这等情形知道大事不妙,不由得替他的处境担忧起来,招式上加紧了攻势。

有两名袭击者好像识破了高云等人的意图,知道三人之中袁贵的武功最好,眼见与他打斗的四名同伙便要顶不住了,立即放弃了与仗剑客一同追杀袁明日,前去支持四名同伙,对付他。

六对一,如此一来,袁贵一时再难脱身。高云主仆,一个对付两个,一个对付一个,只是勉强微占上风,一时也无法脱身去救袁明日。

袁明日吐血之后,全身乏力,再也无力提气,就如当年被乍废武功之时一般。性命攸关,只得强自支撑,仗着“乾坤大扭转”的一些巧妙招式,东躲西闪,与之周旋。

现在他已不求制敌,只求自保。

仗剑客武功虽高,但在巧妙的招式前,一时也奈何他不得。

高云心道:“时间一长,如何是好?得想个办法才是。”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利剑向一名蒙面客肩头疾刺。

那蒙面客本能的挥刀去挡,却挡了个空,敌人这一招竟是虚的。

高云将敌刀一经调开,利剑向外划了个半圆,左脚向右前方踏出一步,利剑向敌人侧肋快速平削过去。

那蒙面客一声掺叫,倒在了地上。

高云是大家闺秀,哪里杀过人?见到敌人血肉模糊的倒在地上,不禁一愣,但随即就被严峻的形势惊醒了过来,后仰躲开另一名蒙面客来刀。

那蒙面客一刀捅空,收刀欲得再捅。

高云右足飞出,直踢敌人握刀手腕。

那蒙面客手腕受击,钢刀无法快速捅出。

高云抓住机会,一咬牙,“噗呲”一声,利剑刺入了敌人的胸膛,鲜血溅到了脸上。

那蒙面客应声倒地。

高云有了先前杀敌一名敌人的感受,这次虽血溅到脸上,但也不觉得有什么心惊了。转身奔向了正在苦苦支撑的袁明日。

袁明日虽防守的招式巧妙,但时间一长,乏力的身体更感不支,处境越发变得凶险。

这时,仗剑客连飞两脚,地下的两片残桌破凳,砸向了他。

袁明日看准飞物所砸的位置,立即翻转躲避。

殊不知这正是仗剑客的声东击西之计,一名蒙面客飞身跃起,刀砍他躲闪之处。

当袁明日转过身来时,一道寒光迎面射来,迅速无比,由于下盘未稳,蒙面客又是快人一步,这一刀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了。

他只得瞑目叹息,再无生存指望。就在这命悬一线之时,突感身子一沉,瞬间下坠,跟着,耳旁又闻“啊”的一声,睁眼一看,是焦彦铁,知道是焦彦铁救了自己,叫道:“二弟!”

二人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仗剑客眼看就要得手,不想竟出了这样的岔子,不禁恼怒之极,舞剑刺向了高云后背。

高云后背受伤,正痛彻心扉,情之危险降临,一时也反应不过来;袁明日由于全身无力,加之又被她压在身下,一时无法动弹。

眼见仗剑客便要一剑将二人穿过,形势万分危急,这时一柄利剑突然侧面窜来,“当”地一声,挡开了仗剑客的利剑。

来者正是袁贵,此时刚好击败了六名蒙面客,腾出了手。

六名蒙面客三死两伤,其余一名奈他不得。

袁贵与仗剑客和余下一名蒙面客、假大厨打斗起来。

袁明日与高云慢慢爬起身来。

袁贵叫道:“公子,快走!”

袁明日知道仗剑客剑法凌厉,他绝非对手,知道这一走将意味着什么,说什么也不愿意走,叫道:“图叔!”

袁贵知道时间一长,自己非落败不可,那便谁也走不了了,喊道:“这里有我顶着,焦公子,你快带我家公子走啊!”

