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奉子成婚之王爷求休妻 > 028 中毒

028 中毒

作者:闲听冷雨
    “你,你敢骂我是狗!”还是一条疯狗!太可恶了,容兰几乎不用看都能想到她身侧几个庶妹看她的眼神是怎样的,她们一定会偷着乐,笑话她被人骂成狗,怒从胆边生,容兰抬手,对着容颜用力的扇过去,“你算是什么东西,大伯父嫌弃,祖母巴不得你们母女早早死了,人家钱府看不上,觉得你丢人,配不上钱府大少夫人的位子,才退的这门亲,你还有脸在外头走动?”

    “若是我,早巴不得一根白绫吊死得了。”

    “呀,好可惜,我还没活够,让四妹妹你失望了呢。”

    容颜浅笑盈盈,眉眼弯弯,“四妹妹,不好意思啊。”她把手轻轻一松,被她握紧手腕的容兰身子猛的往后退,一个踉跄,她整个人跌在身后容珍的身上,那丫头刚好一侧头,发钗轻晃,划过她的脸颊,挂起她额前的碎发,疼的她嗷嗷的,“疼死我了。”啪,她想也不想的,一巴掌甩在容珍脸上,“贱丫头,你找死是吧?不长眼的东西,给我滚。”

    “三姐姐,我,我不是故意的……”

    “幸好我的脸没事,不然我要你的命!”

    容珍眼底屈辱,怒意一闪而过,咬着唇看了眼容兰,捂脸哭着跑走。

    “不长眼的东西。”容兰恨恨的又瞪了眼跑走的容珍,扭头,对上容颜淡定平静的眉眼,她一跺脚,“你给我等着。”

    瞬间,三个姑娘跑走了两个,还有一个是哭着的。

    余下的三房庶女容巧几个脸就有点不对了,几女娇怯怯的上前,对着容颜屈了屈膝,“三姐姐,我们,我们还有事……”

    “得了,你们赶紧走吧。”

    她和容兰不对付,都是嫡女身份相当,这几个却是庶女,哪敢多事。

    眼看着众女走了个干干净净,山茶有些担心,“小姐,若是四小姐去老太太那里告状可如何是好?”

    毕竟她家小姐刚才的话也是挺气人的呢。

    “怕什么,祖母不会信她的话。”她那几千两的银子,总得作用吧?

    一刻钟后。

    容兰气呼呼的走出老太太的院子,小脸儿都白了,“祖母也忒偏心了,竟然帮着那个死丫头说话。”

    “我的好小姐,这话也是您能说的?”跟在身后的嬷嬷都快要吓死了,这段时间老太太的心思颇有些不可捉摸,以往那对母女是讨不了半点好的,再看这段时间,老太太竟也能对着大房那对母女露出几个笑脸,甚至还往大房那边送了不少赏赐,一如今个儿这般的情形,往日那是想也不想直接就把错按到大房的,哪会像今个儿,还数落了自家小姐几句?

    “是啊小姐,咱们有什么话儿回头说,外面人多嘴杂的。”

    容兰对着身后的丫头婆子撇了撇嘴,“都闭嘴,当我是傻的啊。”

    她也不过是随便抱怨两句!

    回到屋子里,容兰接过小丫头递来的茶,抿了一口丢到了一侧,“嬷嬷,你说,有什么办法能帮我教训她?”

    这几次她都若有若无的吃了亏。

    越想越不甘心啊,“嬷嬷,只要能让她不好,怎么做都可以,你快帮我想个办法。”

    回春院。

    小丫头很是乖巧的捧了药,“张嬷嬷,这是夫人的药,奴婢亲自熬的,一刻没敢离眼呢。”

    “你这丫头,这是和老婆子我在邀功吗?”张嬷嬷笑着瞪了眼小丫头,接过她手里的药,温度不热不冷,刚刚好,她满意的一笑,“行了,你好好当差,办好了差事,郡主那里不会愧待你们的。”又叮嘱了小丫头两句,张嬷嬷小心的捧了药进屋,看到靠在大迎枕上和甘草说笑的宛仪,她脚步再放轻几分的走过去,“主子,药已经熬好,您该用药了呢。”

    “嬷嬷,能不能不喝啊。”宛仪郡主一张脸都皱成了一团,看着那碗药,嘴里都在发苦,这段时间她一直喝药,入口的味道全成了苦的,让她看着这药颇有几分的抗拒,“嬷嬷,我觉得这几天身子已经大好,这药应该可以不用吃了吧?”

    张嬷嬷抿唇一笑,“夫人,这事奴婢可不敢作主,要不,奴婢和三小姐说说去?”

    宛仪一听脸皱的更紧了,忙摇头,“还是别和颜儿说了,你端过来吧,我喝就是。”

    看着宛仪皱着眉头把药往下咽,张嬷嬷忍不住笑起来。

    果然一提三小姐,自家主子什么都应呢。

    她把手里的碗递给身侧的小丫头,拿了帕子亲自给宛仪去擦拭嘴角,又把手边的一个青玉白瓷的小罐递到宛仪的跟前儿,“夫人您嘴里味苦,老奴让人特意买了您爱吃的蜜饯,不过这东西三小姐说了,您只能吃几颗,不能吃太……”一个多字不曾出口,张嬷嬷啊的一声惊呼,“郡主,郡主您这是怎么了?”

    张嬷嬷的手上,红中带黑的血吓的她魂儿都飞了。

    而身侧,宛仪已经是软软的瘫在了榻上,嘴角乌黑血迹触目惊心!

    “快去请大夫,郡主中毒了——”

    等到容颜赶过来时,宛仪身侧已经围了不少的人,两名老嬷嬷,甘草两女,还有几名小丫头,正惊慌失措的围在屋子里打转呢,容颜想也不想的直接把门给踹开,“所有人都给我退下去,甘草你们两个在外头侯着听令,白芷,你拿着我的银针站过来。”

    银针入穴,乌黑!

    半个时辰过后。

    容颜一头是汗的走出屋子,眼神带着杀气的看了眼甘草几人,“你们几个人跟我过来。”

    张嬷嬷,李嬷嬷两人一脸的担忧,“三小姐,郡主她没事吧?”

    “我娘没事,我有话问你们。”

    张嬷嬷却没有动,“三小姐,老奴还是先去看看郡主……”没看到郡主平安,她哪里放心?

    容颜却是冷冷的瞥她一眼,“我娘那里我的人在看着呢,嬷嬷还是先别去的好。”

    “三小姐您是在怀疑老奴吗?”

    “是啊,这个院子里的人我都怀疑,至于你们几个,是我娘身边贴身服侍的,更是我重点怀疑的对像。”容颜直言不讳的话听的张嬷嬷几人脸色一白,张嬷嬷更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下,“三小姐,老奴对郡主一腔忠心——”

    “你若是再多嘴,我就把你拉出去打板子!”容颜瞥她一眼,眼神清冷——没轻没重,推卸责任,不知分寸!

    ------题外话------

    能给个收藏么?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