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奉子成婚之王爷求休妻 > 041 蛊

041 蛊

作者:闲听冷雨
    “竟敢对主子行凶,谋害主子性命,这般胆大包天的奴才,便是送到官府,怕也是一个死字。更何况,她们两个谋害的还是当朝大长公主的驸马?”容颜眉眼弯弯,盈盈浅笑,说出来的话却是如刀子般的锋锐,寒冽,“陈大夫人就不怕她们活着,日后哪天对陈大夫人心有不满,而再起杀心吗?或者说,陈大夫人心底也觉得她们对我外祖父出手的事,是情有可原?”

    “这样的话,我会以为这两个狗奴才是受人指使,所以,才对我外祖父下毒手的哦。”

    所谓的受人指使,受的何人指使。

    这个人,还用说么?

    陈大夫人脸色大变,眸中划过一抹不甘——

    若是处死这两名婆子,她手下的人怕是会寒心的。

    有心想说上两句求情的话吧,抬眼,眸子撞入容颜那双清冷,深幽的眸子里。

    深不见底,幽幽冷冷。

    如同整个人跌入一个万年的冰潭,喘不过气,缓不过神。

    一咬牙,陈大夫人直接点头,“好,颜儿说的对,这等刁奴,就该处死!”

    “大夫人您——”

    陈大夫人却是果断开口,“来人,把她们两个拉下去,打,直接杖毙!”

    “大夫人饶命,大夫人,老奴冤枉啊。”

    “大夫人您不能——”

    “把她们两个的嘴堵住,拖出去,打。”

    容颜看着几名粗使婆子上前,堵了两名婆子的嘴,拖死狗似的把人拖下去,眼底冷意一闪,“不用另找地方,就在主院门口打吧。记得,是打死为止。”她咪了咪眼,抬眼看向脸上隐隐现了惧意的几名粗使婆子,声音平静,“若是让我看到谁手下留情,我会让她跟着这两名婆子一块去地下再叙友情!”

    几名粗使婆子心肝都跟着抖了抖,“老奴不敢。”

    正院,客房。

    陈老爷子一身狼狈的躺在榻上,哪怕人在晕迷之中,眉头仍是紧皱。

    时不时的惊喊两声。

    身上的衣裳旧的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一头长发好像从泥里滚过。

    稻草似的,涩的梳子都梳不下来。

    马嬷嬷看着就哭了出来,这都受了什么罪啊。

    容颜坐在榻侧,看着晕迷中的陈老爷子,眉头却是紧紧拧成了个川字。

    陈老爷子的脉搏轻缓有力,不是病症之状!

    可的的确确,他的脉相里却又存着一种怪异感……

    容颜对这种脉相竟是一时把握不住!

    帘子轻晃,小丫头亲自捧了银盆,帕子,怯生生的行了礼,便欲上前给陈老爷子清洗,马嬷嬷哪里用得到她,早把帕子抢过去,“我来就好,你再去端两盆水来。”她得给老爷子擦脸,洗头发,还要擦身,得多备些水侯着才是。

    足足用去了两桶水,换了身衣裳,陈老爷子总算是整个人清爽了起来。

    小半个时辰后。

    陈老爷子人是醒了,可惜,只认得马嬷嬷一个人。

    坐在桌子上狼吞虎咽的吃东西,看也不看容颜一眼。

    马嬷嬷小心冀冀的看向容颜,“小小姐,老太爷就是这样的,之前两年还有清醒的时侯,最近这一年整个人完全糊涂了起来,谁也不认得,记得老奴还是因为老奴是您外祖母贴身服侍的,又一直跟在他的身侧,所以,他不记得您,您别恼。”

    “我无妨,你是说,我外祖父之前是时而清醒,时而失去理智不认人?”

    “是啊,御医几翻把脉,全都找不出病因……”

    容颜点点头,“找不出病因是正常的,因为外祖父是真的没病。”

    “怎么可能?”

    容颜看了眼马嬷嬷,又看向正咕咚咕咚喝鱼汤的陈老爷子,眼神闪了闪,“嬷嬷,拿个煮熟的鸡蛋给我。”

    “小小姐饿了吗?我去给您拿吃的——”

    “鸡蛋,熟的。”

    马嬷嬷怔了下,点点头,转身出去拿。

    须臾间,马嬷嬷亲自捧了一枚尚烫手的鸡蛋走进来,“小小姐小心烫。”

    容颜剥去皮,想了想,拔下发间银钗,走到陈老爷子跟前,“老爷子,我是您的外孙女,是您女儿的女儿,我和我娘可想您了呢,所以,我娘宛仪郡主让我代她来看您喽,外祖父,您陪我玩个游戏好不好?”

    “玩啊,好,好,玩儿。”

    陈老爷子拍着手,双眼发光的看着容颜,口水流出来。

    容颜只是淡定的拿帕子帮他擦拭干净,把手里插了银钗的鸡蛋放入陈老爷子的嘴中,笑嘻嘻的叮嘱着,“我不说话你不能松口哦,不然就算你输啦。外祖父记得哦。不许张嘴,不能让鸡蛋掉下来哦。”

    陈老爷子双眼圆睁,用力点头——

    他不松嘴,绝不松。

    “小小姐您这是?”

    “嬷嬷稍侯片刻,一会再说。”容颜示意马嬷嬷先别出声,她自己则坐在陈老太爷的身侧,不时的提醒他两句,看着他面上略显不耐,便逗他,约摸有一顿饭的工夫,容颜笑呵呵的开口,“外祖父真厉害,是颜儿输了,咱们的游戏结束,是您老人家赢啦。”

    陈老爷子一听这话乐的手舞足蹈起来。

    趁着他松嘴,容颜手快的接住鸡蛋,一眼看过去,心头就是一沉。

    果然……

    马嬷嬷自始至终都看着她的,发现她面色奇差,心也提了起来,才想出声问问,眼角余光看到容颜手里的鸡蛋和钗尖都变了颜色,她不禁骇的魂儿都散了去,“天呐,这这,银钗变色,难道说……小小姐,老爷子这是中毒?天杀的,是哪个这般黑心肝的,竟对老爷子下这般的毒手?”

    “嬷嬷,外祖父这不是毒。”

    “银钗都变了色,这不是毒是什么?”马嬷嬷眉头紧皱,一脸你别骗我的样子,甚至声音都带出了股子杀气,“小小姐你别骗老奴了,老奴晓得的,银钗验毒,这变色的钗子它就是中毒,要是让老奴晓得哪个天杀的下的毒,老奴绝饶不了他!”敢给她的主子下毒,让她晓得了,非把那该死的东西给抽筋拔皮,活剥了不可!

    容颜却是淡淡一笑,其声幽幽,“嬷嬷,外祖父这真不是毒,是蛊。”

    ------题外话------

    求收藏…。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