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奉子成婚之王爷求休妻 > 060 有约

060 有约

作者:闲听冷雨
    容颜进宫的日子定在了两天后。

    圣旨宣罢,传旨的周公公一脸的笑,对着容颜拈个兰花指,“容三小姐,接旨吧。”

    “有劳周公公,容三领旨,谢太后娘娘恩典。”

    周公公很是满意的点点头,客气的拒绝了容老太太请他去客厅落坐,用茶的话,只笑看向容颜,“容三小姐,杂家两日后可就在宫里恭侯容三小姐了。”话罢,他对着一侧被丫头扶着的宛仪郡主拱了拱手中拂尘,客气却绝对不失矜持,倨傲的告辞,走人。

    宛仪郡主亲自送出去,“公公可知太后娘娘宣小女进宫有何吩咐?”

    一侧的张嬷嬷则是顺势上前,悄悄的递了个张银票过去。

    周公公用眼角余光瞟了眼,眼底笑意加深了两分,“也没什么大事,前个儿华妃去了趟太后宫里,好是夸了一番容三小姐。”这话说罢,周公公是直接对着宛仪郡主拱了拱手,领了几名小太监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若非是觉得宛仪郡主的态度还算好,他又对先去的庆公长公主有两分的香火之情,别说一百两的银票,就是一千两他都懒得理!

    容府。

    旦凡是在家的主子都聚到了容老太太的屋子里。

    三老爷四老爷坐在外头的椅子上,容老太太和几个儿媳妇,以及容颜几姐妹在内室,一家人都沉默着。

    实在是对于两天之后容颜的进宫不知道是怎么个态度。

    容府还吃着官司呢。

    哪怕皇上一开始不知道,到了这会肯定会知道了的。

    毕竟容锦昊好歹也是一府侯爷,衙门还没这个胆子擅自关押。

    关了老子,又让当女儿的进宫晋见?

    这是何道理?

    容老太太伸手揉了揉眉心,最先看向的是宛仪,“那个太监可说了什么?”

    “回老太太的话,只说太后娘娘宣颜儿进宫说说话儿,别的,没说。”

    “罢了,即是这样,咱们猜来猜去的也没什么用,两天后,颜儿入宫后再说吧。”容老太太果断停止众人的猜测,打发了三房,四房的庶子庶媳,只留下宛仪母女,二房胡氏母女,“我已经派了人去外头打探,只是这事怕是没那么容易了结。更何况如何人已经被押了去?”老太太叹口气,眉眼间瞬间老了好几岁,“你们两个说说吧,现在该怎么办。”

    胡氏却是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娘,您这个时侯可不能撒手不管啊。”

    自家男人真的被押走,送到了大牢里。

    她想想都觉得害怕啊。

    这要是男人回不来,她们母女以后可怎么办?

    所以,胡氏这会只能死死的攀着容老太太不放,“娘,我们老爷可是最孝顺您的,他,他不知道那个女人有夫君的,对,都是那个女人哄骗了他,娘,这事真的不能怪我们老爷,娘,您可一定要给我们老爷作主……”语无伦次的话说了一通,胡氏不知怎的脑中一亮,猛的对着容颜扑过去,“颜丫头,你过两天不是进宫么,你和太后娘娘说说,就说你二叔是被人冤枉的啊。”

    “对对,你求求太后娘娘,太后娘娘仁慈,定会开恩的。”

    胡氏明显已经有些慌不择路,伸手按着旁边的女儿对着容颜就磕头,“兰儿,你快给你三姐姐磕头,你给你三姐姐道歉。”她扯着容兰,按着容兰的头给容颜使劲磕头,“颜儿,以前都是你四妹妹的不是,她被我娇惯坏了,不懂事,你别和她一般计较,你好歹看在咱们一家人的份上,你帮帮你二叔,啊?”

    眼角余光示意一侧的嬷嬷去扶胡氏,容颜自己早已侧身避在一侧,对上被嬷嬷搀起来后一脸狼狈的胡氏,她眉眼淡淡,“二婶,我爹也在牢里呢。”真是不知所谓,她便是要求情,也是给自家亲爹求情吧,难道胡氏以为,容二老爷这个当叔的比她亲爹的份量还要重,值得她在太后跟前儿冒险求情?

    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儿!

    容老太太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脸的走神,到最后也是被胡氏逼的随口应付两句,便把人都赶了出来。

    路上,胡氏拦着容颜母女的路还想着再纠缠。

    却被容颜很是坚决的拽着宛仪绕过她们,干净利落的走人。

    回春院。

    宛仪郡主看着坐在椅子上自家女儿清丽,白晳如玉的脸庞,眼底忧色一点点的浮起来。

    太后娘娘,不是好相与的人呀。

    更何况中间还夹了个华妃……

    对了,好端端的,华妃怎的提起了颜儿?

    宛仪百思不得其解,“颜儿,你见过华家的人?”

    “华家的人?”容颜略一怔,立马摇头,“没有啊,娘怎么想起问这个?”

    “没有,也只是随口问问。”宛仪微微一笑,便岔开了话题,“你今个儿就歇在娘这里,我和你好好的说说宫里的事儿。”

    “好,我今晚就和娘您一块睡。”

    母女两人是很直接的把容锦昊这么个人给抛到了脑后头——

    容颜是真的不在意,至于宛仪郡主,心里自然是担主的。

    可她现在更看重的却是女儿。

    在说宛仪郡主心里也有数儿,容锦昊哪怕是被关进了大牢,性命肯定不会丢的。

    说破了天也就是在里头吃些苦头罢了。

    一如女儿所说的,容锦昊这人,活该!

    翌日,容颜睁开双眼时已经是天光大亮。

    宛仪郡主早早醒了过来,正坐在一侧的椅子上吩咐小丫头什么,听到动静抬起头来,看到正在披衣下榻的容颜,她一脸温柔的浅浅一笑,“颜儿醒了?昨个儿可睡的好?饿了吧,我让她们这就去摆早饭。”

    简单的洗漱罢,梳了个低鬓,换好衣衫,容颜亲自搀了宛仪郡主坐在了外侧的小花厅。

    简单的用罢早饭,容颜便和宛仪郡主告辞回了自己的院子。

    素雪阁。

    容颜坐在了靠窗前的榻上,接过小丫头递来的茶轻啜两口,她看向白芷,“你急急的让小丫头给我送信儿,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回小姐话,这是外头一位姓沈的公子给您送的信,奴婢不敢擅自作主,所以——”

    沈?

    容颜略皱了下眉,伸手接过去,打开信封,一目十行的看罢,她不禁若有所思的挑高了眉。

    竟是沈博宇。

    约她中午见面?

    巳时中。

    茶楼,三楼厢房。

    容颜只携了白芷山茶,神色从容的出现在沈博宇的面前,“不知沈公子约我出来所为何事?”

    ------题外话------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重要事情说三遍!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