高云拉着袁明日向门口走去。

这时,店内的食客跑的跑,死的死,已经没有一个活口;桌凳被劈成了碎片。

仗剑客抢攻几招后,纵向了袁明日和高云。

袁贵大急,狠狠地踹了缠自己的那蒙面客一脚。跟着,也奔了过去。

仗剑客还未与袁明日和高云接上两招,袁贵便抢上接了过去。

高云继续拉着袁明日向门口奔去。

小葵终于经过一阵鏖战,也刺伤了敌人,立即冲到门外牵马。

袁明日与高云刚跨出门槛,那假大厨挺刀从后面疾跃扑来。

袁明日顺手一带门,那假大厨的武功并没有练到可以飞身破门的程度,刀从门格中穿出来了,人却没有穿出来,高云顺手一剑从门格中刺入,只闻门内“啊”的一声惨呼,抽出剑来,又闻门内“咯噔”的一声闷响。

这一带一刺,一气呵成,二人配合的天衣无缝,犹如一人。

三人纵马慌不择路,从副教主等人打尖的客店门前穿过。

副教主在楼台上看到他们浑身血污,狼狈不堪的样子,摇着扇子,微微一笑。

三人从汝宁府城纵横南北的大道上,直穿而过,出得城后,也不敢走宽阔平坦的官道,而是净拣曲折狭窄的羊肠小道走。坑坑洼洼地行得二十余里,见前方有一片槐树林,当即纵马进去。

进入林子之后,回头见身后远处没有异常,三人这才勒马翻下。

其时已是傍晚时分。高云道:“他们没有追来,不知图前辈怎样了?”

袁明日道:“图叔的武功虽然不敌,但是他久闯江湖,机智过人,应该会没事。咱们在这等等吧。”

其实他心里也没底,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在安慰自己。

小葵要为主子疗伤。

高云心怀内疚,无心疗伤,断然拒绝。

三人神色凝重,各怀心事:袁明日是在想杀自己的是什么人?自己的武功怎么突然使不出来了?袁叔能闯过这一关吗?高云是在想他怎能这么做?我再怎么样也是他的亲生女儿呀,难道他真的就这么绝情吗?小葵是在想老爷怎么能这样对待小姐呢?夫人怎么也不拦着呀?也不知小姐的伤怎么样了?各坐在地上一句话也不说。

那仗剑客尽管蒙着面,但是高云主仆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经常出入太傅府的脱列伯,高云主仆对其十分熟悉。

高云料想脱列伯是爹的人,没有爹的命令定然不敢这么造次,至于脱列伯为何要直取袁明日的性命,想是因为袁明日武功高强,要杀自己料想袁明日不会不管,所以只有先杀了袁明日。

大约半个时辰后,寂静的旷野中,忽闻远处马蹄声响,三人立即警觉起来,拔剑站起。随即声音的临近,闻出是一匹马的蹄声,顿时一喜,互望一眼。

片刻之后,草从远处露出一个骑马的佝偻人影。

小葵指着道:“快看——图前辈来了!”

三人心花怒放。

马驰近处,袁贵滚了下来,显是体力不支。

三人迎了上去。

袁明日伸手扶起袁贵,月光之下但见他衣衫破烂,浑身是血,虽看不清脸色,但触手冰凉,忙问:“图叔,你没事吧?”

袁贵气喘吁吁地答道:“幸亏他们以为咱们很容易被毒倒,所以布置的不是很周密。我没事。”

他在硬撑到袁明日等人走远后,便使诈撒石灰,趁敌人遮面间,拔腿就跑。武功虽不及敌人,但轻功不比敌人差。这一前一后间,敌人便追击不上。

袁贵隔了一会,道:“对了焦公子,你是怎么知道咱们的饭菜中有毒的?”

高云道:“那是因为小二给我们端来的米饭是凉的,配菜是热的。一般情况下,下药的人都往往喜欢往凉的食物里下,因为凉的食物不易散发出药旳异味。而不放配菜的米饭口感纯正,最容易鉴别。”

袁贵赞道:“想不到焦公子年纪轻轻,竟有如此丰富的江湖经验,令人佩服!”说着,左手抱拳,心下好生惭愧:“自己闯荡江湖多年,鸡鸣狗盗的本领倒学了不少,正儿八经的本事却一点没学着!”

