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 动之以理

作品:来自未来的神探|作者:跑盘|分类:都市生活|更新:2020-05-28 19:32:09|字数:4371字

“李冬至,现在什么情况,你心里不清楚呀。还在那装淡定给谁看呢。”马景波脸色沉了下来,李冬至依旧没有反应,也不能一直这么耗着,总得有人唱黑脸。

“你和朱为超逃离生产车间时被一名执勤的狱警发现,你们居然胆大妄为的打晕狱警,知不知道这属于暴动越狱,严重的话是要判死刑的。”

“你爹的年纪也不小了,听说为了你的事都病了,我们刑侦队员去看他都觉得于心不忍,你这个当儿子的就忍心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

“当然,也没准他听到你要判死刑,自己扛不住先走了。”

李冬至的眼睛红了,缠着绷带的脸上开不出表情,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别说了,那个狱警不是我打伤的,是朱为超打的。我只是跟他一起逃跑,其他的什么都没干。”

“你要是什么都没干,朱为超带着你干嘛,难不成他是搞慈善的,想早点送你出去跟你爹团聚。”

李冬至瞪着马景波恼怒道,“你TM能不能别提我爹,越狱的是我,跟我爹有什么关系。”

“呦,自尊心还挺强,现在知道关心你爹了,你早干什么去了。从你让他帮忙传递消息的那一刻,他就逃脱不了干系。”马景波语气严厉,

“我纠正一下,现在这种局面都是你造成的,不是我不尊重你爹,而是你让他做了不值得尊重的事。”

“我爹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为了帮我,你们不要为难他。他年纪已经那么大了,经不起折腾了。”

“这话你跟我说不着,我只是依法办案。要怪也只能怪你这个儿子坑爹。”

“坑爹。”说到这个词,李冬至露出一抹苦笑,“你以为我愿意,我TM还得在牢里关十几年,出去就是一个老头子了。我不想这么过一辈子,再待下去我会憋疯的,我但凡有一点办法,也不会让他做这种事。”

丁锡锋顺势说道,“你既然心存内疚,就好好补偿你父亲,至少别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心里还有个盼头。”

李冬至低头沉默了片刻,随后抬起头,“我真的没打那个狱警,是朱为超干的。”

丁锡锋追问,“参与到越狱事件的都有谁?”

“就我和朱为超。”

“谁在外面接应。”

“没人接应。”

丁锡锋往后靠了靠,叹了一口气,“我本以为你愿意协助警方,现在看来你还是冥顽不灵。“

“你满口都是谎话,还说你没有打狱警,让我们怎么相信。”

“我们警方查案是讲证据的,而证据是有关联性的,单一的证明无法证明什么,证据链才是最有效力的。你撒谎,我们不仅会怀疑你当下说的内容,还会怀疑你的认罪态度,前面的证词一样会被否定。”

“我相信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我真的不知道外面接应的人是谁,我只是个从犯,是个跑腿的,所有跟越狱有关的事都是朱为超策划的,他一直在利用我,要不然我也不会落成现在这样,人比人、鬼不鬼,我活着能比死了强多少?”

马景波指了指对方,“我刚才说过,朱为超不会带一个没用的人越狱,这只会增加一份风险。你的作用是什么,他为什么选择和你一起越狱。”

“可能就是让我当个垫背的,帮他翻过电网吧。”

“根据我们的调查,你的作用绝对不止这一点,我在提醒你一下,你父亲趁着探监的机会,暗中给你传递过越狱的消息,这一点他也承认了。”

“如果你想立功减刑,就将外面接应的人说出来。”

李冬至愣了一下,“我一直在牢里,怎么可能见过外面传递消息的人,你们既然查到了我爹,为什么不去问他?”

马景波一时语顿,不知道该不该如实说。

一旁的丁锡锋接话道,“很简单,你父亲不肯说。”

“呵呵……”李冬至笑了笑,似乎扯动了伤口,露出一抹痛苦之色,“我爹不肯说,你们觉得我会说?”

丁锡锋反问,“知道你父亲为什么不招吗?”

