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个修罗场

作品:快穿失败以后|作者:云上浅酌|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19-03-19 17:33:04|字数:5535字

荒山雪岭, 寒风之中, 马车翻倒, 暗无光日。这一行策马猎魔的仙门子弟, 只出了半截剑刃, 幽光照得雪地隐隐泛蓝, 隐隐约约地, 能看到有个黑影蜷缩在了马车的角落。

刚看到的时候,众人并不以为意,只当那是侧翻的箱子。如今魔兽警戒, 那黑影又受惊似的动了动,他们才意识到里面躲着的,似乎是个大活人。

看这儿尸块散落, 兵刃折断, 刚才这里必然发生过一场恶战。居然还有人活下来,可真的算是大难不死了。

马蹄无声地踩在绵绵的雪上。这一靠近, 众人幽幽的剑光终于映出了车上飘荡的红缨, 和溅了腥膻血沫的纱帘。

这竟然是一辆婚车!

要知道, 往往走这条路的, 都是要入天下第一仙府——蝶泽的。

在场所有人心里都咯噔一下, 几乎是在瞬间, 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最近满城传得沸沸扬扬的那桩婚事。

马车内,刚才晃得她够呛,简禾胃中翻腾, 勉强忍住, 好不容易才挪开了挡在出口处的梳妆柜,以手撑地,想要钻出去。

只可惜,人倒霉时,喝凉水都塞牙——刚才经过魔兽的一通乱摇,马车一些木板已经有些微的散架,恰好就把她的一片衣角紧紧地夹在了缝隙里面。

简禾:“……”

这种婚衣,层层叠叠的,材质上佳,根本无法徒手撕裂。要是被夹住的是最外面那层衣服,脱掉也就罢了。可偏偏,现在被夹住的是她最里面那件单衣!难不成要当场脱光光吗?!

简禾泪洒心田,一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去拉扯,还伸出了一只脚,用力地蹬那块木板,以争取半分空隙,好不容易,终于把衣服扯出来了。

马车半密闭的空间里,忽然渗入了一阵湿润凛冽的夜风,裹挟着细碎的雪沫,飘到了她的睫毛上。

简禾心脏鼓噪,似有所觉地抬起头去。就在前方,一只修长的手不急不缓地撩起了帘子,乌发蜿蜒,猎袍艳红若枫。

帘子折起后,絮絮地抖落了凝结成不规则形状的薄透冰花,坠落在了来者明晰的指节上,如同月下盛开的妖异的花,令人产生了无边的遐想。

随着帘子寸寸掀起,简禾睁大眼睛,看到了一双淡若琉璃的浅灰色眼珠。同时,她那张精致的容颜,也终于暴露在了月光之下。

在场众人无一不呼吸微停。

早就听说过玉柝的乔家之女的艳名。没想到百闻不如一见,这么近距离一看,竟让人有种心神摇曳的震撼之感,见之难忘。

只可惜,根本来不及说上半句话刷好感,简禾胃中的翻腾感终于到达了顶峰,倏地捂住了嘴巴,可还是挨不住,情不自禁地抓住了姬钺白的袖子,往他靴面呕了一大口清稀的秽物。

众人:“……”

呕出堵在心口的秽物,简禾眼前发花,身子朝前倾倒,软软地昏在了姬钺白怀里。衣服全湿,冻得发僵,粉腮却涨得通红,显然已经发起了高热。

昏昏沉沉地醒过来时,简禾浑身骨节酸软,睁眼时,首先映入她眼中的,是一片华美繁复的帘帐,银纹如泼墨般自四角挥洒出去。

系统:“叮!剧情进展,咸鱼值—20,实时总值:2980点。宿主,这里已经是姬家了。”

简禾:“我怎么会晕倒?”

