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个修罗场

作品:快穿失败以后|作者:云上浅酌|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19-03-19 17:33:04|字数:6193字

系统:“宿主, 这个副本的扑杀难度为中级, 推理难度为中级, 人生危险指数为高级。一共有两条规则:其一, 你必须保证‘乔迩’的血条值不低于20点。其二, 必须在五天以内解决它。否则就算成功了, 奖励也会减半。”

简禾:“……?”

好像又有一个奇怪的数值被点亮了!【人生危险指数】到底是什么鬼啊啊啊!

话说, 这次的副本名称,依旧是如此地直白奔放,在营造出毛骨悚然的感觉之余, 还分析出BOSS的特殊癖好。

【人皮|面具】,顾名思义,这次的BOSS, 多半喜欢扒人家的皮来制成面具易容。

据现有的资讯来看, 她迄今遇到过的魍魉,害人的方式各不相同迥异, 有的把受害者吃得只剩一堆白骨, 有的挖心夺舍, 有的把受害者分尸, 再将残缺的肢体缝补起来。然而, 即便是这样, 它们要的都是完整的身体。

只是,这次的副本却强调了是“面具”。难不成,这次的魍魉居然奇葩得不要身体, 只要一张薄薄的面皮?

这跟在光天化日下蒙面脱裤衩有何区别?根本没有遮蔽原型的作用啊!

简禾:“……”

多想无谓, 还是得亲眼看看什么情况。

简禾与姬钺白互相看对方一眼,迅速从床上爬了起来。小蕊在门外焦急地站了没多久,两人就已穿戴整齐,开门出来,赶到了岁邪台上。

残红暮色如血。那晚举行婚礼的大殿灯火通明,好不热闹。到场一看,不仅所有的姬姓弟子都来了,连同侍卫、家仆、侍女全都聚集在此,有的摘菜老妇连手臂都还湿着,就被齐齐唤到此处,人人面露惶惑。姬家老夫人端坐在堂前,眉头紧皱。

就在空地的中间,放着两个湿漉漉的木担子,白布盖着一长一短的两具尸体,渗出了些微的血水。一个二十多岁的妇人跪伏在了二人之间的空地上,以拳捶地,嚎啕大哭,发髻散乱,腮旁挂满了泪痕,已沙哑失声。

姬家的小辈们已经见过白布下的尸体的死状,均是面色凝重。周边的议论声嗡嗡声不断——

“地上的两人是谁?”

“是那侍女的相公和孩子,真是造孽了。”

“怎么回事?怎么会一死死俩?”

“这说来就话长了……”

在穿过人群时,简禾耳朵竖起,已经从敬业的围观NPC的口中,听完了大致的事情经过。

跪在空地上的那名二十多岁的侍女,名叫小萍,正是那个剜了简禾好多次的莫钦钦的贴身侍女。她的相公也是姬家的下仆,因为养得一手好马,平时都在岁邪台的犀阁里照料马匹。

两人身在其位,各有其职,尤其是小萍,一个月有一半的晚上都要睡在莫钦钦的房中。所以,虽然是在同一个地方住,但夫妻俩几天不见面也是常态。那小孩儿是他们的独子,平时跟着她相公生活,四五岁的年龄,很顽皮,常常能看到他在岁邪台奔跑着玩耍,但也很听话,不会随意跑到危险的地方去。

夫妻俩昨晚才一起吃了饭。今天傍晚,莫钦钦在房间里午睡,小萍在外面,有点困倦,便伏在了桌上打了会儿瞌睡,期间做了个噩梦,看到了自己相公与儿子血肉模糊、沉入塘中的死状,尖叫着醒来了,活生生把莫钦钦吓醒了。

很多人做了噩梦,在醒来后不久就会忘记。可不知怎么的,这回,小萍醒来后,梦境的细节越来越清晰,她发现梦里出现的那个池子,跟岁邪台上一个人工挖建的莲潭很像。

时值冬季,如无意外,那莲池的水面是结了层薄冰的。冰中凝结着枯草与枝条,穿出了几支干枯发黑的水莲,无花无鱼。可当她冲到池边时,发现薄冰已经裂开了,似乎真的有人掉下去过,和梦中的景象重叠了。

旁边就竖着几根系着粗网的长竹竿,莫钦钦指使下仆打捞。不多时,就从淤泥里捞出了两具已经僵直凉透了的尸体,那死状竟然与小萍梦中的一模一样。

姬钺白缓步前行,原本还在议论纷纷的众人都噤声了。

姬钺白折起了衣摆,在两具尸体前半蹲而下,伸手掀开了白布的一角。那股淡淡的血腥气瞬间浓郁了起来。简禾也随之蹲下。

在看清底下两位的遗容时,饶是她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寒毛还是一根根地倒立了起来。

