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乐文小说 >> 表哥见我多妩媚 >> 1.0.1

宁王张染闻讯赶来时, 宁王妃闻姝与李二郎李信已经从屋中打到了院子里。两人中,女郎用鞭,少年空手。那长鞭破空声,飞舞如同银蛇, 吓得满院子的侍女战战兢兢,脸色仓皇。那鞭子,却无法奈何身手极好的少年郎君。李信在长鞭挥出的一个圈中周旋,还能与闻姝交上手。空手对长鞭, 他其实已经赢了。

侍从们则是两边都是主子,不知道帮哪个。自家翁主都只知道站在回廊的栏杆后傻眼围观, 他们也只能干着急。

所以张染过来时, 闻蝉就扑了过去,见到救命恩人一样求他,“姊夫, 你快让他们停下来吧!”说是“他们”,其实指的是她二姊。只要她二姊的火气能压下去, 李信更好对付。

闻蝉坚信自己永远有对付她二表哥的秘诀!

张染旁观战局, 颜色苍白的贵公子与舞阳翁主站在一起,显得比少女还要弱几分。但他身上的气度, 却不是闻蝉这种小娘子可以比拟的。至少闻蝉听着那鞭声, 看着两人在场中缠斗的身影,便眼皮直跳;然她的二姊夫宁王, 却只是冷淡无比地看着, 眼也不眨一下。

张染以一种似感叹般的语气说, “小蝉莫怕。你二姊自小喜欢与人动武,偏偏她不能像你阿父一样上战场。她憋屈了这么多年,我又病弱,无法陪她练手。好容易碰到一个对手,你二姊见猎心喜,很正常。”

闻蝉眨眨眼,难以理解二姊憋屈什么。不就是不能打架吗?她就不喜欢打架。她一点点武功都不喜欢学,被二姊逼了这么多年,她也没学下什么。她从二姊夫口中,才知道她二姊喜欢打架喜欢到了这个程度……

闻蝉问,“为什么我二姊想上战场,却上不了?因为她是女子吗?”

张染说,“不是。”顿一下,“因为她姓闻,因为她是宁王妃,”看闻蝉还是不理解,他笑一下,摸摸小妹妹的头。青年冷淡的眼中,掠起几分怜惜之意,“这里面弯弯道道太多。但愿小蝉你永远不会懂。”

闻蝉想了想,觉得自己果真不懂,便没追问了,继续揣着一颗七上八下的心去看战场了。

宁王笑,小娘子这种豁达无比的心性,也不枉费他们所有人都疼宠她了。

张染看向打得火热的场中,忽然“咦”了一声。

闻蝉立刻紧张地问,“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我二表哥要输了?”自看清二姊甩出长鞭,她总觉得李信要吃亏。

张染语气古怪说,“不是。是你这位二表哥的武功,实在很有章法,真不是野路子出身。恐怕有宗师级人物教过他,他才几岁,就有这般本事……你二姊不是他对手。”

闻蝉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骄傲感,心想:姊夫说得对!我二表哥就是这么厉害!但他更厉害的,你们还没见识过呢!只有我知道!

但她转念又为她二姊担心起来……

她真是忙,两边都是她的亲人,左手右手都是肉,疼完了左边疼右边。哪像她二姊夫呢,觉得自己拉不住架,干脆往栏杆上一靠,开始欣赏起战局来。而从头到尾,二姊夫看的,也只是她二姊一人而已……

场中那打斗的二人,打了近百招,也能看出彼此的水平了。李信若放开了打,闻姝绝对奈何不了他。但他并没有放开,也许是顾忌着闻姝的身份,也许是为了闻蝉一开始的“不要伤我二姊”。闻姝心中怒火更胜,一是为自己竟无法教训这个小子,二是觉得对方不全力以对,是瞧不上自己。

她闻姝自小到大,还不需要这种“相让”!

一边将长鞭舞得赫赫生风,她一边质问李信,“我教妹妹写字,教她成才,你却是她的好哥哥,为什么阻拦?!”

