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8章 特里托湖畔的少女(16)

作品:反叛的大魔王|作者:赵青杉|分类:都市生活|更新:2020-06-04 12:59:47|字数:9921字

“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我赢?”说完成默又朝海王龙的嘴里撒了一大把鲜香浓郁的“鹅颈藤壶”,近十米长的庞然大物昂着脑袋在水中晃动着尾鳍,就像等待喂食的宠物犬。

雅典娜没有立刻回答成默的问题,她站在水池的边沿,低头俯瞰正向成默摇尾乞食的海王龙,有些遗憾的说道:“还是......智商太低了......”

成默以为雅典娜会顺带讽刺他两句,结果并没有,他心中觉得异样,低头看见雅典娜窈窕健美的身线在碧波间摇晃,可惜海德拉带起的波浪有些大,叫成默看不清楚雅典娜那精致的面庞。不过他却敏锐的发现雅典娜的眼眸里闪过了一线红光,像是有光源刚才从她的眼睛上面过。

这光很是熟悉,成默立刻就想起了自己在进入九号医院时,有同样的光检测了他的虹膜。

与此同时,水中的“海王龙海德拉”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刚才还在欢快的围绕成默脚下转圈,此刻却纹丝不动,从水里扬着头,胆怯的望着雅典娜。

成默意识到了不对,绷紧了神经,全神贯注的观察是哪里出了问题,就看见培养皿的底部爆发出惊人的蓝光,心有防备的成默匆忙的把腿从水池中收了起来,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跳下了池沿,连滚带爬向水族箱的玻璃幕墙跑去。

碧蓝光照亮了整个巨大的房间。

水池里传来了“海王龙”悠长的悲鸣,浪花如海潮般翻涌,将背对水池的成默从头浇到脚。等成默再次回头,就看见刚才追着他狼狈逃窜的白垩纪猛兽,翻起了白色肚皮在涟漪阵阵的池水中无声漂浮。

成默抹了把脸上咸涩的池水,注视着水池倒没什么兔死狐悲的情绪,只是有些可惜“海王龙”多少还有些研究价值,也觉得雅典娜有些小题大做,迁怒于一只宠物实在有失天榜第一的风度。

另一侧的阿亚拉和全副武装的未来战士们却被吓坏了,一群人稀里哗啦的跪了一地。

“贝雷特大人!他并不是从正门进来的,他是从九号医院那边进来的!不是我们的错!”其中一个跪在阿亚拉身旁的未来战士心惊胆战的低声辩解。

雅典娜没有理会。

“大人!我守护海德拉不利,请责罚我!”跪在地上的阿亚拉垂着头低声饮泣。

雅典娜同样没有理会,她站在池沿上转身俯视着成默,淡淡的说道:“鉴于你刚才的表现还算有点意思,算不上一个蠢货,所以你要当我的下属,我可以赐予你这个机会。”

雅典娜眼神里并没有怒气,看样子她杀死自己的宠物并非迁怒,成默觉得自己揣摩不透雅典娜的心思,只觉得对方的自负完全超过了他的想象。

他稍稍抬头注视着站在池沿上的雅典娜,本来她就很高,站在台阶之上就显得更高,宛若被供奉在神殿里的大理石神像。成默不由的想起了卢浮宫大卢阶梯(DaruStarcase)顶端的平台有一座船首型基石上面竖立着的胜利女神雕像。

那尊雕像在找到时没有了手和头,却丝毫不影响她成为卢浮宫三大镇馆之宝,即便只剩下了身躯,人们也能感受到胜利女神雅典娜英姿飒爽激情四射之下那高贵神圣的气势,看客们在仰望之时,总是在猜测着雕像最初完整的样子,并在想象中弥补着残缺因此而获得了极大的审美享受。

成默眼下却认为,如果以雅典娜为模特雕刻胜利女神的雕塑,一定能无限的接近所有人的想象。

不过这不是他当雅典娜下属的理由,但成默也没有直接回绝雅典娜,而是说道:“我是医生,您是魔神,本来我就是您的下属。”

“我讨厌喜欢拐弯抹角的人。”

