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奉子成婚之王爷求休妻 > 069 老鼠

069 老鼠

作者:闲听冷雨
    越枫人在半空,看着那一道纤纤玉手携着凛冽劲风直袭自己面门,不禁眼瞳紧缩。

    这又是一件和前世不同的事情!

    记忆里的容颜,何时有这么敏捷的身手?

    单看这内力,绝非一朝一夕能练就的,可前世,他的记忆里,容颜半点内力没有!

    双方你来我往的瞬间就过了十几招。

    而这个时侯,两个人都还在狭小的房间里头。

    因为都顾忌着外头的丫头婆子,两个人都是默不作声的攻击,最后,容颜一个闪身,猛不丁的一根银针刺到越枫的右手腕上,咣光,他手中的长剑落地,随着他踉跄后退,容颜快速出腿,直接踹在他的正心口,“越枫,你有病吧?”

    自己和他有仇,有怨?

    她特意翻找过原身的记忆,还找几个丫头问过,别说她,就是整个容府都和宣阳侯府没关系!

    所以,他这个宣阳侯世子更是从不曾见过。

    “我就是有病也是被你给逼的!”一盏灯幽幽闪烁,灯影摇曳下,越枫简直是咬牙切齿,一张尚算俊逸的脸庞尽是狰狞,“容颜,你怎么会武功,你怎么会武,你是谁,你不是容颜,你说,你是谁,你绝不是她。”

    他咬牙切齿的声音听在容颜耳中,却不吝于一道炸雷当头响起。

    若非是在夜晚,光线不好,说不得她的脸色就被越枫给发现,好在,此刻她正站在暗影下。

    不过是瞬间,容颜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她吃的一笑,“你发什么神经啊,半夜三更闯到我闺房,就是说这个?”她眼底尽是戏谑,挪愈的不屑,“越枫,我看你才是脑子有病吧,我是谁?你都闯到我房间了,你竟然不知道我是谁?还是说,你堂堂宣阳侯府世子有夜游症?我刚好手里有两个古方,要不,给你打个九折?”

    此刻的越枫也不知道是被容颜这话气的,还是被她那幽幽清冷的眸子所刺激。

    理智渐渐回归。

    他眼中幽芒一闪,竟是二话不说的朝着容颜拍了一掌。

    容颜闪身,他却是借着这个机会回头纵身一越,自窗子中窜了出去。

    身后,容颜看着漆黑一片的夜色挑了下眉。

    这个人真的脑子没病吧?

    容府院外。

    越枫狠狠一拳砸在一颗树上。

    不顾手背上鲜血模糊,他一拳又一拳的打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全身的戾气散的差不多,他抬头,看了眼只有几颗星子高挂的夜空,神色里尽是复杂。

    最后,他又疯狂的运用轻功转了几圈,整个人都觉得筋疲力尽后方进了一栋极是普通的小院。

    没有惊动任何的人,越枫自窗子跳进去,躺在了床上。

    双眼闭着,可就是没有半点的睡意。

    好不容易天快亮时有了些睡意,可脑海里来来回回闪现的画面足以把他给逼疯。

    一个又一个的人,一张又一张的脸。

    有哭的有笑的,有嘲讽有不屑。

    一幕又一幕,如同一个不停运转,变幻着的水晶球。

    最后,越枫是被梦中的恐怖一幕给惊醒的。

    双眼没有半点焦距的睁开,他脸上尽是懵懂,迷茫。

    半响清醒过来,他啊的一声嚎叫,那声音,如同野兽背水一博前的绝望。

    前世,又是前世!

    明明前世他是死了的,死在容颜的算计之下,可是,为什么他一睁开眼,却回到了从前?

    回到了他还没有娶容颜,他还没有被父亲抛弃的时侯?

    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头的痛楚。

    当时睁开眼的一刻,当从下人们嘴里听到容府,容三小姐几个字时,他恨不得立马冲出去,冲进容府,把那个可恶的,该死的,虚伪的女人大卸八块!可他却拼命的忍了下来,不可以,最起码,现在他不能这样做!后来,他实在忍不住心底的恨意,半夜冲到容颜的卧房,那一刻,他差一点就要出手杀了她……

    不过,让他觉得费解的竟然是沈博宇。

    堂堂的亲王之子,不声不响的回京,半夜出现在容府?

    如今,让他更诧异的事情出现——

    容颜竟然会武功!

    而且,看着身手还极不错的那一种……

    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刻,越枫睁着大眼躺在榻上,脑海里飞快的转着。

    前世的记忆里,这个时侯沈博宇还没有出现在皇城。

    还有安乐侯,根本就不曾进过监牢!

    最让他震惊的竟然是镇国将军的儿子,这在前世,程文渊是死了的!

    因为独子的过世,镇国将军自然是悲愤异常,事后查出程文渊是中了敌国奸细的刷毒,镇国将军亲自领兵,大败对方,且在这一役中拒绝敌对方投降,直接下令屠城!据说,此一役之后,镇国将军身上的铠甲都被鲜血浸红!皇城中好些年只要一听到镇国将军的大名,那是小儿止啼!

    他用力的闭了下眼,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改变这么多?

    而与此同时。

    容颜的房中,白芷一脸震惊的看着一地的狼藉,“小姐,这是怎么回事?”花瓶好好的坏了?

    “是老鼠,一只大老鼠。”容颜面不改色。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