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奉子成婚之王爷求休妻 > 003 辩解,罚

003 辩解,罚

作者:闲听冷雨
    “你这孩子——”容老太太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笑意盈盈的孙女儿,心里有几分不是滋味,这孩子笑的越甜,说的越是轻巧,心里应该很难受吧?同样出了这种事情,看看二房,老二夫妻两个轮翻的在自己跟前闹腾,张口闭口说什么自家女儿冤枉,可反过来看看大房呢,老大到现在不见人影不提,老大家的身为侯夫人,是这府里的女主人了吧?

    可硬生生被老二家的压了不止一头!

    容颜会这般说,应该也是晓得不管事实真相如何,对她们大房,对她都是没好处。

    “祖母,都是孙女不好,四妹妹,你要怪就怪姐姐我——”

    “呸,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就是你拉的我,祖母,您可别信她,真的是她把孙女拽下去的。”容兰才不理会别人的想法,一听容颜这话,立马想到自己被她拽下水,然后又按在水里挨了好几巴掌,呛水到晕倒的事情,她脸色一白,眼底流露出满满的恶毒,“祖母,她还在水下打孙女的耳光,您看,孙女这头发都被她扯的掉下来好些呢。”

    老太太听了她的话,先看了眼身前的容颜。

    容颜的眼神飞快的和老太太看了一眼,紧紧的咬了咬唇,垂下了小脑袋。

    “祖母,都是孙女的错。”

    “本来就是你的错,要不是你拽我,我能掉到水里去?娘,祖母,你们一定要给孙女报仇。”

    胡氏瞪了她一眼,伸手把容兰拽过去坐在自己的身侧,“你这么大声做什么,你祖母还能看着你被人害?别人是郡主,你娘我虽不如人家尊贵,但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家女儿被人害,我的儿,你放心,咱们相信你祖母定会给你作主的。”

    “嗯,女儿知道祖母最疼孙女的。”

    母女两人一唱一合的,急坏了同样坐在容颜身侧的宛仪。

    她眉头紧蹙,张了张嘴就要出声。

    却被容颜狠狠的按住了手,悄悄的对着她摇摇头——别出声。

    为了怕宛仪不听自己的,容颜还重重的点了下头。

    这样,宛仪只能随着容颜一块沉默。

    一边是喋喋不休,步步紧逼,一边是沉默不语,平静里带着几分让人心酸的倔强。

    同情弱者,这真的就是一个普通的道理。

    再加上容老太太十分的了解自家这两个媳妇的性子,也自喻对自家这两个孙女的脾气清楚的很,一看眼前这一幕,心里是直觉的就偏向了容颜母女两人,再加上吧,人老了,想的自然就是家和万事兴,再加上就是目前安乐侯府的情形,难得糊涂呀,基于这样的心理之下,自然而然的就选择容颜的说法,“三丫头你也坐下说话,才醒了,女儿家家的,别累坏了身子。”

    “多谢祖母,孙女一定会好好保重身子,再不敢落水的。”

    “嗯,三丫头是个乖巧的。”老太太安慰容颜两句,旁边容兰已是气的小脸发红,待得看到容老太太扭头朝着她看过来,不禁嘟了嘴,不依的指责起来,“祖母,您偏心,您不疼孙女了,孙女不依。”

    她边说边往老太太的怀里腻过去。

    这是以往她每次犯了错,在老太太怀里猫儿似的拱上两拱,说笑逗乐几句。

    容老太太立马就乐开了怀,抱着她心肝儿肉的唤着。

    哪还想的到别人,别的事儿?

    容兰虽然人小,但心眼却是十足十的,不然的话以前的容颜也不会处处被她压制着,被她欺负的头也抬不起来,这会一听容老太太的话,虽然她心里想不通,但下意识的觉得不妙——老太太好像对她不喜欢了,想要喜欢容颜?

    她不依!

    只是,容老太太却是避开了她的亲热,轻轻的拍拍她的手,一脸宠溺,却是很直接的开口道,“多大的丫头了,还老腻在祖母的怀里,成什么样子?下头你伯娘和你娘会笑话你的。”说着话老太太轻轻扫了眼容兰,无视她有些僵硬,不敢置信的小脸,慈祥一笑,“赶紧坐好了,不许再淘气。”

    “——是,祖母。”

    容兰低下头坐在老太太左侧,暗自扭头,狠瞪了眼另一边的容颜。

    想和她抢老太太的宠?

    做梦吧。她绝不会让这死丫头得逞的!

    “你们几个,哪个是服侍三丫头的,哪个又是四丫头的人?”

    容老太太的话声儿一落,屋子里的气氛顿时就滞了一下。

    容兰母女两人的脸色微变,张了张嘴,容兰在胡氏轻轻摇头的动作下,没出声。

    老太太抿了口茶,接过丫头递来的软垫由着周嬷嬷放在自己的身后,她身子往后靠了靠,再抬眼,好像没看到众人的脸色,有些诧异的又加了一句,“怎么没人出声?”她扭头看向一侧的周嬷嬷,“即是这样,那你来说吧。哎,老婆子老喽,人都记不清啦。”

    周嬷嬷恭敬的福了身,“回老太太话,这几个丫头都是服侍四姑娘的。”

    “没有三丫头的人?”容老太太这下是真的惊讶了,她看向容颜,“你的丫头呢,难道,你一个人在花园里?”说话时面上就多了抹怒意,她再怎么不看重大房这母女两,容颜也是她的亲孙女,是这个府上的主子,哪里由得那些下贱奴才们来糟蹋,轻视?看着容颜身上那半新不旧的衣裳,头上只有简简单单一枚银钗,手腕耳垂上干净的要命,再对比一侧胡氏母女的珠翠满头。

    老太太对自家大儿媳妇更加的生气,看不上眼。

    若非是她自己不争气,扶不起来。

    堂堂安乐侯府的嫡长孙女何至于这般的落魄?

