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个修罗场

作品:快穿失败以后|作者:云上浅酌|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19-03-19 17:33:04|字数:3252字

长明灯忽明忽暗, 玄衣支着下巴, 审视着她, 长眉狭眼, 幽幽赤眸, 沉黯得好似吸纳了周遭所有的光芒。

片晌, 他才意味不明地轻轻道:“卞七……可我却听说, 你在江州城时,一直管自己叫‘简禾’。”

简禾:“……!”

艹艹艹艹艹,玄衣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一瞬间, 诸如什么“他在自己身边安了眼线”、“他跟贺熠磋商交流过”、“他有顺风耳”的乱七八糟的想法都冒了出来。

系统登时无语,适时堵住了她的脑洞,道:“当然不是。宿主, 想想江州城。”

简禾一怔, 顿时了然。

——某种程度上,“卞七”跟贺熠都是“名人”。后者之臭名昭著就不需多阐述了。而前者, 本就长了一张让人过目难忘的脸。简禾顶着这个壳子, 在冬江的采莲工人中以真实姓名混过一段时间。而来自于白家的悬赏追杀令, 则让她的“知名度”更上一层楼。

这样的两个人, 不管走到哪里, 必定都有迹可循, 不愁没有线索。

况且,在【分尸魍魉】的副本中,在她心软放走了重伤的孟涟、贺熠跟她闹别扭而短暂离开的那段时间里, 她就护送过一个迷路的水生魔族小孩儿出城。

区区一个小屁孩都能进来, 可见江州城根本没有拦住魔族人的可靠壁垒。打探消息对玄衣而言,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随便派个部下进城就行了。

只是,两个壳子的名字相同又如何?充其量,这也只能是佐证,不能是“二人同魂”的铁证。

说起“证据”,简禾一个激灵,连忙点开了“掉马进度条”的画面。匆匆一瞥,她随即头大地发现——原本数值为0的第二格,如今已经涨到了5/10。不过,属于玄衣的那一格,直至现在也还停留在9/10。

简禾:“……”

四格均有不同程度的填色,难免给了她一种四面楚歌的凄凉感。

虽然玄衣的掉马条还没满格,但涨到那么高,一定有他的理由。说实话,简禾对“能不能过关”不太抱有希望。

系统:“既然决定了抵死不认,那就好好演下去吧。不建议中途改口供。”

简禾没打算对玄衣说实话,可也有些好奇:“为什么啊?”

系统:“很多东西你都无法解释。而且,不改看起来更有气节。”

简禾:“……”

罢了,既然【抵死不认】的戏已经开演,未见棺材,又岂能中途认怂。

这一串的思绪,不过在一瞬间闪现。简禾定了定神,在心中给自己鼓了鼓劲儿,才满不在乎道:“这个年头,行走江湖的人,没个几个化名怎么能行?那个名字是我随便取的,我还有十七八个化名呢,张三李四王五……你不知道而已。”

“是么?那可就巧了。”玄衣讶然一笑,笑意却未达眼底,道:“我认识一个人,她也给自己取过一个化名,叫做‘简禾’,跟你的一模一样。”

简禾干笑道:“那就是巧上加巧了呗。”

可谓是极好地诠释了那句话——油盐不进,死活不认。

玄衣止住了笑。

非但不笑了,眼中还笼上了一层似雪寒霜。

简禾:“……”

正当她脑海警铃大作之时,围绕在周边的空气蓦然扭曲,滋生出了一缕诡异的黑雾,缠住了她的腰。

魔牵索!

在第一次被搜魂阵逮住时,简禾就领教过它的厉害。更何况这一次,它是由玄衣释出的。

她徒劳地挣扎了几下,无果,被魔牵索卷着往前送去,直送到了玄衣的座前。

与第一次被逮住时很相似的情景,但是,终究是有所不同的。上回,玄衣对待她的动作颇为粗暴,毫不在意地将她扔在了法阵上。而这一次——

猝不及防地,托举着简禾的那股无形的力消失了。而在身体砸到地上前,倏地多了一层缓冲,轻轻地把她“放”在了地毯上。

简禾:“……”

刚才仗着离得比较远,胡说八道的时候还挺有底气。而此刻,彼此距离之近,已到了伸手可触的地步。

或许她该庆幸这具壳子的心脏是不工作的。否则,它此时一定快从嗓子眼跳出去了,也必然会被玄衣察觉端倪。

简禾哀叹一声,叫苦不迭,忽然发现自己的膝盖压住了他玄黑的丝质长袍的一角。蔓延向黑暗的长纱微微亮出金红的火光,黑雾冲天。

她立刻退了一步。

嗯哼?玄衣不悦地抬了抬眉,倏地,缠在她腰上的魔牵索再次收紧,将她推到了比刚才更近的地方——直接趴在了玄衣的膝上。

简禾:“……”

不愧是大佬的主场,别人根本玩不过他啊擦。

玄衣道:“你躲什么?”