李信答,“当然是觉得你教得不对了。”

闻姝冷笑,一鞭子挥向他,往前追击,口上不停,“我不对,于是你送乱七八糟的画本迷她心性?还教她关着门窗,在屋里不知道在教什么坏!你这种外面的人,自己不知道学了什么腌臜的东西,回来还教会我的妹妹!简直玩物丧志!”

她翻来覆去,也就这么几个字。她被李信气得要命,可自小的教养,也让她骂不出几句真正难听的话来。

李信对她口口声声的“送画本”事件供认不韪。

他甚至抽空往廊下站着的闻蝉那里扫一眼,小娘子果然如他所料,在她二姊斥责他时,她害怕无比,想要张口解释。

李信心中一软,他怎么会让闻蝉说出真相呢?

闻蝉在她二姊面前,就跟耗子见猫似的,那么胆小。她二姊吼她一句,她都胆怯。她怕她二姊,心里不情愿她二姊逼她练字,可又不敢违抗。阳奉阴违,让李信替她顶了罪,她却又心中不安……

闻蝉的柔软本心,让李信心跳。

他赶在闻蝉解释之前,漫不经心地开口,随口认了闻姝的指责,“你整日禁着妹妹不让她出门,从来没问过她愿意不愿意吗?你知道她很喜欢玩,却被你们看得不敢放开手脚吗?你是一片好意,但知知已经贵为翁主,你还想她什么样?你们教她上进,我教她玩好了。学得好算什么本事,玩得好才更有前途。”

闻姝被李信的歪理气笑,“哪个是‘知知’?!你乱给人起什么小名?谁同意了?”

而李信已经厌烦了跟闻姝打斗。闻姝不是他的对手,又是女郎,李信一般不对女子动手。闻姝还是宁王妃,他要真打伤了她,那才是一堆麻烦事。可是他不摆脱掉闻姝,闻姝的长鞭又实在挥得好,让他也躲不了闲。

李信往四周一看,有了主意。

在闻姝长鞭舞成一道屏障时,少年急流勇退,往后几跨步。闻姝自然往前追,那少年缠身而来,诱了她一鞭。鞭打在土地上,起了一阵烟尘,让周围人呛得直咳嗽。而少年郎君已经游走到了她身后,闻姝立刻转身去拿他,他身子往上几纵斜掠,再诱她几鞭。

等闻姝察觉上当时,身边侍女们已经替她发出了一声惊呼声。

她持鞭在眼,冷目去看,见李信已经退出了她围出的这个圈子,而是走到了场外。他不是随意走的,闻蝉瞪大了眼站一边,李信却拿住了张染。李信拽住张染,在青年肩上拍了几下,换青年不自禁的咳嗽,同时肩骨发麻,然除此之外并无不适。

但闻姝当然不会这么觉得!

她脸发白,抓着鞭子的手都在抖了,“你干什么?!放开我夫君!”

一鞭挥来,李信把张染往前一推,拿青年去挡。让闻姝不得不在半空中收了鞭子,还被内力往回冲了一下,心口微滞。

只是眨眼的功夫,李信喊一声,“知知!”

闻蝉本能的“哎”了一声回应,手腕就被李信握住了。

李信提着她,就跳上了房,并在众人没反应过来前,把身娇体盈的小娘子拽上了丛木后方的墙头。他站在墙上,冲院中的混乱露出挑衅一样的笑来,“二姊,你慢慢养伤。我和知知出去‘玩物丧志’去!”

众侍女惊呼,眼睁睁看着李二郎带着她家翁主往后一跳,就从墙头上消失了。急忙忙派侍从出去找人,找了半天,也没有追上那两人。

院中已经一派混乱了。

尘土飞扬,盖因之前二人的打斗。相争已停,宁王妃灰头盖脸,脸色难看地走向夫君,扶起张染,“你没事吧?”

张染淡淡看着她,“方才已出鞭,为什么半途收回去?”

闻姝说,“我怎能向你挥鞭?”

