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奉子成婚之王爷求休妻 > 037 羊角疯

037 羊角疯

作者:闲听冷雨
    “你,你,你怎知道的?”被吓狠了的陈大夫人一时竟懵了去,顺着容颜的话头震惊的问出声来,话罢,她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不禁恼羞成怒的沉下静,对着跟在容颜身后,这会上前一步对她行礼的马嬷嬷一声冷哼,“马嬷嬷,你也是府里的老嬷嬷,这是把哪个不三不四的带到咱们府里来,还敢在本夫人的面前放肆?真真是找死!”

    “来人呐,把这个丫头给我拉下去,杖毙!”

    陈大夫人被气的狠,又自觉丢了脸面,竟是下了狠手。

    马嬷嬷一张老脸吓的都白了,扑通跪在了地下,“大夫人息怒,大夫人打不得呀。”她对着陈大夫人两个头磕下去,急的声音都带了颤音儿,“这是郡主娘娘的女儿,是安乐侯府的容三小姐,是,是来看咱们老太爷的,刚才,刚才老奴出去,在门口刚好碰到……大夫人若是没空,老奴,老奴这就把容三小姐送走……”

    马嬷嬷说着话就去拉容颜的衣袖,“三小姐快和大夫人告辞,待明个儿大夫人有空了,再来和大夫人说话。”

    她恨不得一把拽了容颜便走。

    之前她也实在是走投无路,着急忙慌的就跑去了安乐侯府。

    容颜若是直接拒绝她,她说不得会怪容颜六亲不认,冷心冷肠的缺心少肺之人。

    可如今容颜随她来了陈府,在路上马嬷嬷就已经有点后悔了。

    她是先庆安长公主的贴身女官,打小服侍长公主,也是最为忠心的,大长公主先逝,陈驸马便把她丢在了身边照应,也有点睹人思人的心思,一开始陈府里的人还以为他会纳了马嬷嬷,可这么多年过去,陈驸马都神智不清了,马嬷嬷也是年逾花甲,两人还是一个主一个仆,马嬷嬷忠心耿耿的照顾着陈驸马,用她的话说就是她是代自家主子照顾着驸马的。

    百年后,她才能有脸去见公主。

    届时,她可以一心一意的继续去服侍自家主子。

    黄泉地下,永不负!

    这是马嬷嬷的忠,所以,陈老太爷不见了她着急。

    可想想陈府门前的一幕,再看如今陈大夫人的架式,忆及府里这两位夫人素日的行事手段,马嬷嬷哪还能平静啊,只恨不得时光倒流,她从不曾去找过容颜!这府里不是什么好地方啊,何苦让这孩子再卷进来?更何况,当初庆安长公主早逝,唯二的心愿一个是自己的驸马夫君,二就是宛仪郡主母女……

    若因为自己而令小小姐受了难,出了意外。

    马嬷嬷自己就是死都不能弥补的。

    她对着容颜使劲的使眼色,示意容颜说上两句软话,先走人再说。

    容颜却是当没看到,看着陈大夫人勾了勾唇,“你又是谁?怎的这般嚣张霸道?”她扭头,看向还跪在那里的马嬷嬷,语气娇俏,“马嬷嬷,我嬷亲之前经常和我说,府里的两位舅母个顶个儿的温柔贤淑,温婉懂礼,我娘又说她们待她亲如姐妹,事事时时念着她,想着她,我娘定是不会说错的,那眼前这个疯婆子般的女人,她是谁,好端端的你为何要跪她?”

    陈大夫人一听这话,气的肺都要炸开了。

    她伸手指着容颜,半天没喘过气来,“你,你,你——”

    “你什么你,别以为装着钢笔就是大学生,扬着鼻子就是大像,还有可能你什么都不是!”容颜挑了下眉,对于这位自己应该称她为大舅母的女人没有半丝丝的好感!一身锦衣华服,穿的都是她外祖父的心血!本来嘛,要是你好好照顾人,让你们吃点喝点的也没什么,就当是请了几个高价保姆,可看看现在,东西照吃银两照用,皇上的恩宠他们享着。

    可他们却忘了让他们过继到这府里的目的是什么!

    他们忘了不要紧的呀。

    她绝不介意帮着这女人重新想起来!

