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奉子成婚之王爷求休妻 > 035 外祖父

035 外祖父

作者:闲听冷雨
    “你,你说什么?”中年男子及时收拳,劲风凛凛,反噬的他都晃了晃身子,唯独双眸灼灼,带着几分焦躁,怀疑,他定定的看向容颜,“真的能治好我们世子?你是大夫?你怎么知道我们少将军得的是什么病症?你若是敢骗我,”说到这里,他的语气森然,眸子里带了杀机,“后果你会比死还要惨的。”

    容颜对着他翻个白眼,“别吓唬我,姐不是吓大的。”

    “……”

    一群人凌乱中,容颜看向那中年男子,“回去和你们将军府能做主的说一声,让我出手也可以,一万两,药到病除。”

    “不用商量,一万两嘛,我替我们将军答应了。”中年男子说的极是豪迈,看着容颜的眼神迫切里夹杂着三分的怀疑,“只是,你若是治不好,我们将军的脾气可不好,不会怜香惜玉——”

    容颜似笑非笑的睇他一眼,“我说的是黄金,万两,你确定,你能做主?”

    “黄金,你怎么不去抢?”一侧,有年轻的男子跳脚,一脸的愤慨,指着容颜满脸的怒意,“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能救我们少将军,说不定你也是个骗人的,宫里的御医都治不好,甚至是瞧不出什么病来,你能行?”语气里的怀疑尽显,看着容颜的眼神甚至是倨傲的,带着几分居高临下的傲然,“冯将军,别信她的话。”

    细长的眉轻轻挑起,容颜淡淡瞥了对方一眼。

    转身,走人。

    不信她?管你是谁,等死吧!

    若非是刚才她不忍那名大夫就这样无辜送命。

    若非是她晓得眼前这些人出自镇国将军府,而他们嘴里的小世子应该是镇国将军的唯一嫡子。

    若非镇国将军乃本朝的中流抵柱……

    别说一万两黄金,就是十万两她都懒得开口管这个闲事儿!

    “小姐留步。”冯将军几乎是下意识的抬脚,高大魁梧的身躯拦在容颜跟前儿,“小姐所说的黄金数字颇大,非在下能做主,能否请小姐稍侯片刻,容某回府去和我家将军禀报一二?”

    “不必。”

    “小姐,我兄弟他说话冲,性子直,对您有所得罪,请小姐见谅。”冯将军的姿态摆的不可谓不低,任由着容颜一再的拒绝,他却是纹丝不动,浓黑的眉挑起,平静而镇定的看向容颜,“如果小姐真的能治好我们家少将军,小姐您就是我们镇国将军府的恩人,届时,小姐旦有所求,在下万死不辞。”

    “我要你死做什么,我是说不必我等,你有了消息,去安乐侯府送信儿就好。”

    “安乐侯府?好,小姐请。”

    被称为冯将军的中年男子深深的看了眼容颜,转身就走。

    他的身后,容颜却是开口唤住他,“把这些伙计大夫放了吧,术业有专攻,他们治不好贵府少将军的病,不是他们医术不精,而是你们少钭军的病情不是他们能掌控的,所以,他们,无罪。”

    一众医馆众人都神色一震,纷纷睁大了眼看向容颜。

    眼里有震惊,有感激,更多的却是期冀。

    冯将军虎目轻转,扫过地下跪着的几名小厮,大夫,他顿了下,点点头,“放了他们。”

    “多谢冯将军。”

    “你们该谢的是她。”冯将军一指容颜,神色凝重,“而且,你们最好也祈求她能治好我们少将军,不然……”

    最后的话他虽是没有说出来,但其结果却是可想而知。

    呼啦,一众兵士如潮水般退下去。

    医馆里恢复平静,陈大夫满脸的感激,对着容颜行大礼,“多谢容小姐救命之恩。”

    “我也不过是想赚些银子,所以,别谢我。”顿了下,她耸了耸肩,“如果我救不活那位少将军,我或者会没事,但你们,那时侯的结果恐怕比现在还要严重。所以,你们好自为之吧。”容颜看了医馆的众人几眼,招呼着山茶两女一声,抬脚向院外走去。

    身后,陈子应看着容颜的神色一再变幻,最后,他一横心,开口道,“容小姐,我可以告诉你一些那位少将军的病情。”

    “用不着。”容颜摆摆手,笑着离去。

    如果他说的有用,也不用自己出手了,所以,她还是更相信自己的眼!

    主仆几个一路慢慢往回走,小半个时辰后,终于回到了容府。

    素雪阁。

    容颜接过山茶递来的茶,笑着睇她一眼,“说吧,想和我说什么?”

    “三小姐您真的要去镇国将军府吗?”

    “嗯,真去。”除了能赚银子,还能得到镇国将军府一个诺大的人情,划算。

    用过午饭,容颜打发了几个丫头出去,她自己歪在美人榻上午睡。

    只是还没等她睡死呢,就听到门外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帘子轻晃,容颜就听到白芷焦急的声音在她的耳侧响起,“小姐,小姐不好了,老太爷出事了。”

    老太爷是哪个?

    不过是怔忡的瞬间,容颜便反应了过来,白芷说的是她外祖父。

    她的外祖母先庆安大长公主早逝,可她的外祖父,也就是先庆安大长公主的驸马却尚在人间。

    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容颜悲催的发现,她没有这位外祖父的一点印象!

    揉了揉眉心,她自榻上坐起来,“我外祖父出什么事了?”

    皇上怜惜她的外祖父身子骨儿不好,人又上了年纪,向来便偏宠了一些。

    有皇上撑腰,能出什么事?

    “小姐,老太爷走丢了。”

    走,走丢了?

    容颜张大了嘴,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

    什么叫走丢了啊。

    堂堂的驸马爷,辅国公府的二老太爷,竟然会走丢?

    “谁送过来的信儿,这是什么时侯的事儿?我娘可知道了?”她边转着念头边向外走,走到外头的偏厅就看到一名老嬷嬷正急的团团转,看到她出来,先是怔了下,继尔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下,“您就是小小姐吧,老奴见过小小姐,还请小小姐快点救救老太爷吧,再晚一些,老太爷怕是要活不成了。”

    她说的涕泪横流,容颜听的却是眉眼不动,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那老嬷嬷急了,对着容颜凄楚一笑,“也是老婆子病急乱投医,您和郡主怕是自身都难保,能救得了谁?罢罢,老婆子拼了这条老命不要,大不了我去告御状。”话罢对着容颜磕了三个响头,直接从地下起身,扭头向外就走,“小小姐保重。老奴,老奴这就去了。”

    容颜却是身子一闪,拦在她的身前,“说,我外祖父怎么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