成默避开了雅典娜莫得感情的视线,低下了头以臣服的姿态低声说:“抱歉,贝雷特大人。我不知道您是如何理解的,但我愿意为您抗击欧宇的清剿尽全力。”

“你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欧宇,更低估了我.....”这时恰好有一队战斗机从海德拉大厦的上空掠过,引擎的轰鸣将玻璃都震响,雅典娜瞥了眼落地窗外,“我不需要任何人帮忙。”

尽管已经猜测到了雅典娜的回答,成默还是为雅典娜自负的程度感到惊讶。这种人最不好打交道,在他(她)们的内心深处不需要其他人的肯定,也不需要其他人的意见,他(她)们我行我素。

和这种人交往,太强悍他(她)会视为敌人,弱小了他(她)又会看不起。如何找准定位是与之相处的关键问题。按一般规律来说,想要引起这类的人注意,适当的刺激对方是不二的法门。

但雅典娜不是一般的女人,这种刺激得恰到好处,刻意了她会反感,强烈了她说不定一刀就把成默给料理了,他必须拿捏好度。于是成默刻意用一种谈判中讨价还价语气,不带情绪的说道:“贝雷特大人,我知道您实力强大,就算是拿破仑神将都拿您没有办法,不过.......我刚才可是真的有两次机会可以杀你的,可我并没有这样做......”

雅典娜沉思了须臾,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你确实有过机会,不过不是两次,而是一次......”雅典娜也没有说是那次,稍微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我会答应你一个不过分的请求。”

听到雅典娜的回答成默心中稍稍松了口气,却瞥见跪在水池边的一群人双手撑地在瑟瑟发抖,其中阿亚拉还在哽咽。即使雅典娜并没有看跪在池边的阿亚拉和未来战士,但他们似乎却在承受着来自雅典娜的庞大压力。

成默自然也不会在乎这些人的下场,只是雅典娜答应的如此干脆,还轻易的就许下了诺言,再次出乎了成默的意料。他仔细思考,雅典娜竟问都没有问有关他记忆的事情,也没有问他怎么能够没有乌洛波洛斯还能使用圣器,甚至连她的乌洛波洛斯都没有急着要他交出来。他这才意识到雅典娜并不是那种单纯的骄傲自负,而是确确实实达到了本我的至高境界。

这让成默不得不由衷的敬佩,他喜欢这样的人,尤其是在对自己有利的状况下。他掏出了裤袋子里属于雅典娜的“乌洛波洛斯”,诚恳的低声说道:“贝雷特大人,您的胸怀令我敬佩!我为我刚才的行为向您道歉!”

雅典娜伸手从成默的掌心拿起属于她的乌洛波洛斯,重新戴在左手手腕,“不需要对我说道歉这种毫无意义的话,我向来只要求付出代价。”

成默哑然,随后说道:“我只是秉承着华夏人的优良传统,客气一下而已。”

“虚伪。”雅典娜扬了下下巴,“有什么请求,现在就可以提。”

成默低下了头,轻声说道:“我希望您能放我和我同伴离开。”

“同伴?如果你是说那个女医生的话,我并没有为难她,她在海德拉外面开了个诊所,如果想要离开,她随时都能走。至于你那个混血种蜥蜴人同伴......”

成默滚动了一下喉咙,没有说话,只是不动声色的等待。

“他的情况有点特殊,原本他只是个等级很低的变种人,让他离开没什么问题。可现在不一样,因为他曾经长期服用‘瘟疫之影’,血液中有了上帝基因的成分,加上又移植了纯种蜥蜴人的心脏,导致发生了很有趣的变异,这个变异对黑死病关于‘上帝基因’的研究至关重要。可惜海德拉的设备并不是很完备,因此他被我送去了伊甸园做更深入的研究。所以,不是我不答应你,而是我没办法答应你,至于放了你......”她停顿了一下,“我现在放了你,你会面临更大的危险,整个海德拉都被欧宇和雅典军方的人包围了,要是我猜的没错的话,这其中还有黑死病的一些人。不管是拿破仑神将还是某些黑死病的大人物,都不可能会让你轻易离开海德拉......”

