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奉子成婚之王爷求休妻 > 054 涟漪

054 涟漪

作者:闲听冷雨
    咣当,一只半人多高的花瓶砸在几人脚下,摔个粉碎。

    杨老三脸上全是讪笑,“那个,容三小姐,我们家小将军他心情不好,您,多多见谅。”

    容颜笑容不变,“无妨。”前世里,她什么古怪脾气的病人没见过?

    这么一丁点的小暴力么,小菜一碟!

    她抬脚想往前走,眼前身影一闪,沈博宇再次站到了她的前面。

    容颜不乐意了,“你能不能别挡我的路?”

    “走我后面。”

    沈博宇淡淡瞟她一眼,眼神里的探究,不满却是一闪而过。

    探究是真想挖开眼前这丫头的脑袋看看她是怎么想的。

    刚才那花瓶差点砸她身上。

    下一个真的砸到她身上了怎么办?

    真真是的,就没见过哪个女人如同她这般大的胆子!

    容三小姐胆子大么?

    如果是换做以前,沈博宇定会嗤笑两声,换做楚西楼,定会指着说这话人的鼻子一通嘲笑,甚至会极好心的把他带到容府,去实地实践一番,让她看看现实中的容三小姐到底是胆小还是胆大,最后会拍拍那人的肩,告诉他,传言,不堪信!可现在,沈博宇抬眸看到绕开自己主动走前面的容颜,眸光微闪——

    容三小姐的胆子,的确,不小!

    院子不大,才走了几步路,杨老三指着紧闭的房门苦笑,“容三小姐,就是这里了。”

    “他把自己关到这里多久了?”

    “久治不愈,前些天突然腿又没了知觉之后,便……”程文渊虽然才十五岁,可十二岁便随着程青冽上战场!一袭银甲红袍,这些年来更是被将士们亲切的称为红袍小将,向来是驰聘战场,呼啸纵横之辈,让他一下子接受自己将一辈子不能再回战场,不能上马提枪,甚至可能要一辈子都靠坐在榻上,椅子上生活?

    这是一份绝望到极点的悲。

    更何况,程文渊今年才十五岁?

    “容三小姐,您真能治好渊儿的毒吗?”

    “我尽力。”容颜回头,对上杨老三眸底丝毫不掩饰的忧色,璀璨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总不能对不起这两万两不是?”

    听她主动提到两万两的黄金,杨老三嘴角抽了抽,却莫名其妙的放下了三分心思。

    站在门前,容颜略想了想,抬脚,推门。

    吱哑一声门开了。

    屋子里光线极暗,容颜一瞬间都没反应过来。

    她的身侧,沈博宇眉头轻皱,“小心些。”

    “你怎么跟过来了,你出去。”她现在是要看看病人的情况,多一个人在身边说不理就多一分变故。

    沈博宇却是纹丝不动,“我在你身后。”顿上下他又加上一句,“不出声。”

    容颜结结实实的翻了个大白眼。

    一大活人站在我身边,是不出声就代表不存在的事吗?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侯,此刻双眼适应了屋中的光线,容颜第一个念头是两步过去,开窗。

    “不许开窗,关门,都给我滚出去——”

    尖锐的声音带着少年独有变声期的怪异,以及压在愤怒之下的轻微颤抖,惶恐。

    放在前世,还是个半大孩子呢。

    容颜心里起了几分怜悯,她慢慢转身,对上一个坐在椅子上,满脸怒气狰狞的少年,他正怒瞪着她,“谁让你进来的,给我把窗关上,把门关上,出去,都给我滚出去。”随着他的话,少年手一抄,他身侧最后一只茶杯彻底报废,待看到容颜利落的闪过,少年还要再找东西砸,却发现手边已经没有东西可摔了。

    “老三叔,把这个女人给我赶出去,你们都出去,啊……”

    听着程文渊痛苦的嘶吼,杨老三这个当叔的心疼极了,不禁侧目看向容颜,“容三小姐,您看……”要么,先出去,过会再来?

    容颜却是直接忽视他的眼神,抬脚,一步步上前。

    人停在程文渊的面前,她轻轻的蹲下,伸手,用力的在他左右小腿上捅了两下。

    没反应?

    容颜蹙了下眉,想了想,直接掐。

    并且在程文渊的小腿上转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圈。

    这下,程文渊总算是有反应了,一声痛呼,“你这个女人,你疯子吧?好端端的掐我做甚?”

    “治病。”容颜皱了下眉,又使劲敲了两下他的小腿,“疼不疼?”

    “不疼。”

    再敲,“疼不疼?”

    “不……咝,该死的,你轻点!”

    “知道疼,还有救。”容颜眸光平静的扫过屋子中几人,眼神落在杨老三身上,“让几个丫头过来,把这屋子收拾了吧,这脏的,鬼都住不下。”扭头,她看到程文渊脸上别扭一闪而过,她挑了挑眉,才欲出声,程文渊已是轻轻的哼了一声,“不过就是个睡觉的地方,有什么好收拾的?女人就是女人,麻烦。”

    容颜一听这话,不禁扬了扬眉,拈在针尖的银扎顺着程文渊小腿扎了过去。

    疼的程文渊差一点要跳起来。

    “你——个笨蛋,轻点,疼死我了——”

    容颜瞟他一眼,“你再动,我扎错了穴位,到时你就真的瘫了啊。”

    “啊,你——”

    看着程文渊瞬间化成被人驯服的小猫儿般乖巧,容颜悄悄的勾了下唇。

    她的银针本可以换种方式,不用这么疼的。

    可谁让这浑小子看不起女人来着?

    十二根银针下去,容颜已是累的出了一身的虚汗,但更多的却是松了口气。

    还好,程文渊的毒没到最后不可挽回的地步。

    虽说拿了镇国将军府的钱,但私心里,容颜是真想治好这个少年。

    镇国将军府的人,值得!

    脚步才一动,身子便撞入一个清凉幽香的怀抱,她略惊,才欲动,沈博宇清冷的声音自头顶传出,“别动,休息。”

    好吧,休息。

    容颜的确也没什么力气,再说,一会还要去亲自配药,然后,一个半时辰后还得再行一回针。

    她是要好好休息。

    才想着,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给握住,容颜心头大恼——

    这人,怎么着沾她便宜沾上瘾了是吧?

    拇指轻扣腕上银镯,一枚特制的银针拈在指尖,便欲刺过去。

    几乎是与此同时。

    容颜只觉得一股暖洋洋,温和的内息自手腕传袭来,游遍四肢,全身经脉。

    刚才因为施针散去的内力一缕缕回归。

    身上的倦意顿时消散。

    这种感觉,她如同被海水包围,如同春水拂面,温暖,舒适,温馨……

    “沈博宇,你……”容颜张了张嘴,难得眸带诧异的看向身侧的青衣男子,修长的身姿如同青竹,俊逸,挺拔,隽秀,双眸似点点寒星,却瞬间照亮她的心底深处,如同漫漫漆黑长夜里一点灯火,不亮,却足够温馨!容颜心头一震,这种感觉让她茫然,更让她迷惑,下一刻,她快速甩开沈博宇的手,如避蛇蝎!

    ------题外话------

    求收藏。我今天一定二更。我滚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