“我爹这个人看起来老实,其实是个有脾气的,犟的很。他不说就是看不上你们呗。”

“你错了,你父亲是一个有良知的人,他知道自己做了错事,并且主动承认了罪名,他不止一次跟我手下的警员表示过愧疚。”

“他很想说,但他不能说,他想把这个机会留给你,他希望你活着,好好活着。”

“他还跟我们的警员说过,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见你一面,听听你的声音,他就知足了。”

李冬至露出了痛苦之色,哽咽道,“见我,见我又有什么用,我都已经这样了,他还能认得出来嘛,我不想吓到他,我希望他记忆中的儿子,还是之前的那个,没什么好见的。”

丁锡锋劝道,“见与不见,是你自己的选择,但是别忘了我刚才说的。这个立功减刑的机会,是你父亲留给你的,如果你再一意孤行,不肯配合警方调查,等于是辜负了他的一番良苦用心。”

李冬至又沉默了好一会,“我都说了,我不认识那个接应的人。”

“那你父亲是如何联系他的,这你总该知道吧。”

“我记不清了。”

丁锡锋耐着性子问,“那我们换一个问题,你和朱为超是怎么搭上关系的?”

李冬至想了想,“我们在放风和车间工作的时候总能遇到,偶尔也会闲扯几句,时间长了,谁是什么人,是什么想法,大家都知道。接触久了,试探多了,自然知道彼此有越狱的想法。”

“说实话,我一开水也只是有想法,抱怨几句。我真没想到朱为超真的可以越狱成功。”

“我看过美剧越狱,一直觉得演的太假,结果,现实比电视剧更戏剧。”

“李冬至,你回想一下,朱为超有没有跟你提过在监狱外面接应的人?”

“你们想知道为什么不去问朱为超,他才是越狱的主谋,他比我要清楚,何必在我这浪费时间。”

丁锡锋和马景波都没有答话。

过了一会,李冬至笑道,“让我猜猜看,你们不会还没抓到他吧。如果真要这样的话,那我可真是羡慕嫉妒恨了。这家伙跑了这么多天,他的心愿应该也已经完成了。”

马景波反问,“心愿?朱为超有什么心愿。”

“他的心愿还不少呢,我想想……加起来,怎么也得有五六个。”

马景波拿出一个笔记本,“你说说看,他都有哪些心愿。”

“第一个,他想见见家里的亲人,尤其是父母和女儿。第二,他想吃顿涮羊肉。第三,他想喝茅台、抽中华。第四,他想找个女人打炮。第五……是什么来着,我也记不清了。”

马景波皱了皱眉,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越说越不像话,“我再问你一遍,朱为超有没有提过,越狱之后谁会在外面接应你们?”

“等你们抓到了朱为超,一切都清楚了,何必在我这浪费时间。朱为超都越狱好些天了,他既然知道我被抓了,即便他之前真跟我说过些什么,又还有什么意义?”

“再说,你们能保证我说的就是真的,就不怕我给朱为超打掩护,扰乱了你们侦查的方向,反而放跑了朱为超。”

马景波哼了一声,懒得再跟他扯淡,“你放心吧,朱为超跑不了了,他现在老老实实的躺着,就等着当大体老师呢。”

李冬至嗤笑道,“什么玩意,就他那样还当老师,他狗屁大字不识几个,他要是能当老师,我都能当校长了。”

马景波一脸无语,这不就是对牛弹琴嘛。

都说物以类聚,这不是一路人连沟通都有难度?

丁锡锋瞥了马景波一眼,你丫的又不是啥文化人,关键时刻扯啥名词。

“朱为超已经死了。”

“啥?朱为超死了!”李冬至露出惊讶的神色,随后轻笑了一声,“得,看来他也没比我强到哪去?对了,他是怎么死的,不会被你们击毙了吧。够狠的呀,老铁。”

丁锡锋有些哭笑不得,他还是头一次被人称呼老铁。

警局的领导,年级大了,成熟稳重,又有威严,肯定不会用这个词,甚至可能都不知道这网络术语。

他的下属,也没人敢这么开玩笑。

丁锡锋更想不到,会被一个犯人叫老铁。

看到丁锡锋没说话,马景波继续说道,“朱为超倒是想被我们击毙呢,可惜他没那么好的命。他是被活埋的。我的人亲手把他从土里挖出来。”

“活埋!”李冬至的语气中有些诧异和震惊,“什么活埋的他?”