殊不知,高云这是久病成良医。

袁明日道:“二弟、图叔,你们受伤了,我帮你们包扎一下吧——”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红塞小瓷瓶,拔去红塞之后,跟着便去捋高云的衣衫。

高云一惊,退开两步,脸红着道:“你把药给小子,让他给我敷!”

袁明日“喔”了一声,心道:“这个二弟人倒挺仗义,就是怪癖有点多。”当下将小瓶中的金创药,给小葵到了一些。

高云主仆来到远处。

小葵轻轻除下了主子后背的衣衫。其时正值子时,月亮正亮。但见主子洁白的后背上,有一道拃把长的黑红色伤口高高肿起,周围是已经干了的血迹。不禁“啊”一惊,心道:“小姐是何等的金枝玉叶,却受了这么重的伤!”好生心疼。随即捏了一撮药粉,敷在了伤口上,温言道:“小姐,是不是很痛啊?”

高云的泪珠滴溜溜从眼睛中滚了下来,抽噎道:“我的心,比这伤口更痛!”

她虽早已恨透了父亲,但血浓于水,在听到脱列伯大喝:“格杀勿论。”的那一刻,还是不禁伤心不已。

小葵蹙眉道:“虎毒还不食子呢,老爷竟会如此狠心!”忿忿不平。

隔了一会,高云道:“他们一定是怪我把小娃也一起带了出来,害她遇险。”

小葵道:“你又不是故意的。”

高云气愤愤地道:“在他们眼里,从来不论我是否是故意的,只论我是否是后娘养的!”

袁明日为袁贵包好了伤

二人席地而坐,谈论起了遇袭的事。

袁贵道:“公子涉足江湖以来并未得罪过什么人,看来今日之事不是新仇,而是旧怨。”

袁明日一惊,道:“你是说我们要找的人从我化解、霍二人的武功上,认出了我?”

袁贵点了点头。

袁明日略一思索,道:“也有可能是咱们正在跟踪的人,他发现了我们,并识破了咱们的企图。”

袁贵一想,觉得也有道理,道:“如果真是他的话,那就验证了我的怀疑……”

这时,高云主仆走了过来。

高云道:“你们不用猜了,他们是冲我来的!”

袁明日主仆一愕,站了起来。

袁明日道:“你?”

高云道:“不错。”

袁明日道:“二弟,这么长时间以来,你我虽称兄道弟,但我对你的身份知之甚少。你能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吗?”

高云道:“大哥,其实我跟你一样‘不是我不以诚相待,不告诉你’,只是我真的不想说!”说着,潸然泪下。

袁明日说过比任何人都恨元廷的话,而元廷百官之中以扩阔为首,她不知怎么的,怕袁明日知道自己是扩廓之女后,对自己心生厌恶。

她试了是泪,续道:“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们是天涯沦落人!”言下之意是都是被扫地出门的人。

袁明日会意。

他对被赶出门的心情深有体会,拍拍高云的肩膀道:“我懂,我懂——不要说了!”

高云心中感到了一股暖意,哂笑一下,道:“这些天来,承蒙大哥关照!”深深一揖。

袁明日蹙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高云道:“我要走了。我已经坏了你的大事,我不能再连累你们了?”

她虽不知袁明日这一路之上具体在干些什么,但料想这次肯定被脱列伯搅黄了,心下好生歉然,心想:“他现在无法运功,如果再与他在一起的话,还会给他带来无穷恶果。”与小葵商量之后,决定离开。

袁明日道:“没事——虽然这次的线索断了,但是他已经跑不了了。你现在被人追杀,又能去哪呢?既然你叫了我一声大哥,那么兄弟有难,大哥就不能不管。虽然我现在不知为什么无法运功,但是只要我调理一下应该就会没事的。一样可以保护你。”说得甚是诚恳。

高云本来就无处可去,见他又不嫌弃自己,心道:“只要他的武功能够恢复,那便什么都不用担心了。”当下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一直赞成她同行的袁贵,见此却道:“公子,既然人家要走,你又何必勉强呢?”

他见与高云的同行给主子带来了危险,便不得不重新考虑了。

袁明日扭头厉声道:“图叔!”

