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个修罗场

作品:快穿失败以后|作者:云上浅酌|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19-03-19 17:33:04|字数:5177字

在嫁到蝶泽以后, 简禾就立即进入了副本、经历了一连串的事情, 似乎这任务已经过了很久了。但其实满打满算着, 从乔迩出嫁到现在, 也才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乔家早已为来人安排好了住宿房间。而简禾本身的房间就足够宽敞, 况且回门岂有住客房的道理, 故而, 乔家的父母让人提早把她的房间打扫干净,让小夫妻两人入住。

当今世道民风开放,对女子的约束很小。但乔家虽然在礼教姿态方面, 却对乔迩相当严格。回想当初出嫁的途中,明明马车上只有自己一个人在,乔迩还全程保持着跪坐这种反人类的姿势——原来都是有迹可循的。

吃饭的时候, 乔家父母询问了一些简禾在姬家生活的家常细节。端到饭桌上的, 都是玉柝当地有名的菜式。但乔家显然考虑到了女婿的口味,漂在汤面的辣油还没有昨晚的一半厚。可酸汤的酸度, 却比昨晚的更甚。

大概是因为世上不爱吃辣的人比不爱吃酸的人多得多了, 根本没人考虑过这层。

简禾悄悄瞄了身旁的姬钺白一眼。瓷碗端到他跟前时, 他脸上仍带着淡淡的笑容, 什么都没说, 面不改色地端起瓷碗。然而, 在咽下去时,他轻轻搭住碗沿的修长手指轻轻地蜷了蜷,眉头也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

简禾觉得有点好笑——姬㚐㚐这模样, 跟那些被迫喝药的小孩好像哦。

她在怀里摸了摸, 不着痕迹地往姬钺白的手中塞了一样东西。姬钺白一怔,并没有低头,而是悄声在手中摸索了一下,发现那是一颗糖。

依据乔迩的记忆,简禾大致知道该以怎样的语气跟这对便宜父母相处,倒也没有露馅。而真正让她难以适从的,是坐在她正对面的乔瑛。

这位兄弟从落座开始,一双发红的虎目就直愣愣地看着她,饱含痛苦与哀怨,写满了“被老婆戴了绿帽子,还被迫与横刀夺爱的奸夫同台吃饭、不能发作”的绝望。

系统:“宿主,某种程度上,你的形容是非常贴切的。”

简禾:“……”也对。

这么听起来,这位仁兄的遭遇真是惨绝人寰啊!不过,要是让他继续这么盯下去,遑论是心思细腻的姬钺白了,就连傻子都会发现不对劲吧。

简禾如坐针毡,只好尽快把饭扒完,拉着姬钺白跑了。

午后,两人分别换了衣服,溜到了城中的大街上。玉柝的衣服从纹饰到颜色都十分浅淡,但即便这样,一袭素衣的姬钺白仍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如刀艳色感。

小蕊等侍女难得出趟远门,刚才来的时候,就对沿路看到的玉柝衣裳十分感兴趣。简禾干脆就放了她们自由活动,所以这一次,他们身边没任何随从跟着,乐得自在。

路上有不少人认出了他们,但与白天入城时热闹的景象不同,当街坊察觉到这是人家夫妻出来逛街,都很识相地没有上前去打扰。

简禾把人带到了城东的一家糕点铺前。

姬钺白轻轻抬眉,道:“‘糖心彩’,这是糕点铺?”

“没错。它的招牌菜就叫做‘糖心彩糕’。里面的馅儿可甜了,据说是把麦芽糖、杏仁碎等东西熬成胶,在它们还热乎乎的时候就倒进面团里,一咬下去,那些馅儿就滋滋地从里面流出来。”简禾往里张望了一下,喃喃道:“招牌还没撤,看来还有得卖。”

姬钺白很自然地取出了钱袋,放到了简禾手中。不一会儿,简禾就带着两个冒着香气的纸袋出来了。

简禾率先咬了一口,甜意在舌上化开,果然是人间美味。可要是连吃几块,那甜味就有点儿封喉了,让人想喝点水中和。

姬钺白道:“吃不下就给我。”

简禾求之不得,忙不迭把剩下的几块都给了他。

今天一路下来都是这样,一座玉柝城的面积,还不及四分之一的蝶泽大,可两人走走停停,到了天黑,居然才逛了两条长街而已。

夜里,明月如霜,华灯初上。简禾摸着吃得圆滚滚的肚子,与姬钺白商量道:“天黑啦。咱们都出来一整天了,最后再去一个地方就回去吃饭吧。你有什么想做的?”

