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奉子成婚之王爷求休妻 > 073 水性杨花

073 水性杨花

作者:闲听冷雨
    庆安长公主府邸。

    浮光院是仅次于主院的第二大院,之前本是由着陈大老爷夫妻居住,自打上次容颜过来之后,就强势的把陈家长房给赶了出去,换成了陈老爷子在这里居住。至于大房哭闹不休的不肯搬家?也好,陈大太太的命可以不要了。

    容颜不过是随意的几句,便把陈大太太唬的不敢多说什么。

    一如这会,哪怕是陈大太太在心里把容颜骂的要死,可表面上,却只能是堆满了笑,对着容颜再三的讨好,“颜儿啊,你看,你和沈世子一路过来辛苦,要不,先去厅里喝点茶,歇上一歇再说其他可好?”看着容颜精致的眉眼,陈大太太是恨不得冲过去,对着那张精致的脸庞就想直接的扑过去,想把那张脸彻底的给毁掉方能解其心头之恨!

    可她不敢。

    容颜站在那里正和沈博宇说事情,似是觉察到了什么,抬眸看到陈大太太眼底一闪而过的戾气。

    她笑了起来。

    大大的,璀璨如花般的笑仿佛是挑衅,如同刀子般狠狠的扎在陈大太太的心头!

    一笑过后,容颜对着陈大太太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却是语气平静的看向沈博宇,“就按你说的办,我来施针,余下的事情你来搞定。”她说着话,眼角余光看到沈博宇点了头,便伸手自白芷手中拿过一个小药箱,她和马嬷嬷等人点了点头,抬脚走进了屋子里,里面,陈老太太正一脸是笑的吃东西呢,看到她进来吓了一跳,“你,你是谁?”

    “我是来给你送糕点的呀,来,看看这个好不好吃。”

    容颜对着陈老爷子晃了晃手里的糕点,侧了脑袋,笑嘻嘻的看着他。

    陈老太爷一听是吃的,双眼一亮,想也不想的伸手就拿。

    容颜趁着他吃东西的当,手中银针扎在他的昏睡穴上。

    身后,是马嬷嬷小心冀冀的声音,“小,小姐,老爷子没事吧?”

    “只是睡过去了,没事。”顿了下,容颜对着马嬷嬷又加了一句,“等到再醒过来,一切都好了。”

    “嗯嗯,老爷子肯定会好起来的。”

    随着容颜行针的时间越来越长,外头厅里,陈大太太等人都有点惶恐不安。

    老爷子真的能醒过来?

    那以后,这陈府,岂不是又要一番情形么?

    越想越是忐忑,对于这个横空而出的容颜可是着实的生出了一番的怨气!

    若不是外头有沈博宇带来的人守着,估计陈大太太早就做出点什么来了,饶是这样,她也不禁有些心浮气躁,和身侧的陈二太太互看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几分的怒意,惶恐,以及对屋子里容颜的顾忌!这是妯娌两人难得的生出同样一种心思,可外头就是沈博宇的侍卫,不管是陈大太太还是陈二太太,都不敢轻易做什么。

    特别是在一个小丫头被拉出去直接打了十大板子之后。

    陈大太太更是不敢轻易有所动作。

    “沈,沈世子,里面还得多久?”

    “不知道。”沈博宇扫了眼陈大太太,语气漠然。

    被这样的眼神一扫,陈大太太心头咚咚狂跳,她咬牙,“我突然想事情来,要不,我先去处理一下?”

    沈博宇没出声,却是扭头吩咐外头的侍卫,“谁敢走出这个院子,杀无赦!”

    太阳映照下,刀光锃亮,枪影晃眼。

    陈大太太看的脸发白,双腿是软绵的没有半点的力气——

    沈博宇的话,是真的!

    扫了眼外头那几名侍卫,陈大太太的心沉到了谷底。

    她敢肯定,若是自己敢这会走出这个房间,那么,外头那几名侍卫肯定会动手!

    沈博宇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目不转睛的盯着里面的容颜,心头却是慢慢的提了起来。

    距离容颜施针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时辰。

    若是他没有听错,里面,容颜的气息已经有所混乱。

    这是内力不济的征兆!

    他想也不想的抬脚走进内室,同时瞪了眼想要跟上来的马嬷嬷几人,“谁都不许进。”又对着空中轻轻吩咐道,“守好。”

    马嬷嬷等人就觉得眼前猛的一花,再睁开眼,屋子里多了名提着宝剑的黑衣侍卫。

    全身冷冰冰的不带半点温度,眼神冰冷如同万年冰窟。

    手中宝剑一横,拦在马嬷嬷等人跟前。

    内室。

    容颜的行针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

    沈博宇甫一进去,就闻到一股的腥臭味!

    他站定,随着他眸光所看,不禁就是眼神微微的一缩。

    榻上,陈老太爷的左手臂上,一条条的青筋突起,随着容颜手中银针一根根扎下去,右手腕处,足有半个婴儿拳头般大小的突起正在来回的挣扎,因为太过用力,所以,连带着陈老太爷那处的皮肤都带的跟着不停的蠕动,扭曲。最后,似是那附近的皮肤越来越薄,竟是莫名变的有些薄,甚至是透明了起来。

    变的有些透明的皮肤下,一个圆滚滚的青色茧蛹般的东西在来回滚动!

    饶是沈博宇素来镇定,也不禁面色微变。

    这,就是蛊?

    “别看了,闪开。”容颜一声轻喝,就看到她咬了下舌尖,随着她的话音落地,一缕内力直接存于指尖儿,随着银针直接游走于陈老爷子的手臂,沈博宇就发现那个圆滚滚的突起先是肉眼可见的剧烈挣扎,似是想要躲什么般左冲右突,最后,竟是直接冲破陈老太子手腕处的皮肤,猛的向外飞去!

    想跑么?

    容颜冷哼一声,手中银针轻拈,直接把那飞出来的东西扎个正着。

    “把刚才备好的烈酒倒在这东西身上。”

    这是容颜查阅这个世上所有的蛊毒之后,根据陈老太爷的脉相,病征所做出来的一个猜测。

    果然不出她的所料,看着银针上挣扎蠕动不停的蛊遇酒一声尖啸,最后圆滚滚的身子一点点的瘪下去。

    她长舒了口气,果然是失魂蛊!

    榻上,陈老爷子不醒人事的躺在那里,双眼紧闭。

    容颜试了试他的脉相,繁杂而乱。

    但好在没有生命之危了。

    她心底长长的松了口气,转身才想向外走,就觉得喉咙口一热。

    一股腥热涌上来,她张嘴忍不住的喷出一口血。

    “容颜。”沈博宇大惊,想也不想的上前扶住她,怀中,容颜的身子显的单薄而削瘦,脸色如同纸般的白,他二话不说弯腰把人抱起来,“你别动,外头有大夫,我抱你出去——”

    “容颜,你个贱妇,本世子今个儿非杀了你不可!”

    帘子掀起来,一道携着怒意的剑气冲着沈博宇杀气腾腾的袭来。

    准确的说,是冲着他怀里的容颜。

    越枫的双眸赤红,如同绝望,发狂的野兽,手中宝剑直刺容颜,“你个水性杨花的东西,本世子今个儿不杀你枉为人!”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