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奉子成婚之王爷求休妻 > 015 不举(首推求收,谢谢)

015 不举(首推求收,谢谢)

作者:闲听冷雨
    安乐侯容锦昊一身大红锦服,正满脸喜气的和几个朋友说话呢,眼角余光却是不时的瞟向一侧凤冠霞披之下的美娇娘,一颗心早被美人儿给勾走,恨不得周围这些人都赶紧走,他立马化身为狼,狠狠的扑过去……就在他得意洋洋,又心猿意马,迫不及待时,容颜清脆的声音出现,他顿时就有些不耐烦,皱眉看过去,“你们怎么出来了,你娘身子不好,让她回去。”

    他捧在心尖尖儿上的美人儿怎么可能给别的女人下跪?

    容锦昊的话一出口,被容颜搀着的宛仪气的全身直哆嗦,用力的闭了下眼。

    这就是她嫁了十余年的男人!

    “别难过,有我呢。”知道这个娘的性子,容颜真心不求她发威什么的,只要别给自己添乱,慢慢习惯自己的作风就好!她双手用力,握紧宛仪的手腕,不动声色的低声安抚了宛仪几句,最后,待得满堂静下,她方勾了勾唇,蓦的朝着不远处被屏风隔开的女眷吃席面的地方扬声道,“祖母,您昨个儿不还说娘亲的身子好了么,您看,我娘她很好呢。”

    “祖母,我娘说,她再是郡主身份再尊贵,但嫁鸡随鸡,这规矩呀,错不得的。”

    皇家亲封的郡主,在你们家里竟然不如一个侧夫人?

    哪怕这个侧夫人是太后娘娘所赐,她也是妾!

    老安乐侯夫人正坐在屏风后和两个老朋友说话,并且享受着一些富家太太们的恭维,才有位太太羡慕太后对安乐侯府的看重,赐下贴身宫女,乃是对侯府的看重云云,老太太正咪着眼眼角带几分矜持笑意自谦时,贴身丫头悄悄的走进来,在她耳侧低声说了几句,老太太眸光微闪,可看到周围殷勤望过来的眼神,她扫了眼周嬷嬷,“你和侯爷说,让夫人和颜丫头过来。”

    待得嬷嬷退下,看到周围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好奇。

    她摇摇头,故作无可奈何的叹口气,“我这儿子呀,凡事就这点好,是个心疼妻子的,总是觉得郡主身子娇弱,受不得半点累。”

    “可不是,老太太您是个有福气的,侯夫人也是个好的。”

    “是啊是啊,侯府兴旺,太后看重,如今侯爷又迎新人,老太太好福气。”

    老太太呵呵一乐,只招呼着大家用酒,正一团乐和呢,屏风后头脚步声响起,然后,容老太太就看到容颜扶着宛仪两人袅袅婷婷的走了进来,母女两人一娇俏清丽,一娇弱如莲,虽只着了寻常的衣衫,却不能掩其身上的风姿华彩!

    “颜儿,你娘身子不好,快扶她坐过来。”

    “多谢祖母,我娘身子好了很多呢,她呀,就想着见见太后赐下的美人儿。嘻嘻,颜儿也想看看哦。”

    “你这丫头,胡闹。”容老太太暗自打量容颜两眼,只能含糊点头。

    有异样的眼神投过来,落在宛仪身上,她觉得自己都要晕过去了。

    可女儿在她的身侧!

    想着之前嬷嬷在她耳侧的话,想着女儿一脸平静的说和她一起走。

    她把指甲都给掐断。

    宛仪,你是该醒醒了。

    你是当娘的,你就这么一个女儿呀,你真的不疼她吗?

    如玉般的贝齿在轻颤,她几乎使出全身的力气,挣开容颜的手,一步步向着容老太太走过去。

    虽然只有几步路,可她却觉得好像走了一辈子。

    她走上前,站在容老太太跟前,“娘,儿媳,儿媳服侍您用饭——”

    一侧,胡氏吃的一声笑,“嫂子,你这身子,娘亲敢让你服侍么,别一会再累晕了。这么多人,传出去可是好说不好听。”

    容老太太自然也有几分这种心思,再说,她也真没习惯被自家这个大儿媳服侍,想伸手把宛仪的手给拍开,可抬眼看到自家儿媳妇因为紧张,额头上都渗出了一层的细汗,以及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复杂,老太太心莫名的软了一下,她轻轻叹口气,对着宛仪点点头,“黄氏,你今个儿做的很好,你身子不好,咱们不讲究那些,快坐下吧。”

    真不是她对这个儿媳妇狠心。

    实在是,这性子,她就真的是没有一点可取之处呐。

    容颜坐在婆媳两人两侧,悄悄的对着宛仪微微一笑,眼神温暖,充满鼓励。

    看的宛仪鼻腔一酸,差点就落下泪来。

    她以前得有多么的不堪呀,竟然让一个十岁的孩子来鼓励她?

    看着容颜浅浅的笑,宛仪暗自下了决心,以后,她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女儿!

    主位上。

    容锦昊正一脸猴急的牵了新人的手,“彤儿,我扶你回房间——”今晚就是他和彤儿的洞房花烛呢,真好!