张染道,“便是我又如何?想要赢,谁人不可牺牲?你妇人之仁,到底输李二郎一筹。恐怕当时你若拿小蝉去威胁他,他该动手还是会动。”

闻姝默了下,说,“我永远不会拿你去实验别人是否真心,也不会拿我的任何亲人去实验。你就是骂我‘妇人之仁’,我也还是这样了。张染你想要我变得冷血无情吗?为了赢一个小人物,让你去以身犯险吗?不说今天是李信,哪怕跟我争的人,上升到两国之间,我不牺牲你,也绝不牺牲你。”

张染沉默。

他看着闻姝。

这个闻家二娘子,从小就性格强硬。闻蝉受尽家中宠爱,但在闻姝幼时,闻家乌烟瘴气,长公主与曲周侯,正是斗得最厉害的那时候。那时候,几乎整个长安都知道,陛下的指婚不是结喜,而是结仇。闻姝自小的成长环境,便是父母跟仇人一样的环境。她大兄也小,和她一样,都是孤零零的。孤零零的长大,就养成了一身冷硬的脾气。

张染与闻姝成亲三年,闻姝也还是这个脾气。

她站在他面前,面上没有多少表情地看着他。她一身是土,眼睛只专注地看着他。多少人说他迟早是个早逝的命,闻姝也毫不在意。她怀着一腔坚定无比的决心,为他调养身子。她自来喜欢打打杀杀,但在他面前,却收起所有爪牙,只为他细心地熬一碗药。她坚信有她在,他的身体就不会出问题,他迟早和她一起长命百岁。

而闻姝,却也依然有遗憾。遗憾她不能如她阿父一样上战场,遗憾她这个宁王妃,注定被关在一个宅院里……

张染看着她,眼中的冷淡便消失了,微微露出笑意。他伸手牵住她的手,问,“李二郎伤你伤得重不重?”

闻姝看他不那么冷漠了,才松口气。他们这对夫妻,看似她强势。实则铁血无情的那个人,是宁王。也许是因为宁王自幼身体不好,见惯各种对他的不好预测,他对很多事,都看得格外淡。不光是淡,还是冷情。往难听的说,他“残忍无情”也够得上意思。幸好面对她,张染还是会软下心肠,关心她。

闻姝摇了摇头。

张染便笑得更温柔了,慢悠悠道,“哎,你我真是命苦,真是多灾多难。夫人得跟着我一起喝药养病了。”

闻姝心说李信下手不重,我只是一点内伤,根本够不上吃药的程度。结果她才要这么说,张染便幽怨地回头看她,“你嫌弃跟为夫一起喝药?”

闻姝无语片刻,说,“你不用这样威胁我,我会喝药的。”

张染便笑开了。

闻姝一心放在张染身上,妹妹已经被拐走,她心里气怒,却也暂时没办法。夫君又是个弱不禁风的,她小心翼翼地扶着他回自己院子。她走得快,她夫君走得慢,为了照顾她夫君,她也只能一步三挪地往前晃。她还不敢吭气,唯恐刺激了她夫君,让她夫君说出“你在嫌弃为夫走得慢么”这种话来。

张染低着头,看她小娘子一样挪步。青年青睫覆眼,掩住眼底浓浓笑意:他就喜欢看闻姝这个万事以他为先的样子。

过了半晌,闻姝忽然听张染心不在焉般的说了一句,“等这阵子我病养好了,我们生个孩子吧。”

闻姝愕了一下后,面孔微红。大白天的说这个,她有些无措,不知道怎么接话好,半天吭哧了一句,“这个有点早吧。”

张染笑盈盈,“你心如铁石,不在意子女。为夫却是在意得不得了。你还是给为夫留一个孩子吧。万一日后你抛夫弃子,为夫孤零零的,起码有个孩子陪着我。”

闻姝:“……”

她肩膀颤抖,被张染损她的话气得。她心里骂:你才“抛夫弃子”!你才“心如铁石”!

可她不善言辞,又怕自己说出来,张染用更奇怪的话来堵她。所以半天后,闻姝也只能认了。

同时心里又很生气:这些亲人,见天用她的脾气来压她!张染是这样,小蝉也是这样!小蝉要不是笃定她不会做出太过分的事,怎么敢跟李信里通外合,这么容易就出去了?

等她回来再收拾她!

