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个修罗场

作品:快穿失败以后|作者:云上浅酌|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19-03-19 17:33:04|字数:4092字

遥想当年, 封妩还在赤云宗的时候, 不时就要与同宗之人聚一聚, 商谈仙门的近况。大家找个地方坐下乘凉, 或坐或站、跷二郎腿的、盘腿而坐的的人比比皆是, 不拘小节, 气氛十分轻松。

而姬家人虽然有血缘牵绊, 但人与人间的关系却复杂多了。简禾想到一会儿得以乖宝宝的坐姿跪坐全程,简直苦不堪言,两条腿已经提前感觉到发麻的滋味了。

两人起得有点晚, 好在,匆匆到场以后,清宴压根儿还没开始。

梅林前、空旷的石地间, 站着十多个衣着华丽的佩剑少年, 正三三两两地聊着什么。

仙门世家的子弟最重视排场和仪表,姬家也不例外。晴空下, 少年们俊秀的脸庞如生烟的白玉, 俊彩飞扬, 秀逸稚气, 眉宇间十分相似。

不过就算不看脸, 看瞳色也能辨认出来。在此之前, 这个任务里,简禾见过NPC都是黑褐色眼珠的。姬家人瞳色特别,不管老少, 在灿烂的日光下, 眼珠都呈现为温润沉稳的深灰色,简直是如假包换的血统证明,一看就知道是同族之人。

这么看来,瞳色浅淡、在日光下趋于银灰的姬钺白,反倒像个异类。

看到姬钺白与她出现,众人都停止了打闹,乖巧地朝两人见礼:

“二公子。”

“少夫人。”

简禾:“嗯?他们叫姬钺白二公子?怎么叫得这么生疏?”

系统:“小时候当然不是这么喊的。长大以后,身份不同了,不好再像以前那样叫,就都改口了。”

简禾点点头。

姬钺白的父亲没有兄弟,而原本那个发疯后挂掉的老夫人,只生了一对双生子。所以,这些少年们,虽然冠了这个姓氏,但其实与姬钺白的亲缘关系挺远的。

饶是如此,他们心里却像是十分喜欢姬钺白。称呼听着是生分,但亲近信赖之意却半点不少,却都写在了脸上。

说了一轮恭祝的话语后,他们就按捺不住,摩拳擦掌地问起了姬钺白猎魔的事。

姬钺白挑了些能说的说,众多少年已经听得如痴如醉。

一个蓝袍少年满脸羡慕,道:“真好啊,我爹压根儿不让我猎魔,说我年纪小,太危险了。”

姬钺白扬眉,莞尔道:“你的确还小。”

“二公子,连你也这么说。你驯服第一头魔兽、带着它出现在仙盟大会时,不也才十六岁么?我过完年就十七了……唉,我爹忒古板,还说我不学好。猎魔有什么不好的呀,多威风啊。”

“那你瞒着他不就行了。”

“我不敢啊。”蓝袍少年丧气道:“他说了,要是我敢偷跑去猎魔,他就用咱们姬家的家法伺候我。我哪敢啊。”

少年们一听“家法”二字,齐齐打了个冷战:

“那确实是不敢!”

“你还是听你爹的话吧!”

简禾:“……?”

姬家的家法是什么鬼,他们至于怕成这样么?

难道是藤条焖猪肉?

“砚奚,你爹不让你去也是为了你好。”另一个少年劝道:“我在公孙氏有个好友,听他提过几句:近来这段时间,野郊之地魔气甚浓,还出现了用途不明的阵法。你又没什么经验,若是出了意外,恐怕应付不了。”

姬砚奚吃惊道:“什么?有这样的事?你说清楚点。”

“此言不假。我还听闻,在魔气最浓的地方,有人偶然听到了箫声出没,时高时低,时聚时散,每逢那时,就能看到异常凶猛的魔兽在浓雾中出没,简直就像是有人在用箫声操控着魔兽。”那少年道:“反正我已经想到是谁了,你们呢?”

