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奉子成婚之王爷求休妻 > 018 出手

018 出手

作者:闲听冷雨
    没有落款。

    信签纸是很普通的,各种商铺随便买一大把的那种。

    低头看到信上的两行字,字很的很好,龙飞凤舞,颇有一种气势。

    可看的容颜却是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对方是敌还是友,目的何在?

    为何不露面,偏在事后送了封信,让她晓得这事,可却又不署名……

    把信放在一侧,“去把守门的小厮叫过来。”

    仔细的查问过一番,最终,从小厮嘴里没有得到半点有用的线索。

    容颜只能把这件事给抛到脑后,又问了嬷嬷一些府里的事情,当知道容老太太还在卧床不起时,她扯了扯嘴角,晒然一笑,容老太太根本就没什么病,之所以这么久不出屋子,估摸着也是恼羞成怒呢,她耸了耸肩,起身到里面的屋子看了两眼,知道宛仪还在睡,容颜回头向外走,“玉竹山茶你们两个留下,白芷丁香和我出去。”

    “姑娘您这是要去哪啊?老太太还禁着您的足呢。”

    张嬷嬷的话听的容颜眸光微闪,她停脚,转身,定定的望了张嬷嬷两眼,蓦的冲着她璀璨一笑,“张嬷嬷,你要记住,你的主子是我娘,我娘不在,我这个当女儿的就是你们主事的人。”语气微顿,她满意的看着张嬷嬷唰的一下变白的脸,眉眼弯弯的一笑,“当然了,如果张嬷嬷觉得回春院太小,容不下您这尊佛的话,我们母女也不强求。”

    这话说的可就有些重,张嬷嬷吓的脸都白了。

    连称不敢,更是绝口不提之前的话。

    容颜扫都没扫她一眼,径自抬腿,轻飘飘的走了出去。

    她娘身边的这两个嬷嬷好是好,但就是太会自作主张了,时不时的念叨着在你耳边说这个做那个的。

    宛仪的心思为何那般的重?

    和她们这种随时随地指手画脚,张嘴就是‘长公主在时如何如何’,老听着这些话,心情能好才怪!

    好汉还不提当年勇呢。

    长公主再好,再风光,可她已经死了!

    暖阳缓照,微风徐徐,街道两侧商贩林立,游人如织。

    容颜一身寻常衣衫轻轻迈步,打量着两侧的街景,人流,看着这些以往只能自电视里看到的景物,人群,如今真实的出现在自已眼前,她觉得挺有趣的,悠闲的脚步不时的随着她发现好玩的东西而顿下,最后一条街走下来,白芷丁香两人手里倒也拎了不少的东西,不过都是些小玩意儿,再看前面的容颜,正抱着一包松子仁磕的正欢呢。

    砰,一个人一头朝着容颜撞过来。

    她明明看似随意的脚步微顿,不动声色的一个侧身,避开。

    然后,她后头的白芷丁香被撞了个正着。

    手里的东西稀哩哗啦的落了一地。

    丁香心疼死了,“姑娘,您买的东西——”好几两银子呢,足足是自家姑娘一个月的月银!

    “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是一名年轻的女子,年龄也不过十三四岁,眉眼清秀,泪盈于眶,咬着唇对着白芷两女不停的道歉,脸庞上却布满了焦色,“我,我帮你们捡起来——”

    “你没长眼啊,怎么走路的?”这是捡起来的事吗,她家姑娘买的钗子,手钏都摔坏了!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女孩子已经弯下腰帮着捡了起来,丁香仍是愤愤,却被白芷摇头制住。

    东西都碎了,再多说也无意。

    更何况,这事做主的也不是她们,白芷看着地下摔成几段的钗子,瓷偶娃娃,很是可惜的看向容颜,“姑娘若是喜欢,奴婢再回头给您去买来?”她手里还有点碎银,本是想着下个月回家时留给弟弟的,若是姑娘喜欢,也只好先给姑娘垫着,容颜却是笑着摇摇头,“不必了,坏就坏了吧。”

    本就是一个心情,如今东西坏了,心情没了。

    再买来,哪里能真的一模一样?