    他眉眼温柔似水,一腔柔情都用到了身侧的美人儿身上。

    随着容老太太走过来的宛仪心酸不已。

    眼角悄悄划过一滴泪,她紧紧咬了下红唇,把头垂下去。

    宛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被刺的生疼。

    好像有把刀在里面来回的搅。

    他是她的夫君呀,可这么多年来他冷落自己,不屑自己,连带着府里的丫头婆子都不把自己放在眼中。

    可这会,他却把他所有的柔情都用在了别的女人身上!

    一个侧夫人,他为了给她尊荣,竟然用娶正妻礼仪来迎新人入府……

    她觉得她要晕过去了。

    容颜却是用力的捏紧她的另一只手,“娘。”略带提醒的一声却没唤回宛仪的心神,她双眼空洞的随着容老太太入座,由着容颜给她捧了茶,由着,容老太太发话,最后,心疼红彤,不想让她敬茶,委屈自己的安乐侯碍不过自家老娘的话,只能气呼呼的瞪了眼不知神游到几重天外的宛仪,冷声道,“这是我娘,旁边的是宛仪郡主,你上前去敬茶吧。”

    已经摘了盖头,一脸娇羞微垂了头侯在容锦昊身侧的红彤眼神微微一凝。

    娇美的芙蓉面上却是半点不显。

    乖巧的屈了屈膝,“彤儿听侯爷的,这就去。”

    看着她如风摆柳般挪莲步,向前行,容锦昊的眼都看直了。

    看看,这才是他应该疼到心坎的女人嘛。

    至于坐在那里的那个女人?

    容锦昊暗自啐了一声,当初他就不该听信别人的话,把她给娶回来!

    “彤儿见过老太太,给老太太敬茶。”亲自托起茶盅,红彤眉眼弯弯的笑,落落大方里带几分属于新嫁娘女子的娇羞,精致的眉眼,以及年轻有朝气的双眸,再加上身后太后这尊佛当靠山的背景,容老太太是怎么看怎么满意,若非她顾忌着身侧的容颜母女,老太太真想伸出双手把人给拉到身侧,好好的亲香一番。

    大儿子屋里总算有那么一个撑的住的人。

    但她却什么都不能做。

    甚至,不能表现的太过欢喜。

    老太太歉意的看了眼红彤,痛快的接过茶喝了,“你是个乖巧懂事的,我也不多说什么,以后好好和侯爷过。”

    命贴身丫头递了一个大红封。

    另有一个绣工精致的荷包。

    至于里面是什么,说实在的,容颜半点没心思看。

    她一颗心都提了起来,生怕宛仪这会紧张的晕过去!

    是她强行把宛仪带出来的。

    她觉得自己有义务让宛仪把这里的事情务必做到最好,不能出丑。

    红嵃盈盈下拜,美眸流转,一片波光潋滟间,大红嫁衣如同一簇跳跃的火,出现在母女两人面前,“红彤见过夫人,给夫人敬茶。”说着话她娇滴滴的眉眼轻飘飘的一闪,刚好在宛仪抬眼看她的时侯,就看到红彤眼底一闪而过的得意,讽刺以及不屑,宛仪心头猛不丁的一跳,可她也不傻,这个时侯不由她后退。

    一闭眼,伸手去接茶,声却呐呐,“红侧夫人免——”

    咣当。

    满满一杯茶倾倒,洒落,全浇在红彤衣摆,前胸上。

    “啊,夫人息怒,都是红彤的错。”

    干静利落的下跪,丝毫不提别人,只低头认错。

    轻轻一低头间露出雪白的粉颈,落寞却凄楚的言语,神态,配着大红色衣裳,端的是勾人心魄!

    容老太太眼皮子一跳,这事?

    “夫人您息怒,都是红彤的错,那杯茶有些烫,您没拿稳是正常的,红彤马上给您重新敬茶就是。”

    “敬什么敬,我看她根本就不是来喝你的茶,而是来找碴的。”容锦昊再也忍不住,三两步冲过来,伸手拽起地下的红彤,温柔的检视过红彤周身上下,抬头,脸上瞬间换成铁青色,双眸怒意能凝成实质,仿佛眼前的宛仪不是他的结发妻子,而是他不共戴天的仇敌!他恶狠狠的瞪了眼宛仪,扭头却一脸温柔,小心冀冀带几分讨好的看向红彤,“彤儿你怎样,那个毒妇可有伤到哪里?”

    毒,毒妇!

    他说自己是毒妇!

    宛仪一声惨笑,喉头一甜,一口血喷出来。

    好巧不巧的吐到了容锦昊的身上。

    他和彤儿大喜的日子,这个女人竟然敢来捣乱,还让他的喜堂见了血!

    恶从胆边生!

    容锦昊双眼赤红,抬脚对着容仪就踹了过去,“你这个毒妇,我今个儿非得休了你不可!”

    休了她,刚好给他的彤儿腾位子!

    “娘亲小心。”容颜魂儿都丢了一半,宛仪的身子本就不好,要是被这一脚踹中,非得再丢半条命不可!

    她不由自主的朝前扑过去,“娘——”拼着受容锦昊一脚,却是用自己的身子护在了宛仪的身前,而她的手中,不知不觉的,一根银针拈在了指间,眼中凶意一闪,嘴角勾出一抹冷笑,忘恩负义的男人,让你一辈子不举!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