    看着眼前陈大夫人手指抖啊抖的,容颜翻个白眼,“你抖什么抖,得羊角疯了啊,马嬷嬷,你不是说让我去找大舅母,问她我外祖父的事情吗,怎么把我带到这么个疯女人跟前来了?”说着话她转身就向外走,同时还极好心的对着马嬷嬷建议,“马嬷嬷你也快出去吧,我前些天去宫里,皇上哥哥还和我说呢,这得了羊角疯的人啊,最可怕了,一个不慎,还会打人呢。”

    她的话音儿才落下,就听啪的一声,陈大夫人气的砸了面前的茶盅。

    容颜却是啊的跳起来,“嬷嬷,就像是这样的,天呐,羊角疯病果然可怕,皇帝哥哥真的没骗我。”

    她一口一个皇帝哥哥,右一句羊角疯左一句好可怕。

    马嬷嬷听的是好气又好笑,抬眼看到往日不可一势的大夫人气的嘴唇直抖,半响说不出话来的样子。

    心头顿时有种畅快淋漓之感。

    可她面上却是不显,只低眉,敛眼,愈发恭敬的回话道,“小小姐,这说错了,这便是大夫人,也是您的大舅母。”

    “啊,她真的是大舅母?”

    “是啊,是您的大舅母。”

    “她不是得了羊角疯,不会打人?”

    “大夫人没病。”

    两人一来一往的几句话,直接就给陈大夫人下了定义——

    若是再打人,那便是得了羊角疯病!

    陈大夫人觉得自己要晕掉了,这哪来的这小混账?

    好不容易压下那口气,陈大夫人勉强挤出一抹笑,“原来,原来你是小姑的女儿啊,呵呵,好孩子,都长这么大了啊,快过来,到舅母跟前来儿,让舅母好好的看看你,这孩子,你要过府怎的也不派人提前说一声儿,舅母也好派人去接你呀。”

    容颜站在不远处看着她没动,听着她半响唠叨之后,方怯怯的加上一句,“真是我大舅母?”

    “可不是我,乖孩子快来,到大舅母身边儿来。”

    “你真不是得了羊角疯?”

    陈大夫人听的额头青筋都突突跳了起来,手里的帕子被她死死纂在了一起——

    若非是她心有顾忌,早就对着容颜那张脸一巴掌抽了过去。

    让你说我羊角疯!

    你全家才羊角疯!

    可这个时侯陈大夫人只能咽泪装欢,“你这孩子,又不是大夫自然是不晓得这些的,听了几句话就自以为是,大舅母好好的呢。”

    “大舅母这话,是说皇帝哥哥的话是假的,是骗我的,不能听?”

    “我没说!”陈大夫人都要抓狂了,这死丫头,怎么这么难缠?!

    谁知,一侧容颜听了却是重重点点头,“量你也不敢说我皇帝哥哥的坏话。”她上前两步,仔细打量陈大夫人两眼,方放心的拍了下胸口,“大舅母果然没病,皇帝哥哥还和我说过,有病的人眼睛很凶的呢,看着好像就要吃人似的,大舅母您的眼睛很好看,容颜很喜欢您呢。”

    “是,是么?”陈大夫人看着容颜恨不得吼两嗓子,我不要你喜欢!

    陈大夫人好不容易哄得容颜坐下,谁知道下一刻,容颜突然跳了起来,还把她带的差点爬到面前的地下去。

    她一脸的铁青,“你也歹也是侯府的小姐,怎的这般莽撞?”

    “大舅母您说对了啊,我性子就是毛燥,连皇帝哥哥之前都笑话我呢。”她对着陈大夫人娇俏的吐了吐舌,笑嘻嘻的侧了头,“大舅母,我是来见外祖父的呀,刚才路上听马嬷嬷说外祖父不见,不见是什么意思呀,我看大舅母坐在屋子里挺悠闲的,怎么可能是我外祖父不见呢,一定是下人乱传话的,对吧?”

    “是是,是她们乱传——”说着还狠瞪了眼马嬷嬷,回头再找你算账!

    容颜却是嫣然一笑,抬脚向外走,“太好了,我就知道大舅母这么好的人在,怎么可能会让我外祖父走丢呢,大舅母,嬷嬷,咱们快去见我外祖父吧,我都好几年没见他老人家,可想可想了呢,这次我看到了他老人家呀,定要好好的给他老人家磕个头才是。”她边说边走,直到了门外,扭头看向站在那里脸上颜色极是好看,青紫红绿蓝来回变的陈大夫人,容颜的眼咪了咪,脸子唰的沉了下来,“大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我外祖父真的被你给弄丢了?”

    她的语气森然,眼神如刀,“刘氏,害我外祖父,你好大的胆子!”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