这两具尸体,死了还不到几个时辰,皮肉青灰,凹陷发胀。其余地方的皮肤都是完整的,惟独是脸上的皮肤,竟然成片地撕了下来,范围上至额头,下至下颌与颈部的折角,左右到达双耳之后。看得出,这是用极薄的刀片来削的,袒露出了底下渗血的肌肉,森白的两排牙齿微张,堪堪地吊着两颗眼珠子。

简禾:“……”

果然切合了副本的主题——人皮|面具。

小萍看到这一幕,泪珠再度涌出。她膝行数步,哽咽着说出了几句NPC既定台词:“二公子!老夫人!莫小姐!我相公与我孩儿横尸在前,死不瞑目!一定是因为满腹怨气,才会在临终前托梦给我,让我看见他们在何处被害。你们一定要替我做主,抓住凶手啊!”

简禾拍拍膝盖,牵着姬钺白的红衣站了起来,忍不住看了小萍两眼。

只要修过道的人都知道,人死了以后,魂魄就会碎裂投生,哪里会有“向故人托梦”一说?

如果非要说这是亲人间的心灵感应,也不是行不通。但是,那种情况下的梦,往往都是在过去发生过的事情上加工渲染而成的。

小萍能梦到那么详细的内容,连亲人的死状、抛尸地、时间都分毫无差。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凶手设了一个障局,引小萍入内,让她看到了丈夫与儿子被杀害的真实场景。

只不过,障局解开后,小萍把这当成了是在做梦。

简禾嘀咕:“你不觉得很奇怪么?”

姬钺白道:“嗯?”

简禾分析道:“你看,平常害人的魍魉,因为害怕招来仙家之人,肯定会把尸首有多深藏多深。这次的,却好像巴不得我们快点发现它在干坏事一样。”

那边厢,小萍的哭嚎还在继续。老夫人揉了揉眉心,道:“小萍,你且放心,我们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老夫人身后的莫钦钦忽然冷哼一声,道:“蝶泽这地方向来丰泰平安,就算有魍魉害人,也绝不敢跑到姬家来撒野。况且,它们会只撕一张脸皮?姑母,我看这事儿根本不用查了,凶手一定是人,而且,我已经知道她是谁了。”

简禾嘴角微微一抽,有了种即将被大锅砸中的不详预感。

有人道:“莫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凶手是谁?”

莫钦钦指着简禾:“就是她。”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尤其姬家几个少年,对简禾印象都很好,纷纷嚷了起来——“无凭无据”、“岂能血口喷人”、“空口无凭”。

莫钦钦柳眉倒竖,叉腰尖声道:“我血口喷人?!好,我问你们,凶手不吃肉、不夺舍,只杀人剥皮,还专剥脸上的人皮,恕我直言,我只会想到三个字——易容术。玉柝的乔家,不正是仙家的易容好手么?”

简禾:“……”

她算是看懂了。

难怪那只魍魉主动暴露两具尸首的所在地!因为它想演一出栽赃嫁祸的大戏。

不过,这出戏编排得太多漏洞了。虽然很多的疑点,似乎都指向了她,但其实细节处根本经不起仔细推敲。

简禾严肃道:“莫姑娘,不要侮辱我们乔家的易容术。”

莫钦钦:“……”

“人皮面具若要剜皮,肯定不会选择小孩或是男人,前者太薄,后者太粗糙。只有外行人才会犯这种错。”简禾煞有介事道:“我要是有这么通天的本事,肯定会选个姑娘来下手。比如说莫姑娘,你的皮就足够嫩了。”

姬钺白眼中闪过了一丝笑意。

此言有理有据,又透露出了些许猎奇的知识,姬家的少年们则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不仅道理上信服,情理上,他们也不信乔迩是凶手——虽然有点儿缺德,不过说实话,论容貌,莫钦钦与乔迩之间大约隔了二十个《春光宝鉴》的醉仙姑娘。

……试问乔迩有什么道理害人,她反倒应该提防别人看上她的脸吧?!

莫钦钦涨红了脸,怒道:“狡辩!”

说罢,又转头,跺脚道:“你们看什么看啊!”

姬砚奚等人忙不迭眼观鼻鼻观心,道:“没看,没看。”

场面开始鸡飞狗跳起来了,老夫人看不下去,加重了声音道:“钦钦,莫要胡搅蛮缠,查案要紧。”

姬钺白若有所思地看向了烛火,忽然道:“给我一根你的头发。”

小萍不疑有他,拔下了一根给他。

简禾定了定神。刚才她就猜测,这次的凶手,是先设下了障局,把小萍引入其中,再在她眼前杀人。所以,小萍看到的并不是噩梦,而是真实发生的情景。

看来姬钺白也想到一块去了。现在就是验证的时刻了。

姬钺白将这根头发放到了火上,默念一句符咒,奇异的一幕出现了——发丝遇火即燃,妖异的紫烟从发丝上腾腾地冒出,迷人视线。

“好多紫烟!”

