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个修罗场

作品:快穿失败以后|作者:云上浅酌|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19-03-19 17:33:04|字数:3131字

简禾心里发毛, 没由来就升起了一股强烈的警惕感。

事实证明, 人要相信自己的野性直觉。就在下一秒, 玄衣搭在腹部的手倏地扣住了简禾的手腕, 那力度大得吓人, 与修长的五指毫不相称。

紧接着, 他就把这只手送到了唇边, 张开了森森利齿,凶猛地朝她的虎口处咬了下去!

——在这持续了几天几夜、充诉了腐肉恶臭味的炼狱中,玄衣饥肠辘辘、神志不清、焦渴难耐, 这个久违地接近他的陌生人,的气息,是如此地清甜甘美, 令人垂涎欲滴……

甜腥的甘霖入喉, 那阵暴躁的焦灼感霎时偃旗息鼓。直到后颈一痛,他的世界终于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等玄衣的牙关松开后, 简禾一脸屮艸芔茻地把手举到眼前, 只见虎口处被咬出了一圈整齐的牙印, 血珠滴滴答答地往外冒着, 心里好似有一万只神兽奔腾而过, 一会儿排成“次”字, 一会儿排成“奥”字。

系统:“他也不是故意的,是魔怔了,分不清现实和幻象。从这里出去后就会好起来了。”

系统:“叮!检测到宿主受伤, 血条值—10, 实时总值:1点。”

简禾:“……”

她生无可恋地望天。

人生大起大落太快,实在太蛋疼了。

*

“啊啊啊——”

“是猎魔的人——快跑——!!!”

月黑风高,星子黯淡。漫天的红炎烤炙着山林,百鸟惊飞,万兽奔逃,那扑面而来的热浪足以把人掀翻跟头。

尸体烧焦的肉味、族人的哭喊逃命、兽类的哀嚎,随着四散的火灰飘满了整座西朔山,俨然是人间的炼狱。

他的头发开始变焦、卷曲,双手都磨出了血泡。嗖嗖声不断,玄衣心口一痛,一支破空而来的暗箭,已将他掼倒在地,血花喷溅……

玄衣眉头紧颦,痛苦地粗喘一声,倏地睁开了双眼,全身冷汗,简直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人。

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从噩梦中醒来,但这回,他看到的不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而是一个结满了蛛网的屋顶,火光明灭,一只小蜘蛛慢悠悠地爬过。

这似乎是座废弃的荒庙,榆木神像掉漆严重,目中无睛,慈悲地垂望着世人。庙门虚掩,木窗半开,夜风徐来,取暖的火堆明灭一闪,柴枝发出了细细的噼啪声。

积了灰的地板被刻意地打扫过,他身下垫着一张破旧的草席子,上身赤裸,左肩绑着止血的绷带,箭已被拔出,伤口只剩一阵钝钝的痛。身上还盖着一件藕色的外衣。

这是……哪里?

玄衣茫然地蜷动了一下手指。这时,一只微凉的手搭到了他额头上,与此同时,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似乎还松了一口气:“终于醒了。好点了吗?”

玄衣全身一震,倏地抬头,只见一个秀逸的人类少女盘着腿坐在了他身旁,温和地看着他。于昏暗的光线下,她脸庞与脖颈的肌肤依旧泛着莹润皎洁的光泽,小扇子般的睫毛在眼皮上散出一片暗灰的阴影。

忽然感觉自己手心抓着什么,玄衣怔了怔,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然把这少女的无名指拽在了手心。

说也奇怪,一只手五根手指,他偏偏抓的就是无名指。可还真巧合。

“你方才在梦里说胡话,抓住了我的手指。”简禾道:“起慢一点,不必这么戒备。如果我要对你不利,刚才有无数机会可以动手,不用等到现在。”

玄衣没做声,低咳两声,坐了起来,视线不自觉随着简禾移动。他心中有太多的疑问和不解,话到嘴边,却像哑了一样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直勾勾地看着简禾在火堆边蹲下,舀了点什么,折身回来。

那是用叶片装着的新鲜鱼肉,片片切得极薄,弥漫着淡淡的腥气。

魔族天生只喜欢吃腥膻的生肉,一定要新鲜,如果带血就最好不过了。

来到人类的地盘作威作福后,在文化方面,他们或多或少也受到了一点影响,唯独吃饭的喜好没有拗过来,依旧坚持生肉路线一百年不动摇,对人类的食物嗤之以鼻。

记得在上辈子,玄衣发迹后,特别喜欢设宴喝酒,下酒菜也还是以碎冰铺垫的鲜肉居多,口味可以说是非常专一了。

讨好他人不必委屈自己。简禾端出了一条烤鱼。这是她刚从小溪里捞的,鲜度十足,只可惜这荒郊野岭的,没有盐巴等调味料,鱼肉虽然鲜嫩,可吃进嘴里还是淡出了鸟。不小心烧焦了的地方反而更好吃。

破庙里的空气很安静,玄衣的声带像磨破的砂纸,盯着简禾,终于哑声问出了第一个问题:“……你是谁?”