简禾嘴硬道:“我没有躲啊。我这不是怕压皱了你的衣服嘛。”

玄衣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在她醒来之前,短短的几个昼夜,他已经探过她的身体。在那血肉之中,真的有一条活人蛊虫。

魔族人虽然一直被视作邪恶的代表,可他们天性傲慢,自命不凡,对人类钻研出的一些邪门歪道、让人作呕的玩意儿,其实是看不上眼,也不屑去学的。玄衣亦然。

不过,虽然没有豢养过蛊虫,他也对这玩意人略有耳闻——它需要主人每个月释出一碗心头血来滋养,否则,就会带着寄宿的尸身一起枯萎消亡。

“卞七”几天都没动静,无呼吸无心跳,却仍然维持着“保鲜”的状态,大概是因为还没到给蛊虫喂血的限期,它还在兢兢业业地工作着。

——矛盾的地方就出在这。

当年,移魂阵之前,玄衣在她身上留下了一缕魔气。

魔气只能附着在活物身上。若身死,魔气也将逸散。就是凭借它,他才会通过重新凝聚的魔气,察觉到“封妩”一死、“卞七”就复活的事实。而如今,她明明看着是死人,可身上的那缕魔气却仍然是凝聚状态的。

她到底是什么人?

若她还活着,怎可能让蛊虫附身?

若她已经死了,魔气又怎可能不逸散?

……

——这么想的玄衣,自然没有猜到,贺熠并不是这条蛊虫的第一手主人,喂血间歇也不是一个月一次。也料不到,简禾会有个凌驾于世界规则之上的系统。

说到底,这个壳子能完好保存至今,全赖它如今处于被简禾控制的状态下,是个半死半活的状态,故而活人死人的两边的便宜全占了。

要不是这样,贺熠消失了数日、蛊虫饿了几天,这个壳子早就报废了。

望着简禾苍白无血色的后颈半晌,玄衣出了会儿神,忽然换了个话题,敲了敲椅子,道:“先前,在村子里时,你好像问过一句我是谁。”

简禾倏地抬头,心道:“糟了,要来了。”

玄衣一顿,声音转厉:“卞七,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不认识我么?那么,你为什么要在贺熠偷袭我的时候喝止他?为什么要保护一个来截杀你的陌生人?”

简禾握紧了拳头,道:“那是因为……!”

玄衣步步紧逼:“因为什么?”

“因为……”简禾急中生智道:“因为你很凶!”

玄衣:“……”

简禾硬着头皮编道:“你看起来很不好惹。那时,我们都被你的部下包围了,如果贺熠刺伤了你,我们两个肯定会更加倒霉、更加吃不了兜着走。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果刺伤你,还不是自寻死路?”

……

这不是一个天衣无缝的解释,但却是情急之下,能想出来最合乎情理的了。

纵然是玄衣,也挑不出什么错处。

出人意料地,玄衣听到这里,盯着她看了许久,似是终于有些失望了,没有继续逼问下去。

简禾松了口气,但也觉得颇为怪异:“地狱bug条还居高不下,玄衣会这么轻易被糊弄过去?”

然而,在这一次无果的对峙后,依照系统的提示,也主要是没别的选择,简禾在蚀月境中住了下来。可自那天起,她再也没有见过玄衣,所以,也没机会去看看他的态度。

玄衣并没有禁过她的足。毕竟,有过一次被闯入的经历,如今的蚀月境已非往日那么容易进入。她又无法打开边界,就算随意在里面溜达,也出不去。

住了几天,她才发现这地方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阴森。湖泽、山川、幽谷,应有尽有,风光绝美。且还有不少的魔族小孩儿在这里生活。

简禾见不到玄衣,闲着没事干,也跟他们玩过几次,似乎也悟到了为何这些魔族人愿意追随着玄衣。

在玄衣出现之前,魔族人大多都要东躲西藏地生活,若运气不好,便会落得一个跟觅隐村一样的下场——遭到仙门宗派屠戮。蚀月境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片难能可贵的净土了。

这天,简禾刚与几个魔族小朋友玩完,在树林中的一架秋千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推了她的肩膀一下,动作很温柔,声音却很傲慢:“都天黑了,还在这里睡?”

简禾迷迷瞪瞪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前方立着一个瘦削的黑衣少年。

青涩的面容,倨傲的表情,并不崭新、却洗得很干净的衣裳。

是十年前,仅有十五六岁的玄衣。

简禾愣住了,缓缓道:“……玄衣?”

这什么情况?

“怎么了你,睡傻了?”玄衣似乎觉得有点好笑,可等了一会儿,简禾都还是那副愣愣的表情,他终于微微蹙眉,探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严肃道:“你不舒服?”

简禾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四周的景色终于清晰了起来。

她身处在一片惬意的小桥流水人家前,对岸是熙熙攘攘的大街。

这里,是她初到这个世界时,获得的第一个奖励住所。

喜欢快穿失败以后请大家收藏:(www.lwtxt.net)快穿失败以后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快穿失败以后》,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失败以后第87个修罗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失败以后第87个修罗场并对快穿失败以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