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奉子成婚之王爷求休妻 > 012 倚翠

012 倚翠

作者:闲听冷雨
    走在回去的路上,倚翠还是满脸疑惑,一头的雾水。

    她以为三姑娘会问她老太太的心情,或者问她老太太有没有说什么之类的话。

    可到头来,三姑娘只是随意问了几句对新侧妃入府之事的态度?

    直到走入容老太太的院子,她还没有反应过来。

    周嬷嬷正在门口指挥着小丫头们晒洗衣物,今个儿天好,把屋子里的一些东西翻出来晾晒,她知道倚翠是去奉了老太太的命去了回春院,看到自外头走进来的倚翠有些心不在焉,不禁心里就有几分奇怪——难道是侯夫人或是三姑娘找倚翠麻烦了?

    这也是说不准的事儿。

    谁让,那边侯爷带着个姨娘去闹场子,还说出那般辱人的话。

    当初的那件事,她待在老太太身边,可是从头看到尾的。

    侯夫人,是真的被冤枉的。

    所以,三姑娘也的的确确就是侯爷的孩子。

    可惜侯爷这耳朵根子……

    她摇摇头,怜爱的眼神看向倚翠,亲呢的笑道,“倚翠丫头回来了?老太太才还问你来着呢。”

    “周嬷嬷。”倚翠笑着给周嬷嬷福了福身,又和一侧的小丫头说笑两句,周嬷嬷便赶她,“别在这里淘,赶紧进屋和老太太说去,可不能让老太太久等。”顿了下,又极低的声音安慰道,“大夫人和三姑娘如今心情正不好,若是有说什么过份的话儿,你别往心里去,老太太那里,也别惹的老太太心情不好。毕竟上了年纪。”

    她说这话是真心的宽慰倚翠,免得这丫头在那边受了闲气憋闷。

    二来吧,自然也是为着容老太太,以及宛仪郡主母女几人好。

    老太太年岁大了,万一听点什么不入耳的话,气病了可就不妙了。

    再来,也会伤了容老太太婆媳两人的感情。

    虽然这感情本来就是廖廖无几。

    但真的经不起什么风波,误会。

    当下人的虽然要忠心,但有些事上也是要睁一眼闭只眼的。

    倚翠俏皮的眨眨眼,“嬷嬷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呢。”

    “快去吧快去吧。”周嬷嬷轻轻在倚翠脑门上拍了一下,嗔怪的瞪她一眼,赶她走人。

    屋子里,容老太太正歪在榻上闭目小憩,听到动静睁开了眼,看到是倚翠,笑了笑,“回来了?”

    “是,老太太。”倚翠笑着福身回了话,看着老太太面前的茶是凉的,轻手轻脚的上前撤了冷茶,换上新的,在容老太太半睁半闭的眸子完全恢复一派清明之后,她已是笑着捧了热茶递过去,“老太太您尝尝看,奴婢试了水温,不烫的。”

    “放那吧。”老太太就着倚翠的手坐直了身子,抿去额侧一缕碎发,“大夫人如何,三姑娘也在那边?”

    “在的,大夫人的样子看着还好,精神,不算太差。”倚翠只能是这样说,脖子上的勒痕还在呢,虽然是白布包裹着,应该是不想让人多想,可她在老太太身边,能不知道这事吗?再有额头上的那块青紫,她想起之前小丫头传过来的消息,也不得不同情两分宛仪和容颜母女来——明明身份是尊贵的,可却被嫡亲的人这般忽视,怠慢,甚至是羞辱。

    看看她们那样的,再想想自己这几个人在老太太身边的日子。

    倚翠不禁就暗自想道,要那泼天的富贵又有何用?

    还不如舒舒心心的关门过自己的小日子!

    “大夫人和三姑娘看到奴婢过去都很开心,三姑娘还说那些东西刚好给大夫人补身子呢,又说谢谢祖母。”便如同大夫人,尊贵如郡主,侯夫人,如今过的又是什么日子?在这府里还不如寻常得势的嬷嬷有脸面!倚翠心里这般想着,嘴上的话却没停下来,只笑道,“大夫人很是感激,只和奴婢说要来谢过您的恩典,左右被奴婢给劝下,大夫人却说,改日过来给您磕头道谢。”

    那丫头,会说谢谢她吗?

    忆及以前的容颜,容老太太暗自摇了摇头。

    可她却又瞬间想到上次在她这里的事儿——

    唱念作打哭,若非是自己晓得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儿,真真是让她一时都要被那丫头骗了去。

    难道说,这性子真的变了?

    压下心头这个想法,容老太太想了想看向倚翠,“去把我前些天收到的那套红宝石头面给三姑娘送过去,让她明个儿就戴这个出席。”顿了下,老太太又唤住倚翠,“再挑几套,给二姑娘,四姑娘,五姑娘一块送过去。”话罢,老太太忍不住就揉了揉眉心,孙女多了有时也并不是什么好事儿,一如这会,她这个当祖母的就得一碗水端平了。

    当然,这个端平不过指的是表面。

    倚翠福了福身,笑着去挑东西,亲自送到各院。

    几位姑娘自然是一脸感激,纷纷言‘多谢祖母赏,明个儿定会都穿的漂漂亮亮的’云云。

    倚翠听了这话却是眉头跳了两跳,张了张嘴,却又收了声儿。

    心里却是提了口气儿——

    几位姑娘可千万别弄拧了老太太的意思啊。

    给三姑娘送首饰,一来是她真的缺这些,没有一套压的住场面的。

    再则,老太太是真心想着给这个孙女点脸面。

    明个儿的场合,容颜母女是定要出席的。

    若是穿的寒酸不像样儿。

    到时侯传出去,丢的可不就是侯府的脸面吗?