    容老太太的眉头皱的更深,连看也不想看宛仪一眼,“三丫头,这是怎么回事?”

    “祖母,孙女倒是跟了个小丫头,不过她那会被四妹妹吩咐去办事了,至于做什么事儿,四妹妹没说,孙女,孙女也没问。”

    这话听的容老太太心里火气更大啊。

    哪晓得一侧容兰却是一声尖叫,“你胡说八道,我什么时侯要你的丫头给我办事了?什么主子带什么样的丫头,她人这么笨,丫头不知道要蠢成什么样呢。”她撇了下嘴,扭头对着容老太太撒娇般的跺了下脚,一脸的不屑一顾,“孙女怎么可能用她的蠢丫头去办事?祖母您可不能信她的话!”

    老太太被她这话给气的乐了起来,“四丫头,在你眼里,你三姐姐就这么的愚笨,蠢不可见人吗?”

    可不就是这样!

    容兰正想猛点头,头顶却感受到一道冷冽的眼神,感觉头皮都有点发麻。

    她抬头,对上老太太深幽,平静的眸子,不禁就咬了咬唇,“祖,祖母,我——孙女不是这个意思。”

    “祖母,您误会四妹妹的话了,四妹妹向来乖巧可爱,我们姐妹是最好的呢。”说着话她还故意的对着容兰投去一抹可爱的笑,眼神带几分紧张的轻声道,“四妹妹,你快和祖母说是,咱们姐妹关系很好,真的不是祖母才说的那样,是祖母误会你——”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容兰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怒意,眼里带着嫉恨的怒火,恶毒的话一句句刺向容颜,“我要你多嘴,我用得着你帮我说话吗?呸,你算什么东西?”那副暴怒的样子,好像容颜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

    她说的话又快又急,迅速的胡氏想要伸手去捂她的嘴都没来得及!

    “兰儿,你怎么能这样和你祖母,姐姐说话?快点和你姐姐道歉。”胡氏脸都白了,拉着容兰的手,又气又恼,这孩子,今个儿怎的这般冲动起来?胡氏心里清楚老太太的底线,平日里哪怕做些出格的事儿,但却都在老太太的承受底线之内,可这会容兰的话,却让她心里凉了又凉——忤逆,顶撞,手足相残。

    哪一条都在老太太心中底线之下啊。

    “四丫头啊,好,好样的!”啪的一声,容老太太手里青花瓷茶盅直接砸到胡氏的身上,“子不教父之过,胡氏,你教的好女儿!”老太太这是真的生气了,而且,把胡氏直接给牵怒,指着母女两人气的手都在抖,“当着我的面都这般的张狂,忤逆,背后里不知道做了什么,我看,这孙女我是万万不敢要了,免得日后不知做出什么不知天高地厚的事儿,丢我侯府的脸!”

    胡氏扑通就跪了下去,“娘您别生气,兰儿她只是一时情急,口不择言,她不是有心顶撞您的。”

    “娘,她是您打小看着长大的,她什么性子您还不知道吗,不过是有口无心罢了。”

    伸手狠狠的容兰背上打了一下,“快和你祖母陪罪,向你三姐姐道歉。”

    “陪罪?我哪里敢受。”话虽还是这样,但语气却是软了下来。

    可不是胡氏说的这般么?

    这个孙女,就是一个只会说嘴,没脑子的!

    至于大房的这个,可是连嘴都没有。

    这样的情况之下,也难怪老太太会显的偏疼容兰一些。

    被胡氏一拍,又经了容老太太刚才怒气的惊吓,容兰哪还敢使性子?尽管不情不愿,却是跪在地下,对着容老太太磕了个头,声音已是带了泣腔,“祖母您息怒,都是孙女的错,是孙女不好,您,您别气坏了身子,孙女以后再不敢了。”她说的倒是挺顺溜,听的容颜却是暗自勾了下唇,知错?

    不过看她这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的挺起劲儿的。

    估计,能让容老太太心软几分。

    果然,正在走神的容颜就听到老太太淡淡的声音响起,“即是你知错,那我来问你,你猎在哪?”

    “孙女,孙女不该顶撞您——”

    这错认的,怕是还要罚呐。

    容颜的念头还没转完呢,容老太太本来稍缓的几分脸色又猛的沉下,她抬眼深深的看了下跪在地下的母女两人,面上多了抹无力,老太太低眸,把手腕上的佛球拨弄了一圈又一圈,足足有一柱香工夫后,她淡而平静的声音在寂静的只有呼吸声的屋子里响起,“今儿个这事就这样吧,即没什么大碍,总是她们小姐妹之间的玩闹,只是也不得不罚……”

    老太太顿了下直接道,“各自禁足一个月,四丫头刚才无视长姐,罚抄女则二十遍。”

    “祖母,我不要抄那劳什子的女则!”最讨厌抄书!

    “那好,你就去罚祠堂。”老太太手里的佛珠转着不动,眉眼不抬的吐出这么一句。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