成默心中苦笑,眼见情况好起来了,结果事情一次又一次的峰回路转,这让成默的大心脏都难免有些麻木。如果不是想找“星门”讨回一个公道,他真觉得没有乌洛波洛斯,当个普通人生活也很好。

就在成默思索该如何是好之际,房间里响起了一个女声,发出了火警预报,这声音和“麻辣排骨”的声音很是相似。站在池沿上的雅典娜没有做任何动作,也没有做任何手势,她的面前就弹出了海德拉的三维图。

成默毫不避讳的看了过去,发现海德拉从第三层到第六十层已经全部闪着红色的火焰标志,还有大大的“dangerous”。他假装皱了皱眉头,事不关己的惊叹道:“火烧的这么快?”

雅典娜迈开逆天的大长腿走下了池沿,淡淡的说道:“你的事先等等。”接着转身向着阿亚拉的方向走去。

这种情况下成默知道急也没用,便平心静气的站在原地等待,他看着雅典娜的勾人的背影心想:“拿破仑七世不会放过我是肯定的。又是什么事情让黑死病的大人物不会放过我?雅典娜没必要骗我,那就肯定和她想拿到的‘瘟疫之主’有关......”

“那究竟又是什么原因让雅典娜没有下狠手杀我?”成默扭头看向了水池中的“海王龙”,百思不得其解。

—————————————————————————————

雅典娜赤着脚沿着湿漉漉的水池边缘走向了阿亚拉,随着雅典娜越来越近,穿着外骨骼的未来战士们抖的愈发厉害了,匍匐在地面浑身筛糠,玻璃面罩下每一张脸孔都缀满了汗珠,如同成默被淋透了一般。

等雅典娜沿着水池走到了大门处,跪在附近的阿亚拉抬手抹了抹泪珠,仰头看向了雅典娜,满脸悲戚的说道:“大人,我对不起您。请容我以死谢罪!”

说完阿亚拉就以闪电般的速度从腰间掏出了手枪,指向了自己的脑袋。

雅典娜扬起雪白纤长的玉足,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曼妙的虚影,精准的踢在了阿亚拉的手腕上,银色的手枪径直飞了出去,砸在了合金门上,发出了脆响。她垂着眼帘俯视着阿亚拉,淡淡的说道:“我不需要你死给我看。”

汗水和泪水在阿亚拉的脸上混在了一起,棕色的发丝贴在她潮红面颊的一侧,给这个轮廓鲜明,五官深邃的中东美女平添了几分柔媚。她抓着手腕咬着嘴唇,强忍着疼痛一言不发的模样,更叫人心生怜悯。

“知道当初我为什么选择你管理海德拉吗?”雅典娜冷冷的问。

“阿亚拉只是个凡人,猜测不到大人海一样深的心思。”

“因为我看出来你是真的为这些难民好。我认为你虽然能力还不够,但至少可以秉公处理好海德拉的事务。海德拉会发展成什么样,我从来没有寄予希望过,现在你搞砸了一切,我一点也不失望。至于你对我忠诚不忠诚,说实话,我不在乎。”雅典娜扭头看了眼浓烟滚滚的窗外,“阿亚拉,你只是对不起那些信赖你的贫民而已,你给过他们希望,现在又把他们带入了绝望.....”

成默隔得老远都听见了雅典娜淡漠语调中的孤独,这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孤独感成默是如此熟悉,然而这熟悉却让雅典娜的面容变的氤氲起来。成默不太能够理解像雅典娜这样的天之骄女为什么会孤独。不是那种身份和认知与普通人的差距所引发的孤独,是骨子里的出生之时从娘胎里带来的孤独。

比如他,与生俱来的孤独是来自心脏病。当心脏病渐渐好了起来,他的孤独感也开始如潮水般退去。只是某些在孤独时保持下来的习性深入骨髓。其实在获得了乌洛波洛斯,遇到了谢旻韫、沈老师、白姐、付远卓、颜亦童还有高月美他们之后,他那如伤口般的孤独感已经慢慢愈合。

他找到了书本之外的乐趣,这些乐趣是如此的多元,旅行购物逛二手市场,玩游戏喝啤酒撸烤串,交换书单写读后感品尝美食,就算字母圈也有它独特的乐趣在其中.......

