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奉子成婚之王爷求休妻 > 021 一两银子

021 一两银子

作者:闲听冷雨
    如果一天内看到某个人一次是偶然,看到某个人两次是巧合。

    那么,当沈博宇在短短半天之内第三次看到容颜时。

    特别是,当这个女人第三次竟是直接从楼上跳到自己身上,差点把他压倒的时侯。

    是个人都会在心里悄悄的掂量下。

    这人,是不是故意的?

    三层高的茶楼触立在街道旁。

    沈博宇脚步散漫的往前走,只觉得身子一重,脖子被人给搂住。

    然后,还没等他抬眸看清怀里的人,就觉得身上一轻,人已经跳了出去。

    “容小姐,男女授受不亲。”

    沈博宇眼神有些纠结的看了眼容颜,要不是自己认出是她,怕是早把人甩出去了。

    生死,与自己有何关系?

    “所以?”容颜正想转身跑路,听到这话又停了脚,顿了下她恍然,小脸上一片真挚,保证般的开口道,“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赖着你不放,让你负责的。”虽然她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人的这张脸的确是挺帅,站在人群里极是拉风,且养眼的很,可看这身材瘦的,竹竿一样,刚才她跳他怀里,都觉得全身尽是骨头,硌的慌!

    沈博宇,“……”这话,是这样说的吗?

    “不好意思帅哥,一时情急借你的手臂用了用,你不会,这么小气吧?”容颜擦了把额上的薄汗,抬眼对上沈博宇紧皱的黑眉,讪讪一笑,本来她是想着说完之后扭头就走人的,可看到沈博宇一语不发,紧紧盯着他的眸子,鬼使神差的,她有些心虚般的解释首,“那个,刚才的事真不怪我,都是这家店的错,我也是受害人。”

    要是白芷两女听到自家主子这话,估计会翻白眼的。

    您把人家都打的趴下了,您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受害人呐。

    不过这会不是白芷两女不在嘛,而且明显这男子又不知道楼上的事情,容颜笑容璀璨,“公子高义,知恩不图报,山不转水转,咱们改日再见。”再也不见呐。再次抬起的脚在看到沈博宇眼神平静,漠然的盯着自己时,容颜在心里懊恼的叹口气,看着长这么帅,一身华服,腰间玉佩价值不菲,怎么这么小肚鸡肠,斤斤计较?

    她从袖中顺出个荷包,丢给沈博宇,“喏,这是陪你的,你也没受伤,咱们两清了啊,帅哥再见。”

    精致的眉眼终于有了一丝波动,却是扭曲,“容小姐——”

    她竟然拿一两银子打发自己!

    真是罗嗦啊。

    容颜对身后的唤声充耳不闻般的摆摆手,“那银子是送你的,不用还。”

    脚步加快,几个闪转不见了身影。

    大街上,沈博宇一袭青衣猎猎,乌发如墨,盯着她远去的身影半响不语。

    身后不远处,他的两名暗卫风中凌乱。

    容三小姐是吧?

    您,真狠!

    出去了一次,和钱大公子对上,闹的钱家公子当场口出恶语,言词凿凿的称‘要退婚’,这事自然是瞒不过容府众人,容颜也没想瞒着她们,只是,她也没主动去说明什么,容老太太母子那里是不屑说,至于宛仪这里,却是她不想宛仪再添空担心。

    只是,她再瞒,第二天早上,容老太太母子还是早早就得了信儿。

    因为,钱府前来退亲的人到了。

    老太太的院子里,容锦昊正一脸怒意的中着容老太太低吼,“娘,儿子早说那是个孽女,您还偏不信,您看现在这事,若是钱公子昨个儿的话当真,这婚事退了,咱们府这以后就被人笑话去吧。”合着,他只是担心自家本身的利益,他日后在外行走异样的眼神,却是丝毫不顾忌自家嫡亲血脉被人退亲后心情如何,可否绝望,受的住这个打击。

    “你慌什么,不过是小孩子家家的口角,这事不是还没定吗?”容老太太瞅了眼自家长子,心里没来由的烦了下,若是自家这个儿子争气,能撑的住安乐侯府的门面,她哪用人都一只脚迈进黄土了,还得为着府里众多儿孙琐事操心?可撒手不管?她如何对的起早逝的老侯爷,若当真由着长子折腾,怕是她还没闭眼呢这容府就当真散了。在

    届时,九泉之下,她又有何脸面去见容家的列祖列宗?

    容锦昊却是没有容老太太这般诸多的弯弯绕,只恨恨的跺了下脚,“娘,您倒是帮儿子想个辄啊,这门亲事不能退!”

    特别是现在这个时侯。

    他这段时间根本就不敢出府,上次喜宴上的事情一出,他是被外头的朋友燥的不行。

    那些个异样的眼神,虽然他们没当着他的面问出来。

    可他能感觉的到他们想问他什么——

    你真的不举吗?

    那两孩子,你能不能确定是你的?

    他们都怀疑他被戴了绿帽子!

    虽然他有嘴,可以反驳说,自己是好的,那药丸子是被人诬陷的。

    可这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儿。

    难道让他一个个人拉着去解释,辩解?

    这些天他堵了口气在心里,几次冲动的想要冲过去把容颜给拉过来打一顿,可莫名的,他对容颜又从心底涌起几分说不出来的惧意——敬茶那天的事,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个孽女不知对他使了什么手段,害的他右腿到现在还疼呢,晚上睡在榻上,半夜每每就是疼醒,疼的全身都是一抽一抽的,让他恨不得一头对着墙撞过去。

    可一来他没什么证据是容颜,二来就是,这几天他又和红彤打在了一起。

    两个人亲亲热热的腻歪着,恨不得生成连体婴儿般。

    他竟是半刻舍不得离开。

    这不,早上他才起来,大管家就火急火撩的找上了他,凑到他耳侧低声把昨个儿的事情一说,容锦昊气的直接就踹了他一脚。

    狗奴才,这般大的事也敢瞒他!

    他顾不得红彤在后头娇声的喊,抬腿跑到了容老太太的屋子。

    有事找亲娘!

    “娘,要不您进宫去求求太后吧?太后若是下旨,钱家肯定不敢退婚的。”

    钱家再霸道,能抵的过太后懿旨?

    容老太太白了他一眼,才欲出声,珍珠帘子轻晃,周嬷嬷神色恭敬的走进来,对着两人毕恭毕敬的行了礼,方低眉垂眼的立在一侧轻声道,“老太太,侯爷,钱府来人了,拿了三小姐的庚帖,说是,说是要退亲——”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