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个修罗场

作品:快穿失败以后|作者:云上浅酌|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19-03-19 17:33:04|字数:4405字

无言之中, 简禾检讨了一下他们的姿势——说白了, 她就是在公主抱夜阑雨, 这动作又暧昧又显得亲密无间, 再加之二人年龄相仿、相貌出色, 一个美一个俊, 确实像一对般配又恩爱的年少夫妻。

只不过, 就是内芯该换换。

简禾都已经可以脑补出这位结结巴巴的NPC少年是怎么看待他们的了——

“呜呜,好多丧尸。相公,人家怕怕……”

“不用怕, 夫人,我这就抱着你跑!”

“嘤嘤,抱紧我!”

“没问题吼!”

……

简禾:“……”

啊哈哈哈, 真是又雷又好笑啊!

夜阑雨似有所觉, 望着她,皱眉道:“你在想什么不该想的?”

大大, 您会读心术的吗?简禾如此腹诽了一句, 抵死不认道:“嘿, 你怎么知道我想的是不该想的?”

夜阑雨定定地看着她, 道:“笑得很猥琐。”

“……”岂有此理!居然说她猥琐!不过, 她顶着夜阑雨那张不食人间烟火的脸, 居然还笑出猥琐的感觉……她到底是笑成什么模样了?

简禾悻悻然停下了脑补,道:“好吧,其实我是在想, 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要不就按他说法,演一对夫妻好了。”

夜阑雨冷冷地扯了扯嘴角,道:“你演夫人的话,或许可以考虑。”

简禾啧啧称奇:“你确定?真的要我用你的身体演夫人?不要这样作践你自己的形象啊。”

夜阑雨:“……”

这下轮到他没话说了。

记得从前,她只会在他面前做小伏低、佯装懵懂无知,装得还挺有那么一回事。可自从秘密暴露以后,她仗着自己在使用他的身体,终于开始肆无忌惮地露出了……本性。

扰得他的情绪上下波动,搅乱他的心神,他却根本拿她没辙,奈她不何……这滋味,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像她这样的人——这辈子一个也没有。

简禾弯膝蹲下,把夜阑雨放了下地,又很自然地挽住了他的臂弯,以防二人走散。

虽然还不知道这突然冒出来的结巴少年可信不可信,但是,他们漫无目的地在此绕了那么久,终于遇上了一个突破口。不论对方是友是敌,都不该放过,否则事态将永无进展。

结巴少年自称十三岁,姓王,单名一个“存”字。又是一个一抓一大把、不走心程度好比系统在线随机生成的名字。就是他把两人背到柴房里的。

他所说的“适合谈话的安全之地”,竟是一个聚集了蜀东现存的所有活人的地方。因为负责带路,他一直走在了简禾两人前方的几米处,没有靠得很近。

简禾一直以霜梧的剑气挥散青雾,否则,一头扎进雾气里,跟蒙了眼睛差不多。

王存腰间的剑非常平凡,亦无灵气灌入,根本没有驱散雾气的作用。可他却似乎很熟悉这一带的路况,什么时候该转弯、什么时候走到了尽头,都了如指掌。他带走的路,两旁的门户依旧是紧闭的,却再也没有传来了那种“咚咚”的撞门声了。

王存不紧张时,也就不结巴了,解释道:“这里面都是空宅,没有那些活死人了。不会有人袭击我们的。”

说是活死人,其实都是丧尸。简禾与夜阑雨都默契地没有去纠正他的说法。

原本,简禾还警惕着这NPC会不会把他们带到一个更危险的地方去,可走了快二十分钟,都没什么事,也就暗暗松了口气。

这时,夜阑雨忽然道:“你为何不用看路?”

王存苦笑道:“夫人,现在蜀东能像我一样在外面走动的人……已经不多了。这条路,短短半个月,我起码走了几十遍了,就算蒙住眼睛也会走。”

“……”夜阑雨道:“‘像你一样的人不多’,这是何意?”

