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麦秀两岐 各行其是

作品:元末轶事|作者:享邑|分类:武侠仙侠|更新:2015-11-07 17:18:12|字数:14167字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袁明日慢慢苏醒了过来,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片破旧的瓦片透着日光。接着便听到一个粗旷的声音道:“小兄弟,你醒了?你是被饿昏了吧?来——吃点东西吧。”循声瞧去,见是一名知命之年,身着褴褛衣衫的老乞丐,身后还立着四五个小乞丐。自己则躺在一座破庙里,身下垫着稻草。

原来他在昏倒之后,被沿街乞讨的乞丐发现,便将其背回了破庙中,喂水保暖,他这才不致饿殍街头。

那老乞丐递过来一个烧饼,袁明日接也不接,而是把身侧了过去。

其实他比谁都饿,但一想到努力这么多年,不仅一事无成,还落到了这步田地。身为堂堂七尺男儿,不能替父母报仇,有何颜面立于天地之间?还不如一咬牙就此死了,一了百了,省得苟活于世,丢人现眼。

那老乞丐“嘿”了一声,道:“你倒是吃啊!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你要是再不吃东西,可真就得饿的‘荒’了。”

袁明日呆呆的道:“行尸走肉,于死何样?”

那老乞丐叹了口气道:“得!又是个想死的。”

乞丐也不是天生的,其中不乏半路落魄之人,而落魄之人当中,也不乏与袁明日心存同念之辈。他久经江湖,见过着实不少,续道:“可俗话说得好啊:好死不如赖活着。猪狗马牛羊,轮回不重样。投胎为人那可是十年都碰不着个闰腊月,容易吗?早死也是一生,晚亡也是一辈,为何不活他个迫不得已呢?小兄弟,富贵荣华都是假,逍遥快活才是真。你看看我们这些臭叫花子——”竖起大拇指朝后指指几名乞丐,道:“虽吃的是残羹冷炙,穿的是破衣烂衫,但我们未必就不比那些,锦衣玉食的达官显贵们赖活。”

袁明日一想也是,反正父母的仇也报不了,不如从此就做个叫花子,风里来,雨里去,来去无忧,逍遥自在,也不枉来世一遭。

他当下精神一振,起身大吃而喝起来——吃饱喝足之后便向众乞介绍了自己,为了能够继续躲藏,依旧使用图复兴这个假名字,不过没说便是赵天龙曾经那个大弟子,心想:“师父身为武林盟主,武林人士无一不晓,怹曾经的得意门生、大弟子也是如此。一旦点破这一点,众乞势必会打破砂锅问到底。自己虽与尸人无异,没有什么清名、性命,师父也不分青红皂白将自己武功废掉、逐出师门,但:一来师父对自己也曾有师恩;二来怹在认定是自己行凶后,对自己又有饶命之德;再加上对知己十分友好的小师妹。于情于理都不能说”于是只诌自己是一个丧家之犬。

众乞对此司空见惯,也没加在意,只是刚听他自报姓名时,尽皆愕然,但转念一想:“世上重名重姓的多了,他既没说是赵天龙的弟子,那便自然不是了。何况那个图复兴倍受师父青睐,怎么沦落到这种地步?”加之也未见过那图复兴长得什么样。

那老乞丐随即也自我介绍起来。

原来此人姓宋,名丙遥,是丐帮身负七袋的河南分舵舵主,另外几人是他的属下。

袁明日对他肃然起敬:一来觉得他对自己有救命之恩;二来在落难之时能交到这样一位朋友,深感荣幸。

众人说说笑笑已是亥时,倦意袭来,就地倒头睡觉。

这一晚,数袁明日睡得最沉,多日来的种种变故,都化作了那雷鸣般的鼾声。

第二天一早,袁明日索性就穿着又脏又破的衣衫,拿着领到的豁碗柴棍,随众乞出发了。

众乞端着豁碗拄着柴棍,穿梭在管城县的大街小巷,边走边唱着歌谣:“娶媳妇,嫌咱懒、考状元,咱嫌远、种地打工咱没本钱;大善人,施一碗,好运来,发大财……”

袁明日由于是新来的不会说,便硬着头皮跟着众乞的后音附和。

春去秋来,转眼间一年过去啦。

随着赵梦姣的渐渐长大,以前不知该如何对待袁明日的复杂思绪,也渐渐有了着落:那不怨他,只怪色魔附到了他身上;对他的好感,那就是爱、那就是喜欢。

她思绪一经理清,对袁明日的思念与牵挂之情,便强烈起来。每当特别想念之时,便独自来到袁明日曾一天到晚练刀的校场,挥起钢刀,大汗淋漓的练上一场,幻想着像以前一样,在与袁明日对拆。稍解挂念之情。

这日,赵梦姣又独自在校场挥舞着刀,想象着昔日与袁明日对打。正当想象的如痴如醉之时,忽听有人叫道:“师妹!”登时被惊醒过来,原本一张面如桃花的脸,立刻变的冷若冰霜。收住了手中的刀。

叫喊之人正是辜无仇。

他满面春光的奔了过来,满心欢喜的道:“我有东西要送给你!”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副质地精美、做工精细的玉镯来,道:“喜欢吗?你戴上它一定很漂亮!”