系统:“体力消耗,以及低温影响。放心吧,你呕完以后,血条值就开始恢复了,实时总值是 20点。”

呕完以后……

晕倒前最后那一幕浮现在心头,简禾泪洒心田,无语凝噎。

虽然,她知道姬㚐㚐此人心机颇深,“一见钟情”这么傻白甜的事情,是不会发生在他身上的。可好歹也不要第一次见面就吐了他满身啊。

打开进度条一看,果不其然,姬钺白对她的好感只有5点,也就是“有点印象的路人”的水平。

就在这时,一张讨喜的脸凑了上来,原来是个圆脸的侍女:“乔小姐,您终于醒了。”

简禾勉强打起精神来。

这是个宽敞且华美的房间,玉砌雕栏,纱帐柔软,镂空的莲花灯中,灯芯嘶嘶轻燃,火光温热。房间的四个角落各放置着一个有成年人腰那么高的金色仙兽炉,头似龙,身如虎,尾若凤,清香的烟自兽口飘出,逸散在空气中。

窗纸上凝结着透明的冰花,屋檐结着冰棱。外面还在下雪,室内温度居然还温暖如春,这供暖系统扛扛的。

这个圆脸的侍女名叫小蕊,是姬家派来服侍她的人。从她口中,简禾得知她与姬钺白的婚礼,就定在了三天后举行。

三天时间,看似很仓促。实际上,从两家订婚到现在,都快有大半年了。宴会的布置、宾客的邀请、婚服的缝制全都已经准备妥当,原定的计划就是等简禾到蝶泽的第二天就行礼的,毕竟人都来了,无名无分地住在这里终究不是办法。

现在,因为她在雪山遇袭,回来后又高烧不退,姑且就把婚礼延迟了三日进行。

等待的这三天时间里,按照习俗,简禾没有与姬钺白见过面。为了显得自己不那么猴急(?),更是对姬钺白的事绝口不问。不过,她也没闲下来过,每天都有绣娘为她量身、修改婚服,侍女为她试戴头饰,往往在梳妆台前一坐就是几个小时,被几个人一起摆弄。

天天这样,搁谁都受不了,简禾就与侍女们提出想看点书打发时间。未来的少夫人提的这点小事,侍女自然不敢怠慢,很快,就有人从老库房搬来了两大担子的书,被简禾指点着放在房间的角落。

转瞬,这鸡飞狗跳的三天就过去了。

简禾还是第一次体验仙门世家的婚礼习俗。早上三更,她就被人叫了起来,喝了点不知用什么熬成的米粥,口感很糯。接着便是沐浴、梳头、往脸上擦东西。简禾像只待宰的小羔羊,昏昏沉沉地在镜子前被摆弄了几个小时,瞌睡都打过好几轮了,终于听到了一个天籁之音:“弄好了,少夫人,您看。”

终于结束了么?

简禾精神一振,睁开眼睛。只见前方的镜中,映出了一位清艳佳绝、盛装打扮的新娘子。这套婚服是真正行礼用的,比她赶路时穿着的那套隆重了不知多少倍。就连最外层罩着的纱衣都缀着玉石,简直是把明晃晃的金子穿在了身上。

几个妆娘都退出去了,只剩小蕊还在。经过了几天相处,她已经与简禾混熟了,掩嘴嬉笑道:“少夫人,您真美。二公子今晚一定会为您神魂颠倒的。”

简禾嘴角一抽。

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知道是不是系统的安排,乔迩这段时间恰好处于生理期。今晚应该是不用出卖色相了。

但往后呢?

她本人经验匮乏就暂且不提了。就看乔迩这具身体,才十五岁多一点——虽说这个时代,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生小孩都是正常的,但在她看来,这完全就是个没发育完毕的小屁孩。跟姬钺白洞房……会散架的吧?

简禾愁眉苦脸。

唉,多想无谓,先躲过今晚再说吧。

忽然觉得有点儿馋嘴,姬家有一种自制的点心,简禾最近迷上了它,便让小蕊去外面帮她取几块过来。

小蕊离开后,简禾百无聊赖地低头数着自己穿了多少层衣服,衣袖却不小心把一块装着胭脂的圆盒扫到了地上。

简禾:“……”

那圆盒滚啊滚的,直滚到了房间的深处。简禾扶着沉重的头饰,踱步过去,刚捡起了圆盒,耳朵却忽然听到了一阵低低的说话声,隔着紧闭的窗户传来。

“你刚才看到了咱们少夫人没有?”

“看到啦!我刚才还帮她穿了婚服呢,那腰细得哟,只有我的一半粗。”

“唉,我原本以为传闻有夸张之处呢,见了才知道不假,真是个美人……本来该叫她大少奶奶的,只能说,大公子可惜了。”

“最可惜的,难道不是钦钦小姐么?你们也不是不知道,她对二公子……”

“这都是命啊,你看二公子平时浪浪荡荡的不着调,偏偏关键时刻就躲过一劫了,而且还不是第一次了。”

简禾一愣,原本以为就是几个侍女在说点无足轻重的八卦,没想到居然会听到关于姬钺白的事儿。

上个任务,简禾攻略姬钺白的时候,他已经是姬氏的家主了。她对他的过往一无所知,这次的剧本也只是一笔带过。总之,不能放弃任何一个了解姬㚐㚐的机会。

冰凉的圆盒在手心微微一转,简禾屏住呼吸,猫在了墙根,凝神细听。

“这话什么意思?”