简禾没说话。毕竟是夜阑雨的主场,这种时候交给他来交涉,能问出比较多的信息。

“唉,一言难尽。说实话,我很久没见过有外面的人出现在蜀东了。但是,因为未与两位交谈过,所以,才会先把你们送到安全的柴房里,等两位醒来再说,没想到一转头的功夫,两位就跑到死人村去了。”王存捂了捂自己的腹部,望见前方,忽地精神一振,道:“我们到了。”

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足有五六米高的巨大洞穴入口。

乱石嶙峋,山体高大。入口处修筑了一个石门,门框已经垒砌好了,上铸一只气势磅礴的神兽石像。本应配上一扇威武的大门,可视线下落,却只能看到一扇摇摇欲坠的木门。路旁,堆砌了一些巨大的石块,看着像是施工了一半的工场。

王存的话也证实了他们的想法:“这是蜀东一个炼制武器的工场。那时候,街上到处都是活死人……我们就把没受伤的人都带到这里藏着了。至少里面安全。”

看到了门上贴着两道符,夜阑雨单刀直入,问道:“你们里面有修士?”

“修士?有啊,他给门上贴了道符,真的没有活死人闯进来过。但也仅限于此了,大家还是一个接一个地……”王存没说下去。

木门半掩,后方怯怯地探出了一个两三岁的小姑娘的脑袋。王存一怔,立即制止了她道:“你怎么出来了!”

门口的通道虽然是朝下的,可还挺宽敞,不必担心在遇到机关时没有空间防备。不过,遇到了黑黝黝的环境,夜阑雨就本能地心生排斥。

简禾捏了捏他手心,小声道:“你要是不想进,我们就不进。”

夜阑雨摇头道:“没事,有光即可。”

门后的小姑娘还流着口水,懵懂地望着来人。王存将那不会熄灭的烛台放到了一边,一把将她抱起来,才道:“这是我妹妹,平时我出去的时候,就让人帮我看着……李叔怎么不看好你?”

一边叨叨,王存一边领着简禾两人进去,并谨慎地关好了门。

外界的光转瞬即被隔绝了。不过,外面的天那么灰暗,就算开着门也不会明亮多少。微风自前方轻拂而来,这工场一定有通风的口。

往前走了十多米,拐过弯后,一片凹在地下十多米处、广阔的建筑群映入了两人的眼中。

通过一道长长的楼梯可以下到地面。洞中悬满了火把,十分明亮,人站在这里,完全没有憋闷之感,不知道这通风系统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再怎么明亮,地底下的温度还是比外面要阴冷许多。

这里的确是个炼剑的工场,不过现在已经被挪作了避难场所。本来修筑给工人用的休息区,还有库房,现在都铺满了床褥被铺。而就在洞穴的其中一角,堆放了大批落了灰的打铁工具。而空荡荡的洗剑池中,则支起了几根竹竿,晾满了人们的衣服,看起来,幸存的人已经在这躲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据王存所说,现在管理这里的人,是这座炼剑场原先的主人,那位修士也是他的朋友。

阴暗的底下突然迎来了两个谪仙般的人,少年自是风姿无双,而那少女的形貌,虽不及少年出色,但步伐极大,看人时眼含煞气,反倒叫人不敢直视。

便是这样,穿过街道时,无数探究的目光从两旁的房屋中悄然射出,或好奇、或恐惧,紧随着二人的背影。

主事人、即工场的老板,以及那名唯一的修士,就住在了东南角的一所低矮的小木屋中。

王存轻扣柴扉,随即撩开了帘子。瞬间,就有一股难闻的气味从中飘了出来,混杂了潮湿、腐肉、药草、柴火等各种杂七杂八的气味。

木屋中点了一盏油灯,一张单人床上躺了一个奄奄一息的白发老翁。其面泛潮红,双颧如覆红妆,说着胡话。那阵难闻的气味就是被子底下飘出来的。

房中的另一人,则是名富态的中年男子。简禾三人进来时,他正守着一碗药在发呆。狭小的屋子骤然迎来了两个如有天人之姿的男女,这男人直接看呆了。

直至王存说出了前因,这男人才如梦初醒,激动地站起身来,搓手道:“鄙人姓袁,大家都叫我袁叔。不知这位高人,还有您的夫人怎么称呼……”

“我姓叶,叶子的叶。”简禾看了夜阑雨一眼,恶劣道:“这位是我的夫人。”

夜阑雨:“……”

袁叔恍然大悟道:“原来是叶高人和叶夫人!”

简禾笑容满面地应了句:“嗯。”

夜阑雨:“…………”

夜阑雨似乎已经不想再听他吐出那两个字了,沉声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袁叔道:“唉,说来话长。您看看就知道了。”

简禾与夜阑雨对视一眼,上手掀开了那张盖在修士身上的被子。瞬间,难闻的气味更增数倍。

而入目的景象,也让他们的心跳骤然停滞——被褥之下,这修士基本不着寸缕,只穿了亵裤挡住了重点部位。若从身体正面划下一条中轴线,那么,此人的左半边身体还是完好无缺的,可右半边的身子却正在溃烂!