他这一年来,对赵梦姣的追求有增无减,而赵梦姣对他的憎恶却也同样如此。

赵梦姣不屑一顾,把脸扭到了一边。

辜无仇道:“来——我给你戴上!”拉起了她的手。

赵梦姣忍无可忍,一把将其甩开。

辜无仇万没料到,她会有这么大反应,玉镯一个没拿住,掉到了坚硬的地砖上,铛啷啷几声悦耳过后,摔成了几段。

赵梦姣戳指郑重道:“我告诉你辜无仇:我是不会喜欢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转身悻悻而去。

辜无仇看着地上碎玉,蹙着眉头道:“我辜无仇想要得到的东西,是绝不会放弃的!”

他左冲右突,上串下跳,想着法儿的上献殷勤,下施仁义。

赵天龙本来就有意将女儿许配给辜无仇,见辜无仇又如此面面俱到,就更不用多说了;钱氏之前虽然反对,只因那时有袁明日缘故,现在没的挑了,也就不好说什么了;那些弟子们压根就左右不了什么,现在袁明日又不在了,也就无话可说了。

这样,除了赵梦姣之外,所有的关节辜无仇便全部打通了。

这日,赵天龙夫妇一本正经的将爱女叫到了跟前。

赵天龙道:“姣儿,你也不小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仇儿这孩子无论人品还是武功都不错。最关键的是他对你一往情深。这对于一个女儿来说就足够了。改天让黄算子给你们选个黄道吉日,为你们成亲。”

赵梦姣大惊,决然道:“不!”转身奔了出去。

钱氏叫道:“姣儿!姣儿!”追了出去。

赵梦姣虽然已经料到早晚会有这么一天,但是这一天真的到来时还是无法接受。

她一路狂奔,来到了自己的闺房,“啪”的一声把门关上,将钱氏挡在了门外。

钱氏拍门叫道:“姣儿!”语气极为关切。

赵梦姣哭泣道:“娘,我不喜欢辜无仇。我不要嫁给他不要!”

钱氏在门外和蔼的道:“娘知道你喜欢的是图复兴,可是谁让他人品不端呢?感情的事,又有多少人能够如愿?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爹娘不会害你,你就听爹娘话吧。啊!”

赵梦姣捂耳摇头道:“我不听!我不听!”

钱氏身影离开了门前。

赵梦姣双手掩面,趴在床头泣不成声,心中不断追问:“为什么现在追我的不是大师兄?为什么他们要我嫁的不是大师兄?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丫鬟为赵天龙沏了茶正要送去,途中遇到了辜无仇。辜无仇在问明沏茶的对象后,热情的接过了托盘。

辜无仇将茶奉到了赵天龙面前。

赵天龙欣然接过,道:“为师已经把你们的事跟姣儿说了,你以后可要好好对她!”

辜无仇听他之意,这事八成就成了,心中十分欢喜,但却不露声色,道:“可是师妹她会答应吗?”

赵天龙道:“姣儿向来就听父母的话,我想她会的。”

辜无仇“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拱手道:“请师父放心!我一定会善待师妹,不让她受一丁点委屈……”

赵梦姣虽然她爱的人是袁明日,但是这是一段没有结果的感情,心想:“母亲曾对自己说:‘感情的事,又有多少人能够如愿?’也许自己就那个不幸中的一个。”几日之后便勉强答应了。

很快,辜无仇与赵梦姣成亲的日子便定了下来。

辜无仇和赵梦姣看着全庄上下喜庆而热闹的样子,心情各不相同:一个心想:“梦寐以求、为之奋斗的夙愿终于就要达成了,太好了!”;一个心想:“深恶痛绝、避之不及的心愿终究没有实现,不知未来将会怎样?”

这日,经过了全庄半个多月的紧张筹备,迎来了二人成亲的日子。

庄中熙熙攘攘来了很多人,什么丐帮帮主聂林海,什么把竹山庄庄主袁窈冥,不是武林中的英杰,便是江湖上的富豪,当然也不乏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这些小人物听说是当今的武林盟主要为千金和爱徒操办婚事,便纷至沓来,有的是借机高攀,拉关系;有的是借机蹭吃,见世面。好多都是不速之客。

赵天龙对这桩婚事非常得意,乐呵呵地吩咐下人,来者都是客,不管有无请柬,一概来者不拒。

一时间,人头攒动,贺喜之声不绝于耳。

由于来者甚多,大大超出了预计,这就给灶房带来了压力,无奈之下,管事的在征得了赵天龙的同意后,便花高价,临时雇来了汴梁城大街小巷饭馆酒楼的厨子,所需的物品直接从各饭馆酒楼用骡车运进了庄内,花费方面自毋庸赘述了。

酒席布满了硕大的庄子,划拳砰碗之声哗啦啦的响彻一片,好不热闹。

辜无仇胸前所带的大红花,映红脸颊。

由于他来断刀山庄的时间还不到两年,面对许多大名鼎鼎的英杰,只是听说过,没有见过,一时间难分哪个是张三,哪个是李四。虽有赵天龙这个孜孜不倦的武林盟主岳父做后盾引荐,但也是只能客套几句,敷衍而过。

许多与赵天龙交往甚深朋友,在刚得知他要为千金和爱徒操办婚事时,均想那新郎官定是图复兴无异,但就在展开请柬的那一刻,无不愕然:“图复兴不是他的得意高徒吗?何时又成了这个名不见经传、后来居上的大弟子辜无仇了?”来到断刀山庄之后也没看见图复兴的身影,均想:“不知这对师徒之间发生了什么事?这是人家的内事,既然人家不说,自己身为外人也不便多问。”

