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个修罗场

作品:快穿失败以后|作者:云上浅酌|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19-03-19 17:33:04|字数:2931字

从断口来看, 它应该是被很钝的牙齿——比如人的大牙, 从死者的身体上活生生撕扯啃咬下来的。而且, 这手估计已经在水里泡了几天了, 一出水面, 前所未有的熏天臭气扑面而来, 那威力堪比在潮湿天气发酵过的几吨垃圾。

系统:“宿主, 别大口吸。这种被邪祟害死的人的尸体,腐烂之后,衍生的臭气是正常尸体的十倍。”

简禾:“我靠, 以后这种高能预警,麻烦早一点说。”

被熏得头晕脑胀,她只能草草看了一眼那断手, 抽起了船杆, 任那裹着水藻的断手沉回水底。随后,她躬身钻入了船舱, 扶着桌沿干呕起来。

玄衣随之进来, 看到她呕得面如菜色、双眼泛红, 心里一阵不舒服。

水波荡漾, 船慢慢驶离了桥洞。

简禾连灌了两杯冷茶漱口, 那种头昏脑涨的感觉才消下去不少, 忽然,一颗黄澄澄、圆滚滚的蜜饯被一只黑漆漆的小爪递到了她面前:“给你。”

她讶异地抬眼。玄衣朝她扬了扬下巴,如果兽形有眉毛, 此时一定颦了起来:“看什么, 吃啊。”

简禾心里一暖,也不客气了。由于身体还侧着,一手拿着茶杯,她贪图方便,直接低下了头,直接把玄衣指尖的蜜饯咬了下来。红润的唇在冰冷的鳞片上擦过一瞬间,触感如云朵般柔软。

料不到她居然会直接从他手上吃下蜜饯,玄衣颤了一颤,不敢置信地瞪着她,尾巴却燥热地蜷曲了起来。

……居然直接从他手上吃了蜜饯。这、这不就相当于他在亲手喂食她一样吗?

简禾不知道玄衣短短几秒钟就脑补了那么多,自顾自地把蜜饯压在了舌根下,一阵蜜意化开来,那阵反胃感消散了许多。

她吁了口气,忍不住对玄衣露出一个笑:“很好吃。”

玄衣“哦”了一声,没什么反应,背后的尾巴却越蜷越紧了。

系统:“叮!玄衣心情+10,害羞+10,人物矛盾+10。综上,血条值+10,实时总值:20点。咸鱼值—10,实时总值:4800点。”

简禾:“嗯?”

她脑海里灯泡一亮。

按照这个计算方式,看来,咸鱼值和血条值的高低,并不完全取决于剧情是否有进展。玄衣的个人状态——比如心情的好坏,也一样可以影响前面那两个数值的高低!

系统:“……”

之前的两个半月,血条值有好几次都差不多跌成负值,害她提心吊胆的,睡觉也睡不安生。现在终于发现了突破口,虽然还不太明白其中的机制,但起码知道了,系统指定的规则并不是毫无漏洞的!

咸鱼值比较难搞,但血条值的话,之后稍加摸索,搞不好能人为地控制在一个安全的范围中,这就不怕任务失败了。

系统:“……”

简禾一阵暗爽,神清气爽地抹了把脸,终于有心情琢磨系统刚才给的提示了。

“秦南”很好理解,就是信城以东的一座城,一条大江先后贯穿两城而过。假设上游死了人,尸块顺流而下,漂到信城一点也不奇怪。

至于“吃心怪”——简禾脸皮抽搐,腹诽:这名字虽然取得既无水平也无品味,但好歹够直白,看来这次背后的作恶者有食心的癖好。能干出这种事的,十有八九是魍魉之物。

坏就坏在,这种东西一旦见了血,就会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停不下来,不可能杀一个人就满足。杀的人越多,它就越是强大,隐匿得越深。

恐怕,秦南那里已经有不少人死在了它手里了。

简禾:“感觉又是一个送人头的任务。”

系统:“……”

原以为,还有一个晚上时间去调查一下,没想到,她完全低估了剧情跟进的速度。

就在触发剧情的半小时后,简禾的小船泊在了酒楼岸边。

她撩起了船舱帘子,甫一踏上岸,登时被一声破了音的动情呼喊给吓得虎躯一震——

“简大仙!”

“找到简大仙了!”

定睛一看,岸边站着黑压压的一群人。最前面的是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头,身后跟着一众家丁。一看到简禾,众人就像见到了活神仙,蜂拥而上,如泣如诉:“简大仙,终于找到你了,请救救我们家小姐!”

