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奉子成婚之王爷求休妻 > 074 相处

074 相处

作者:闲听冷雨
    越枫提着剑,简直就是疯了一般的对着容颜刺过去。

    这一刻,他的眼前一幕和前世重合在了一起。

    前世所有的痛苦都在这一刻得到了发泄,他的眼中怒意凝成了实质,一簇簇的火苗窜出来,足以焚尽这个世间!

    “不知羞耻,勾三搭四,本世子非杀了你方能出心头这口恶气!”

    容颜先前被沈博宇抱了个正着,也是她真的全身乏力,再加上没有防备他会这般做,回过神就想着挣开呢,越枫就冲了过来,那寒光闪闪的宝剑刺的容颜不禁眼睛都咪了咪,她心头是火冒三丈高,这人,当真是脑子有病吧?她身子一挣就要自沈博宇怀里挣出来,沈博宇却是没让她挣脱,轻轻的有力环住她,即不会让她挣脱又不会伤了她的劲道。

    容颜恼了,“沈博宇你放手。”

    “别动,我来。”

    沈博宇的声音很轻,如沐春风般的轻缓,可容颜听着却觉得有股子冷气往身上窜?

    他们两个在这里低语,在不远处的越枫眼里,直接就气炸了肺。

    那就是眉眼传睛,是不顾廉耻,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要是容颜晓得他这种想法,估计得笑死。

    鬼才知道你好不好?

    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根本就没有关系的事儿,为嘛要把你放在眼里?

    “沈博宇,你把她给我放开。”

    喊出这句话的越枫也怔了下,随即眼中戾气一闪,他手中宝剑轻震,再刺沈博宇和容颜。

    沈博宇咪了下眼,衣袖轻轻一拂。

    砰,越枫整个人咚咚咚的往后退,直接被他震出几丈开外!

    “沈博宇,你把她给我放下。”

    “容颜,你不知羞耻,你个贱——”

    余下的字还不曾出口呢,砰的一道掌风打在他的胸口。

    他啊的一声惨叫,嗓子眼一阵腥热涌起,他不由自主的张嘴,一口鲜血喷出去。

    与此同时。

    他就觉得整个人都飞了出去,被一股大力推着,砰的一声,直接摔在陈府墙外。

    咚的一声响。

    如同断线的飞筝般坠地。

    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觉得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一墙之隔。

    沈博宇挑了下眉,“龙影,把他给我丢到宣阳侯府去。”

    “是,主子。”

    人影一闪,一身黑衣的龙影如同天降,恭敬而肃杀。

    “和宣阳侯说,越枫心怀不轨,意图行刺本世子和本世子未来的世子妃,让他自己看着办。”

    龙影头微微垂着,别人看不到的角度,嘴角却是不由自主的抽了抽。

    他家主子这是恶趣味又上来了么?

    一瞬间,龙影暗自为宣阳侯府默默的点了根蜡,默哀。

    半个时辰后。

    陈老爷子清醒了过来,可惜,还是不认识人。

    容颜给他把了脉,留下药方子,再三叮嘱马嬷嬷好生照顾之后,她不顾身体虚弱,执意带着白芷山茶几个出了陈府。

    不过几个人并没有回家,直接去了街上的酒楼。

    当然,沈博宇是随着容颜一块过来的。

    一顿饭吃了足足有大半个时辰。

    沈博宇看着容颜的脸色恢复几分红润,方暗自松了口气,同时也庆幸自己之前在陈府时输了几分的内力给她。

    不然,这丫头估计损耗的更厉害!

    酒足饭饱,两盏茶罢,容颜起身向沈博宇告辞,“今个儿的事情多谢沈世子,这份情我记下了,若是你日后有什么需要,只管着人传个话,我定会尽力。”是尽力,而不是竭尽全力,虽然这话换做别人听着或许会有所不舒服,但是,他欣赏的,不就是她的坦诚,以及自知之明背后的狡黠,分寸?眸光微闪,蓦的笑起来,“我帮你,只是想帮你,至于别的,你无需放在心上。”

    容颜猛的想起之前在陈府,他吩咐暗卫时的话。

    沈博宇说,越枫对本世子以及本世子未来的世子妃意图不轨……

    她本是想问他为何这般说,但话滚到了嘴边,容颜又把舌尖儿上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有些话,不问为妙!