鞭炮隆隆,喜乐阵阵,赵梦姣身着嫁衣,头蒙盖头,与辜无仇拜过天地、父母、夫妻对拜,礼成之后在人群的簇拥下,怀着忐忑的心走进了洞房。

来宾见是断刀山庄的少主成亲,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都要争着上前敬上一碗。

辜无仇心想事成,来者不拒。

不知不觉,天很快的暗了下来。赵梦姣静静地端坐在床边,闻见外面的划拳喝酒的吵闹声渐渐散去。突然,房门“啪”的一声开了。顿时大惊,伸手把盖头一掀,站了起来。

辜无仇东倒西歪,醉醺醺地走了进来,叫道:“师妹!”

赵梦姣见到他这副嘴脸,登时怒形于色。

辜无仇趴在桌前道:“师妹,今天是咱们的大喜日子,你怎么好像不高兴啊?啊——”提起桌上的酒壶“哗啦啦”斟了两杯,端着跌跌撞撞地走到了她的面前,道:“咱们来喝杯交杯酒吧。”在其中一杯饮了一口,将另一杯递给她。

赵梦姣不接,侧过脸去“哼”了一声。

辜无仇打了个嗝,道:“你不喝,我喝——”“咕嘟咕嘟”将两杯喝了个底儿朝天,道:“我知道你喜欢的人不是我,而是那个图复兴。可惜他已经被你爹废去武功、逐出师门了,现在不知是死是活、是在哪儿要饭呢……”

赵梦姣本来就想念、担心袁明日,此时听他将他说的那样惨,不禁更怒,喝道:“你住口!”

辜无仇抢道:“我偏要说!现在不知是腐是骷、是葬身何处……”滔滔不绝,将袁明日越说越惨。

赵梦姣蹙眉道:“你……”嘴在人家身上长着,也没办法。

辜无仇道:“我说这些就是要让你知道,现在我才是断刀山庄的大弟子、你爹的得意门生、你的夫君。我劝你还是趁早把他忘了,死心塌地的跟我吧。”

赵梦姣心中难过,现于脸上。

辜无仇在幽红的烛光下,见到她那忧郁娇艳的脸庞,不禁登时怦然心动,色心大起。双手将酒杯向后一扔,便把她扑倒在床上,道:“师妹——”狂吻其脸颊。

赵梦姣直到现在,真的要面对自己不爱的人时,瞬间后悔了当初的决定,知道这是生平以来最愚蠢的决定。

她讨厌辜无仇碰自己的身体,道:“我的身子已经被人碰过啦,你难道就不嫌弃我吗?”想以此来打消辜无仇的念头。

辜无仇脱口道:“自屎不臭嘛!”

赵梦姣愕然一愣:“难道是他?”道:“你说什么?”

辜无仇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酒后失言,赶紧道:“没……没什么!我都等不及了……”

赵梦姣虽竭力抗拒,但还是被他占有了。

武林盟主赵天龙为千金和爱徒操办婚事的事,传遍了整个江湖。

袁明日在得知这件事后,立刻联想到了赵梦姣被人掳走时,那店行老板所说的话:“不是被你抓走了吗?”辜无仇与自己身着的服饰相同;再一联想辜无仇入门以来的所作所为,登时恍然大悟。不过转念一想:“我现在只是一名普通的乞丐,是是非非都已经与自己没关系了。

袁明日随着加入丐帮时间的延长、心无旁骛一心要饭的表现,被河南分舵舵主宋丙遥,授予了丐帮象征着权位的布袋,这算是在丐帮有了一定的地位。

这些日子以来,他与众乞一起打狗,一起要饭,虽受尽了屈辱,但也无介于怀。好不畅快,仿佛尝到了懵懵懂懂儿时的滋味。

这天,天降大雨,袁明日与众乞在陕州城内的一座破关帝庙中避雨,正无拘无束狂论不休,忽见舵主宋丙遥蒙着一块黄油布与几名属下,从漂泊大雨中奔了进来。纷纷住口起立。

宋丙遥抛下湿漉漉地油布,从怀中取出一只金黄油亮的肥烧鸡,道:“兄弟们,来——快吃……啊!”当下你一块,我一块撕给众乞。

众乞只管狼吞虎咽的吃,对烧鸡的来源不闻不问,只有袁明日边吃边道:“大哥,这么囫囵的烧鸡哪来的?”

宋丙遥为人豪爽,平时手下的弟子都喊他为大哥。

袁明日虽为乞时间不短了,但对于那博大精深的乞讨学问,还只是学到了点皮毛。

宋丙遥道:“咱们是乞丐,当然是讨来的了。”

袁明日道:“这鸡还一口没动,谁愿意给呀?”

众乞哈哈大笑。

袁明日挠挠头道:“你们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宋丙遥道:“对啊!可是兄弟,如果他们都吃完了,那咱们还吃什么呀?”

这时候,大雨渐霁,正当宋丙遥要为袁明日讲解乞讨之道时,一个小乞从外面奔了进来,道:“大哥!”在他耳旁嘀咕了几句。

宋丙遥顿时眉开眼笑,伸手拍拍袁明日肩膀道:“兄弟,我先去淘点银子,回头再跟你说!”与属下而去。

袁明日对他打心眼儿里由衷的佩服,朗声道:“大哥慢走!”叹道:“舵主的本事真大,什么都能讨到!”