简禾没看他,往火堆里抛了根柴:“我叫简禾,是你爹的旧识。”

玄衣却没有那么好打发,半信半疑道:“旧识?”

“确切来说,你爹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他,我是活不到现在的。”简禾凝视着他,浅褐色的眼珠波光粼粼,于摇曳的火光中潋滟生辉:“我知道,要你马上信任一个陌生人很难。但是,有句话叫做‘救命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我或许做不到涌泉相报,但绝对不会做恩将仇报的事情。甚至,如果你想找出屠你全族的宗派,我可以帮你。”

闻言,玄衣错愕地抬起了头,喉结上下一滚,似乎想说什么。

可简禾已经终止了话题:“不急在一时,明天再说吧,今天你也很累了。”

把鱼骨抛入火里,简禾不知从哪儿拖出了另一张席子,放在了火堆的另一边,道:“我先休息了。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叫我。”

庙内很安静,简禾背对玄衣,调顺呼吸,佯装睡着。

感觉到玄衣锐利的视线在她后背停留了很久,似乎想把她烧出两个洞。许久,她才听到身后传来了咀嚼的声音——刻意压低、狼吞虎咽的。

果然,玄衣比较喜欢在没人盯着的时候吃东西。这算是兽类的一些小习性吗?

系统:“叮!玄衣信赖值+10,好感度+10。宿主装B技能点+20,可靠值+20。”

系统:“叮!恭喜宿主成功喂养玄衣,完成了第一个剧情任务。发放奖励:血条值+100,实时总值:104点。咸鱼值-10,实时总值:4990点。获得道具:普通住所x1,半月份食粮x1。”

听着这叮叮声,简禾松了口气。

刚才,趁着玄衣还没醒,她已经想了很多种解释,但发现,无论怎么编,都编不出一个天衣无缝的解释。

更何况,如果编得天花乱坠的,可能还会触犯规则,被系统判别为“通过隐瞒欺骗来闪避既定结局”。

不能瞎编,那她能抖出真相吗?

万万不能!

“哟,玄衣你好,我就是放火烧你老家的赤云宗的成员。还有,你老爹的元丹也是我趁火打劫吃掉哒,哈哈哈哈哈哈!”

↑如果这样说,估计她也离入土也不远了。还刷什么好感、还泡什么汉子,不被玄衣捉去泡药酒就不错了。[蜡烛]

思来想去,简禾就编了一个真假夹杂、十分有误导性的解释。上面的每一句话,分开看她都没有撒谎,但串起来以后,味道就变了。再以报恩小姐姐的语气说出来,最终呈现出来的,就是南辕北辙的另一个效果了。√

简禾:“不想当演技派的计划通不是好的逼王。”

系统:“???”

从数值的变化,就能知道,这个最大的危机暂时蒙混过去了。虽然终有败露的一天,但至少现在,能瞒多久就多久吧。

而且,这回连咸鱼值都减少了,也就是说,完全没挪动过的进度条终于有进展了!

简禾心满意足地吁了口气。

随之而来的一串系统提示,却让简禾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叮!检测到宿主违规,咸鱼值+50,实时总值:5040点。”

简禾悚然道:“怎么回事?!”

违不违规就暂且不论了,为啥剧情有进展了只减10点的咸鱼值,违了一下规就疯狂加了50点?!

惩罚是奖励的五倍,这么坑,果然这些数值都是瞎!瘠!薄!定!的!吧!

系统:“你的角色OOC了。封妩是赤云宗的优等生,不可能一上来就对魔族人如此温柔。”

简禾:“……这不科学,那我刚才把他救出来时,你怎么不说我违规?那不是更严重的OOC吗?”

系统:“那是主线剧情的硬性要求,不这样做,剧本就没法掀到下一页,所以,不算是宿主的主动违规。但除此之外,你有维持人设的义务,尤其是在攻略对象面前。当然,如果玄衣睡着了或者不在场的话,你偶尔OOC了,我们也能睁只眼闭着眼。”

简禾觉得自己萎了,做了个投降的姿势道:“行吧行吧,那你给点提示,封妩是什么性格?”

系统:“很简单,两个字:仙女。”

简禾:“……”

哦豁,这条贼船不简单。

——小彩蛋——

《玄衣日记》

一个自称曾受过我爹恩情的人类少女,把我从那个恶臭的炼狱中拉了出来。

确实,我能感受到她对我并没有恶意。

但她身上有太多疑团,我不可能那么轻易地放下戒心。

她到底是真心实意的还是别有所图,来日方长,我自会观察判断。

喜欢快穿失败以后请大家收藏:(www.lwtxt.net)快穿失败以后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快穿失败以后》,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失败以后第3个修罗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失败以后第3个修罗场并对快穿失败以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