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奉子成婚之王爷求休妻 > 078 好看

078 好看

作者:闲听冷雨
    胡氏听着这话,不由的就是面色一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自己身子不好,我帮着你打理家务,忙来忙去,难道最后还是个错不成?”她盯着宛仪郡主,凌厉的眼神带着几分压抑的扭曲,“你自己嫁到府里来就是个病秧子的身子,这么些年来即不曾打理过府中诸事,又不曾尽到长嫂宗妇的义务,便是老太太这里都没尽过几分心,大嫂,你现在这话,是怪我这个当弟妹的夺了你府中管事权?”

    对于她诛心般的指责,容颜忍不住皱了下眉。

    倒是她身侧的宛仪郡主,看着她一脸责难的神色温柔浅笑,“弟妹你多心了,这些年来你帮我,我是极为的感激,也感谢的呀。倒是二弟妹刚才这一番话,让我听着颇是有几分不是滋味,难道说,二弟妹对自己打理府中诸事颇有怨言,觉得是我这个长嫂牵累了二弟妹,是老太太愧待了二弟妹,对我们心存怨责?”

    “二婶娘,您之前可是什么都不曾说过,怎的姑母一来,这会祖母让您去给姑母炖些燕窝补品,您却这般的推三阻四起来,难道说,”容颜看着脸色铁青的胡氏,眸光流转盈盈一笑,红唇轻掀,“难道,咱们府里连那点子燕窝都拿不出?还是,二婶婶是单单就舍不得给远道而来,一路奔波辛苦的姑母用?”

    “你,我何时那般说过?”胡氏气急败坏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来,她对着容颜似笑非笑的眼眸儿,差点被气的跳脚,恨不得扑过去对着容颜撕破她那张嘴,让你再敢胡说八道!只是她愤怒来的快,去的也快,眼角余光看到容老太太阴沉沉的脸,以及容锦芹明显落下来的脸子,她心头一沉,赶紧回头解释,“娘,儿媳真的没有这样想过的,您可千万别多想。”

    容颜和宛仪郡主还没有出声,坐在容老太太身侧的容锦芹轻轻一哼开了口。

    “二嫂,你这话的意思是说娘她老了,所以糊涂到随便就会冤枉人的地步了?”

    “妹妹你这是怎么说的,我怎么会这么想,这可是大不孝。”胡氏更慌了,她如今的处境可谓堪忧,娘家是半点指望不上,若是容老太太再因此而厌了她……这个结果她将是不敢想的,她赶紧摇头,一脸的惶恐,“娘,妹妹,我就是这个家里的人,妹妹自然就是我的亲妹妹一般,不过是些许的身外物,我怎会舍不得?”

    “是啊祖母,娘前些天还帮我炖了好些的燕窝呢,她不会舍不得给姑母用的。”

    容兰的话听的胡氏大急,恨不得伸手去堵自家女儿的嘴。

    这傻丫头,不是和她说了不能说这事的么?

    椅子上,容老太太听着却是呵呵冷笑了两声,她也没说什么,只是阴侧侧的眼神看了眼容二太太,“你不是说去给你妹妹安排住处,吃食么,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去?”她的语气不甚好,听的胡氏心头发涩,只能微微福了福身,“娘说的是,儿媳这就去。”

    胡氏的身影消失在屋子里之后,屋子里的气氛静了下。

    容颜伸手帮着宛仪郡主续茶,“这茶有些浓,娘您少喝些。”

    宛仪郡主笑着看她一眼,点了点头。

    母女两人静静的坐在那里用茶,一侧胡三太太胡四太太直欲把头垂到地下去。

    这种场合,真真是不适合刷存在感呐。

    容锦芹扫了眼下面的几人,眼底闪过几分憎恶,“娘,你让她们都回吧。我有些累了。”

    “好好好,我的儿你先歇着,让你嫂子她们先回去,等晚上给你接风。”虽然府里的事情乱成了一团,老太太也因为担心两个儿子好久不曾展颜,可看到远嫁多年不曾回的女儿,还是极为的开心,暂时也把那些个糟心子事给抛开,“你们妹妹累了,你们也都回吧,别忘了晚上过来一块吃饭,老三家的老四家的,到时叫上老三老四两个。”

    容三太太容四太太齐齐应是。

    唯独容兰却是轻声的嘟囔一声,“我爹爹都不在,祖母也不想办法让爹爹回来。”

    这话听的容颜忍不住的抿了抿唇,眼角余光扫了眼主位上的容老太太,果然在看到老太太已经听到,并且对着容兰的方向皱了下眉之后,容颜心情更加的好了,她伸手搀了宛仪郡主向外走,“娘您小心些,女儿扶您。”

    “好好好,娘知道你孝顺。”

    母女两人一行说笑一行向外走,屋子里,容锦芹有些不满的看向容老太太,“娘,我大哥二哥呢,怎的这么久都不见他们回来啊。难道是真的不欢迎女儿回来,觉得我是嫁出去的人,就一点都不心疼我这个妹妹了不成?”她一开始的时侯觉得应该是他们两个不在家,男人嘛,大白天的不在家才是正常,可自己都来了这么久,怎的还没人去送信,还没有回府?