众乞应道:“那是!要么怎么是咱舵主呢?”

宋丙遥一路向东,出了东城门,进入了一片槐树林,其属下守在了林子边。

宋丙遥来到林子深处,一人背后,毕恭毕敬地抱棍道:“图大侠!”

那图大侠披着灰色大氅,个子较高,体态清癯。转过身来,道:“让你打听的事怎么样了?”语气甚为凝重。

他满脸的风霜,约莫四十五六岁的样子,左手握着一柄剑。

宋丙遥道:“听十八年前在山东济南路城呆过的兄弟说:‘那年的五月初一晚上,确实有一帮人马,气势汹汹地到袁府……’”说到重点,突然缄口不言了。

图大侠会意,从腰间扯下一小袋银两,道:“拿去!”掷向了他。

宋丙遥伸手接住后,脸显喜色,续道:“:‘他们看上去都很面生,没见过,认不得。’”

图大侠道:“那为首的是何模样?”

宋丙遥道:“:‘蒙着面,没看见。’”

图大侠森然道:“既然蒙着面,何以都很面生?”

宋丙遥一愣,随即应道:“是啊!我再帮您打听打听去!”扭头便走。

图大侠大喝:“宋舵主留步!”跃起身来银光一闪,挥剑向他后背疾刺过去。

宋丙遥猛觉背心有劲风袭来,立即举棍回身抵挡。

“噹”地一声响,居然发出了金属的声音,而且棍子荡开了锋利的利剑。

原来丐帮中厉害人物的棍子看似木质,其实不然。

两件兵刃一撞,双方均知敌人武功不弱,随即打斗起来,十余招拆下来,不分伯仲。

这时,守在林子边的几名乞丐闻声而来。

二人罢战,各退跃五步。

图大侠赞道:“好武功!”

宋丙遥应道:“那是!我们丐帮的人可不是等闲之辈。”

图大侠道:“丐帮向来是‘乞而不欺’,宋舵主你诈我钱财,就不怕坏了帮规,让武林同道耻笑吗?”

宋丙遥根本就没打听过什么消息,那么说完全是在胡诌,虽然知道再胡诌几句更好,但是在不知对方的底细和打听那件事的用意的情况下,一旦信口胡诌冤枉了他人,挣俩小钱是小,搬弄是非伤天害理是大。道:“是你心甘情愿给我的,我一没偷,二没抢,何以坏了帮规,让武林同道耻笑?武林同道要耻笑也是耻笑你图大侠无能!哈哈哈……”仰天大笑。

图大侠脸色一沉,喝道:“少废话,还银子来!”

宋丙遥道:“那要看你图大侠的本事啦。”

二人又冲上前打斗起来。

按照武林中约定俗成的规矩,二人打斗一般不经对手同意,绝不容许有第三人插手,‘胜’就要胜得正大光明,‘败’就要败得光明磊落。否则便是胜之不武,对手也不会服气,在世人眼中更是不耻之事。因此几名乞丐看着自己的舵主久战不胜,虽都欲出手相助,但没有舵主的话,便不敢擅自行动。

一名乞丐心生一计,与其他几名乞丐低声道:“你们分头行动,将陕州城内的所有本帮弟子都召集到这里来!”

另一名乞丐道:“召集到这里也没用啊,要是舵主有令,咱们早就上手了。”

刚才那乞丐道:“舵主不让咱攻人,没不让咱攻心啊。只要咱们陕州城的几百千把号弟兄往这里一站,那姓图的心里就难免不发憷,只要心里一发憷,想不输都不行。”

众乞一听,都道:“好!”当即分头行动,只留一名乞丐守在原地,以防不测之时接应宋丙遥。

众乞丐四散而行,见同道就说,奔走相告:“舵主和人在东门外的树林打起来啦……”奔了过去,后面的自不必说。

闻讯的乞丐道:“快走!”放下了手头的“活儿”,这达官显贵就是施山珍海味也不要了,陕州城的百姓见此情形尽皆愕然。

一传十,十传百,过不多时,整个陕州城的乞丐便尽人皆知。

宋丙遥与图大侠已斗了百十来招,都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但仍是不分高低。

这时,突然东面脚步跫跫,十分密集,如刚才林子被雨珠敲打一般。霎时间,穿出黑压压一群乞丐,足有几百人,而且远处声响仍然不绝,显然还有后续。

虽天刚下过雨,群乞看上去个个泥泞不堪,但掩盖不住凶恶之情。

他们呈扇形包向打斗的二人,最后两侧合围,纷纷拄棍而立,怒目而视。

图大侠见此心生怯意,手上的剑招不由得便松啦。

宋丙遥见本舵来了这么多人,心想:“在属下面前,我可不能输。”招数加紧,劲道凌厉地向敌人攻去。

如此一来,图大侠便在招式上落了下风。

他心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可别为了区区几两银子而身败名裂。”于是猛攻了几招,趁敌人招架之时,脱身几步后跃,利剑一挥,朗道:“来了这么多人,难不成堂堂丐帮想以多欺少吗?”

