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个修罗场

作品:快穿失败以后|作者:云上浅酌|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19-03-19 17:33:04|字数:4717字

“【任务失败档案库】开启, 宿主选定中……”

“叮!宿主选择完毕。姓名:简禾。任务次数:4次。失败次数:4次。失败率:100%。失败原因:旧系统中毒, 下载了错误的攻略剧本。”

“叮!备用系统装载完毕, 四个失败的任务开始融合。10秒后, 宿主将被发射到融合完毕的新世界, 【咸鱼翻身项目组】在此预祝宿主任务顺利, 旗开得胜!”

*

简禾眼皮一抖, 恍若隔世地恢复了意识,发现自己正以啃泥的姿势趴在了地上,脸还不偏不倚地糊在了一滩被冷水浸透的污泥里。

简禾:“……?”

这也难怪她会满头问号。毕竟当初那四个任务全部失败后, 她的意识就被系统从身体里抽走,闲置到了一个鸟不生蛋的数据库里,成了一串只会游动的电波。都八百辈子没当过活人了, 现在冷不丁被塞进了一具陌生的身体里, 搁谁身上,谁都得懵上一阵。

用力咳出了堵在喉间的污泥后, 简禾晕头转向地以手肘支起了上半身, 视野渐渐从模糊变得清晰。

淡薄的朝晖斜穿雾霭。她穿着一身皱巴巴的藕色衣裙, 趴在了一个湖泊边的空地上。

朝前看, 湖面碧波荡漾, 袅袅生烟, 对岸的万仞高山倒映在粼粼虹光中。朝后看,则是一片水泽丰茂的树林,古木参天, 漫林碧透, 寂静无人。

简禾一头雾水地翻身坐起来。

这什么情况?又是什么鬼地方?

就在这时,一道虚无缥缈的电子音在她脑海中响起,跟播音念白似的字正腔圆:“叮!欢迎宿主进入我们总部专门为你设计的融合任务,我是你这趟旅途的忠实伙伴——感化人渣反派系统。”

“任务基本信息如下:总难度评级:鬼畜级。初始血条值:10点。初始咸鱼值:5000点。攻略进度:0/4。进阶功能:未解锁。宿主称号:普通咸鱼。”

简禾:“……”

这信息量有点大,简禾觉得有点儿眩晕,得缓缓。

系统:“宿主,你还记得不——你曾经绑定过一个系统,还在它的指导下做了四个任务。只不过,由于它没及时升级,中了病毒,给你下载了错误的剧本,所以那四个任务全都惨烈失败了。”

在生前,简禾是个孤靠着星际联邦发放的援助基金长大的孤儿。成年后好不容易才在帝都星找了份工作糊口,结果干了不到一年就被解雇。人要倒霉,喝凉水也会塞牙。当她灰溜溜地卷好包袱、准备回母星搬砖时,却又在出发那天不慎摔进了轨道,被一辆疾驰而来的空间列车撞上了西天。

就在那关头,一个叫做【感化人渣反派系统】的AI冒了出来,游说她跟自己签份合同。合同里写了:只要她能按系统的指示完成四个任务,系统就会为她实现一个她梦寐以求的愿望。

没想到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等好事,简禾想都不想就签下了卖身契,还一阵暗爽——这可是车到山前必有路啊。

然而,在开始做任务后,简禾才发现这根本就是车到山前被砸扁。[蜡烛]

——按照合约所写,系统将她送到了四个不同的世界里,要求她刷满各个世界的反派对自己的好感度。简而言之,就是泡汉子。

泡汉子这事儿本身没问题。问题是她要追的那几个反派,全他妈走的暗黑路线,一个赛着一个有病。黑化、扭曲、病娇、暴虐,集人世间所有的BUG和不和谐于一身。难度本来就不低,简禾还左手一个中毒的猪队友,右手一本坑爹的假剧本,故而每次都难逃Boom!shakalaka的命运……(=_=)

系统的声音把简禾的思绪唤回了现实:“宿主,每个意识体能承受的穿越次数是有限的,不能超过五次。也就是说,你只剩下最后的一次机会了,无法匀给四个任务,这就意味着你永远没法完成合约内容,也就跟我们解不了绑。为了破解这个困局,我们将你失败的任务融合为一,这样,你就可以在同个世界里,一次过把所有反派都攻略下来了。”

简禾抚额,无奈道:“在同个世界里泡四个人,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确定不会变成大型NTR修罗场?”

系统自信道:“这点你大可放心。每完成一次攻略,我就会为你物色新的身体来装载你的意识。届时,就算你和攻略过的对象再次见面,他也很难凭新的外表认出你。至于言行举止等方面,就要靠你自己掩饰了。”

原来可以追到手就跑,然后换马重来,这还好一点。简禾定了定神,依稀记得系统一开始念了串什么难度评定,便问道:“你开头说的‘鬼畜难度’是什么意思?”