“我也是听回来的。据说那次的猎魔,二公子原本也是要去的。可临行前,老夫人好像找他有点儿事,他就没去了。结果你们都知道,大公子那天就出事了,这不是命好么?还有,二公子可是‘那个’啊。‘那个’的人,基本一出生就死了,他却活了下来……”

“嘘!别说了,你不想活了吗?老夫人不许我们议论大公子的事儿,还有‘那个’,你居然还敢提。”

几个侍女跟打暗号一样,“这个”、“那个”的,完全不知所云。很快,人声就散去了。

简禾慢慢站了起来,心中暗忖:“连家里的下人都在议论这件事。看来姬大公子是死得有点蹊跷。还有,她们说姬钺白是‘那个’,‘那个’到底指什么?不治之症吗?”

系统:“……”

就在她胡思乱想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小蕊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索:“少夫人,时辰已经到了。”

蝶泽,岁邪台。

据说,这里从前是片大海,海上有不知名的仙山。在无风的日子,常可以看到无数的蝴蝶翩跹,如云如雾,无法触碰,聚散无常,因此得名。

如今数百年过去,岁月移山换海,当年的“蝶泽”,已经缩小成了一个湖泊,这两个字,已经被挪为了这座闻名遐迩的仙府之地的城名。人杰地灵,百姓和乐,盛世繁华。姬氏作为镇守此地的仙门世家,府邸就位于那片传说中的湖泊边的山上,岁邪台旁。

姬家大公子身亡后,偌大一个姬家几乎等同于即将易主。

入夜后,岁邪台所有的灯火都点了起来,辉煌明亮,这是这多年都很少见的盛况。宾客满堂,落座在红毯了两侧。城下的百姓隔得远远的,都能听到灯火之下热闹的丝竹与觥筹交错声。

自她露面,在场宾客几乎都震动了片刻。就连那日见过她在姬钺白身上呕吐出丑的几个少年,都忘记了那天的丑态,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被喜娘牵到了红毯上,隔着半透明的红纱,简禾都能感觉到视线像针扎一样落在自己脸上。可她全程目不斜视。

这也没办法。直到亲身体验了一把,简禾才知道仙家结婚的流程这么复杂。从清晨开始,她就被带到了祭祀祈福的地方,此后不仅滴水未进,一粒米都没入口,也几乎没坐下休息过,堪比酷刑。到现在,她已经恨不得摔在床上睡个大觉了,别说示意,连扭个头都是对脖子的不尊重。

系统:“辛苦你了。”

明亮的烛火之下,姬钺白红衣胜火,黑发整齐地束起,神情淡淡,唇边衔着一抹淡笑。他的身材颀长且挺拔,她即便穿戴了那么多隆重的头饰,也还是被他衬得十分娇小。

到了面对面行礼的时候,简禾抬起头来,发现姬钺白正一眨不眨地看着她。没有任何痴迷惊艳或是喜欢厌恶,仅是一种幽深的审视,让人捉摸不定。

简禾没有移开视线,与之对视。可心底却有个疑团升了上来——

姬钺白娶乔迩的理由是什么?

真爱是不可能的。他在大婚前几天,都能若无其事地跑出去猎魔。对乔迩,以及这桩婚事,肯定是不以为意的。

难道是想要乔家的帮助?也不可能,就算他硬是坚持不娶乔迩,不也能名正言顺地坐上家主的位置?

到底是为什么?

系统:“问得好,你迟早会知道的。”

简禾:“……”

时辰已到,两人分执同一根红缎带的两侧行了礼。

终于到了最后的一个环节——向坐在高台处的姬家老夫人敬酒。原以为敬杯酒就了事了,没想到在那之前,还要听一轮祈福的话。

简禾:“……”

好死不死,负责这个环节的,居然是早上祭祀时折磨过她的那个仙士!