他这是一语双关:一来想要将的敌人答应绝不会求援,了却后顾之忧,再斗就未必会输;二来如果敌人不肯,架虽然打输了,但是嘴上可不能输,总要为自己脱身打个圆场。

不等宋丙遥回答,迎面一名乞丐便跃群而出,叫道:“袁……”此字一叫,忙捂住了嘴。

此时人员虽多,但在双方僵持之时,谁也不敢乱叫乱嚷,所以他这一叫,尽人皆闻,众人的目光无不“嗖”地聚焦在了他身上。

图大侠一愣。

那乞丐改口叫道:“图叔!”

此乞正是袁明日。

他热泪盈眶,慢慢走到了图大侠身前。

图大侠颤声道:“你是?”

其实他也已认出了袁明日,只因情绪激动之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不敢相信会在这种场合、袁明日会以这种身份和自己见面。

袁明日紧握着图大侠双手,道:“图叔,是我呀,图复兴!”

图大侠利剑脱手,栽在了地上。顿时老泪纵横,抽噎道:“公子,真的是你吗?”

二人相拥而抱,泣不成声。

主仆二人激动过后。

袁明日向图大侠、宋丙遥二人各做了介绍。

虽图大侠和宋丙遥已然认识,但经他介绍后,便不是认识那么简单了。

还不等袁明日出口调解二人的纷争,便一个便出于对少主的尊敬,说钱财不要了;一个出于对兄弟的情义,要返还钱财。

图大侠与宋丙遥你推我让,闹得不可开交,最后突感:“自己都这么大人啦,怎么在众人面前跟个孩子似的?”同时仰天大笑。

主仆二人多年之后再度重逢,百感交集自然难以言表。

二人携手来到城中的一家小酒馆内,把酒言谈,简要述说别来的十余年。

原来,图大侠虽与主子多年未见,但一直在江湖上留意关于断刀山庄和他的事,在听说他不在断刀山庄时,也曾打探过他的去向,但由于断刀山庄的人对此讳莫如深,没能得到丝毫消息。

他在听主子说完后,叹道:“这真是:世事难料啊!没想到到头来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可是公子,你难道真的想就这样沉沦下去吗?”

袁明日面如死灰,道:“我不想,可又能怎么样呢?我现在武功尽失,和常人没什么两样,有什么办法?”

图大侠大怒,喝道:“你大仇未报,怎么能这样呢?武功废了还可以再练,可要是心死了就真完了!”

袁明日嗫嚅道:“那又如何?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刻苦练功十余载,武功只是在一般人之上,能杀得了拥有独门绝学‘乾坤大扭转’的我爹,决非常人。就算我从头来过,埋头苦练上十年,重新拥有之前的武功,可还是杀不了血洗袁家的凶手;我再练上十年,即使有能力杀的聊他,恐怕他已寿终正寝了。到头来还是报不了仇,有什么用啊?”

图大侠见十二年前的那个壮志凌云的主子,如今变成了这副德行,气不打一处来,“啪”的一声,将帐钱拍到了桌上,拉起主子道:“无稽之谈,跟我走!”拉着他走出了酒馆。

出得酒馆后,图大侠自己不骑马,也不让主子骑,而是一手牵着马,一手拉着主子,径直向东北走。

袁明日询问要去哪儿,图大侠闭口不答,只是迈开大步前行。

图大侠功力深厚,而袁明日直如常人,被他拉着就只剩下被牵着鼻子走的份儿啦,好在他顾及到袁明日,走得并不是太快,袁明日勉强可以跟上。

途中,图大侠在街上临时花高价买了一匹马,让主子骑上自己所熟知的马。

袁明日知道他要拉自己去的地方不近,于是提出要与宋丙遥等乞作别,对于这个人之常情,他一不做,二不休。三下五除二将袁明日推上了马背,然后挥掌在马臀上一拍。

那马吃痛,“咴儿——”一声长嘶,负着袁明日扬长而去。

路上,图大侠带着袁明日早出发,晚投店,除了照顾其吃住以外,一概不闻不问,袁明日一直穿着那人们为之讨厌的褴褛。

袁明日对这个好久不见的下人很是亲切,有好多长期以来憋在肚子里,无人可诉的话想跟他说,但他总是板着脸不屑一闻,自打陕州城小酒馆以来从未变过。

他知道图大侠为人豪爽,对自己更是和蔼,从未见过图大侠对自己发这么大脾气。知道这次惹的图大侠不浅,可是自己就是这样想的,是不可能的改变的,那就只能想方设法献殷勤,千方百计讨欢心了。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

这主仆二人倒像是翻了个儿。

随着袁明日被带着一路向东北,经过洛阳、管城等地,眼前出现的垂柳依依、河流交错的情景,不断激起了儿时的回忆,整个人慢慢地安静了下来,心情越发沉重。又行得几日,这天,主仆弃船上了岸,乘马到达了济南路城,来到了城南的一片空地前。

图大侠沉着脸道:“这就是袁府大火烧火的遗址,袁家上上下下六十九口人都在这里啦!”

袁明日放眼望去,只见偌大一片空地上,布满了被大火熏黑的瓦砾,与横七竖八被大火烧焦的房屋木架,绿油油的杂草从缝隙中生长出来,茂枯相衬,显得更加凄凉。

由于十八年前发生火灾时,当地的人们见这家的人一个也没逃出来,都知道这家的主人武功高强,如果失火是意外的话,那连主人也没逃出来就非同小可了,所以人们都视此地为不祥之地,十八年来没有人敢把这里整理出来,重建新宅。

袁明日懵懵懂懂地想起了儿时的画面,那是在没有发生这场大火之前:高大的父亲、慈祥的母亲、美丽的家园、幸福的自己。

刹那间化为了乌有,触景生情,悲从中来,他的眼泪滚了下来。

图大侠疾言厉色道:“跪下!”