最后一个地方……

姬钺白思索了片刻。蓦地,一个有些陌生的词语飞快地在他心间闪过,他脱口道:“皮影戏。”

简禾纳闷。

嗯?又是皮影戏?

犹记得,当年还在玄衣线上走着的时候,他也曾经主动要求过要看这玩意儿。结果,那天晚上,他们就在暗巷里碰见了跟野狗抢食抢得欢的幼年贺熠。这出场实在让人印象深刻,所以,她才会把那晚的事记到现在。

奇了怪了,怎么各位大大都有这么相似的执念,都要看皮影戏?

虽然摸不着头脑,但这倒也不算多难满足的要求。玉柝的皮影戏摊子是流动的,常在城南出现。无奈的是,当两人来到城南时,恰好赶上了皮影戏摊主的收摊。

简禾遗憾道:“没赶上啊,看来是天注定不让我们看啦。”

姬钺白立在了简禾身旁,静静地看着摊子被收走、热闹的人群远去。

他以前不是没看过皮影戏,也不是小孩子的年纪了,不会因为“没玩上预算中的东西而伤心”。可不知为何,此景此景,他的心脏却好似被一种遥远而模糊的、难以名状的艰涩感攫住了。

就仿佛,他并不是错过了一场皮影戏,而是一个被寄予了所有的希望、却最终破灭了的赌注。

“……姬钺白?”直到简禾在他面前晃了晃五指,姬钺白猛地回过神来,定了定神,微笑道:“赶不上就赶不上吧,我不过随口一提,择日再来。”

同时,心里也觉得啼笑皆非——也不知道刚才的那种情绪是从何而来的,估计是一时魇住了。

披着月色,两人回到了府中,恰好赶上了晚饭时间。这回,乔瑛终于不在饭桌上了。据乔母所说,原来就在她嫁人后不久,乔瑛已经与戚家的小姐订了亲,今晚是戚家少爷的生辰,他被叫去喝酒了。

简禾:“?”

原来那位大兄弟居然也要成亲了。虽然看起来不太情愿,但是,若能往前看,总比一直蹉跎在原地好得多了。

晚饭过后,乔父让姬钺白留下来陪他下棋,估计是要近距离考察一下女婿的性格。简禾则被乔母拉去说了些话。

这期间,简禾一直都保持着那种跪坐的姿态。起来的时候,腿都有点儿发麻了,身体明显地晃了晃,小蕊连忙上前来扶住了她。对此,乔母却没有任何表示。

唉,白富美不好当啊。乔迩虽然衣食无忧,人又长得美,但从小在礼仪方面就被管得那么严,连在家人面前都要端着这幅姿态,还不如在才认识了一个多月的姬钺白面前轻松呢。

月上中霄,姬钺白还没回来。乔父的棋瘾一起,没几个小时都不会停,但姬钺白那种心思深沉的人,应对起来应该是游刃有余的。简禾洗完了澡,打了个饱嗝,溜达到了乔府景观最美的一个荷塘边上,绕着它走圈圈,散步消食。

不知过了多久,背后的花丛处,忽然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这里是从花厅出来、走向她房间的路,简禾第一个反应是姬钺白回来了,可转念一想,姬钺白走路像猫一样轻盈,不可能发出这么大的脚步声。一回头,果不其然,站在她后方的,正是喝得醉醺醺、双颊通红的乔瑛。他醉眼朦胧,脚步蹒跚地上前了两步,喃喃道:“迩迩。”

视线往下一扫,他的衣服上还有一堆秽物,估计是刚吐过。

简禾不忍直视。

看起来这位兄弟醉得不清啊。得,跟醉鬼是沟通不了的,尤其是这种失恋的醉鬼。虽然是不太地道,但还是赶紧溜掉比较安全。

似乎是察觉到了简禾的退意,乔瑛的呼吸声就骤然变大了。他大步追了上来,用力拉住了简禾的手,咆哮道:“迩迩,别走,别离开我!”