闻蝉真是冤枉。

李信想一出是一出,根本没跟她打过招呼。她怎么知道李信要掳她走?她要是知道了,她肯定……好吧,她就是知道了,她也肯定一声不会吭,乖乖往那里一站,等着她二表哥大展神通。

她就是被二姊憋得太厉害了,想要出门透透气!

二表哥愿意做坏人,闻蝉连抵抗一下都没有,特别配合地被她二表哥给带出府去了。

是时已天黑,万家灯火在长街上渐次亮起。

少年带着少女,在巷中、在街上,像风一样飞掠过去。

闻蝉什么都不用做,任由寒风吹面,心里一片清冽欢喜。她在他怀中打个哆嗦,李信问她,“冷不冷?”

闻蝉连忙摇头,就怕他一个转念,觉得她好麻烦,又把她给送回去。

李信看她半天,挑眉噗嗤乐笑。带着她翻进一家关了门的成衣铺,给她找出一件白面红底兜帽来。少年留了一整个钱袋子在铺中,又带着一脸紧张激动的闻蝉出去了。他又带着她穿街过巷,大咧咧地在一家小宅前敲门,找主人借用一个灯笼。

主人开了门,见少年少女站门口。女孩儿拢在雪白兜帽下,站在灯笼的影子里,仰望着他,眸子清明,颜色姣好。而小郎君比起他护在后面的小娘子,颜色就非常一般了。但小郎君虽然容貌一般,落落大方的样子,也颇为让人信任。

起码这样两个人借灯笼,不会是歹人。

主人将灯笼借给了他们,看少年道谢后,牵着少女便要走。主人忍不住吩咐一声,“小郎君,天晚了,没事的话快带你妹妹回家去吧。现在世道歹人多,你们两个莫遇到坏人。”

李信露出笑,“好!”

主人被少年郎君的笑晃了一脸,等人在巷子里已经看不见了,还没回过神来。看着一巷深长,府前的灯笼在风中晃动。主人面上也带了笑,关上了门:那郎君笑起来,可真是耀眼得很。

有李信在,哪里怕歹人欺负了他们两个?

会稽郡中的三教九流,全都和李信关系好。李信在一日,闻蝉在这边,就安全一日。

李信带闻蝉爬上了会稽城中最高的角楼,拉她坐上了高楼檐上,又是这么容易让人胆战心惊的方式。但闻蝉天天被李信拉着去爬房顶,都快爬出经验来了,现在坐上了最高处,小娘子满心雀跃,没有最开始那么惶惑不安了。

两个少年坐在角楼檐上,红色灯笼被放在一边。高处不胜寒,风变得比下面大很多,吹得闻蝉有些摇摇欲晃。闻蝉又开始露怯,看一眼旁边悠闲无比的李信,她挪过去,紧紧拽住李信的胳膊。

李信正在摆灯笼呢,被她拉得一抖。他咧咧嘴,“你是想把我推下去吧?”

闻蝉说,“你那么重,我推得动你吗?还没推动你,我就先掉下去了。我是那么傻的人吗?”

李信乐,“你当然不傻。你识时务得很!”

被闻蝉踢了一脚。

少年大笑,笑中,又牵动了腰上伤口,让他扯了扯嘴角。李信心想,这伤果然是太重了。李郡守都拿最好的药给他了,平时活蹦乱跳还没什么,但一到晚上,尤其是天冷一点,阴气重一点,他后腰就疼。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伤好……

又忧心:我这腰伤该不会一辈子好不了了吧?

少年并肩坐在高处,看着天地浩大,看着月光清辉撒照大地,也看整片会稽郡中鳞次栉比的建筑们。

闻蝉好奇得睁大眼,先指着一个方向,说那里是李家府宅。她口上不停,说那里灯火如何多,说那里建筑多么集中。李信笑眯眯地看着她,等她一脸骄傲自得地说完了,才告诉她,那个方向不是李家府宅,而是会稽一富商之宅。