袁明日“扑通”跪了下去,垂手而泣。

图大侠指着他喝道:“你如今这个样子,何以对得起袁家被害的九十九位亡灵?想来你爹袁顶鹤身居武林盟主,侠肝义胆,一身盖世武功‘乾坤大扭转’独步武林,一提起他的名号,那是无人不赞。再看看你自己,身为他的儿子,一点他的英雄气概也没有。遇到一点坎坷就一蹶不振,你这个样子不要说能成大事啦,就是做一个乞丐也不是一个能讨到饭的好乞丐。你枉费我为你取‘图复兴’这个名字!”

“图复兴”这三个字乃是取图谋复仇、复兴家业之意。

图大侠继续训道:“你枉为袁顶鹤之子,你也不配姓‘袁’,袁家没有你这样的孬种!”

突然,袁明日只听“扑通”一声,顿时一愣,循声抬头一看,只见他也双膝跪到了地上。

图大侠含泪道:“老爷,老奴斗胆,今天就代袁家清除袁明日这个不肖之子!”冲他道:“你在这磕上三个头,谢过授予你发肤的父母后,做你的逍遥乞丐去吧。你不再姓‘袁’,袁家也再没有你这个后裔!”

袁明日大惊失色,抽噎道:“袁叔……”

图大侠真名袁贵,由于受恩于袁明日之父,便对袁明日忠心不二,视如己出,袁明日也拿他当父亲一样担待,所以他对袁明日虽有冒犯,袁明日也不介怀。十四年前,他在将袁明日送到赵天龙门下后,自己便踏上了查凶的道路。这些年来栉风沐雨,到处查找有关线索,再加上心中有事,所以看上去就比实际年龄大了几岁。

袁贵吼道:“不要再叫我袁叔,袁家与你恩断义绝;袁家的血海深仇能报否,也与你无干!”口气决绝。

袁明日听着他说的话,字字如一把把尖刀般,扎在那看似跳动实际死亡的心脏上,直痛的它砰砰乱跳,血流翻滚,红着脸也吼道:“我身上流着袁家的血,岂是你一句话说断就能断的?”

袁贵不怒反喜,仰天“哈哈”大笑。这正是自己多日来为之努力,所要的结果。

袁明日本已死了的心,被他的几句话激的活了过来,见他大笑,也跟着大笑起来,笑自己愚蠢、笑自己活了过来。

主仆二人笑着来到附近一家酒楼,这店小二和主仆多日来遇到的店小二一样,见此是一愕:“仆人比主人富的不稀奇,稀奇的是仆人对主人忠心不改。而主人也不直接把财富要过来,偏要下贱起受仆人的施舍?”自是暗叹林子大了,啥鸟都有。

主仆二人多日来这种眼神见多了,依旧不管不顾,先要了两大坛酒,对饮了起来。

由于袁明日生怕酒后失言,惹来杀身之祸,长这么大从未喝过酒,所以酒量不佳,没喝几碗就醉了,一醉,便口无遮拦起来,说起了儿时之时,提到了父母的姓名以及宅子。

袁贵见四周人多,便加以干预,赶紧要了房间,将他扶了进去,关上门让他说个痛快。

次日清晨,主仆二人带了点儿酒菜,再次来到袁府遗址前,准备祭别。

袁贵道:“公子,你在找什么?”

袁明日在瓦砾焦木中道:“我想找一块木板,为死去的六十九口人立块碑!”挥着一根树枝四下查找。

袁贵道:“我当初之所以没有立碑,就是怕人知道咱们袁家还有人活着,不利于咱们躲避追杀。”

袁明日道:“我现在长大了,可以面对一切!”口气甚为豪迈。

袁贵心道:“公子是长大了,是能够面对一切了!”一时间,感伤、感慨统统涌上了心头。隔了会,凄然道:“不要找了,大火过后,一切都荡然无存了!”

袁明日眼前一亮,激动道:“这不是有一块没烧焦的木板吗?”

袁贵愕然一愣,心想:“大火之后,怎么可能有没被烧坏的木板呢?”知道此事定有蹊跷,便奔了过去。

他来到主子跟前一看,还真有一块乌色棋盘大小的木板,完完整整的铺在地上。

主仆着手一抬,发现寸许厚的木板起重量与其体积大不相称。随着木板离开原地,一个黑压压的窟窿赫然出现在了眼前,不禁一惊,对望了一眼。

原来,这里位于当时的客厅,上面放着一盆花卉,着火时屋顶坍塌,砸破了花盆,花盆中的土堆在了上面,木板这才幸免烧毁,后来下雨冲走了上面的土,木板显露出来,虽饱受风吹日晒,但那木板为红木,完好保存了下来。

袁贵就地取材,做了两根火把,与袁明日顺着从洞内延伸上来的石阶,一前一后小心翼翼走了下去。

虽然这个窟窿是袁家的,但是这两个袁家的人,谁都不知道下面是什么。

主仆壮着胆子,晃着火把游目四周,缓缓而下。虽一个血气方刚,一个久经江湖,但还是对脚下的未知充满了忌惮,每下一阶都格外小心谨慎。

这石阶虽只有四十来级,但主仆却足足花了快小半个时辰才下来。

下来后主仆先携手查看地上有何异样,以防一个不小心陷入机关。在确定地上安全后,向周围墙壁、洞顶瞧去。

经过一番勘察,整个地洞的情况已大致摸清,这地洞四四方方约有两间房大,地面是土质的未做过任何加工;四周墙体用大小不一,不规则的石块错落而砌;顶上有错杂的石缝,每一块石头的整体大的有床大,小的也有几案那么小,而石缝之间的间隙只容一根筷子,整体平整,离地面仅有一丈。

主仆见没有什么危险,渐渐放下警惕。

袁明日叹道:“这个密室还挺大的!”