袁贵喟然长叹,对当初的自作聪明颇为懊悔。

袁明日握着高云的手,柔声道:“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从小躲避追杀惯了,不在乎!”当下坐地盘膝,瞑上眼睛,依照“乾坤大扭转”的武功心法,调理全身经络,可是却发现“乾坤大扭转”的内力依旧被丹田中一块千斤盘石所压,怎么丝毫动弹不得,更加无法运转。

起初他只是顺其然,不加任何强制,见此不禁心中大急,于是便强行驱动。黄豆大小的汗珠从额头上涔涔渗出,脸色也愈加难看。

这不禁使得站在旁边观看的高云等人,左手搓右手,紧张起来。

忽然,袁明日猛然睁开了双眼,一口血喷口而出。

三人一惊,踏步上前,叫道:“大哥!”、“公子……”

高云忙用手帕替袁明日擦拭嘴角的血迹,道:“大哥,你没事吧?”甚是关切。

袁明日气喘吁吁地道:“我没事——不知为什么,我的内力始终无法运转。”

袁贵思索一会,道:“一定是你的武功还未达到,可以同时化解两位高手攻入的内力,当时只是化解了一部分,另一部分则在你的体内沉积了下来。”

袁明日问道:“既然还有一部分没有化解,那么我当时为何会没有受伤呢?”

袁贵答道:“你受伤了。只是由于你急功近利,一味练功,未能静下心来,好好体会这其中的细微变化。你所练的是一门高明的上乘武功,本可以随后再化解先前未化解的异力。可是你随后未能发现,导致后来所练的内力,压住了那一部分沉积下来的异力,那一部分沉积下来的异力又压住了以前所练的内力。一门上行下滞的武功,如何可以运转?你呀你,太急功近利了,犯了习武之人的大忌!”手指主子,神色严峻,跟着又深深一叹,似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之意。

袁明日跪在地上,拉着他的袍子,哭道:“图叔,我知错了……”非常伤心。

高云心生怜悯,柔声道:“不要这样!是谁把金铃系在老虎脖子上的,谁就能解下来。”

她虽不知具体该怎么办,但想解铃系铃的道理总是不错。

袁明日主仆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也只能那么做。

副教主带着计划失败的消息,会到了黄山的莲花洞中。

教主“啪”地一声,拍了一下椅子扶手,气愤愤地道:“没想到咱们精心布置的计划,到头来让这个无名小子破坏了——真是可恨!”

上次回来复命的那缟绫客拱手道:“教主,敢坏我白莲教的大事,那他就是活腻了。让弟子传令各地教徒,追杀此人!”

教主“嗯”了一声,随后道:“他虽然坏了咱们的大事,但是同样也坏了元廷的大事。这个就不劳咱们费心了。”

副教主笑道:“扩廓已经动手了!”

断晓风本就对袁明日心存憎恶,再之袁明日身负来不明的旷世武功,又夺得了武林盟主之位,这就不得不令他多想了。

这日,断晓风将辜无仇叫到了堂中,道:“扩廓这老贼心如蛇蝎,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我看图复兴那小贼很有可能已经做了元廷的走狗。为了粉碎他们的奸计,得按你爹的遗嘱及时将消息发布出去。”

辜无仇道:“二叔,他们有什么奸计,到那时再发布不迟。”

断晓风道:“临阵磨枪恐怕会有所闪失啊!”

辜无仇略一思索,道:“二叔放心!我已在江湖上暗中布下人马,一旦发现他们有什么异动,立即散布消息,保证万无一失。”说的言之凿凿。

断晓风见此,道:“如此甚好!”