“果然是与魍魉之物接触过!”

“一定是入过障局,才会有这么浓的紫烟……”

确定了是魍魉滋事,姬家便命人安葬了两具横陈在地的尸体。

走出大殿时,姬砚奚几人凑上来,八卦道:“我想知道,那个易容术真的是剜女人的皮的吗?”

“要用药水浸泡吗?”

“少夫人,你剜过吗?”

简禾煞有介事道:“这是商业机密。”

少年们失望地耷拉了肩膀。

简禾觉得有点好笑,但又有些担心。

麻烦的事现在才开始。

凡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人的魍魉,必然是披着人皮的。但姬家上下人口众多,难以一个一个排查下去。

再说,如果察觉到危险逼近,魍魉可以偷偷逸走,换一副身体,从男变女,从老变小,都是分分钟的事儿。

简禾长叹一声。

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那只魍魉对她怀有恶意。再想想看系统新增的【人生危险指数】,如无意外,这只魍魉对她有杀心。

不仅如此,它还比一般的魍魉要狡猾,知道迂回法——不是为了满足食欲或色|欲才杀人,而是为了迂回地构陷她。

这是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进化,就好比是单细胞生物有了思考的能力。

但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它虽然狡猾地想出了嫁祸之法,但暂时只是动物水准的狡猾。它仿了易容的剜皮手法,却不知道如何选择对象,才会有那么大的漏洞。

如果它高明一点,就未必有那么容易解释了。

系统:“有怀疑对象吗?”

简禾一顿:“有的。”

进入姬家以来,有存在感的角色就那几个。一个小蕊,一个莫钦钦,一个姬老夫人,十之八九是这三人其中之一。

系统:“叮!剧情进展,咸鱼值—50,实时总值:2700点。”

简禾:“!!!”

哦豁!蒙对了!

继续。

把时间再往前推,之前,姬家就有人不希望她嫁给姬钺白,所以在出嫁的中途设下了陷阱。

一山不容二虎,一个地方不会有两个BOSS。故而,在山野设陷阱的,和与这次剥了人皮的,应该是同一个人。

这人必须调动得了姬家的侍卫。所以,可以首先排除人轻言微的小蕊。

系统:“叮!剧情进展:咸鱼值—50,实时总值:2650点。”

剩下的两人里,莫钦钦对她的敌意表现得极为露骨,比如今天就急不可耐地想坐实她的罪行。而且,事发的时候,她就与小萍在同一个屋子里,完全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构造出一个障局。

但,也不能排除姬老夫人的嫌疑。毕竟,莫钦钦姓莫,不姓姬,看起来在岁邪台也没啥话语权,姬家的侍卫听从她指令的可能性太低了。

简禾轻轻揉了揉眉心。

虽然已经排除到最后了,然而,还是缺乏必要的铁证。

如果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拿到她们的头发,就能确定人选了。

而且,身边那么近的地方就有一只魍魉,姬钺白知情吗?

系统:“宿主,你更怀疑是谁?”

简禾沉吟片刻,道:“30%是莫钦钦,70%是姬老夫人。”

当夜,姬家宵禁。

不知道是否应了那句月黑风高杀人夜,今晚窗外竟然没有一丝月光,连星星也没有,惟独云层后透出残红的暗光。云下则飘飘扬扬地落着细雪。

在任务世界里,每晚都有皎皎明月悬挂在天。这样的天象,实在很罕见。估计也是因为这样,简禾留意到姬钺白一个晚上,看了好几次的天空。

其实就算不宵禁,简禾也不打算离开姬钺白这条金大腿的身边。

她翻出了之前姬砚奚送她的那副大富翁,在矮桌上摊开:“来来来,我教你玩点好玩的东西,比十兽棋好玩多了。”

姬钺白捻起了一枚玉雕小房子,悠悠道:“这是何物?”

“这是住宅。”简禾一把夺了过来,道:“好了,你别捣乱,我在分拣呢。”

姬钺白一哂,拎起另一枚:“为什么要分开?这两者有什么不同?”

“当然有了,你左手的那枚多了个烟囱,所以是旅店。”

姬钺白:“……”他评价道:“稀奇古怪。”

“好玩着呢。一会儿你就知道我厉害了。”简禾抛了抛骰子,道:“玩之前,我们先设个赏罚制度。赢了的人可以让输了的人回答任何问题,不许回避,不许说谎。或者在脸上画画……输一次画一只王八。当然,具体哪种惩罚,要让输的人自己选择,怎么样?”