袁贵道:“我在袁府为奴十多年,袁府的一砖一瓦我都清清楚楚,还从不知道竟有这么大的一个密室。”

袁明日道:“密室嘛,当然是要不为人知啦。”

袁贵笑道:“那倒是!”一瞥眼间,见左边角落有一个石案。

主仆走过去发现石案上由高到低,错落有致的立着一些木片,用火把凑近一照,竟是牌位,上面雕刻的文字清晰可辨。

袁明日不由自主地一一读了起来:“袁少秋之位、袁敬泉之位……”等等。

他六岁时家亡,后来袁贵只跟他说了一些有关他父母、袁府的事,再后来便离开袁贵去拜师学艺了,所以曾祖父、祖父叫什么名字从不知晓。在读了几个后,这才反应了过来,立刻缄口,与袁贵一起拜倒在地。

主仆在拜了三拜之后,这才站起。

袁明日站在供桌前,看着面前的祖宗牌位,心中有说不出来的苦楚,两眼泪水滚滚而下。

站在旁边的袁贵突然大愕,道:“公子你看。”

袁明日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泪水滴在平整的供桌上,竟然渗出了一条缝,再用手轻轻一掰,一块整齐的长方形石砖应手而翻,再在其它地方一尝试,发现同样是活的,同样是一块块整齐的石砖。

主仆发觉有异,便动手拆了起来。

原来整个供桌都是用整齐的石砖干垒成的,只因天长日久灰尘盖住了缝隙,看上去便似一整块石头。

不一会,主仆便将整个供桌都拆了开。

随着石案的搬离,原本被供桌挡住的墙壁露出了凹凸不平的一片,上面刻满了文字。

袁贵读道:“天干地支两相配,用于历法看轮廻。年月日时均如此,自古到今一脉随。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天干共十数,阴阳各有配。单数即为阳,阴方在偶位。五阳利客不利主,做事谋为宜先行。发兵征战安国邦,远行求财必有赢。子丑寅卯辰与巳,午未申酉戌和亥,地支共有十二位,单阳偶阴两分开。”

袁明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

袁贵道:“这是《天干地支》的阴阳属性歌诀。”

袁明日道:“这是什么意思?”

袁贵略一思索,道:“这《天干地支》的阴阳属性歌诀,是隐在石砖的后面的,其中的深意难道与石砖有关?”

主仆当下勘察了石砖。

袁贵道:“石砖是九十二块,我们再清点一下这歌诀的字数……”

当下主仆又清点了歌诀的字数。

袁明日道:“歌诀是一百三十二字,石砖是九十二块。这两者之间也没什么关系啊。”

袁贵对着歌诀反复咀嚼起来,过了半晌道:“如果只算正文的话是一百字。一百,九十二。石砖比歌诀少八块,而这《天干地支》的阴阳属性歌诀,其中的《天干地支》又是用来纪年月日时的历法。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要在这歌诀上,拼出一个人的生辰八字。”

袁明日道:“那要拼出谁的生辰八字呢?”

袁贵道:“袁家的传世绝学,便是名满天下的‘乾坤大扭转’。‘乾坤大扭转’世代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传嫡不传庶;传长不传幼。你年纪尚小,老爷英年早逝,还没来得及将‘乾坤大扭转’的绝学传授于你。这又是袁家不为人知的密室——绝非一般,十之八九与‘乾坤大扭转’有关。公子,用你的生辰八字试试。”

袁明日道:“可是我不知道我的生辰啊!”

袁贵道:“这可怎么办?倘若这间密室真与‘乾坤大扭转’有关、公子真能继承家学不仅能够有朝一日手刃仇人,还可以重振袁家在武林中的地位。”

袁明日道:“袁叔,你在袁家十几年,怎么会不知道我的生辰呢?”

袁贵道:“你根本就不是在家里出生的,夫人临盆前老爷便带着夫人离开了府中,一个下人也没有带。后来便抱着你回来了,说你已经三日了,没说你生辰,也没说你的生地。这或许就是老爷刻意隐秘你生辰的原因,以防他人知晓,破译机关,盗取袁家的传世绝学。老爷可能本想待你长大些,亲口告诉你生辰以破译机关,将传世绝学授予你,没曾想……”黯然含泪。

既不知生辰,主仆也不敢盲目拼凑,一旦拼凑不对,不仅会将自己置于险境,还有可能机关对有关武学法门设置了损毁功能,因为拼凑错误而启动。

袁明日捶胸顿足道:“袁家的传世绝学近在咫尺,我却……”

袁贵心有不甘,喘着大气道:“袁家的传世绝学独步江湖、威震武林,绝不会就这么失传了,绝不会!不对,老爷一定留下了什么线索来指引你的生辰。公子,老爷他有没有给你留下什么遗物呀?啊——”

袁明日道:“没有啊!”