闻蝉诧异:一个富商敢把房子修这么好,这规格不对吧……

李信耸肩:朝廷要钱嘛,对商人的压制,已经越来越弱了。会稽名门李家都不在意有富商家中的规格和自己差不多,其他商人也都有样学样了。朝廷不给钱,李家得自己养活一整个会稽的百姓。但是近几年老天不给面子,百姓的田间收成非常的不好。那出钱的,就只能从商人身上想办法了。

他还说,不光会稽是这样,其他地方这种现象更严重。毕竟哪个郡国,正常一点的,都不太情愿变成第二个徐州。

李信侃侃而谈这些事,他以前就东逛西晃,对这些事知道得很多。认识了江三郎后,认回了李家后,他又能从更全面的角度去看待这些事。

少年正在慢慢长大,思想也在一日日成熟。他坐在角楼高处,伸出手臂,将这些事随意说给闻蝉时,闻蝉侧头看他,觉得他就像王者一样强大。

闻蝉也喜欢听他说这些。

她是听不太懂,因为除了李信,从来没人跟她说过这些。她跟四婶来会稽时,也都是以为所谓的“贼子多”只是夸张说法。直到自己被李信等山贼所劫,才知道为什么阿父总不许她出门。而她能和四婶平安地到会稽,真得感谢她们两个的好运气。

却也说不定,如果最后几日不是因为下雪的话,不是因为四婶急躁的话,她们都不会绕小路。而不绕山路,就不会碰上李信了……

李信为闻蝉打开了一个她没听说过的世界,她仰望他,把他说的话当故事一样听,听得兴致盎然。

一轮濛濛月色当空,照着楼上双腿悬空、挨坐着的少年少女。

这一晚天地广浩,明月相照,少年们微弱如蝼蚁,浸在茫茫无边的黑暗中,仅有身边一灯相伴。

闻蝉不舒服地动了动紧靠着少年的身子,蹙眉,“你什么东西在怀里藏着啊?撞到我了,好难受。”

她觉得李信心情正非常好,不会说她。她回头嗔他,娇俏可爱,又透着十分的天真。夜风清凉,照着她美丽的眼睛。

李信被她的天真无邪笑得前仰后合,“你乱说什么?你这胆子也真是大,知道男女的不同么,你就过来说?万一不合适呢?”

闻蝉已经想要去翻他袖子了。

闻言回头,对上少年的痞笑,疑惑问,“我不该说到什么?”她撇撇嘴,质疑地看他一眼,“你这么穷,你身上能有什么宝贵东西,是我不能砰的?我才看不上呢。就是你一直故意欺负我,我不舒服。”

李信无语凝噎、一脸纠结地看着她:“……”

黄段子没法被人欣赏。

小娘子单纯傻缺一脸懵懂。

哪个都让他非常的无话可说。

而他也不是什么好人,他也没什么特别想护住她那份“单蠢”心的想法。要是闻蝉什么都不知道,在别的郎君身上也这么摸,李信吐血的心都有了。

李信望着她那充满求知欲的飞扬杏眼,笑了,“你摸,你摸,你随便摸。”

闻蝉:“……”

他改口改得这么快,这么随便,闻蝉反而不敢摸了。

李信笑一声,不逗她玩了,主动从怀中掏出一竹卷来,“喏,就是这个。”

闻蝉诧异满满,“你出来,还带着竹简?!”她用全新的景仰眼神看李信,“你这么用功,真让我惭愧。”

李信听出了她话里的挤兑讽刺之意,全不当回事,还凶她,“你当然应该愧疚。来,知知,帮我看看这个字写得对不对,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闻蝉就着灯笼看一眼他指着的竹简上的字,对他的文盲程度颇为服气,“你少写了三个撇啊!”

李信说,“难怪我怎么看怎么别扭呢。”

他又神通广大的,从怀里掏出了笔墨,开始改字了。

闻蝉木然地看着他。

而他写了半天,估计又被难住了,干脆把笔往她手里一放,说,“我念你写。”

闻蝉扫一眼他已经写了的东西,骇了一跳:他这份书,写的是救灾事宜,非常详细。虽然他的字缺胳膊少腿还很不美观,但逻辑思路非常的清晰。闻蝉捧着这么一份竹简,就好像捧着昔日她阿父的奏折一样。

一重大山压下来,她手都开始抖了,“……我写,合适吗?”