就在这时,她的身后忽然窜起了一只黑不隆冬的小怪物,冷冷地盯着他们,喉咙里发出了兽类感觉到威胁、即将要反扑咬断对手喉咙时的低哑嘶吼声。

众人吓得一个激灵,纷纷迟疑地慢下了脚步。

简禾反手轻轻拍了拍玄衣的小角,示意他不用紧张,镇定地对老头子等人道:“这是我豢养的魔宠,不伤人,很可爱,各位无须担忧。”

系统:“……”

众人:“……”

恐怕就只有你自己觉得可爱吧!

被NPC团团簇拥起来,三言两语下,简禾听出来了——他们是秦南的大户人家刘家的家仆。

刘家是当地土豪,瓦舍连锦,人丁兴旺。从几个月前开始,家中就陆续有侍女失踪,而且消失的只是人本身,衣服、钱财什么的都还在。

一开始,刘家人不以为意,把这当做是人口失踪案报了官。可最终都因为查不出什么而不了了之了。

后来,失踪的人越来越多,已经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了。短短几个月,府中年轻貌美的女子近半消失,闹得人心惶惶。

就在昨天,刘家翻修府邸时,意外掘开了一块土地,惊骇地发现底下埋了十多具白森森的七零八落的尸骨。其中一颗头颅并未完全腐烂,死状可怖。府中有家丁认出,这竟是四天前刚失踪的那名侍女的头。

到了这里,傻子也知道这事儿绝非人为,而是魍魉作恶。

还有半个月就是刘家小姐出嫁的日子。不仅是为了自家千金,还是为了届时出席的宾客,都必须尽快解决这只穷凶恶极的魍魉。

刘老爷什么都缺,惟独不缺钱,开出了丰厚的报酬,四处寻找仙门中人来府上收妖。

简禾摆手,调整了一下语气:“行了,老人家,大体情况我已了解,等着我去收拾它吧。”

那老头子抹着泪三叩九拜。

翌日,简禾就带着玄衣坐上了前往秦南的马车。这马车是刘家特地准备的,修雅华美,十分舒适。不到一个小时,正午,两人就抵达了秦南的土地。

秦南这地方不大,但因为地理位置不近山,所以大街上走着的,几乎都是平民百姓,不像信城那样,每走十步,就能看到一两个佩剑的仙门少年。

所以,相对来说,在这里,玄衣被认出是魔族人的几率就更低了。甚至可以不挂着兜帽出现。

马车停在了刘府府前,刘老爷亲自出来迎接简禾。对于尾随在她身后的玄衣,刘府中人虽然有些不安,但碍于“高人大多古怪”的印象,再加上管家已经跟家里通过气了,倒没人说些什么。

进入花厅,简禾瞄到里面坐了一个少年,一个少女,藕衫,绶带,腰佩长剑,脑袋不禁嗡地一响,一句“卧槽”差点脱口而出。

这不就是赤云宗的弟子服吗?!熟人啊!

要是让他们认出自己,搞不好,她迄今都掩饰得很好的赤云宗出身,马上就在玄衣面前败露了!

玄衣不解地看着她突然僵硬的背影。

系统:“宿主,你不用担心,这两人跟你不是同个师父,也只远远地见过一面,未必认得你。只要你别在他们面前用赤云宗的仙功,就不会败露了。”

简禾剧烈跳动的心脏,这才回归原位:“吓死我了,这还好点。”

有了系统的保证,简禾装作不认识的样子,颇为淡然地与对方点了点头示意。

刘老爷适时赶到,介绍了彼此。原来,这少年少女是一对兄妹,哥哥叫郑绥,少女叫郑芜,确实是赤云宗的弟子。

自从封妩在西朔山失踪后,赤云宗暂时禁止了年轻弟子前去猎魔。这两人也是特大胆,竟然趁仙盟大会前夕,师父们都不在宗派的时候,自己偷偷下山,千里迢迢跑来这边猎魔。

只可惜出师不利,还没到目的地,马车就坏了,这才辗转来到了秦南。一进城,就听说了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少女失踪案。

之前在山上,他们被师兄师姐盯得紧,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稍微危险点的副本都不让碰。现在一个野生副本摆在眼前,两人的中二之魂熊熊燃烧,就中途改变了目的,敲开了刘府的门,自动请缨要帮忙捉妖。

——小彩蛋——

《玄衣日记》

难以置信!

她居然不用手接,而是直接吃了我拿着的食物。

这、这不就等于是我亲手喂她吃东西吗?

不过,对此,虽然我称不上喜欢,但也……并不讨厌。

喜欢快穿失败以后请大家收藏:(www.lwtxt.net)快穿失败以后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快穿失败以后》,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失败以后第7个修罗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失败以后第7个修罗场并对快穿失败以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