袁贵叹了一口气,隔了一会又道:“你再好好想想,身上有没有什么从小就戴着的东西。”

袁明日想了想,道:“从小就戴着的东西,就只有这把长命锁啦。”说着解开领扣,扯出一条系红绳、色金黄、厚薄大小形状如铜钱的吊坠,随即摘了下来。

袁贵登时大喜,道:“对对对!我想起来了,老爷抱着你回来的时候,你的脖颈就已经戴着了!”

袁明日淡淡的道:“可是这长命锁上除了刻有一首闲适诗外,什么也没有啊。”

袁贵身为下人,从未拿少主的长命锁仔细看过刻有什么,本来期待上会面刻有生辰八字,这时听他一说,一颗心不由地咯噔了一下,道:“我看看——”接过长命锁,凑到火把前端详起来。但见这锁为上好的黄金打造,做工精细,在火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金光闪闪。锁正面镌刻“长命百岁”四个大字,反过来背面镌刻着布局方整,米粒大小的文字,文字虽小,但镌刻者工艺精湛,每一笔,每一画无不镌写的清晰可辨。读道:“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珍珠月似弓。”读完,思索起来。

袁明日:“我无聊的时候不知拿出来读过多少遍,觉得没什么特别的。”

袁贵精神一振,道:“如果单看这首诗的话是没什么特别的,可是你不要忘了,老爷隐匿的是你的生辰,而这长命锁上却镌刻着一首含有描绘时间景物的诗,这难道是巧合吗?”

袁明日喜上眉梢,道:“你是说这首诗暗示了的生辰?”

袁贵应道:“嗯!你是九月初三出生的,正好与这首《暮江吟》中,所含的月日时间相符。这第一句:‘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描绘的时间是酉时;这第二句:‘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珍珠月似弓。’描绘的时间是亥时。我想你的生辰二字是癸亥。”

袁明日叹道:“藏头露尾!我爹保护绝学的这招,使得恰到好处,既不致泄密,也不致自缚。”

袁贵道:“公子,为了报仇、为了兴家,咱们试试吧。”

袁明日坚定不移地点头应过。

主仆虽然自忖所料不错,但是毕竟只是所料,为了防止发生意外进而损坏供桌和牌位,对祖先不敬,便将石砖和牌位搬到了一边。

主仆先是试着在墙壁上刻有代表年份的天干,“己”字用力一摁,顿时轰隆之声大作。一颗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儿。但是随后轰隆之声就平息了。平息了,那就证明料对了,顿时倍感欣慰。

他们随后继续向着所想的生辰八字,逐一按了下去。可是就在将按下代表时辰的天干“癸”字按下去后。突然,地动山摇,碎石灰尘如骤雨般沙沙而下,轰轰烈烈几声巨响,犹如霹雳。火把瞬间熄灭,成了一片漆黑,跟着几波巨震。

袁明日直被震得站立不稳,几欲跌倒。

袁贵功力深厚,不致踉跄,急忙探手将主子扶住。

袁明日这才不致摔倒。

巨响随即停止,籁籁声时有时无。

主仆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变,只惊得毛骨悚然,冷汗涔涔。

袁明日道:“发生了什么事?快点火把!”声音发颤。

袁贵老道,很快便镇定下来,略一思索,道:“不可!好像有巨石塌下来了。我去看看,公子你在这里别动!”拍了拍主子的手。

他怕磐石堵住出口,一旦燃火耗氧,主仆很快就会被憋死。

袁明日会意,道:“袁叔小心点!”

袁贵转身一迈步便狠狠地撞了个满怀,无奈,只得伸手摸索而行。结果不摸不知道,一摸吓一跳。

原来从顶上塌下来的磐石填满了密室,只空下了主仆周围两步来大的地方,石与石的间距只能伸进手指,牵一石而动全石,任你武功再高,也是无能为力。机关已启动的情况下,想要再拔出插入墙壁的砖块是不可能的。

袁贵叹道:“是死的。咱们出不去了!”

袁明日道:“啊!这可怎么办?难道咱们猜测的生辰不对吗?”

袁贵道:“可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了。公子,是我害了你啊!”声音呜咽。

袁明日道:“袁叔你千万别这么说,如果活着不能替袁家报仇,那还不如死了呢!”说到后来也是声音呜咽,续道:“能与妣考、袁家的人,死在一处,那是再好不过了……”忽然语气一变,豪迈道:“袁叔,咱们要死就死个痛快。把最后一个字按下去!”

袁贵也豪迈应道:“好!”

主仆当下在墙壁上摸到天干所配的地支,“亥”字毫不犹豫地按了下去。灰尘随即降了下来,头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磐石摩擦声。

由于这种事先前已经发生过了,再加上主仆抱了视死如归的决心,因此这次的地动山摇,丝毫没有撼动主仆。携手坚如磐石般站在原地,闭着眼睛等待着死亡的的到来。

喜欢元末轶事请大家收藏:(www.lwtxt.net)元末轶事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元末轶事》,方便以后阅读元末轶事第2章 麦秀两岐 各行其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元末轶事第2章 麦秀两岐 各行其是并对元末轶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