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奉子成婚之王爷求休妻 > 040 死

040 死

作者:闲听冷雨
    马嬷嬷微怔,抬眼看到容颜走远的身影,她急忙三步并作两步的跟上去,“小小姐等等老奴。”

    人跟在容颜的身侧,心里却是直打鼓——

    难道真的被小小姐说中了,老太爷出事,是大夫人的缘故?

    马嬷嬷心里七下八下的惴测着,脚下步子却是不停,随着容颜的身影,七拐八拐的往前走。

    前方是陈大夫人略带几分狼狈的身影。

    还带着小跑的。

    她身后随着的嬷嬷都有些跟不上,唤了两声‘大夫人慢点’,没得到回应,那嬷嬷只好自己也随着小跑起来。

    约摸有一刻钟左右工夫。

    陈大夫人终于在一道院门前停了下来。

    容颜几个人也随之停了下来,抬头看向不远处的院子,只一眼,马嬷嬷便低声惊呼起来。

    “怎么会是这里?”

    容颜眸光轻闪,淡淡的瞥她一眼,“这是哪?”

    “……先长公主的凤栖斋。”马嬷嬷沉默了下,眼圈微红,看向容颜,“长公主在的时侯,和驸马一直住在这里,院名还是驸马爷亲自题取,她们在这里住了大半辈子……”眼底黯色闪过,马嬷嬷轻轻的叹了口气,“若非是大长公主早逝,驸马爷又怎么会郁郁寡欢,以至于得了这种病?”

    容颜听着眼神微闪,抬眼看到前面院门被人打开了一条缝。

    陈大夫人已是携了嬷嬷走进去。

    她看了眼马嬷嬷,抬脚往前走,“先进去再说。”

    院门是虚掩,山茶轻轻一推就开了。

    她扭头看了眼容颜,抢先一步走在了容颜前头。

    容颜笑了笑,没出声,只是看了眼马嬷嬷,一行人前后走进去。

    院子里一看就知道是好久没人清理。

    杂草从生,很是荒芜。

    马嬷嬷看着心头凄凄,差点掉下泪来,“这里大夫人一直锁着,谁也不许进。”

    谁也不许进?

    外祖父却在这里?

    眸光冷意微闪,她略听了下,寻着陈夫人一行的脚步走过去。

    正房后头,丫头婆子们居住的耳房。

    陈大夫人站在门前,低声和两名嬷嬷在咬耳朵,才听了两句话,她的脸色就难看了起来。

    老不死的竟然还活着?

    她低声怒斥,“你们两个怎么做事的,没用的东西。”尽管怒意满腔,但她除了骂两句下人,暂时是真的想不出什么办法来,特别是在眼角余光看到不远处的容颜一行时,她心头猛的一跳,脸色更加难看了起来,她低声诅咒,“她怎么跟着来了?”又骂外头的下人,怎么就没拦住她?眼看着容颜越走越近,陈大夫人头皮一阵阵的发麻,“那个,颜儿,呵呵,你怎么过来了?”

    “我等不及,就随着陈大夫人的脚步过来看看喽。”容颜说的轻松,心里却是沉重的很,难道,陈老爷子就在这屋子里?是被人关在这里的吗,陈大夫人?她眼神刀子似的在陈大夫人身上扫过,看的她全身寒毛都竖起来,脸上堆满尴尬的笑,“那个,颜儿,我只是来这里处理点事儿,你大舅舅想来该把你外祖父接过来了,咱们快去外头看看吧?”

    “陈大夫人急什么,我听说这里是我外祖母居住过的地方,反正也来了,就参观下呗。”说着话,她无视陈大夫人难看的嘴脸,丙步上前,迈上台阶,推门,竟然没推动?!她挑了下眉毛,似笑非笑的看了眼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的陈大夫人,后退两步,抬脚,咣当两声,门应声而倒!

    “这门真不结实,轻轻一碰怎么就坏了?”

    身后,陈大夫人等人听的嘴角直抽抽,这也叫轻轻一碰?

    容颜才懒得理会她们的脸色,踩着倒在地下的门板往里走,马嬷嬷先前还疑惑容颜踹门的动作,等她随着容颜往里走了两步,看到屋子一角缩成一团的陈老爷子,她的脸色唰的难看了起来,顾不得僭越,她小跑着过去,蹲在陈老太爷的跟前,“老爷子,老爷子您怎么会在这里,老爷子您……啊,老爷子您醒醒——”

    她才蹲下身子,手轻轻一扶陈老爷子,人竟然直接就倒在了她的身上。

    唬的马嬷嬷魂儿都飞了,“老爷子您醒醒,老爷子……”

    “嬷嬷别急,让我来看看。”陈老爷子身子本就不好,之前又没得到好好的调养,这要是真的被关在这里一两天,以着陈大夫人的心思,肯定不可能给送吃的,这又惊又吓的,一时撑不住也是正常,五指按在老爷子的脉膊,她眉头就是一皱,继尔想到了什么,眼底怒意闪过,却在看向马嬷嬷时语气平静,“外祖父只是饿晕了,不碍的。”

    “真,真的?”

    “自然是真的。”容颜点点头,扭头看向一脸紧张,眼珠滴溜溜转的陈大夫人,“陈大夫人,好,好的很呐,呵呵。”

    她呵呵两声听的陈大夫人差点跳起来。

    “颜,颜儿,我真的不知道老爷子怎么会在这里的。真的。”

    “我,我只是来这两个奴才的,奴才,对对,都是她们两个做的。”陈大夫人的脑子这会飞快的转起来,急的满头大汗之下倒也让她想到了一个主意,伸手一指身侧的两名粗使婆子,她一脸的戾气,“颜儿,都是这两个狗奴才,我只是让她们过来这里打扫,没想到她们胆大包天,竟敢心怀不轨,对老爷子做出这等事情,颜儿你放心,我这就把她们给押下去,等你大舅舅回来重责她们。”

    “原来,是这样啊。”最后一个啊字拖的是意味深长,听的陈大夫人是心惊胆颤!

    她猛点头,“对对,就是这样的。啊,颜儿,软轿来了,咱们先把老爷子送回去吧?”

    “这事且不急,倒是这两个谋害主子的刁奴,不知道陈大夫人怎么个重责法?”

    “杖责二十,全家发配到庄子上。”陈大夫人看着跪在自己脚边全身发抖的两名婆子,咬了咬牙。

    “就这样?”

    容颜幽幽浅浅的声音听的陈大夫人心尖儿都跟着抖了起来。

    还就这样?

    她深吸气,“不知,不知颜儿的意思是?”

    陈大夫人问的那叫一个小心冀冀,就盼着赶紧把这小祖宗给哄好。

    得给她解药啊。

    容颜对着陈大夫人投去娇俏浅笑,眉眼弯弯,“我的意思么,很简单,那就是——死!”

    ------题外话------

    亲们求收藏,给点动力呀。谢啦。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