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个修罗场

作品:快穿失败以后|作者:云上浅酌|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19-03-19 17:33:04|字数:3529字

简禾瘫在地上, 被冷风吹得一抖, 晕头转向地睁开了一条眼缝。

这儿已经不是刚才那个鸟不生蛋的山洞了。宽广的穹隆泛着黯淡的血光, 一簇又一簇淡蓝色的虚幻光芒在上空飞过, 飘忽不定, 杂乱无章, 诡异中又带着丝丝的似曾相识感。

简禾一下子醒了神, 倏地坐了起来。

明明是三个人一起掉进来的,玄衣、夜阑雨居然都没了影,只剩她一个了。

除了头顶的穹隆散下了些微的蓝芒之外, 前、后、左、右都是一片黑雾,看不见墙壁、摆饰、家具,恍如置身在了无垠又无星的宇宙中。

好在, 她现在坐着的地方是平坦而坚硬的, 摸起来就是普通石板的感觉,有点粗糙, 有点凉, 尚不会有眩晕和失重感。

简禾拍拍膝盖, 站起身来, 仰起头来, 心中琢磨——

这是什么地方?

难道她被送进魔界之门里了?

在头上飞来飞去的会发光的虚影是什么东西?

系统:“宿主, 你已经来到了任务的尽头,随便走走吧。”

那些淡蓝色的虚像虽然时上时下,其实一直都在往同一个方向飞去, 好像被什么吸引着一样, 简禾不由自主就随着它们的方向去了。

路很好走,没有踢到障碍物。越往前,那些淡蓝色的光晕就越密集,不止在头顶飞来飞去了,甚至擦着简禾的身畔飞过。其中稍大的一块甚至穿透过了她的半个身体,这么近的距离,她才看见这淡蓝色的光斑并不是均匀的,中间似乎流转着一丝丝深色的长条……

就在这时,前方一百多米处,这些光晕忽然凝聚成了一束,玄衣背对着她,站在了光束的中间。

终于见到可以信赖的熟人了!

简禾大松了一口气,快步跑了上去,喜道:“玄衣,原来你在这里!”

玄衣好似听不见她说话,一直没有回过头来。

心中闪过了一丝不安的疑云,简禾气喘吁吁地跑到了他身后,这才发现他自然下垂的手中,执住了一支长箫。

箫身浸满了粘腻的鲜血,黑雾滋生,正在滴答滴答地流着血。而他的衣裳,也并不是掉进潭水前穿的那套了,而是一件更为厚重、冷硬的战袍。

不太对劲……简禾警觉地刹住了脚步,就在站定的那一瞬间,那些淡蓝色的光斑汇聚在了她与“玄衣”之间,光芒延展向四周,构成了一个极其真实的世界——

望不见阳光的河谷边,汲满了腥味的烈风飒飒地拂动着衣角,横尸遍野,血流成河。魔族人的尸首正在消散成烟。

眼前的“玄衣”,不论是身高、身形、相貌,都与不久前那个温柔地将她含在口中保护的玄衣没有任何不同。可是气质、眼神却已大相径庭,阴戾残忍,那是真真正正让人如坠冰窟的噩梦。

一众部下围了一圈,正中间的空地上,一个浑身血污的人类少女跪坐在地上,苍白着脸,仰头说着什么。夏昊站在她的身后,冷笑一声,恶劣地用脚碾压住了少女的肩膀,戏谑地将她踩在了地上!

而一旁的简禾,却已经木僵在了原地,万分震惊。

幻境中的这个少女——就是上一世任务失败了的她!

而这一幕,就是她被玄衣杀死的前奏!

幻境之中,“玄衣”不为所动,不耐地说了几句话,薄唇一张一合,简禾却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幻境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简禾眼眶发热,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呆滞地辩解了些什么,“玄衣”冷笑几声,拂袖而去……直到在兵荒马乱中,暴怒的“玄衣”化做原型,长尾将她横扫上天,骨肉尽碎为止。

幻象戛然而止,归于黑暗,连“玄衣”也消失了。

背后重新汇聚起了一束光,简禾颤抖了一下,慢慢回过头去。

桃花漫空,落英缤纷,艳丽馥郁到了极致。

“姬钺白”揽着一个少女的腰,在微微笑着说话,姿态如情人轻喃,亲密万分——若是忽略他右手的那柄穿透了少女心脏的绛仪的话。

简禾晃了晃。

她眼睁睁地看着上辈子的自己动了动,似乎想倔强地重新站直,对他说句话。却因伤重,一动就呕出了一大口血,眼珠慢慢地失去了光泽。

简禾一直觉得——姬钺白的那个失败的任务,是结束得最干净利索的。有痛觉屏蔽功能在,她被冷不丁捅死了,顶多就是错愕,肉体上并没有什么痛苦。

没想到,后面还有这一出——

银光一窜,绛仪剑刃滑落血珠,渗入泥尘。一个黑衣侍从站在了“姬钺白”的身后,恭敬地一点头。“姬钺白”慢条斯理地拢了拢长发,头也不回,淡淡地说了三个字。

虽然没听声音,可看唇形,他说的是——

“扔掉吧。”

……

接下来轮到了贺熠、夜阑雨,无一例外,都是终止在了她任务失败的那一刻。最后一世结束,定格的画面轰然湮灭成了尘埃。

简禾发着抖,脱力地跌坐下来。

原来如此……那些淡蓝色的光晕,是她的任务数据。

这是一个数据乱飞的空间。

当年,在四个任务都失败后,她的意识被藏进了数据库很长一段时间。意识的储存形态也是这种游游荡荡的光晕,所以才会觉得眼熟。而在回到人世,重新进入人的身体以后,这段时期的记忆被淡化模糊了,故而没有一下子记起来。

系统:“宿主,你还好吗?”