成默站在水池边看了眼已经被他毁掉的培养皿,觉得雅典娜是比曾经的他还要孤独得多的.......怪物.......

他远远的眺望着雅典娜,想起她在水中漂浮的模样,他下意识的觉得她也许应该是抱着膝盖,像婴儿一样团在其中才对。只是她纯真无暇的面容和那冷漠的血红色龙瞳在成默心中形成了不可调和的对撞感。

“真是迷一样的女人......不对,是迷一样的美丽生物。”

——————————————————————————————

阿亚拉挪动膝盖在地上前进了一点来到了雅典娜的脚下,她俯身亲吻着雅典娜的洁白无暇的脚背,温热的泪水一颗颗从脸颊滴落,“大人,阿亚拉知道错了......”

“来不及了。”雅典娜淡淡的说,“我刚才没能杀死拿破仑七世,接下来他不会在给我机会和他对战了!”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阿亚拉应该下火狱......”

阿亚拉的哭腔里带着掏心掏肺的悔意,就算是成默这样心如铁石的人也难免有些怜悯。

雅典娜却无动于衷,只是冷冷的说道:“哭有什么用?现在这种情况,你投降吧!”阿亚拉直起身子,用衣袖擦干眼泪,压抑着断续的抽泣,一脸坚毅的说道:“大人!我绝不投降,我一定会誓死追随你......”

“跟着我干什么?现在海德拉守不住了,我要你干什么?”

“大人,我还能为您洗衣做饭,只要能跟在你身边做一个婢女,阿亚拉就满足了,要不然你就让阿亚拉去死.....”

“我刚才不让你自杀,就是因为你投降还有点用。要不然我才懒得理你死不死......”

阿亚拉不知所措的“哦”了两声,随即眼睛一亮,期期艾艾的问道:“你希望我投降,潜伏到拿破仑神将那边做您的间谍?”

雅典娜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不需要你针对欧宇和拿破仑七世做什么,复杂的事情以你的智商也干不了,你如果能搞清楚参与到这件事的黑死病魔神除了拜蒙和亚斯塔禄,还有哪些就算不错了......”

“是,大人!我一定能为您查清楚的。”

阿亚拉的语调里又燃起了一种重获新生的开心。

“不需要你承诺,我也不指望你一定能查出来。让你投降关键是要你负责九号医院的病人的安全。这个并不难,他们都是些重要人物,拿破仑神将不会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主要是有些人还没有康复,你得负责看护好他们让他们安全出院,我不能砸了黑死病医生的招牌。”

阿亚拉抬起头,满眼悲伤的注视着雅典娜问:“大人,您真的要放弃海德拉吗?”

“我说过,海德拉对我而言并不重要,反而它还是我的负担......”

阿亚拉又惶恐了起来,她重新趴在雅典娜的脚下,颤声说道:“大人,请您不要抛弃您虔诚的追随者!”

“看你能做到什么地步吧!”

“只要是您交待的事情,阿亚拉一定不打任何折扣的完成。”

雅典娜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除了关于病患的事情,我对你没有任何要求,况且只要你投降,凭借你掌握的关于希腊上层的秘密以及你在难民中的威望,你在拿破仑神将的帮助下就能重建海德拉,根本不需要我.....”

“大人!”阿亚拉举起了右手,虔诚的说道:“阿亚拉誓于造物主的庄严,身体和灵魂都属于大人,绝不会背叛大人,如果违背了誓言,让阿亚拉下火狱,经受永世的酷刑!”

“别发这些毫无意义的誓言,赶紧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吧。”

“是,大人。”阿亚拉从地上站了起来,因为久跪,身体还摇晃了两下,她勉强向雅典娜鞠了躬,说了声“告退”,才一步三回头,转身向门口走去。走到门口时,她捡起那把掉在地上的银色手枪,打开合金门离开了房间。

等沉重的合金门关闭,雅典娜扫了眼跪在地上的几个未来战士,淡淡的说道:“至于你们......”

