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奉子成婚之王爷求休妻 > 005 心结,气病

005 心结,气病

作者:闲听冷雨
    时光冉冉,转瞬就是五天过去。

    因着之前的落水事件,老太太罚了容颜和容兰两人禁足,容颜也懒得出去,只管窝在屋子里听着几个丫头说话,她顺便就把这个朝代,甚至是容府的大致情景给摸了个七七八八,最后很是悲催的得出一个结论——

    她这个便宜爹是个渣爹!

    可没办法,爹不能换。

    即是这样,那就只有一个办法,接受。

    三月的天儿,太阳暖暖的,吹在人身上醺醺欲醉,容颜用过午饭,躺在榻上咪眼歇了半响,再眼开眼爬起来已经是半下午。

    她看了看时辰,从床上跳下来,趿了鞋子,“白芷,山茶?丁香,玉竹?”容颜一边唤一边抬脚向外走,“人都跑哪去了,怎的好好的一个人影都不见。”这几天她被禁足,虽然她不在意,但几个丫头都觉得她应该很难过,仿佛是怕她做什么傻事似的,一个个轮番的守着她,看着她,哪怕她睡觉呢,都得有一个在旁边守着的。

    今个儿怎的一个人没有?

    她走到门口,和迎面急急走进来的丁香撞个正着。

    还好她闪的快,不然准得撞一起。

    “做什么这般慌慌张继续往前的,她们几个呢?”

    容颜抬头看着一脸焦急,惶恐的向她道歉,陪罪的丁香,满眼疑惑。

    这是怎么了?

    “姑娘,您快去看看夫人吧,她,她快不行了。”

    丁香的声音带着哭腔,听的容颜却是心头一震,她猛的瞪眼,“你胡说什么,昨个儿中午娘亲还好好的。”

    她们还一块用午饭来着。

    便宜娘还一脸温柔的说给她缝了件衣裳,让她过两天试穿。

    怎么会不行呢。

    丁香都要哭出声来了,“姑娘您快去看看吧,是真的。夫人都吐香了,这会还晕着呢。”

    不等她的话音儿完全落地,容颜已是抬脚向外跑去。

    回春院。内室。

    看着躺在榻上一脸虚弱,腊黄,人事不醒的宛仪,容颜一颗心都揪了起来。

    她以为自己不在意的。

    又不是她的亲妈,她有什么好在乎的?

    不过是占了人家的身子,帮着好好的照顾下这个女人罢了。

    可看着此刻虚弱到极致的宛仪,容颜觉得自己的呼吸好像被人堵住一般。

    如同有一只手在死劲的纂着她的脖子。

    完全就喘不过气来。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不是昨个儿还好好的吗?”前两天她在搀扶宛仪的时侯悄悄给她把过脉,宛仪的身子虽然弱,也不过是气血的事,并没什么生命大碍,她早想好了,等她理清容府目前的清楚,便给宛仪把身子好好的梳理,诊治一番,她可是神医来着,总不能让自家亲娘都这般病歪歪的吧?

    说出去后岂不是砸自己的招牌?

    可为什么不过一晚上的工夫,宛仪的身子竟差到了要死的地步?

    “张嬷嬷,李嬷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娘怎么成这样的?”容颜清冽逼人的目光直接定格在一侧直抹眼泪的两名嬷嬷身上,她的声音夹杂着怒气,指责,“两位嬷嬷,我要一个解释!”

    很明显,要是这个解释不合理,那么,容颜是绝对不打算放过这两嬷嬷的。

    两名嬷嬷被容颜带着煞气的眼神看的心头一跳,下意识的移开了眼,而后,两人随即就抬起了眼,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下,抹着眼泪儿争先恐后的磕头认错,“姑娘责备的是,都是老奴的错,是老奴两个没照顾好夫人,害的夫人这般地步,老奴该死——”

    “得了,我现在不是追究你们,是问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容颜的语气里带了几分的不耐烦,眉头狠皱。

    张嬷嬷被容颜平静的眼神一扫,心头扑通扑通狂跳,她深吸口气,强压下心底的恐慌,胡乱的擦了把泪,“姑娘,都是老奴的错,是老奴没看好郡主,让,让莲姨娘得空闯进来说了几句闲话,郡主,郡主一时没想开,就,就气的吐了血——”

    一脸的内疚,自责。

    她是真的后悔啊。

    心疼自己打小看着长大的主子。

    这人都吐血了,还能有个好儿?

    莲姨娘?

    一道娇娇怯怯,楚楚风情的身影在容颜脑海里掠过,她的笑容加深几分,看向跪在地下的张,李两人,“她来做什么?”

    “莲姨娘和夫人说,太后亲自赐了位美人儿给侯爷——”

    “就这样?”

    “还,还有,侯爷已经定了日子,发了贴子,明个儿是吉日——”

    “她是不是还和我娘说,我爹明个儿娶的侧妃,是皇太后赐下来的人,和我娘平起平坐,还说我祖母对这件事欢喜的不成,一心一意的盘算着新人进府,所以广发贴子,大宴宾客,又嘲笑讥讽我娘,是吧?”

    “是,是——”

    两名嬷嬷头几乎垂到地下去。

    心里却是惊讶的很,怎的姑娘好像当时也在场似的?

    这些话可不正是之前莲姨娘和夫人说的话?