    可若是几位姑娘也都穿的华丽,打扮的锦衣华服般露面,到时侯人家会说,侯府宠妾灭妻!

    不过想也知道她说出这话,肯定是没人听的。

    倚翠笑了笑,便把话给咽了下去。

    拐过月亮形拱门,走出抄手游廊,捧着首饰盒的小丫头笑嘻嘻的上前两步,“倚翠姐姐,前面就是四姑娘的院子,送完了之后奴婢可不可以和您请半刻钟的假?奴婢有个同乡的姐姐在四太太屋子里,这两天身子骨不好,奴婢想过去看看——”

    “好,不过快回快回呀。”倚翠笑着嗔她一眼,伸手虚点她的额头,“鬼精鬼精的,我就说怎么刚才抢着和我往外头跑,原来是心里另有算计,不过,可不许在外头淘气,赶紧回来,若是让嬷嬷晓得了仔细你的皮。”

    小丫头咕噜噜转着大眼点头,一副乖巧的样子看的倚翠莞而不已。

    揽菊阁。

    容兰正在屋子里闹脾气呢。

    小丫头捧的茶略烫了些,被她兜头砸过去,“连个茶都不会倒,我要你有什么用?”而后,也不顾那小丫头一脸茶汤茶渍的跪地哭着求饶,径自的喊来贴身嬷嬷,一迭声的让人赶紧把这小丫头打发了,只道‘这么蠢笨的东西,看着就碍眼,早打发了早干净,省得她见了就心烦’,嬷嬷这会哪敢违她的意?

    看着地下的小丫头心里叹了口气,对着一侧的两名嬷嬷摆摆手,“拉下去吧。”

    至于结果,早就注定了的——发卖。

    倚翠进院的时侯,那小丫头正被两嬷嬷堵了嘴往外拖。

    她面色不动的和迎过来的小丫头寒喧,她身后跟着的小丫头却是唬了一跳。

    都说四姑娘性子娇,冲动易怒。

    可老夫人院里见着的四姑娘从来都是笑意盈盈,娇俏可爱。

    如今看来,果然是眼见,为实呐。

    屋子里容兰正怒气冲冲的斥责小丫头,听到有人来传话,恼的很,“滚出去。”

    “姑,姑娘,老太太屋里的倚翠姐姐来了,说是奉了老太太的吩咐,给您送东西呢。”

    容兰一听这话立马变了脸儿,狠狠的瞪了眼地下的小丫头,压低声音,“还不赶紧给我进来?把这里收拾好。”她方起身向外头的小花厅行去,待得看到站在厅里的倚翠时,脸上已是堆满了素日明媚的笑容,“原来是倚翠姐姐呀,我不知道是姐姐过来,若是晓得,必定早在门外就去接你啦。”

    这是四姑娘容兰的娇俏,轻快。

    倚翠听了只是不过心的笑笑,福身,“给四姑娘请安,这是老太太吩咐奴婢给姑娘送来的头面,还请姑娘您过目。”她言罢,亲自从小丫头手里接过装了头面的盒子,双手捧了送过去,“姑娘您请看。”

    是一套红珊瑚掐丝珐琅的头面。

    很是漂亮,养眼。

    容兰脸上的惊喜一闪而过,“就知道祖母待我最好。多谢倚翠姐姐跑这一趟,明个儿我就去给老太太请安去?”

    她这就是在试探老太太的态度呢。

    倚翠心里门清儿——

    明个儿可是府里的好日子,虽然只是个侧夫人,但却是太后亲赐。

    老太太发了话宴客,自然就是重视的。

    三姑娘四姑娘因为一件事被罚禁足,如今三姑娘被解禁,那四姑娘自然也是可以的。

    好在,倚翠临来时提前得了老太太的话,一听这话,便笑了,“老太太说了,姑娘明个儿可以出席,但请安的话就不必了,因为姑娘过了明个儿,还是要禁足的,而且,禁足时间要往后延迟一天。”这就是说虽然明天放你出来,但你也得给我禁满一个月的期限。

    容兰眼底不满轻闪,随即笑了笑,状若随意的开口道,“这首饰,不知道几位姐姐那里可有送?”

    “回四姑娘话,几位姑娘都有的呢,您就放心收着吧。”

    原来是都有的呀,容兰正摸在那手钏上的指尖轻颤,猛的,她似是想起了什么,笑盈盈的看向倚翠,“倚翠姐姐是走的哪条路过来的,可累了吧,我让人送你回去,顺便代我给祖母磕个头,以示感谢。”

    倚翠一听她这话,却是心头猛的一跳。

    ------题外话------

    求收藏呀。真心哭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