袁明日等人东躲西藏,风餐露宿,前往离汝宁城最近的丐帮总舵岳州路。

高云出于对袁明日心存亏欠,途中买吃买喝都抢着结账,钱很快就花光了。起初离府时,不知柴米油盐贵,加之锦衣玉食惯了,衣食住行都要好的,出来时所带的盘缠便跟流水似得,等到后来意识到珍惜时,已经晚了。无奈之下只得命小葵将随身携带的金银首饰,背着袁明日拿去当了,换取盘缠。

行得小一个月,袁明日等人这日终于到达了岳州路城,通过丐帮街头弟子的逐级上报,很快就见到了正在破庙中喝酒的聂林海。

袁明日没想到的是曾在河南任分舵舵主的宋丙遥也在,当下顾不得与之诉说喜悦之情,赶紧向聂林海说起了自己如何受伤;如何希望聂林海的帮助。至于自己所练的是何武功自然不说;被追杀的事与此无关,也没有说。

聂林海在听他说因为受下的异力有一部分留存体内而受伤时,不由得一惊,似乎难以置信,一把他的脉搏,在发现确有两股异力,一刚一柔,而那一股异刚之力,正是自己攻去的内力后,这才不得不信。

他一直以为袁明日以深厚的功力完全受下了自己与霍爱萍的一击,如今看来袁明日的武功也不如何深厚。虽然现在知道袁明日的武功不如和深厚,但是推举武林盟主最重要的一条是德服群英。现在袁明日的这一条丝毫没有改变,当下也就没有说什么。

药物是可以留存在体内,异力也可以留存在体内的事,聂林海也只是听武林前辈说过,以前有这么一门武功,可以将攻入体内的异力留存起来,自己却从来没有见,还以为那只是个传说,没想到真有这么一门武功,实是见所未见。沉吟片刻,道:“图盟主是因救我而受伤的,我自然责无旁贷。只是我与霍总镖头的至刚至柔内力是同时攻入的,如果我要是单方面吸出来的话,恐怕会造成异力失衡,性命堪忧啊!”

众人一惊。

高云无助地道:“那怎么办呢?”

聂林海叹了口气道:“只有我陪图盟主去一趟晋中的兴盛总镖局,找到霍总镖头,我们同时吸出,应该就没事了。”

众人呼了口气。

袁明日急道:“那好!咱们立即动身。”

当下聂林海便命弟子去备快马。

袁明日等人所乘马匹平庸,聂林海为人慷慨,便让他们换上了丐帮的骏马,带着四大护法和宋丙遥上了路。

或许是出于同病相怜的原因,一路上袁明日对高云非常关心,陪她说话,陪她聊天,生怕她因为被赶出门的想不开,或者怕连累自己自行离开。

高云只觉心里暖暖的、只觉他是这个世界上除了小娃和小葵以外,第三个人这么关心自己。小娃与自己血脉相连,小葵虽非同脉,但从小与自己一起长大,情同手足。而这份关爱却来自亲情之外,这就显得尤为珍贵、尤为温暖。

慢慢地,袁明日与高云除了身份之外,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比之先前大大咧咧的称兄道弟,关系又近了一步。