这家伙是个年事已大的老头,说话本来就慢,而祈福的话则又臭又长,一旦开始就没完没了。当这老头颤巍巍地带着一个比白天还粗的卷轴走到台阶上时,简禾眼前已经有点发黑了。

别的还好说,她现在又累又饿,只怕自己会听着听着就睡着……

在催眠似的声音里,简禾瞥了四周的宾客一眼,大家似乎都不爱听这些。可他们打瞌睡不要紧,她打瞌睡就一定会被发现。

身旁,姬钺白微垂的眼帘,似乎也有几分不耐。

简禾欲哭无泪,强打精神。可慢慢地,她的眼前就有点模糊了,头忍不住朝前一晃。这一动,把她整个都吓醒了。

大概是晃得太明显了,身旁,一道似笑非笑的视线打在了她面上。

简禾:“……”

系统:“叮!姬钺白心情值+100,好奇+100,好笑感+100,好感度+10,宿主血条值+10,实时总值:31点。”

忽然,脑海里灯泡一亮,简禾干脆破罐子破摔,借着彼此靠得很近的宽大衣袖,明目张胆、悄无声息地拉住了姬钺白的手。

他的手温度微凉,倒是缓解了简禾被满堂的蜡烛熏出的热意。

姬钺白一怔,讶然地微微侧头看她。

简禾朝他努了努嘴,又捏了捏他修长的指节,最后轻轻晃了晃。明明还没跟他说过话,可借用这些手语,彼此之间好像达成了一个秘密协议。

姬钺白修长眉峰一动。似乎觉得有点啼笑皆非。

简禾松了口气——她觉得姬钺白已经get到了她的意思了。

系统:“……”

不知过了多久,简禾头再次轻轻一点,手指略微松脱,却忽然感觉到手心被轻轻地搔刮了一下,重新被握紧了,浑身一抖,醒了过来。

霎时,她似乎感觉到自己被一道非常锐利的视线狠狠地剜了一眼。装作没发现,微微抬眼,发现狠狠地盯着她的那人,似乎是个穿着青衣的姑娘。

恰好这时,那位老头终于念完卷轴上的台词了,退了下去。下仆把清酒端到前方,放到了两人跟前。

刚端起了酒杯,一道出人意料的温婉声音从上方传来:“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坐在上面的就是姬钺白的母亲。可这声音……怎么这么年轻?

简禾心中一紧,抬起头来,只见座上端坐着一个衣着华贵的贵妇人,看起来只有三十岁出头,充满了成熟大气的韵味。然而,她与姬钺白长得一点也不像,惟独那双灰瞳相同。

简禾心中咯噔一下。

姬钺白二十岁,这老夫人看起来,顶多就三十一二……这也太年轻了吧?

系统:“剧本补充:原本的老夫人因为疯病去世了。现在坐在上面的,是老夫人的妹妹。这对姐妹花都嫁给了原本的姬家家主。”

简禾恍然大悟:“也就是说她是姬钺白的阿姨……怪不得这么年轻。”

看到立在下方的一对璧人,老夫人笑了起来,叹道:“果然是个美人。钦钦,去帮我把酒接过来。”

她身旁立着的青衣姑娘不忿又有些委屈地咬了咬唇,道:“知道了,姑母。”

系统:“这是老夫人的侄女,叫莫钦钦。”

简禾暗道:“刚才剜我的人,似乎就是这位莫钦钦。名字也对上了,她应该就是传说中那位暗恋姬钺白的NPC了。”

仰头饮酒的时候,姬钺白痛快地一饮而尽,四周升起了喝彩声。这酒有点儿呛,简禾小口小口酌着,抬眼,发现莫钦钦压根儿没眼看,转过了头去。

而老夫人,却一直凝视着姬钺白,神情颇为复杂,迟迟没有喝下那杯酒。

“礼成——新妇入洞房——”

“恭喜喽!”

“百年好合——”

“早生贵子,三年抱两,儿孙满堂!”

简禾:“……”

在四周热闹的恭祝声里,姬钺白放下了酒杯,揽住了她的肩膀,带着滴水不漏的笑容向宾客道谢。

被骤然搂近,简禾下意识抬头,却意外地看到姬钺白轻轻地瞥了眼高台。眸光中,淬满了艳丽而冰冷的讥诮之意。

喜欢快穿失败以后请大家收藏:(www.lwtxt.net)快穿失败以后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快穿失败以后》,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失败以后第40个修罗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失败以后第40个修罗场并对快穿失败以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