系统:“你前四个任务的难度都是‘新手级’。这次升级为‘鬼畜级’,表示规则改变:你不仅要刷满反派对你的好感度,还要填补主线剧情、修改不合逻辑的漏洞,让这个世界更好地运转下去。”

“那血条值和咸鱼值又是什么东西?”

系统:“【血条值】,顾名思义,就是你的生命线。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你的每一次呼吸、每一步走动,都会消耗血条值。假如一直不补充,一旦让它降到0以下,任务就会失败并终止,你将会被打回总部的数据库。【咸鱼值】则相反。在每成功攻略完一个反派后,它会自动降低。等它降到0时,就表示剧情走完了,任务也就结束了。所以,咸鱼值是越低越好的哦。”

虽然有点绕,但还是挺容易明白的,简禾摸了摸下巴,道:“说白了,咸鱼值就是进度条吧?”

系统:“可以这么说。但是,请宿主注意,咸鱼值不是只会一味地降低的。若检测到你有犯规行为,它会自动增高。剧情也会配合着变得更长、更曲折、难度更大。如果你想早点搞定任务,最好别让咸鱼值太高了,否则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到终点。”

简禾:“???”

居然还有这种令人窒息的操作?

系统:“好了,宿主,打起精神来。我已经把背景资料发给你了。”

花了几分钟的时间,简禾皱着脸,大致弄懂了这世界的设定,也捊清了这身体的原主到底是何方神圣。

——本次的任务,是个设定大糅杂的架空幻想世界。东方风味的仙门修士、江湖神棍、没有灵根的麻瓜,以及带有西幻色彩的秘境魔族、狞恶魔兽……均在同一片大陆上繁衍生息。

在两百多年前,九州的边界撕裂了一道连通魔界的门。异境的魔族涌入,祸乱人世,在人类的地盘上称王称霸。

当然,他们也确实有得天独厚的资本去嚣张——不仅天生双卡双待,可随时在魅惑的人形与残暴的兽形之间切换,还能驱策低级的魔兽小弟为自己卖命。满身都是技能点。

反观同一时期的人类,可就弱鸡得多了。虽然那会儿已经出现了除魔修士这个职业方向,但一切都还在萌芽阶段,连派系也没形成。跟魔族掐架时,往往还没过几招,就会被对方殴成渣渣。不走运的人,还会被活捉回去,沦为魔族战宠的腹中餐。

打个形象的比喻吧,若说魔族的金手指有象腿粗细,那人类的,顶多就是一根牙签,可以说是非常惨烈的对比了。

简禾:“……”

这双方的出厂设置也太悬殊了吧,剧本是赤|裸裸的偏心啊。

简而言之,在趾高气昂的魔族面前,人类缩头搭耳、忍气吞声地度过了一段漫长的岁月。当然,这期间,他们并非一味忍让。实力在悄然增强之余,耻辱值和仇恨值也积少成多,不知不觉就刷到了MAX,如同鼓胀到了极点的气球,只等锐利的针头戳破,让所有的怨气得以痛快地释放。

终于,在某次魔族再度戕害人类时,仙门的两个宗派一同揭竿而起,号召天下人合力剿魔。压抑已久的仙门因此激起了巨大的波澜,同仇敌忾的众人纷纷应和。细弱的溪流汇成了磅礴的海浪,势不可挡地冲垮了魔族的壁垒。

魔族被狼狈地打落尘泥,连老窝也被踹掉了,风光的日子到此结束。这对宿敌的地位,也正式倒了个转儿。迄今,百年已逝。曾经恨不得用鼻子看人的魔族,现在一个个都变得安静如鸡,行踪难觅,很少再在光天化日下跑出来刷存在感了。而当日落魄的仙门,如今百宗林立,一派繁荣的气象,甚至兴起了一股猎魔、养魔宠的风气。

这风气是打哪来的呢?

起因是在老祖宗的年代,人魔两族干架时,都会带上各自的战宠助威。在传统的仙门战宠排行榜里,最热门的就是雕、犬、雪狼三种动物。它们凭借爆表的忠诚度和优秀的战斗力,一直牢牢占据着金榜前三的宝座。

而在驯养魔宠这股歪风邪气吹起来后,仙门的年轻一辈不再以自己养了多少只名贵的仙宠为荣,反倒觉得那些能活捉魔兽、并把它们驯服成战宠的人,才叫做有真本事。

——废话了,仙宠又不是啥稀罕货,只要肯花钱,什么样的动物搞不到?换言之,你能搞到的,别人也能搞到。届时仙盟大会一开场,满目皆是同款仙宠。这酸爽难言的滋味,就好比“走进车厢看到十个人里有九个跟自己撞了衫,其中一个还是自己最讨厌的小婊砸”。