跪在阿亚拉身旁的男子直起身子,面朝雅典娜颤声说道:“大人,他并不是从正门进入的,他是从九号医院的电梯进来的,那边并不属于我们的管辖范围。”

“不需要你提醒我,我知道。”

“对不起,大人!”男子一脸惊恐,重新匍匐在地面。

雅典娜面无表情的说道:“记得,我们签订合约的时候是怎么写的吗?”

男子沉默了许久无神的说道,“记得....记得....”

“现在是时候了。”

“是,大人!”男子颤声说道。他直起了身体,他脱下了头盔,从腰间掏出了手枪对准太阳穴,他紧紧的闭上了双眼,随即猛的扣动了扳机,“嘭”的一声响,血花从他头颅的侧面飞溅而出,男子高大强壮的身体应声而倒。

雅典娜环顾了一圈还剩下的未来战士,她没有说话,偌大的房间陷入了死寂一般的沉默,当她的视线定格之时,那个方向的未来战士,就脱下了头盔,选择开枪自尽。

成默看到这些人几乎不需要雅典娜任何言语,就一个个前赴后继的自杀,场面像是某些邪恶的宗教仪式的献祭现场,血腥而残酷。尤其其中还有年轻人即便泪流满面害怕到了尿裤子,都没有尝试着反抗或者逃跑,这叫成默觉得不可思议。

整个过程雅典娜都很是平静,当整个房间只剩下成默还站着的时候,她换出了虚空中的海德拉大厦的立体地图,在几番选择后,成默看到了“开启三号自毁模式”一行字。

当光屏,池水开始退却,中间的培养皿也跟着开始下降。成默无暇关注这些变化,他看到雅典娜正款款的向他走了过来。她的步履并不匆忙,姿态也没有模特走T台那般的妩媚妖娆,直挺挺的,像是走向王座的女皇。如果此刻她的瞳孔里此时翻出龙睛,配着她修长曼妙的身线,画面一定会让男女老少全变成花痴。

只是对成默来说美感和危险程度成正比。

成默知道轮到他了,至于他的结局会如何,他心中不能肯定,也没有把握一定能活下去。他注视着雅典娜沿着水池慢慢走近,她的容颜冷漠而寡淡,但身材又性感到爆炸,这种冰冷与火热勾勒出令人心跳加速的天使与魔鬼的混合体。

可惜的是雅典娜的眼神过于无情,让人打心底里畏惧,破坏了成默最直观的感受。他不由的想起了“麻辣排骨”,就连那个骷髅机器人头骨里两颗红色激光灯都显得比雅典娜有人情味。而眼前这个女人的眼神,就像是高等智慧生物在俯瞰低等生物。

成默心想:“我可不是蚂蚁。”他暗中深吸了一口气,集中了全部注意力。

雅典娜停在了距离成默四、五米的地方,“现在来说说你的要求。”

成默猜测雅典娜是不是不想杀死自己的时候沾染上血迹,才会和他保持这么远的距离。于是他迈开步子,主动的向她靠近,同时低声说道:“贝雷特大人.......”

“好了,没必要靠的太近。”

才走了两步就被雅典娜制止,成默也没有尴尬,他停住脚步耸了耸肩膀说道:“贝雷特大人,我希望你能带我去伊甸园,让我见见我的同伴,事成之后我愿意用‘瘟疫之主’作为酬谢.....”

在命和“瘟疫之主”两者之间,做出选择很容易。同时他也可以试探出,黑死病的人是不是因为“瘟疫之主”才不会放过他。

“如果你在上次我见你的时候就不装失忆,直接和我谈条件,我会答应你........”雅典娜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我知道,是因为你不想‘瘟疫之主’落在黑死病的人手里,而你有没有把握带着你自己的本体和我一起逃出海德拉对不对?毕竟拿破仑七世可不会轻易让你离开,他只想把你当成一只漂亮的笼中鸟,锁在他的皇宫里面而已......”成默滚动了一下喉咙,轻声说,“你得承认你的能力是有极限的。”

雅典娜面无表情的凝视着成默,那眼神中没有流露出任何讯息,却让成默觉得被扒光了衣服,站在冰天雪地之中。这种威严让成默感觉到了一种冰冷的窒息,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过激了。

成默刚准备开口缓和一下双方的情绪,就听见雅典娜冷声说道:“我不需要替你考虑,我也不需要‘瘟疫之主’,只要别人得不到它就行,杀了你是最简单的方式。更何况别以为我猜不出来,你的乌洛波洛斯就在那个混血种手里......”