众人脸色一变。姬砚奚迟疑了一下,压低声音道:“不可能吧。我听说玄衣在屠戮赤云宗后,就行踪成谜,再也没谁见过他的踪影了。箫声只是巧合吧。”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魔族人能干什么好事。”

简禾微微一叹。

也对,现在时间倒退了三年。被贺熠烧了个干干净净的公孙氏,还活蹦乱跳着。而玄衣,也在苦逼地四处搜魂当中。三位病友的生活呈平行线的状态,还没有交集。

话说,玄衣人都不在江湖飘了,江湖也还是有他的传说啊。

姬钺白漫不经心地评价道:“疯狗罢了,不必在意。”

简禾:“……”

没想到,你们是这样互相嫌弃的㚐㚐。

很快,少年们的话题又绕回了猎魔上。

“砚奚的箭法那么差,十箭九空,还有一杆射回头。要真碰到猎物了,搞不好先射伤自己人呢。”

说完,大家就笑成了一团。

就在这时,他们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声重重的咳嗽声。

简禾纳闷地回头,便看到几个姬家的中年人站在那里,正严厉地望着这边,为首的一个容颜苍老、神态端肃,目带警告。活像看到了街上的坏小子勾搭自己的宝贝闺女。

刚才还手舞足蹈、高谈阔论的姬砚奚立刻怂了,小声道:“二公子,少夫人,我爹喊我,我先走了。”

在长辈的盯梢下,少年们像做了亏心事,各自散开了。

简禾眉头皱起,发现姬钺白唇边那抹淡笑已经悄然消失了。

人员到齐,清宴开始,刚才的少年们都在父母身边落座了,一个个跟乖宝宝似的。

昨晚见过的老夫人,就端坐在了正中的案几上。她的侄女莫钦钦也陪在她身边。

虽然说是清宴,但其实端上来的每一道素菜,都做得十分精致可口,并不比荤菜差。无奈,自从人员到齐后,宴席的气氛陡然一降。人人都低头猛吃,别说谈笑碰杯了,连聊天的都没有,死寂沉闷,令人窒息。再好的佳肴,也食不下咽了。

简禾:“……”

要是不说,根本不知道姬家昨天才办过喜事,说办完丧礼还比较恰当。

姬钺白却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用餐氛围,自若地挽起袖子夹菜。受他感染,简禾也放平了心态,边吃东西,边思索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显而易见,姬钺白在姬家小辈之中人气颇高。至于他们的父母——虽然没有继承权,但从辈分上说,也算是姬钺白爹娘那一代的了,却明显很不待见姬钺白,甚至不想让自己的孩子与他接触。

那种不喜,甚至已经露骨到流于表面。

为什么呢?

姬家大公子死因查不出可疑之处,也已离世半年,一切皆成定局。姬钺白就是下任的家主了。都这个时候了,为什么还会对他公然表露出敌意?

不论是因为什么,都肯定不是涉及原则的大事。不然,那些小辈不可能那么喜欢姬钺白。

简禾:“……”

唉,这个家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真的很诡异。

这次的副本名也是。不像以前的【XX怪】、【XX魍魉】那种简单粗暴的标题,看名字就能猜到大致内容。

【双生子的诅咒】。

不用问了,“双生子”肯定就是说姬钺白和他兄长。

那“诅咒”指的是什么?

谁下了诅咒?谁又中了诅咒?诅咒的目的是什么?

简禾暗叹一声,虽然谜团很多,可苦于目前线索太少了,思来想去,还是毫无头绪。

系统:“宿主,这是个推理难度为鬼畜级,通关难度为中级的副本。真相或许会很出人意料,也许要到最后一秒,谜底才能解开。”

简禾:“这似乎是第一个推理难度为鬼畜级的副本?”

系统:“不错。之所以判这么高的难度,是因为你得到的提示比从前任何一次都少,所以会感到寸步难行。”

“……夫人?”

忽然之间,手背被轻轻地拍了拍,简禾如梦初醒,才发现自己碗中的豆腐,已经不知不觉中被她用筷子戳成筛子了。

姬钺白眼中划过一丝暗光,低声道:“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

无端端地,简禾的后颈闪过了几丝凉意。镇定了一下,她灵机一动道:“我就是在想,你们姬家的家法很严吗?为什么刚才那些小辈那么害怕?”

姬钺白一怔,惊奇地睁大了眼睛。

下一秒,他便笑了出声。方才的阴霾与试探,似乎都是错觉。

“笑什么呀,告诉我啊。”

“不急。”姬钺白浅笑盈盈,揶揄道:“等夫人哪天犯了家规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家法为何物。”

简禾郁闷道:“那你们家规多吗?”