马景波不答反问,“能够赶在警方之前将他活埋的人,我相信,你应该比警方更清楚。”

李冬至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才说道,“我不清楚。”

丁锡锋语重心长道,“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你为何还要包庇对方。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状况很危险,你不光是越狱,还打伤了狱警。如果你配合警方调查,或许还有减刑的机会。”

“如果你拒不配合,没人能帮得了你,等待你的很可能是死刑。”

李冬至喊道,“我说了,我没有打狱警,是朱为超动的手。”

“我说了,我们警方查案看重的是证据链,单凭这一句话,我们没办法相信你。你想证明自己说的是真话,自己没有撒谎,就向警方拿出更多的证据。”

李冬至低下头,又开始沉默不语。

马景波攥的拳头咯吱作响,“李冬至,那个在监狱外面接应的人杀了朱为超,就有可能杀你。你又何必帮他隐瞒身份。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李冬至摊了摊手,“没有任何好处,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这个人的情况,你们走吧,别再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记不清了总行吧。”

丁锡锋面色严肃,站起身,“你是真的记不清了,还是在撒谎,我一眼就看得出来。等我踏出这个门,你可能会失去唯一立功减刑的机会。”

李冬至看都没看一眼,缓缓的躺在床上,将头扭到了另一侧,摆明了不想再跟二人说话。

抓不到对方在意的点,说再多的废话也没用,丁锡锋直接离开了病房。

跟外面的陈医师打了个招呼,又对着负责看守的警员叮嘱了几句,而后丁锡锋大步离开了。

进了电梯,只有丁锡锋和马景波两人。

马景波掐了掐额头,“大队长,要不我留下,再探探这个家伙的底。”

“你有把握吗?”丁锡锋从包里拿出一盒烟,递给了马景波一根。

马景波接过烟,不过并没有在电梯里点着,说道,“李冬至包庇嫌犯,在我看来无非是两种可能。”

“第一,他很在乎这个帮忙越狱的人,这个人很可能跟他感情很深,所以他才要保护对方,不肯说出对方的真实身份。”

“第二,那个帮忙越狱的人,已经提前许诺了好处。只要李冬至不招出他,就会补偿给他或者他家人一些好处。”

丁锡锋听完,也赞同马景波的想法,两人下了电梯,丁锡锋点着了烟,抽了一口,“说吧,你想怎么让他招。”

“首先查一下他的关系网,如果是第一种情况,那么李冬至和那个人的关系很亲近,应该不难查得到。”

“如果是第二种情况,那就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丁锡锋弹了弹烟灰,他不认为马景波和李冬至能有什么情,“怎么个动之以理法?”

“我觉得朱为超的死可以加以利用一下,证明这个在外面协助越狱的人很危险,而且不讲信用。明明是协助朱为超越狱,反手就将对方杀了。”

“李冬至和朱为超情况相同,他心里不可能不犯嘀咕,说句不好听的,如果他当初和朱为超一起逃走了,没准也会被对方给活埋了。”

“换句话说,像这么一个不守诚信的人,即便给了别人许诺,又如何能当真?”

丁锡锋想了想,他还是觉得马景波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即便猜到了李冬至撒谎的原因。但并不一定代表他有解决的办法。

不过,这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如果李冬至开口了。提供出那个幕后主使的身份信息,没准警方就能顺藤摸瓜抓到人。

丁锡锋犹豫了一番,终究舍不得这条线,“行,你就留下来吧。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只要能让李冬至招供,我给你记首功。”

马景波挺起胸膛,朗声道,“是。”

这是一条捷径,比其他调查方向都要靠谱,他有信心,只要给他几天时间,一定能撬开李冬至的嘴。

似乎看出了对方的想法,李冬至补充了一句,“一定要快,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这个案子影响很大,整个琴岛市从上到下都盯着,市局的几位领导压力很大,市刑侦大队的压力更大。咱们一直以琴岛市刑侦队的精英自居,可别让下面分局刑侦队的人看笑话。”

马景波正色道,“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快撬开这小子的嘴。”

喜欢来自未来的神探请大家收藏:(www.lwtxt.net)来自未来的神探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来自未来的神探》,方便以后阅读来自未来的神探第612章 动之以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来自未来的神探第612章 动之以理并对来自未来的神探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