脚掌、小腿、膝盖,均是腐烂见骨,敷了厚厚的药,也无济于事。而右手手肘以下已被刀剑切除,像是进行过截肢手术。但还是阻挡不了那腐烂的诅咒往上蔓延。

袁叔也拉起了裤腿,只见其一条腿的皮肤已经开始发黑,只是还未到溃烂的地步。

“这是怎么回事?”

“早在三个月前,我们发现城民在荒郊的十多个坟地被人挖开了,里面的尸首不翼而飞。初初,还以为是出现了盗墓贼,只是,蜀东下葬人时,不会在棺木中放太多陪葬品。我们就想,这盗墓贼怎么会挑我们的墓地下手呢……可很快,有天夜里,我们发现了这几具不翼而飞的尸首……全部都回来了。”袁叔的声音中带了几分恐惧:“还穿着下葬时的衣服,见人就咬,连亲人也不认得了。”

简禾心道:“丧尸丧尸,能认得人的就不叫丧尸了。”

袁叔道:“后来,这样的活死人越来越多,还不分昼夜地出现,被咬伤的城民的伤口也总是不好,无论敷多少名贵的膏药,或是喝多少药汤,都阻止不了伤口溃烂扩大。慢慢地,人就只能在活生生的情况下变成了一具白骨。”

简禾头皮发麻。

清醒地看着自己慢慢死去……这种死法,还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夜阑雨忽然道:“你们也被那些丧……活死人咬伤了?”

“没有!但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袁叔恨道:“我们还以为那些活死人身上有疫病。谁知道,很快地,这种身体溃烂的症状就蔓延到了其余没被咬伤过的人身上。某天起来,看到身上的某块皮肤变黑了。再过半月,这一块皮肤就会溃烂,然后重演化成白骨的经历。就算剁掉了手脚、挖去那一块肉也阻止不了!很多人都是从单侧的下肢开始溃烂的,越是活动,溃烂的速度就越快。”

简禾追问道:“那么,那条死人街是怎么回事?”

王存道:“这里,很多人都见过亲人的死状,身体开始溃烂后,都知道自己命不久矣,药石无效,宁可回家里,守着亲人的尸骸死去。”

所以,那一整条街的门才会是从内部锁上的。而那具丧尸的颈前有刀痕,必定是他在绝望中自尽留下的痕迹。

只可惜,人都死了,还是免不了变成丧尸的结局。

“现在,这地底下的人几乎都已开始溃烂,开始变成不阴不阳、半死不活的怪物。大家都不敢乱走动,就怕死得快。只有一些年轻人还没有出事。”袁叔歉疚地抱住了头,道:“如果不是这样,我们也不会让一个才十二三岁的孩子代替我们出去……去看蜀东外面的屏障消失了没有!”

夜阑雨一愣,道:“屏障是何意?”

“二位难道没有被屏障拦住吗?”袁叔与王存均面露惊讶。

“如果你说是一道浓雾,我们遇上了。但并没有被围墙拦着。”

“就是那道浓雾!凡是想出去的人,都只能一直在原地绕路,根本摸不到外面的天。”王存恐惧道:“我们这里,本有四五个修士,其中三人曾合力想要冲出此处。可最后都没有奏效。我在林中找到了其中一男一女的尸首,他们腰身之下的部分都消失了,完全长在了一起……简直就像一个不阴不阳的……怪物!还有一人不知所踪……”

简禾一凛。

这死状,不就跟他们刚来的那天,在林中见过的夜家修士的死状一样么?

还有一个人没找到尸体,看来,他还是侥幸逃离了这里,才会把求助信送到了夜家手上——不过,相比起这里出事的时间,还是晚了足足几个月。

凡是进入了蜀东之人,又或是意图冲出包围的人,几乎都落得了一个不死不活、不阴不阳的下场……

慢着,死人返生,活人半死。

简禾一个激灵。这不就对上了副本名上的【阴阳颠倒】么?!

甚至于,她与夜阑雨在某种程度上,也契合了【阴阳颠倒】这四个字,不过,采取的是一种比较温和美观的方式罢了!

喜欢快穿失败以后请大家收藏:(www.lwtxt.net)快穿失败以后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快穿失败以后》,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失败以后第69个修罗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失败以后第69个修罗场并对快穿失败以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