丐帮虽是叫花子帮会,但却是江湖上的第一大帮会,珍惜宝马甚多。众人骑在骏马之上,只觉路旁树影瞬间而过,耳旁“嗖嗖”风响,眨眼间便驰出里许。

袁明日和高云均想:“有江湖第一大帮帮主在,谅他们也不敢怎样。”当下跟着聂林海等人也不管大路小路,怎么快怎么走。

众人一路北上,途中打尖吃饭前,高云先到厨房用所知的识药诀窍检验一番。

袁明日和高云虽然料想敌人碍于聂林海的人的武功,不敢来明的,但是保不齐会来暗的。

吃饭闲谈时,袁明日问起了宋丙遥为何到了丐帮总舵。

宋丙遥告之由于帮主见自己功绩卓著,便升自己为掌钵龙头,调到了总舵,处理全帮事务。

袁明日当下向宋丙遥拱手赔礼,说自己失礼有二:一来当初隐瞒身份;二来当初不告而别。

宋丙遥一笑而过,毫不介意。

袁明日向聂林海自报家门,说自己也是丐帮弟子,还亮出了宋丙遥曾给自己颁发的口袋。

聂林海满心欢喜,忍不住畅饮起来。

原来,宋丙遥先前并不知道新任武林盟主图复兴,就是自己曾经的弟子图复兴,所以并未告之帮主。

袁明日的内伤有救了、不怕被追杀了,都非常高兴,心情似有回到了新乡城客店一切未发生前的样子。

袁贵见主子的内伤很快就要恢复了,也就不用担心高云会连累主子了,心里释然了。

在袁明日的开导下,高云心想:“他既然没有我这个女儿,那我也没有他这个父亲!”想通了此节,也就没有了一直以来所背负思想的包袱,心里豁然开朗。

众人快马加鞭,经过十天的兼程,到达了兴盛镖局晋中城的总局。

这速度,不比朝廷的信差满多少,朝廷的信差沿途有站赤换马,众人沿途也有丐帮分舵换马。

见到霍爱萍后,袁明日开门见山,说明了来意。

霍爱萍听后的反应与态度与聂林海别无二致。当下将众人从前院大厅,请到了后院小厅。

聂、霍二人将各自状态调整到最佳后,让袁明日盘膝而坐,宽下上衣,调理内息。

虽然一体经络前为阴,后为阳,霍爱萍的“伏虎至尊拳”内力至柔,性属阴,聂林海的“降龙十八掌”内力至刚,性属阳,但是位于胸部的“募穴”是五脏六腑之气汇集的腧穴,是阳病行阴的重要处所,位于背部的“俞穴”是五脏六腑之气汇集的腧穴,为阴症行阳的重要位置。

待袁明日调理好内息后,聂林海盘膝在前,霍爱萍盘膝在后。二人气运双掌,分别从前后拍向他胸前第四肋间隙,**中央,距前正中线四寸的“乳中穴”、背后第五胸椎棘突下,旁开三寸的“神堂穴”。

袁明日只觉两股温和之气,分别从:前胸的“足阳明胃经”的“乳中穴”流入,经“乳根穴”、“承满穴”和“关门穴”等诸穴,最后流向“足太阴肺经……”;后背的“足太阳膀胱经”的“神堂穴”流入,经“譩譆穴”、“膈关穴”和“魄门穴”等诸穴,最后流向“足少阴肾经……”。然后逐渐遍布全身各经络穴位。跟着,温和之气开始网罗散布在全身各经络穴位的异力,而后,温和之气开网罗散着布在全身各经络穴位的异力,慢慢顺着经络流注,分别流向前胸后背的“足阳明胃经”的“乳中穴”、“足太阳膀胱经”的“神堂穴”。很快丹田中的那块盘石开始松动,欲四分五裂散开。不禁心中一喜:“这两股异力马上就要吸出了!”然而就在此时,忽觉那两股异力又散回了原地,那块盘石也恢复了原来的那般坚硬。顿时心中一惊。

聂、霍二人也是一惊,立即加劲重新吸取盘踞在他体内的异力。

袁明日又觉体内的异力开始分别散向前胸后背,丹田中的盘石再次开始松动散开,然而跟着又都恢复了原样。

他的心也跟着开了又关。

聂、霍二人知道以目前的劲道很难吸出,于是收回双掌,在胸前虚划起来。在调动毕生功力中的温和之气,待强劲的温和之气聚于掌后,“啪”地一声,拍回了原处。

虽是温和之气,无任何杀伤力,但由于三人都动用了真气,汗水涔涔渗出,四只手掌拍在袁明日湿润的身体上,汗水瞬间激起,清脆响亮。

旁观众人虽置身事外,不知所以,但眼见霍、聂二人再次运功,情知遇到了麻烦。不禁攥起了拳头。

两股强劲的温和之气在通过袁明日前胸后背的经络,散布全身罗致异力后,迅速重新吸出。

袁明日只觉丹田一震,一口鲜血喷口而出。

旁观众人一惊,奔至跟前,叫道:“公子!”、“大哥!”、“图盟主!”

高云急问:“霍总镖头、聂帮主,怎么样了?”

霍、聂二人的双掌缓缓收回,都是气喘吁吁,面如死灰。

聂林海不答。

霍爱萍缓缓答道:“这两股内力与图盟主所练的武功内力,犬牙交错掺杂在了一起,要想要想披沙拣金从图盟主所练的武功内力中,将这两股内力吸出来是不可能的了。除非……”

这时候袁贵已替主子擦掉了颏下的血迹,更好了衣衫。

三人都站起了身来。

袁明日面无血色,精神萎靡,追问道:“除非什么?”