    “你混说什么,你大哥二哥怎么会不欢迎你?只是,哎,他们不在家,也回不来啊。”老太太眼底黯色划过,有些头疼的把最近的诸多事情简单的几句话给容锦芹述说一遍,最后悠悠叹口气,“这样的结果还是皇上开恩,不然的话,娘还不知道他们两个会得个什么样的结果呢。你这次回来呀,怕是见不到你两位哥哥了。”

    “娘,那些人也忒可恨了,怎的就追着不放?”

    “可不是,任由着娘怎么和他们说,就是不肯放过你大哥二哥,真真是可恼!”

    不愧是母女,心里牵怒别人的想法都是一致的。

    母女两人一番述说,容老太太把心里头的郁闷稍稍发泄了几分,不由的想起了什么,看向容锦芹,“对了,你怎的突然就回来了,还是一个人,难道说,你和姑爷闹别扭了?”经过刚才初见女儿的欢喜,老太太这会才慢半拍的反应了过来,只有女儿,不见女婿,更不见她那外孙女!

    一颗心忍不住的就提了起来,“难道,你们两夫妻逗嘴了?”

    看着老太太一脸小心冀冀的样子,容锦芹扑吃一笑,“娘您说哪去了,姑爷他,他待我和很好。”

    “那你这是?闺女,你可不能和娘说谎话……”

    “娘您真的想多了,我和我们家老爷是奉召进京述职的。他直接去了刑部,霞姐儿身子有些不适,奶妈随着她走的略慢了些,估计这会也该到了,我进来的时侯和门房说过的,等到她们的车子一到就放进来。”容锦芹三言两语把自己的事情交待清楚,皱紧了眉头看向容老太太,“大哥二哥的事儿,当真一点法子都没有了吗?”

    “案子都做了定论,皇上都发了话儿,还有什么转机?”老太太揉了揉眉心,看着女儿叹口气,“我前些天让管家去牢里看了,多送了些银子,不会让他们受什么委屈的,倒是你,姑爷他这次回来怎的悄无声息的,提前也没送个信儿回来,府里好去接你们呀。”

    容锦芹摇摇头,“娘,女儿也是回来的前几天才得知的。”

    这个话题上母女两人并没有多说什么,容锦芹又坐了一会儿,帘子掀了起来,容锦芹的贴身大丫头芍药带了一位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走进来,一身的锦衣却是不掩倦意,病容,身材单薄,削瘦的很,站在那里娇娇怯怯的仿佛风一吹就倒,进屋对着容锦芹恭敬行礼,“女儿见过娘亲,给娘亲请安。”

    “好孩子,你身子可好些?快过来,这是你外祖母……”

    “霞姐儿见过外祖母,外祖母安。”

    “好好好,是个好孩子,和你娘小的时侯一模一样。”容老太太满眼的笑溢出来,招手让孙月霞到她身侧,一脸的怜惜,“这一路上辛苦了吧,可怜的孩子,别怕,到了外祖母这就是回到了家,日后呀,外祖母给你好好的补补,准让你养的白白胖胖。”

    “霞姐儿多谢外祖母。”

    祖孙两人一番厮磨,小丫头又服侍着孙月霞简单的洗漱,换了身衣裳。

    时间就到了酉时一刻。

    晚饭是摆在老太太院子里的。

    容三老爷容四老爷作为如今府里唯二的男主子,带了自家的儿子出席。

    一架黄梨木的小屏风隔开,分成了男女两席。

    容老太太与容锦芹,宛仪郡主以及几个妯娌一席。

    余下的一席则是容颜和府中几位姐妹。

    容颜坐在容兰的身侧,眼底不时的飞出一把把的小刀子,嗖嗖嗖的直往容颜身上扎——看着容颜喝茶,她恨不得容颜被呛死,看着她吃东西,她就在想,怎么没被噎死?哪怕是远远的看着容颜说话,她脑子里甚至会恶毒的想,怎么就没从天上掉下块大石头啥的东西,哪怕是砸不死她砸个半死让她出出气也好呀。

    可惜,也只能是心里想想罢了。

    她眼看着容颜低头和孙月霞笑意盈盈的说话,那笑容明媚的让她觉得刺眼,忍不住的,容兰端起自己身侧的茶盅,轻轻抿了一口,趁着放下茶杯的当,手往前一歪,就好像身子被人撞了下往前晃似的,手里的茶全都洒到了孙月霞的身上,她自己则是一声惊呼,“呀,三姐姐,你做什么推我?你就是厌烦霞表妹老是缠着你说话,也不能这样对霞妹妹呀,这可是咱们嫡嫡亲的表妹!”

    她的话不轻不重,自然是刚好能让几个席面上的人都能听的清楚。

    眼看着容锦芹的眼神朝着她们这边望过来。

    容兰眼底闪过一抹得逞的坏笑——

    她娘和她说过,这个小姑母最为护短,偏脾气又是爆躁的很,一点就着的那种。

    孙月霞受了这般的委屈,她那炮仗般的姑母如何忍得下这口气?

    这下,她只管着做出一副委屈,无辜的模样。

    届时有她容颜好看的!

    ------题外话------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重要事情说三遍。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