如果战宠是魔兽就不同了。它们数量稀少、性情凶猛,天生不亲近人,虽然智商不高,但战斗力强得一批,只要主人能控制住,那杀伤力可不是普通仙宠能比的。

猎魔驯兽,既能彰显自己的能力,又可以在同辈间出尽风头,跟别人同款的几率也大大降低了,可谓是一举三得。

魔兽是魔族人的小弟。相对于它们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大,这群小弟的藏匿功夫就拙劣得多了,时不时就会在人迹罕至的深山野林里出没。所以,仙门子弟组队猎魔时,通常都是挑最荒芜的地方去的。

简禾现在所处的这地方,叫做西朔山,山林葱郁,辽阔苍茫,是个猎魔的黄金圣地。被她附身的这个倒霉蛋,名叫封妩,就是一个在猎魔时遭到同门暗算,被推下了山崖的炮灰。

众所周知,“跳崖不死定律”是主角和反派专有的骚技能。那么,为啥这一次在原主这种NPC身上也通用了呢?

这是因为,崖底有湖,湖边还恰好躺着个经验包——一个被银箭射穿心口、奄奄一息的魔族人。肉眼都能看到他腹部被掏了个大洞,就在那血肉模糊的伤口中,有一颗近圆形的东西在发光。

这发光的玩意儿,就是魔族人的元丹,跟人类的心脏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同的是,元丹里储蓄的是法力,可以修复持有者的伤势,这可比心脏好使多了。

作为仙门中人,摔个半残的原主很清楚,这颗元丹,就是她最后一个自救的机会了。于是,她用尽最后一口气,拖着身子,爬近了这濒死的魔族人,把他的元丹挖了出来,一口吞进了肚子里。

……

确认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后,简禾两眼一黑。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对于原主这类连名字都起得那么不走心的NPC,系统又不是吃饱了撑的,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就给她安排那么多戏份,还白送一个经验大礼包给她。

就是因为太清楚这个角色的结局了,简禾才会深深觉得系统是在玩儿她。

前面说过,简禾曾经在四个任务里追求过四个㚐㚐,且最终都没得手。

这四位病友中,其中的一位名唤玄衣,黑发红眼,邪恶暴虐,原身是一头身覆玄鳞、形似巨龙的巨兽。兽形时长尾横扫,口吐烈焰,可摧毁战场千军万马、所向披靡。人形时箫声一起,无数魔兽任其差遣,可以说是非常酷炫了。

好了,重点来了——玄衣大大少年丧父。他的老爹,就是一个在西朔山被仙门射杀、夺走了元丹的魔族人。

简禾:“……”哦豁。

世界上有没有比穿成反派的杀父仇人更坑爹的事情?

必须有啊,那就是——明知道迟早会被BOSS秒成灰,还得绷紧皮、壮起胆,以仇家的身份去追求他。[蜡烛]

简禾:“说真的,这是自杀式任务吧?”

系统:“宿主,其实,玄衣真正的杀父仇人是那支银箭的主人,你顶多算是个半卖半送的。因为元丹对身体的修复能力是有限的,就算你当时没吃掉它,它也不足以救活玄衣的老爸。吃与不吃的唯一区别,只在于他早三分钟还是晚三分钟挂而已。当然,这不能抹杀你趁火打劫的事实就是了。”

简禾生无可恋地望着天:“趁火打劫啊。”

原主倒是爽了,拉完仇恨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玄衣走的可是复仇流路线。可想而知,不管是射箭的人,还是趁火打劫的她,都绝不会有好果子吃。

回想刚才读的剧本,如无意外,在五年后,查明了父亲亡故真相的玄衣将会亲自逮住原主,把这颗不属于她的元丹活生生地挖走。末了,他还将原主丢到一个不见天日的暗室,吊着她一口气,让低等魔兽折磨了她多年,实在是大写的惨。

系统:“宿主,提前说一下,你因‘被玄衣夺走元丹而亡’是主线剧情。通过‘隐瞒事实’、‘抱反派大腿’此类的举动来故意闪避,是违规行为哦,咸鱼值会翻倍增加的。”

简禾试图讲道理:“既要让他爱上我,又要让他顺应剧情杀死我。系统,你摸着良心回答我,难道你不觉得这两个要求太分裂了吗?”

系统亲切道:“两个要求的确是相悖的,但并非不能完成。否则,难度又怎么会是鬼畜级呢?”

简禾:“……”她仿佛看到了人生的走马灯。

什么叫自己签的流氓合同跪着也要完成?这踏马就是了。

喜欢快穿失败以后请大家收藏:(www.lwtxt.net)快穿失败以后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快穿失败以后》,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失败以后第1个修罗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失败以后第1个修罗场并对快穿失败以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