    又看了眼低头不断陪罪的年轻女孩,容颜凤眸微咪,对着白芷点点头,“咱们走吧。”

    这就是说饶过这个女孩子了。

    丁香虽是觉得不甚甘心,可想来也只能是这样,她轻轻一哼,“你还不赶紧向我们姑娘道谢?”

    “不必……”正想着温声打发那女子的容颜,眼角余光看到不远处街道上的一行人,她眉头微皱,犀利的眼神在那女子姣好的面庞上扫过,却在看到她眼底深处一闪而过的惶恐,惊惧以及紧张后,容颜心头微顿,抬脚就走,“白芷丁香跟上,咱们走。”

    丁香两女虽是觉得疑惑,可却瞬间跟上。

    本低头弯腰,一心想着拖延时间的女子蓦的大惊,要是让这个女人走了?

    眼角余光看到不远处的人群,她一咬牙,朝着容颜扑过去,拦在她的身前,“姑娘救我——”

    容颜大怒,抬脚就踹,“你敢算计我!”故意撞了她的两个丫头,拖延时间,让追她的人和自己对上。

    “姑娘救我,都是奴婢不好,奴婢出手不利落,被人捉了个现行——”随着容颜这一脚,那女子顺势往地下一倒,半趴了身子,一只手抓了容颜的右脚,甚至,嘴角溢出了一抹血丝,“是奴婢办事不利,求姑娘责罚。只求,只求姑娘别把奴婢交给身后的那位公子,奴婢实在不愿离开主子——”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丁香气极了,恨不得扑过去撕烂那女子的嘴。

    她家姑娘何时有她这么一个奴婢?

    这都什么乱七八遭的,简直是满嘴喷粪!

    “好了,别吵了。”白芷伸手拽拽丁香的衣袖,两人上前把容颜护在身后,小腿虽然发软,可两女还是坚强的护在容颜的身后,对上甫一站定在几人面前,便气势汹汹,满身杀气的十余名大汉跟前,“你,你们要做什么?我,我家姑娘和她可不认识。”

    “切,你当我们是瞎子啊,不认识她给你们说话,给她磕头?”

    “就,就是不认识,她故意的。”白芷的音儿在发颤,唇儿发抖,可却半步不退。

    一侧被几名大汉护在身后的年轻男子满脸的不耐,开口的声音极尽嚣张,跋扈,“和她们啰嗦什么,敢动小爷的东西,都带回去,小爷定要好好的审,仔细的审。不审出她们的目的,背后何人主使,竟敢对我李家动手,小爷的李字倒过来写!”

    姓李?

    旁边,白芷却是脸色啉的一变,扭头,凑在容颜耳侧低声道,“敏仪郡主的独生子。”

    敏仪郡主?

    顿了下,容颜方想起这位敏仪郡主何许人也,她对着白芷安抚性的点点头,拉着白芷两女向侧退开两步,“李公子想要这个女人是吧,她人就在这里,李公子请吧。”

    “算你识相,不过嘛,本公子怀疑你和这女子共谋,意图对本公子不轨,来人呐,把她们拿下。”

    这么漂亮的美人儿,怎么能不弄到自己床上呢?

    被人追着的蓝裙女子眸光微闪,娇怯怯上前,“姑,姑娘,都是奴婢不好,您罚奴婢吧。”

    “你说,你让我罚你,是吧?”

    “是——”明明是平静至极的一眼,看的苏珍心头狂跳,可随即,她就镇定了下来,压下心头些许的歉意,她越发的垂了头,“只要姑娘不赶奴婢走,能让奴婢在您身边服侍,能让奴婢一辈子不离开您,您怎么罚奴婢都心甘。”

    容颜点点头,上前两步,飞快的伸手。

    就听咔嚓一声轻响,那女子疼的倒抽口气,面色惨变间失声惊呼,“分筋错骨手!”

    分筋错骨手?

    容颜看着她悠悠然一笑,只是那笑容端的是渗人心魂。

    敢这般的算计她,岂是一个分筋错骨手的后果?

    ------题外话------

    求收藏求收藏,重要事情说三遍,求收,谢谢。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