成默举起了双手做投降状,他认输一样的苦笑道:“您说过不会杀我的。”

“我说的话,我想遵守就遵守,不想遵守就不遵守。”雅典娜冷声说道。

成默咬了咬牙,像是走投无路般的说道:“雅典娜小姐,要不这样。我们两个打个赌,我能带着你逃出海德拉,还不被拿破仑七世发现。假设失败了的话,我就自杀,你也就不用违背对某个人的承诺,也能顺理成章的拿走我的‘乌洛波洛斯’,反正对您来说突围并不难。万一成功了的话,你带我去伊甸园,等拿回我的乌洛波洛斯,我就把‘瘟疫之主’送给你。”

雅典娜与成默对视,坦然的露出了思索的表情。

雅典娜沉静如水的面容却让成默却觉得心惊肉跳,毫无疑问这个女人对杀死他并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至于那句誓言,也确实如她所说,她想遵守就遵守,不想遵守就不遵守,一切只看她是对谁承诺的,那个人在她心中的分量究竟有多重。

成默可不能把自己的命运全交给雅典娜和那个藏在阴影中的人,他举着手,摆了下头,故作轻松的说道:“我知道您实力强大,突围对您来说轻而易举,可带着本体终究是件麻烦事,再说您和拿破仑神将的战斗已经有很多人看见了,要是再被人发现您是从海德拉逃出来的.........您本人当然不惧怕有关黑死病的流言蜚语,但对您的家族来说,肯定不是好事,也许某些人正希望你们奥纳西斯家族,作为黑死病的领袖暴露在世人的关注之......”

成默一边说一边不动声色的观察着雅典娜的表情,一直雅典娜都没有流露出任何破绽,可当他说到“奥纳西斯家族”时,雅典娜那古井无波的蓝色眸子里却泛起了一丝不易觉察的涟漪。成默隐约感觉到雅典娜对家族并无好感,于是立刻拉出拿破仑七世出来做垫背,他能够肯定雅典娜与拿破仑七世关系并不像外界形容的那么好,在这一点上做文章没有风险。他稍稍转换了语气,用轻松的语调说道:“而某些人正希望以此来要挟你,或者说给你提供庇护来获得您的好感......也许尝试一下无声无息的离开,对您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

表面成默表现的很随意,他的演技如今也无懈可击,可成默的内心却翻江倒海,将命运寄托在她人或者命运身上,对于成默来说依旧是一件折磨的事情。

他在这种折磨下活了已经有二十年了。一种可悲的愤怒在他心中淤积,他想总有一天他会爆发。

“不要在说了,我承认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也许真的不会辜负他的期待,可你逃离海德拉的方法不管是什么,对我来说都太复杂了,我讨厌复杂。而且拿破仑七世和那些黑死病的魔神不会给你漏洞钻出去,我觉得我们没必要浪费时间,不如你现在就自杀,我可以答应你任意一个遗愿......”

成默握了下拳头,他清楚雅典娜这种人做了决定几乎不可能更改,他内心有火焰在燃烧,让他拔出“七罪宗”和眼前这个美丽的生物同归于尽。理智又告诉他这是个最糟糕的选择,他需要竭尽全力找到雅典娜的心灵的漏洞,或者说是打开她心门的那把钥匙,所有和雅典娜的对话以及海德拉的讯息汇集在成默的脑海里,如瀑布般坠落。

雅典娜也不心急,她淡淡的说道:“给你10分钟思考。”