霍爱萍瞧向了聂林海,聂林海知道他再不愿说,心道:“这件事也不是他一个人造成的。”于是替他答道:“除非废掉武功,方可迎刃而解!”

袁明日道:“否则呢?”

霍爱萍道:“否则那两股内力会耗尽你的精力,殚精竭力而死。”

众人听后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所以半天也没有人说一句话,还是高云道:“大哥,反正现在废不废都一样,还是保命要紧!”

袁贵附和道:“是啊公子,现在不能运功,不和废掉一样吗?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武功废了还可以再练,性命要是丢了,那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其实他也不愿让主子废掉武功,只是与性命相比,性命才是第一位的。

聂林海则道:“这倒未必!所练的武功越高,废掉时所伤的经络就越重。一些武功高人往往身怀绝技时身体健康,一旦废掉武功就会因为经络损毁而亡。像图盟主这么高的武功,一旦废掉,经络损毁将会非常严重,恐怕以后就不能在练武了。”向袁明日拱手道:“不过请图盟主放心!我们推举武林盟主德大于艺。你不顾自己安危,仗义出手救了我们,我们绝不会因为你失去武功而废黜您的武林盟主之位!”

霍爱萍附和道:“不错!”

他们虽知袁明日绝非贪图权位之辈,但加以说明总是好的。

袁明日之所以会因练功急功近利而受伤,便是为了能早日将“乾坤大扭转”练到第十重,手刃仇人,如今却要废掉武功,而不可恢复,如何能肯?拱手道:“二位有所不知,若是我了无牵挂的话,失去武功也没什么,只是我尚有一桩心愿未了,武功不可没有。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霍爱萍沉吟片刻,道:“既然不能把它分离出来,那就只有把它融在一起了。而能把不同武功内力融在一起,就只有名扬天下的太极了。只是从此到武当路途遥远,不知图盟主能否坚持得到?”

袁明日脸现笑容,好不容易有了一丝希望,如何能够放弃?忙道:“能!”

他虽身体虚弱,但当下也顾不得休息,与众人一起准备马上出发。

霍爱萍命下人很快就备好了宴席,众人用过之后,来到大门外道别。

霍爱萍道:“图盟主,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时间只有二十天,你必须在二十天之内,尽快赶到武当山,让宋观主以太极的内力,将你体内的两股内力与你的内力融为一体。”

袁明日点头应“嗯”。

霍爱萍拱手道:“请恕在下镖局有事,不能相陪!”

袁明日拱手道:“不敢!”

霍爱萍指着身旁一名叫德胜的镖头道:“就让他护送图盟主前往武当。”

袁明日向二人拱手道:“多谢了!”

霍爱萍向德胜正色道:“你要将图盟主安全送达武当,一切以图盟主为重!”

德胜拱手应“是”。

袁明日情知这位叫德胜的镖头练得一手飞镖百步穿杨,无人能及,人送绰号“镖无双”,是兴盛镖局的头号镖头,拥有丰富的江湖经验。对霍爱萍的这一安排很是满意。拱手道:“告辞!”

霍爱萍拱手道:“图盟主早日康复!请——”向他身后的马匹挥手。

袁明日等人上马而去。

兴盛镖局是江湖上最大的镖局,在全国各省、路、府都设有分局,众人原路南下,方便时就在沿途的分局换马吃宿。

镖局干的就是押运的买卖,各地所备的马匹自然也不同寻常,所以,行程进行的很快。

脱列伯跟踪袁明日等人至潞州,这时,属下纵马追了上来,双手呈上一个纸卷,道:“副史大人——”

脱列伯接过纸卷,展开信笺读过,自言:“武当!”

喜欢元末轶事请大家收藏:(www.lwtxt.net)元末轶事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元末轶事》,方便以后阅读元末轶事第7章 福无双至 祸不单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元末轶事第7章 福无双至 祸不单行并对元末轶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