“不好!”简禾把头埋在了臂弯里:“为什么你非要我重温一遍自己是怎么死的?这有什么意义!”

系统:“十分抱歉,宿主,这不是出自我们的主观意愿,而是在任务的最后,数据归一的必须过程。你睁开眼睛看看吧。”

简禾缓缓地将头从臂弯中抬起来,笼罩着她的黑雾潮水般褪去,视野亮了起来。她才发现,这里是一座穹隆极高的巨大地宫,无门无窗,绘满金色妖兽。

地宫的正中心有一个直径达百余米的巨坑,一看就并非人工开凿、边缘平滑的那种,而像是有个浮在半空的巨大东西在这里爆炸过,才会震出个大坑来。边缘被劈得四分五裂,狭长的裂痕闪电一样遍布了整座地宫,甚至还爬上了墙壁,堆满了水泽波纹的焚骨石,时隔百年,仍是魔气熏天。

毋庸置疑,魔界之门曾经就是开在这里的!

奇就奇在,深坑的正中间,焚骨石之上,有一口长长的空棺侧翻在地,落满了尘。

封一次门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为了避免它重开,必须施以秘法,并献上一个镇压得住的祭品,加强效果。

棺材只能是人躺的。当年的祭品,一定是个大活人。

可这口空棺是敞开的,棺材板被人砸得稀巴烂,木碎一片片地插在地上。用来钉上盖子、有孩儿臂那么粗的桃木钉,也被粗暴地折断成了两截,扔在地上。

难怪古战场异象频发,且蔓延恶变的速度会那么快了——因为最最重要的“祭品”,根本就没有进入棺木之中!

这就相当于是只把门栓轻轻地拉上了,却没有上一把锁。偏偏门的那边关着的是只猛虎,它不心血来潮去试探还好,一旦发现这门根本就不牢靠,怎么可能不反噬!

只是,简禾现在已经无暇去看这个空棺了。

黑雾徐徐散尽,碎裂的数据旋转凝合,于地宫之中刮起了一阵冷风。

她原以为不在此处的玄衣、贺熠、姬钺白、夜阑雨四人,其实一直都在她身边,只不过一直都看不见彼此、也听不见彼此的声音罢了。

刚才她所看见的一切幻境,他们也都从头看到了尾,没有漏下任何一世。不一样的是,他们不仅看到了结局,还走马观花地将整个过程都看了一遍。

故事中的少女一概化名为“简禾”,幻象不断重演,被简禾隐瞒至今、死活都不肯说的过去,终于残酷地展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一次次地倒在另外的三人的剑下,他们只能一次次地旁观着,心痛难忍也无法阻挠幻象。直到幻象有变化,凶手化成了“自己”……如果说原本心中满布愤怒与憎恶,那么此刻,就只剩下了错愕和难以置信。

幻境里的“自己”,不止是相貌一样,就连身材、背景、亲朋友人、部下,甚至说话的习惯都如出一辙,唯有人生的轨迹发生了偏差。与其说是幻境在模仿他们,不如说是前一世的再现。

地宫之中,蓝色的数据越转越快,整片空间都被幽幽的蓝光所包饶了。

一片死寂中,玄衣眼眶猩红,牙根咬出了血,问道:“都是真的吗?”

“……”

“上辈子和这辈子,我杀了你两次?”

比最荒诞的故事还让人难以相信,夜阑雨心痛难忍,哑声道:“上一辈子我们亲手杀死了你?”

姬钺白脸色苍白,摇摇欲坠,扔下了绛仪,惨笑道:“难怪……难怪你从来都不愿意说出真相,难怪你说不出口……你当初,是用怎么样的心情嫁给我的?”

被他们一次次地亲手杀死,又再一次来到他们身边,毫无芥蒂地陪伴着、保护着他们。到底谁欠了谁,这笔账已经彻底算不清了。

“咣”地一声巨响,贺熠踹飞了脚边的兽头纹饰,恶狠狠道:“好笑,你们居然信了?!我一点都不会信,人死魂碎尽数投生,哪来的前世今生,三岁小孩都不会信!”

颠三倒四地自言自语了一会儿,他又跳脚了,恨铁不成钢地骂道:“简禾,你是不是傻了!明知道我杀过你,这辈子就应该有多远躲多远的!还来招惹我做什么,还想我再杀你一次吗?!我疯你也跟着疯,还疯得不轻!”

一声清脆的响声,于上空旋转至今的数据碎片终于合一,凝成了一个闪着微光的储存盘,从上空落下,坠入了简禾摊开的手心。

系统:“主线剧情进展,咸鱼值—100,实时总值:0点。恭喜宿主,你已经走到了任务的终点,取回了你想要的报酬了。”

“你的情感,你的记忆,你想修复的数据,都已经交回给你了。”

从这个时候开始,不止是简禾一个人能听见系统的声音了,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见它道:“这里是一切的终结,也是一切的开端。与其迷惑不解,还不如亲眼看个究竟。”

简禾手心尽是汗水,缓缓地、坚定地捏住了这个储存盘。

尘封至今的记忆大门,至此终于开启。

——

预警:前方开始高能回忆杀+真相篇!

喜欢快穿失败以后请大家收藏:(www.lwtxt.net)快穿失败以后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快穿失败以后》,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失败以后第115个修罗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失败以后第115个修罗场并对快穿失败以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