雅典娜站在成默的面前任由成默思考,成默却觉得自己想在深海之中,看着氧气表倒数计时,随着时间流逝,死亡即将到来的压力越来越大。

当他心中计数到只剩一分钟时,一切都还茫无头绪,雅典娜耸立在他前面,就像一个无懈可击的理性机器,她的一切都遵循一个简单直接的原则。

成默感觉到了什么,伸手想要抓住,那感觉又缥缈到无从琢磨。

就在这时电梯门被无声无息的挪开了一道缝隙,包着头巾的默罕默德·奥维斯出现在了缝隙之中,此时雅典娜正背对着默罕默德·奥维斯,而高举双手做投降状的成默恰好正对着他,他歪打正着的理解到了成默和雅典娜的状况,于是他对成默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端起HKM27自动步枪,瞄准了雅典娜的头部。

也许是因为电梯距离成默和雅典娜站立的位置实在太远,雅典娜并没有注意到有人正举着枪瞄准了她。

枪火迸射,红光乍现,子弹在空中拉出一道白光朝着雅典娜电闪而至。

成默冷汗直冒,他在默罕默德·奥维斯开枪的瞬间就高喊一声“小心”,朝着雅典娜扑了过去。

然而悲剧的是成默英雄救美的举动,还在半空中就无疾而终,雅典娜轻轻一脚就将成默踹翻在地,同时雅典娜的手中跳出了一把黑色的长刀,她头也不回的挥刃,“嗡”的一声,金黄的子弹就被利刃削成了两半。

成默一边抱着肚子在地上翻滚,一边大喊:“不要开枪!不要开枪!”

默罕默德·奥维斯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但他还是举着枪瞄准着雅典娜。

满头冷汗的成默抚着肚子,撑着地面站了起来,他忍着剧痛小声说道:“雅典娜小姐,‘简单的公式’确实是大道至简的美,就像1和0能够组成最奥秘的语言。但这并不是复杂的逻辑就毫无意义,比如‘黎曼公式’,想看看如今已经有一千多条数学命题以‘黎曼猜想’的成立为前提,如果‘黎曼猜想’被证明,那么这些命题就能荣升为定理,反之,则有无数的数学命题成为陪葬。可这因为如此‘黎曼猜想’才如此令人着迷。就像黎曼ζ函数中有许多其它零点,这些被称为非平凡零点(non-trivialzeros)的性质远比那些平凡零点来得复杂......”成默假意干咳了一阵,将好不容易挤在嘴角的血抹掉,勉强微笑了一下说,“正如希尔伯特所说‘我们必须知道,我们必将知道’,我们肯定会解开已经存在的‘黎曼猜想’,不过它会在数学界引起多大的地震。而对于已经存在在世上的蜥蜴人来说同样如此,彼此之间如何相处,是必须解决的问题。这是和‘黎曼猜想’同样复杂的命题,却可以从最简单的地方入手......”

成默向伫立在他面前高耸威严的神像伸出了友谊之手,他低声说道:“你可以试着和一个能够交谈的人类做一做朋友,甚至进入人类社会感受一下真正的平凡......这也许不是正解,但说不定你会从由简入繁找到一条化繁为简的道路......”

“朋友?”雅典娜低头看向了成默沾染着血迹的手。

成默赶紧把手在湿漉漉的衣服上认真擦了擦,直到完全擦干净才重新伸了出来。

雅典娜盯着成默手掌上的纹路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有些虚弱的成默举着手耐心的等待,等雅典娜开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胖子尤金从电梯的缝隙里探出了头,他大叫道:“法克儿!头,关键时刻你还在泡妞?火都要把大楼给烧没了呀!你们要干......”

成默头皮发麻,恨不得把胖子尤金的嘴给缝起来,幸好更大胆的话胖子尤金没能说完,就被人捂住了嘴给拖了下去。

雅典娜扭头看了眼电梯缝隙,看到默罕默德·奥维斯仍然举枪对着她,她又回头面无表情的看了成默举着的右手一眼,态度凛然的转身朝着门口走去,“等你能不用自杀再说!”

喜欢反叛的大魔王请大家收藏:(www.lwtxt.net)反叛的大魔王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反叛的大魔王》,方便以后阅读反叛的大魔王第988章 特里托湖畔的少女(16)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反叛的大魔王第988章 特里托湖畔的少女(16)并对反叛的大魔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