简禾:“……”

乔迩本尊留下的感情债,看来是注定躲不过了。简禾愁云惨淡地看了一眼天,打算速战速决,组织了一下语言,道:“乔瑛,你看,我都成亲了,现在过得挺好的。而且,我今天听爹娘说,你已经与戚家小姐订婚了,听起来也很不错。以前说过的话,就忘了吧。”

“迩迩,我不是自愿结亲的,我心里从来都只有你一个。只要你愿意,我随时可以带你离开这里。”乔瑛激动道:“我其实什么都懂,你不用在我面前掩饰你的心了。”

简禾:“……”

她心里浮现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管这位大兄弟脑补了什么,但大概,都是想多了……

乔瑛道:“当初你我情投意合、情定三生。可这一切都被姬家的婚契毁掉了。我懂,你为了不毁坏双方祖辈关系,为了不让爹娘伤心,才会在我骑马抢婚的时候,不随我离开,情愿委屈自己,嫁给一个素不相识、弱不禁风、长得跟女人似的小白脸!”

简禾:“……”

不啊,兄弟,你是真的想多了。要是当初跟你走了,我还做!个!屁!的!任!务!啊!

而且这话说得,一下子就把姬钺白黑了个透,要是让本尊听到,估计就完犊子了。

乔瑛道:“可现在一切都不晚,只要你点头,我随时都能带你离开。我们还是能过上从前说过的那种生活,你在家相夫教子,我在外……”

得快刀斩乱麻,简禾摇摇头,打断了他,同时坚定地抽出了自己的手,一语双关道:“乔瑛,实不相瞒,我在雪山的时候撞到了头,所以,对于以前的事,其实都记得不太清楚了。以前的‘乔迩’已经死了。”

乔瑛愕然不已。

“但是,我还记得你和爹娘都是我重要的家人。”简禾挠了挠头,笑了笑,道:“至于姬钺白嘛,我没有‘被迫嫁给他’,也没有‘委屈自己’。虽然,我一开始是有点儿怕他,不过到了现在,我已经知道了他很好,我很喜欢他,这跟对爹娘和你的喜欢是不一样的。所以,不要再说什么带我走的傻话了。”

不然还怎么做任务啊!

乔瑛双眼发红,哀怨地低下了头。

虽然有些于心不忍,但机会难得,简禾慢慢地把手背在了身后,用长辈的语气语重心长道:“总之呢,今晚你说的话,我就当做没听过。至于戚家小姐嘛,你如果真的不喜欢,就跟她说清楚,该赔礼道歉的赔礼道歉,不要祸害了人家姑娘。”

系统:“宿主,放心吧,在剧本中,乔瑛与戚家小姐是天定的良配,琴瑟和鸣,儿孙满堂,是个好结局。”

简禾喜道:“那就太好了!”

那边厢,乔瑛张嘴道:“我……”

“不要驳嘴。”简禾回过神来,甩手“啪”地拍向了乔瑛的后背。

他痛得浑身一抖,站直了身子。

孺子可教也,简禾满意地点点头,续道:“要是决定娶呢,那就要一心一意地对她好,不要张口闭口就什么‘被迫娶她’,这多渣……”

还没说完,乔瑛突然又扯高了声音吼了起来:“阿姐!阿姐!你的腿!腿!”

简禾声音一停,纳闷地低头一看,顿时惊出了一头冷汗。

刚才倒退了几步,她的脚后跟恰好抵住了水塘的边。

不知什么时候,一条通体橙黄、头部呈三角形的小蛇竟从水中淤泥钻出,盘旋着她的鞋面,正准备卷上她的小腿,嘶嘶地吐着蛇信子。

因为四周空气温度较低,她又顾着跟乔瑛说话,竟然没有察觉到蛇的存在!