    酒楼门口,沈博宇看向容颜,“你身子还虚,我送你回去。”

    “不必,我真的可以自己回去的——”

    沈博宇却是淡淡一笑,“走吧。”语气平静,虽只是两个字,可神色里的坚持却是不容置疑。

    容颜还欲再说,可抬眸看到他一片深幽,平静的眼眸,她只能道谢。

    总不能和沈博宇站在这酒楼门口来辩驳吧?

    况且,她也不觉得自己说到最后能改变得了沈博宇的主意。

    “多谢。”

    容颜这一声多谢是真心的,不管怎样,这段时间来沈博宇帮她良多。

    在陈府又输了一道真气给她。

    不然的话,以着她在陈老爷子身上送出去的内力,她回家准得卧床半月。

    沈博宇淡淡看她一眼,嘴角轻轻的勾了起来,“走吧。”

    因着此地离容府并不算远,容颜本是打算走回去的。

    只是她转身,就看到不远处一辆黑漆镶银裹边的马车,乍看低调,再看却是处处奢侈,精致!

    耳侧,沈博宇淡淡的声音响起来,“你们两个还不扶你家小姐上车?”

    容颜一笑,看着停在自己面前的马车,抬脚上去。

    只是还没等她坐稳呢,沈博宇弯腰也跟着坐了进来,并且还极是体贴的伸手扶了她一下。

    “你竟然坐马车?”似他这等人物,不该是骑马的么?

    沈博宇看她一眼,撩了撩衣摆,坐稳,“我喜欢马车。”

    骑马,是不得已的事儿。

    一声吩咐,马车缓缓驶出去。

    平稳,平整。

    “想喝什么茶?”

    容颜摇摇头,直接拒绝,目光却落在车内的小几上——

    檀香木的小几。

    上面摆放着玉石雕制的黑白两色的棋子儿。

    而车内两侧,以着容颜的眼力劲儿,自是一眼瞅出,这车子,到处是暗格!

    “喜欢这车?以后,这车给你用。”

    清幽如同莲花般清冽的声音响起,把容颜打量四周的眸光唤回,她回神,对着沈博宇菀而一笑,“你这个样子,人家会说容府虐待我这个嫡女,或者,”容颜的脸庞上绽出一朵如春花般的笑,歪了下头,如同泉水洗涤过的双眸倒映出沈博宇平静而清冽的眉眼,“人家会以为,容府穷的连马车都买不起,要垮了呢。”

    沈博宇很想平静的接上一句,容府,还没有虐待你么?

    不过,他也只是看了眼容颜罢了。

    马车缓缓向前驶去,车内,慢慢静下来。

    小半个时辰后。

    马车停下,外头响起车夫恭敬的声音,“主子,容府到了。”

    沈博宇轻嗯了声,率先下车,却是转身伸手,“我扶你下来。”

    身后,白芷两女脸上那叫一个哀怨——

    沈世子,您今个儿怎么老抢奴婢的活计啊。

    您再这样下去,奴婢等人会失业的好不?

    沈博宇才不理会两女的心思,径自扶了容颜下车,边扶着她在地下站稳,边伸手帮她把额前一缕碎发挽至耳后,动作自然而随意,“你的发乱了,这样好。”那淡然,平静的模样,让容颜有心想恼他沾自己便宜的心思都不好意思生的出来!

    人家只是帮你把头发挽到耳后去!

    只是还是有三分的恼意,轻轻哼了哼,“多谢沈世子送我回来,我得回府去了,沈世子慢走,不送。”她转身,看也不看沈博宇一眼,径自招呼着白芷两人抬脚向容府内走去,“白芷山茶,你们两个还愣在那里做什么,再不进来就待在外头一辈子别进来了啊。”

    白芷两女赶紧对着沈博宇福了福身子,小跑着向前追人,“小姐您慢点,等等奴婢——”

    沈博宇站在原地,静静看着容颜的身影不见,半响方转身。

    “走吧,去皇宫。”

    ------题外话------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重要事情说三遍!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