“倒也不多,只有一条。”

“是什么?”

姬钺白笑而不语,将一个瓷白的小碟放到了简禾面前。

碗中已经装了十多个剥了壳的蛇仁。这是一种外形丑陋,宛如蛇头,但实际口感很香、爆炒后风味更佳的果子。壳很坚固,难以剥开。但岂会难得倒姬钺白。蛇仁在他手中就像没有外壳的软物,“喀拉”地捏一下,壳就裂开了。

简禾不客气,接过来就往嘴里送。

吃到一半,她又感觉到了一阵恶狠狠的视线在自己脸上剜了一下。抬头,坐在远处的莫钦钦已经错开了视线,在老夫人的耳边嘀咕着什么。

简禾一哂,没有理会。

午时,终于熬完了这种气氛沉闷、了无生趣的活动,姬家似乎还有事要商议,姬钺白必须留下。

这种活动并不强制家属参加,简禾跪坐了一个早上,腿酸得很,不想再留下了,就打道回房休息了。

回到房间,躺了片刻,却又睡不着,简禾干脆坐起来,看了一下心动数值,姬钺白的数值提高到了20点。还不到“有好感”的程度,但至少,存在感已经比原来的更高了。

简禾:“……”

剧情任务毫无线索,感情进度龟速爬行。唉,不论是哪一世,姬钺白都如此棘手。

系统:“宿主,不用担心。因为我们提供的剧本提示太少了,所以,会相应降低NPC的智商。待会儿,就会有冤大头送上门来为你解惑,请把握本次机会。”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几声低低的兽吼声。伴随着一个冒冒失失的声音:“哎,你要把我棋子叼哪去……”

这声音很耳熟,简禾精神一振——冤大头来了!

推门出去,她瞧见一只蓝得发黑的鸟儿正在穿过花林上空,艳红的鸟喙中叼着一枚玉石棋子,在往这边飞来,姬砚奚一边慌慌张张地追在后面,一边喊叫着想让它停下来。这动静惊动了花林中的两头魔兽,故而才会有那几声嘶吼。

简禾吹了声口哨,那只鸟儿就落在了她肩上。

姬砚奚气喘吁吁地停在了几步之远,道:“少、少夫人,麻烦帮我抓住它。”

“这是你的仙宠么?”

“不是,不然怎么会不听我的指令,也不知道是从哪飞来的野鸟儿。我正准备玩十兽棋呢,它叼了我棋子就跑了。”

简禾腹诽:“世界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不用问了,这天外飞鸟,肯定是系统安排的。”抚了抚蓝鸟的后背,它便乖巧地把棋子放到她手心,拍拍翅膀走了。

姬砚奚:“……”

“行了,跑得那么急,你先休息一下吧。”简禾端详手中的棋子,正正方方的底座上,端坐着一头雕刻得十分精细的狮子,背上插有双翼:“这叫做‘十兽棋’?怎么玩?”

姬砚奚自小就爱跟在姬钺白身后晃,明着是喊“二公子”,其实在心里,一直把姬钺白当成哥哥,小时候就喊过他一段时间的“二哥哥”,后来被爹痛斥过,才改了口。

眼前的人是姬钺白的妻子,姬砚奚爱屋及乌,毫不犹豫地、恪守礼仪又十分详尽地答了她的问题。

原来,这是蝶泽近来最流行的游戏,规则类似于简禾那个时代的古早游戏斗兽棋。但是,这儿的棋子并不是老鼠、大象、老虎等寻常的野兽,两个阵营,分别执十枚仙兽与魔兽的玉棋。

简禾想起姬钺白的房间里也放着棋盘,难不成姬钺白也喜欢下棋?或许,这能成为刷好感度的切入口。

不,这个往后再议。现在要抓紧NPC智商低的时间来套点话。

简禾捏了捏这枚棋子,道:“砚奚,你很喜欢下棋吧?”

“当然了。一方棋盘虽小,可阵势万变,其乐无穷。”

“那就正好了。我知道一种棋子游戏,规则比十兽棋复杂,还可以几个人一起玩。”简禾龇牙一笑:“它就是——大,富,翁。”

喜欢快穿失败以后请大家收藏:(www.lwtxt.net)快穿失败以后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快穿失败以后》,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失败以后第42个修罗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失败以后第42个修罗场并对快穿失败以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