虽然说不出名字,可简禾知道这种蛇有剧毒,若被咬伤,五步之内立即封喉毙命。就算乔家有丹药,马上去拿,估计也够呛。

这种毒蛇是怎么混进乔府的?听说不久前,乔府才新修过莲池,难道是在运泥进来的时候,把蛇给混在里面了?

“阿姐,我马上去给你拿丹药……”

话未说完,空气中便传来了“飒”的一声风声。简禾眼前一花,感觉到有什么坚硬的东西擦过了自己的腿。下一瞬,一个身影飞速掠上前来,倏地拉开了那条快要卷住她腿部的蛇。

简禾定睛一看,蛇头竟已凹陷了一块,被石子击得脑浆迸裂。

一道冰寒若雪的银光微闪,划过了姬钺白幽暗的眼底。蛇的七寸被匕首刺中,全身猛地一抽,没了声息。

乔瑛:“……”

面对着同样的困境,自己只想到去找丹药,对方却干净利落地解决了问题,回想起刚才对姬钺白大言不惭的评价,他的心中不由闪过了几分羞赧。

蛇尾最后一下的轻微扫动,恰好扫过了简禾的鞋面。她微惊,不由自主地想要躲开,却忘记了后面就是个池子,不小心岔脚踩了进去。

蛇是解决了,可人也蹩了脚。

简禾:“……”

蹩了脚已经够倒霉了。可她心里现在更关心的,却是——姬钺白是什么时候来的啊啊啊!他听了多少啊啊啊!

……不会把诸如“逃婚”、“情定终身”、“情定三生”、“弱不禁风的小白脸”的话都听进去了吧?!

因为时间已经晚了,简禾轻微动了动脚踝,感觉应该不是很严重,便示意不用惊动大夫了。姬钺白把她抱回房中,简禾坐在床上,拉起裤腿一看。这具身体的皮肉都太过娇嫩,明明不觉得多疼,可看着已经肿了一点了。而且,脚后跟那儿还磕破了一点儿的皮。

蹩了脚应该先冰敷,到过一段时间再热敷。姬钺白皱着眉,蹲在床前,让简禾把腿踩在了他膝上,用凉水浸湿了布巾,给她敷住了脚踝。

水中加了乔家自己制造的药粉,不知道原理如何,总而言之,明明只是冰敷而已,肿块就消散了许多。照此看来,明天应该就能消掉了。只能说乔家不愧是炼药炼丹的一把好手。

房中的气氛十分沉默,俗话说,沉默的火山爆发时最吓人。简禾有些悚然,试探着道:“你刚才是不是听到什么了,说话呀。”

姬钺白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简禾眨了眨眼。

上辈子,她不是没见过姬钺白生气的模样,不过那时候,他一生气,她就凉了。

类似于现在这种状态,她还是第一次见——说没生气嘛,也不太像。但看起来,却完全没有上辈子可怕,至少,她没有一种“随时会被他干掉”的危机感。

新奇,实在是新奇。

系统:“叮!剧情提示:请宿主踢姬钺白一脚。”

简禾:“?”

思索了片刻,她狗胆包天地用没事的那只脚丫轻轻地踢了踢姬钺白的胸膛一下,道:“真生气了?你说话呀。要是有误会,我可以解释的嘛,最多,我让你用家法打我一下了。”

下一瞬,她这只作恶的脚就被姬钺白捏住了。倏地,整个人的视线都倒转了过来,变成了趴在了姬钺白的膝上。

一道风声袭来,就在她愕然的时候,臀部已经被用力地打了一下了。

简禾:“!!!”

卧槽!

她扭动了一下,连滚带爬地从姬钺白膝上窜了起来,缩到了床里面,悚然道:“你做什么?!”

姬钺白居高临下道:“夫人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姬家的家法是什么吗?”

简禾:“……”

次奥次奥次奥!

骗鬼呐!这!是!哪!门!子!的!家!法!啊!

明明是羞耻普雷吧!

喜欢快穿失败以后请大家收藏:(www.lwtxt.net)快穿失败以后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快穿失败以后》,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失败以后第49个修罗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失败以后第49个修罗场并对快穿失败以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