责任重大,她担当不起啊。

李信却以为她是不情愿帮他,便又威胁又哄,“你二姊不是让你练字吗?我好不容易带你来玩,回头她又数落咱们。你就把这当练字,回头,又玩了,字也写好了。你二姊多佩服我啊!就愿意让我带你出来了!”

闻蝉:“……呸!”

李信真是想多了。她二姊永远不会同意的。

但是李信这个目不识丁的人,把这么个重担交到自己手里,闻蝉还是心里感动又高兴。毕竟她从来就没被人托付重任过,她耍着笔,开始听李信说话,“近期流民纷多,于城外徘徊,建议官寺主动疏通。否则时日长久……”

事后,传遍于会稽官员高层的“告府君书”,便诞生于此夜。

此夜绵长,少年们并肩俯瞰万里河山。

次日天亮,冬日清晨暖煦清寒,少年们还了灯笼,才回去府中。

之后五日,雪灾爆发,流民暴动欲进城,许多百姓受伤。李信便再寻不到踪迹,而是和官寺的人,一同去料理那些事了。

他没有再来找闻蝉玩。

闻蝉却于一晚,被叫去二姊那里。二姊吩咐她,“阿父阿母来了信,我们明日动身回京。”

回京的日子,已经无法再推了。闻蝉连反驳的借口都没有,只能应下。

明天么……

※※※※※※※※※※※※※※※※※※※※

知知要回长安啦~没有变数!且看信哥怎么办~~

谢谢这两天的霸王票:

阿水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10-18 16:20:09

格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10-19 09:40:36

夏娜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10-19 19:09:22

哼哼扔了1个深水鱼雷投掷时间:2016-10-20 20:44:49

“哼哼”姑娘平安生产后跟我说,我为你加更一章~~这本书第一次加更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喜欢表哥见我多妩媚请大家收藏:(www.lwtxt.net)表哥见我多妩媚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表哥见我多妩媚最新章节 - 表哥见我多妩媚全文阅读 - 表哥见我多妩媚txt下载 - 伊人睽睽的全部小说 - 表哥见我多妩媚 新乐文小说

猜你喜欢: 韶华为君嫁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彪悍魔女:修仙狠低调独宠圣心重生初中:神医学霸小甜妻权奸投喂指南炮灰集锦[综][综]诺澜的历练之旅(快穿)女配改行修仙了敛财人生[综].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荒海有龙女快穿美人白月光鬼医圣手绝世狂妃:神医太撩人我有药啊[系统]古穿今之闺秀的日常生活新时代,新地府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桃花依旧恃宠生娇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穿越星际:妻荣夫贵萌妻天降:最强校园女王女配不掺和(快穿)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完本推荐: 逍遥小农民全文阅读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全文阅读生随死殉全文阅读我姐姐太有钱了全文阅读史上最强闲人全文阅读西游之金乌大圣全文阅读龙血剑神全文阅读阴阳捉鬼师全文阅读完美人生全文阅读步步攻略:一纸误终身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江扉的迷人日常全文阅读重生乱世有空间全文阅读重生之我本豪门全文阅读造梦天师全文阅读农门寡嫂:养个小叔当状元全文阅读恶鬼保镖全文阅读第一神豪全文阅读唐砖全文阅读异常生物见闻录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玄天魔帝都市之不死天尊校园修仙武神超凡黎明都市逍遥邪医齐欢诡秘之主乡村最强小神农颤抖吧,渣爹不朽神帝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第一战神天庭紧急电话极品全能学生水浒任侠至尊重生总裁大人超给力逆天小农民前任遍仙界超级保安在都市北宋大丈夫绝色丹药师:邪王,你好坏斗破苍穹神之炎帝都市极品医王武破九荒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我独仙行重生之都市修真者韩四当官万界建道门

表哥见我多妩媚最新章节手机版 - 表哥见我多妩媚全文阅读手机版 - 表哥见我多妩媚txt下载手机版 - 伊人睽睽的全部小说 - 表哥见我多妩媚 新乐文小说移动版 - 新乐文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