姬钺白点头,爽快道:“好。”

哎呀,上钩了。简禾心中窃喜,表面则道:“好,一言为定,我们开始吧。”

她的本意,是想欺负姬钺白不熟悉规则,趁此机会,多了解一些任务的信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依姬钺白的性格,如此地注重仪表,是绝无可能让人在自己脸上画乌龟的。想来想去,就只剩一条路可选了——乖乖回答问题。

岂料,玩了没多久,简禾就笑不出来了,兜里钱越来越少,直接被姬钺白摁在了地图上摩擦。

两个时辰后,简禾叕一次破产了。

“不玩了不玩了。”简禾把棋子一推,挫败地把额头磕在了地图上,郁闷得无可复加。

不可能啊,她明明准备大展身手,好好地玩儿一下姬钺白的,为什么他才第一次接触大富翁就能杀得她片甲不留,这不科学……

“承让了,夫人。”姬钺白笑吟吟道:“这次是回答问题,还是画……嗯,王八?

简禾:“……”

枉乔迩一张巴掌大的精致小脸,如今额头、双颊、下巴都各画了只翻肚子的王八,绿豆小眼,粗短四肢,惟妙惟肖。眉毛倒八,菱唇四周还多了圈络腮胡,似乎也没什么空间可以让姬钺白施展他的画技了。

“又是画画?”姬钺白佯装叹息,道:“夫人的嘴巴可真严实,完全不给我了解你的机会呢。”

虽是这样说,他却是心情颇好地执起了毛笔,笔尖沾了点儿墨水,揶揄道:“来,夫人,抬起脸。”

她读了一下心动数值,发现它居然已经涨到了45/100。

简禾“……”

可怕!太可怕了!姬钺白果然喜欢谐星类!或者说,他喜欢这种控制主动权的感觉。

罢了罢了,不管怎样,涨了就是好事。

愿赌服输,简禾闭上了眼睛,双手撑在了桌子上,视死如归地把脸凑上前去,道:“画吧画吧,随你发挥,挥斥方遒。”

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感觉到笔尖落在自己脸上的痒痒感觉。简禾悄悄睁开了一条眼缝,便有一块柔软的布巾沾了水,落到了她脸上,擦掉了上面的墨迹。

没想到……

简禾心中微动,被擦拭得一只眼睁着一只眼合上,讶异道:“你不画了吗?”

姬钺白道:“今天晚了,留着下次。”

简禾:“……”

果然没那么简单就放过她啊!

“好了,闭眼,擦不干净了。”

简禾闻言,合上了眼,嘴上道:“下次?你不会特意选家宴前夕在我面上画吧?”

姬钺白扬眉,讶然道:“原来还能这样做。我原本还想不到,夫人这么一提,我似乎有点兴趣了。”

简禾抗议道:“喂……不行,我现在要加一条规则,你只能在没别的人在场的时候画。”

姬钺白手一停,似乎终于忍不住了,放声大笑了起来。

好不容易,简禾的脸上才恢复了洁净。

时间已经很晚了,简禾眼皮开始往下掉。

往往这个时候,姬钺白也会随之休息。可在这天晚上,他收拾了棋盘后,却面色如常道:“夫人先去休息,我去书房看一会儿书。”

其实这个卧室里也是有张书桌的。但是,出门右转,却挨着一间小书房,藏书颇丰,推门出去,后方还有一扇门,外面是一个小水塘,颇为幽静。可惜的就是里面没有地暖,只放暖炉,还是挺冷的。

虽然今天傍晚命案刚出,简禾心里依然存有几分不安。但姬钺白就在一墙之隔处,又耳力灵敏,有什么事,一喊他就听得到了。简禾点了点头,钻入了被窝里。

孰料,这一觉睡到了半夜三四点,简禾醒了过来,往身后一摸,察觉到身边根本没人,她自己横七竖八地把一张床都占了。

简禾迷迷糊糊地心道:姬钺白居然还没回来?

莫非在那边看书睡着了?不是吧,这么冷也能睡着?

系统:“叮!剧情提示:请宿主进入书房,触发下一步剧情。”

简禾的睡意瞬间跑光了。她坐起身来,披上了衣服,摸索着推开了房门。走廊空无一人,飞雪肆虐,暗夜无月。探头往右看,书房里根本没有光亮。

养在花林中的两头魔兽双眼幽幽发亮,虎视眈眈地看着这边。

不过,在这住了几天,简禾知道它们听姬钺白的话,只会咬闯入者,不会咬自己,心里并不害怕。她轻手轻脚地推了推书房的门,门是锁着的,可居然没锁紧,用力一推就开了。

书房中空荡荡的,可通向池塘的那扇门却虚掩着。简禾被冻得一个哆嗦,蹑手蹑脚地走上前去,凑到门缝处一看,霎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喜欢快穿失败以后请大家收藏:(www.lwtxt.net)快穿失败以后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快穿失败以后》,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失败以后第45个修罗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失败以后第45个修罗场并对快穿失败以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