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奉子成婚之王爷求休妻 > 056 嫁妆

056 嫁妆

作者:闲听冷雨
    容颜面不改色,“这样就好。”只是,她皱眉看向沈博宇,“皇上知道我外祖父的什么事?”

    沈博宇深深的看她一眼,“就是关于蛊毒之事。”

    “是陈家走漏的消息?”容颜这话一说出来,自己倒先笑了,这问题,真没必要问呵。

    且不提陈家,就是自己身边吧。

    难道真的就是铁桶一块了?

    不可能的吧。

    她心底千思百转,面上神色淡淡,“我也不能确定,而且,我也没有万全之法。”

    “这事不急。”沈博宇微微一笑如同清竹摇曳,晃的人双眼都有些发晕,如同天生的聚光灯,他人只是静静的站在这,所有的光线,这个天地所有的注目礼,似是天生就应该投注在他的身上!此刻,他淡淡一笑,如同春风至,如同百花开,“左右我这段时间也没事,又是奉命行事,容三小姐慢慢想就是。”

    容颜是怎么听怎么觉得这话带刺儿,可她也懒得在这大街上和他反驳什么。

    不远处,山茶走了过来,“小姐,车子来了,咱们可以走了吗?”

    容颜点点头,转身携了山茶走向马车。

    身后,沈博宇微微的咪了下眼,看着她们主仆的背影,好久不动。

    回到容府已经是午时。

    容颜进了屋,先是问了留守的白芷两女,知道没什么大事,便直接把山茶几个撵到了厨房,“饿死了,快点给我找些吃的。”

    白芷抿了唇笑,“知道小姐您容易喊饿,咱们的小厨房一直备着您爱吃的菜呢。”

    “那还说什么啊,赶紧去端过来。”

    容颜一下子来了精神,简单的梳洗过后,她再从内室转出来,小花厅的桌上已经摆满了吃食。

    绿油油的青菜,鲜嫩的烤鸡,脆蒸粉排骨……

    配在浅白甜瓷绘花鸟纹的汝窑碟中,真真是色香味俱全!

    再一次的,她无比庆幸的前些天直接和容老太太强势的要求,在自家院里建个小厨房。

    这招可把容兰几个羡慕,眼红的要病。

    甚至容兰还特意去老太太跟前耍赖逗笑,只可惜,嘴皮子都磨破了,最后老太太也没能吐口!

    据说,事后容兰回到自己屋里可是砸了不少的东西。

    对此事,几个丫头是乐的很——以前这位可没少奚落自家主子,这下活该了吧?

    容颜却是听后一笑了之。

    有什么好比的?

    两者根本没可比性嘛。

    “小姐,您慢点吃,别噎着——”白芷很是殷勤的给容颜布菜,装汤,又得小心的盯着自家饿的有些急的主子,生怕容颜因为吃的太快而噎到,看的容颜只能放慢速度,免得自己被白芷晃的眼晕。

    饭罢,容颜舒服的打个饱嗝,摸了摸肚皮,在榻上欢快的打了个滚儿。

    白芷却是挑起帘子走进来,“小姐,您这会不能睡,才用了饭,得略走动走动消消食儿,不然积食就不好了。”

    容颜一声哀嚎,“白芷,你好哆嗦哦,我看你应该改名叫白嬷嬷。”

    “小姐,不管奴婢叫什么,您这会都不能睡。”

    “好好好,不睡。”知道白芷也是为自己好,容颜从榻上下来,趿了鞋子向外走,“即是你白嬷嬷不让我睡,那我就去看看娘亲去,这下总可以了吧?”前世没有父母缘,这一世,对于老天爷给了她一个父母,她初时是有些感激的,可如今,想着宛仪郡主的怯懦,没主见,容锦昊的渣,容颜已经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一对父母,太不给力呐。

    可饶是这样,容颜还是很小心冀冀的护着宛仪,孝顺她,尊敬她。

    并且尽自己最大力量的去给她治好身子。

    这在容颜看来,觉得是自己应该的。

    她即占了人家的身子,怎么可能不照顾人家的母亲?

    至于父亲那个渣男,还是算了吧。

    容颜觉得容锦吴最好还是别往自己跟前凑,不然她会忍不住一拳打爆他的头!

    在自家院子里转了三圈,容颜眉眼弯弯的看向身侧的白芷,“白嬷嬷,我可以回去了吧?”

    “小姐您又取笑奴婢。”白芷翻了下白眼,伸手上前拊了容颜,“奴婢扶您回屋。”

    容颜眼都有点睁不开的感觉,下意识的点点头,“唔,回吧,我要去睡觉。”

    只是这个午觉,容颜似是注定的睡不好了。

    头才沾到枕头呢,外头传来玉竹略带几分急切的声音,“小姐,小姐您快醒醒——”

    “这又是怎么了啊,玉竹,你若是没个理由,看我怎么罚你。”好不容易才有了睡意,突然被人打断,饶是容颜向来没什么起床气儿,可这感觉,太tmd的憋气了啊,她半靠了身子,披头散发的看向玉竹,“快说,你这丫头慌里慌张的说什么呢,什么事?”

    “刚才张嬷嬷派人使了信儿,老太太把夫人叫了过去……”

    “这有什么不好的?”

    “是啊玉竹,老太太说不得是找夫人有事要说,这也值得你大惊小叫的?”一侧掀起帘子进来的白芷瞪了眼玉竹,看着容颜眼底隐隐流动着的怒火,分明是在压抑着怒意,她有些心疼,又怕容颜把火撒到玉竹身上,只快速道,“还不赶紧开口和小姐陪罪?”

    “小姐,白芷姐姐,你们听我把话说完啊。”玉竹跺了下脚,飞快的开口道,“张嬷嬷说,老夫人找夫人肯定还是嫁妆的事儿,之前夫人已经推过一次,这次怕是不知道老太太要怎样,张嬷嬷担心不已,所以,请您在后头跟着过去看看呢。”

    容颜用力的揉了两下隐隐作疼的太阳穴,认命的叹了口气,下榻。

    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来,“帮我梳洗,换衣服吧。”

    容老太太的院子。

    屋内。

    宛仪郡主恭恭敬敬的行礼,“儿媳见过老太太,给老太太请安。”

    “罢了,老大媳妇儿,你身子骨儿不好,快坐下来。”

    “多谢老太太。”

    待得宛仪郡主扶了丫头的手安然落坐,容老太太脸上的笑意加深几分,“老大媳妇,上次我和你说的事儿,你这几天考虑的怎样了?”不能怪她太着急,吃相难看,实在是外头那些人,逼的她,逼的她们容府太紧,不然的话,她又何尝乐意动用媳妇的嫁妆钱,说出去的话,这是要被戳脊梁骨的。

    宛仪郡主端起手中的茶轻啜一口,仪态万千的笑,“这事呀,怕是要让老太太失望了。”她人生的温婉,精致,这会哪怕是在说话,也是轻言柔语,听的人如沐春风,可容老太太却是脸色唰的沉下来,“老大媳妇,你怎的这般自私自利,连帮下自己的夫君都不肯?夫妻一体,难道你不晓得这其中的道理吗?”

    “老太太您误会了,非是儿媳不肯,实在是我这嫁妆,都是宫中太后所赐,又有内务府置办,便是儿媳妇想给您用来着,贴了内务府标签的东西,敢问老太太一声,这普天之下,又有哪个人哪家店敢收,敢用?”宛仪郡主依旧是笑意浅浅,眉眼低柔,只是那话,却是字字如针,直刺容老太太的心头,刺的她血肉模糊,鲜血淋淋!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