    容颜却是懒得去猜她们想什么,径自挑眉道,“你们两个起来吧,这事不怪你们。”

    安乐侯府后院是没规矩出了名的。

    莲姨娘又得安乐侯的宠,两个嬷嬷虽是她外祖母挑出来的,可奈何自家这个便宜娘不给力呀。

    拦不住得势就嚣张的姨娘很正常。

    只是护主不力,她看向两人,“罚你们三个月的月银吧。”

    两名嬷嬷自是没有二话,站起身,一脸担忧,紧张的看向容颜,“姑娘,夫人这病,可耽搁不得呀。”

    这会容颜已经给宛仪把过脉,坐在那里正在沉思,一听两名嬷嬷的话,她点了点头,直接开口道,“白芷,去拿笔墨。”

    白芷转身离去。

    李嬷嬷却是一脸疑惑,“姑娘这会要笔墨做什么,可是给皇上写信吗?”

    意思就是,写信找帮忙的,请皇上做主。

    容颜看了她一眼,摇摇头,“嬷嬷,你刚才也听说了,那美人儿可是太后所赐,你说皇上会拆自家亲娘的台?”

    这叫不孝!

    李嬷嬷被容颜一眼扫过,尴尬的闭了嘴。

    笔墨铺好,容颜笔走龙蛇的写了满满一页纸,对着阳光吹干墨迹,她看向一侧的山茶,“你亲自去,带两个小丫头找间靠的住的药铺,把这些药一字不差的抓回来,然后煎好喂给夫人喝。”顿了下,她又加上一句,“煎好之后才端来给我看看吧。”

    虽然她觉得山茶是可以被信任的。

    但想起电视小说里那么些的阴差阳错,这又事关宛仪的身子。

    容颜还是觉得自己亲自盯着才放心。

    “姑,姑娘,这是您开的方子?”

    相较李嬷嬷委婉的问询,张嬷嬷则是直接的多,“姑娘,您是何时学的医?这方子,真的能用吗?”

    “梦里,神仙教我的。”顿了下,容颜直接看向她,“怎么,你怀疑神仙?”

    张嬷嬷立马摇头。

    容颜则是满意的一笑,就知道你不敢!

    这个时代重信诺,虽有‘子不语怪力神弹’,可普通老百姓们对这些鬼神之说却是信的很!

    小半个时辰后。

    丁香端着熬好的药走进来,“姑娘,这是奴婢亲自熬的,谁也没让人碰过。”

    容颜仔细的看了眼药汤的成色,又放到鼻尖儿轻轻嗅了两下。

    伸手,“给我吧。”

    “哪里要姑娘您,老奴来喂就好。”

    想想自己喂估计还真的没有这两嬷嬷喂的好,容颜便也就放了手。

    看着李嬷嬷喂药,容颜和张嬷嬷坐到了外头的宴息室。

    “张嬷嬷,莲姨娘什么时侯过来的?”

    “回姑娘的话,是昨晚。”抬头看到容颜微拧的眉头,张嬷嬷赶紧加上一句,“是夫人不准老奴和您说。”

    容颜没打算在这一点上追究什么,想了想,她挑了挑眉,“太后好端端的为什么赐我爹美人儿?”

    “老奴听说,是侯爷教给乐坊的一首好曲,得了太后的欢心,所以——”

    好吧,她这个爹也并不是一无是处。

    最起码的,吃喝玩乐还是在行的。

    室内,宛仪面色惨白的躺在榻上。

    哪怕此刻她是在晕睡着,眉眼里的愁容却是尽显。

    看的两名嬷嬷心都要碎了,忍不住低泣,“我的郡主,这命怎的就这般的苦?”

    “可不是,若是咱们大长公主还活着——”

    “便是庆安大长公主活着,娘亲这般的性子,结果也差不了多少,两位嬷嬷打小看着我娘亲长大,你们觉得,我外祖母便是活着,以着我娘这般的性子,当真能改变得了现下的情景么?”除非打一开始就不让宛仪嫁到容家来,不然两个庆安大长公主都改不了眼前的情景——性格决定命运,便宜娘的性格软弱,又没主见。

    再加上容锦昊的性子不成气。

    两个人能过好才怪呢。

    “那些话就别说了,我娘这里辛苦两位嬷嬷了。”容颜犹带几分稚嫩的脸庞轻轻一板,淡淡的扫了两名嬷嬷一眼,心里对她们是多少有些不满——若非是这两个人老在自家娘亲面前说什么以前,她娘也不会总是在心里存着一股气!

    以前怎样?

    哪怕以前她们过的再风光,以前没了!

    庆安大长公主没了!

    她娘宛仪郡主成了孤儿这是事实!

    不认命,不接受现实,不懂得讨好自家夫君。

    一天天摆个晚娘脸。

    这样的媳妇换哪个男人也不想要!

    时间长了,媳妇休不得,我往横向发展总可以吧?

    更何况,她这个便宜爹向来就是个左拥右抱,最是怜香惜玉的风流种?

    换她来说,这个娘落到现在这地步,只有两个字儿——活该!

    可这是她的亲娘,又不能不管。

    容颜看着晕睡中的宛仪郡主,用力的揉按了下眉心,扭头看向张,李两嬷嬷,“这次的事情我不追究你们,但护主不利也是事实,罚你们三个月的月银,我这样处理,你们两个没意见吧?”

    两名嬷嬷自然是没什么意见,张嬷嬷欲言又止,“姑娘——”

    只是话还没出口呢,内室‘啊’的一声惊呼,接着,是小丫头的尖叫,“郡主——”

    容颜眼皮霍的一跳,大惊这下拔脚往内室跑去,“娘。”

    ------题外话------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嗯,重要事情说三遍,求收藏啦。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