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奉子成婚之王爷求休妻 > 002 婆媳

002 婆媳

作者:闲听冷雨
    安乐侯府。

    容老太太的院子。

    宛仪郡主撑着虚弱的身子,眼里全是焦急,“大夫,我女儿她现下如何?她什么时侯能醒?”

    “侯夫人无需担心,里面的两位姑娘都无甚大碍,喝两碗姜汤去去寒,一会老夫再开个方子,喝上几副药就没事。”大夫姓陈,四十多岁,是侯府常用习惯的,十几岁就随着师傅出入安乐侯府给几位主子把脉,诊病,也算是侯府专门的大夫了,对于安乐侯府的事情自是门清儿,看着这位有着郡主之尊,却在侯府过的甚是不堪的女人拖着病弱的身子站在这,他心里多少有些同情的。

    如果这位郡主当初能嫁个好的人家,这一辈子身子弱些,想来也应该可以寿终正寝吧?

    可惜,偏偏进了安乐侯府……

    陈大夫敛去心头诸般情绪,笑着给容老太太拱手行礼,“老太太,侯夫人,二夫人,两位姑娘只是落水受寒,吃几副药就好,不会有大碍,我这就去开个药方,喝上两天就好,几位夫人且放心吧。”他扭头招呼身侧的小药童,“怔着做甚,还不赶紧拿药箱?”

    “是,师傅。”

    容老太太给身侧的嬷嬷使个眼色,示意她亲自出去送人,拿药方抓药。

    待得屋子里只余下宛仪,以及二夫人婆媳几个,容老太太平静的脸色再也撑不下,轻轻一哼,利箭般凌厉的眼神扫过宛仪郡主,顿顿了顿方道,“老大媳妇身子不好,你们两个坐下说话吧。”

    宛仪脸色甚是不好,但不敢失礼,“多谢娘您体恤儿媳。”说着话她轻轻一福身,在丫头的搀扶下落了坐。

    旁边的胡氏也福了福身,抹了把泪花儿坐下去,“娘,您可要给我的兰儿作主,那孩子可是凭白的遭灾。”想起刚才看到的女儿惨白的小脸,双眼紧闭,不醒人事躺在榻上的惨样儿,胡氏的心好像被刀子剜了一块似的,血淋淋的疼,同时,对于大房这边是更加的愤恨,恼怒的瞪了限身侧的宛仪,她撇嘴,“大嫂,你刚才也都听到了,那些丫头可是说了,这事都怪颜儿的.”

    宛仪咬了下唇,“那些丫头都是兰儿的——”她心里却是有些奇怪,颜儿的丫头,怎的一个不见?

    胡氏一听这话就炸了,指着宛仪冷笑,“大嫂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我们家兰儿冤枉你家颜儿?娘,您看看,您听听,大嫂这是要活活的冤死我们家的兰儿呀。”她掩袖轻泣,声音哀哀,“娘,您可得给我们母女做主,媳妇可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呀。呜呜,我就知道大嫂是郡主,素来看不起咱们,呜呜,兰儿若是有个好歹,儿媳了不活了——”

    她也懒得顾什么脸面仪态,在那里撒泼耍赖,哭哭啼啼。

    这安乐侯府还有什么仪态规矩可讲?

    上位的容老太太被她哭的头晕,忍不住怒喝,“老二家的你给我闭嘴。”

    “娘,媳妇也是担心小四儿——”

    “小四她好好的呢,没听大夫说,用碗姜汤就好?哭什么哭,哭的我头晕。”把胡氏斥了一通,她又扭头看了眼自家大儿媳妇,眼底憎恶之余,更多的却是失望——扶不起来的阿斗!要是当初她给自家大儿子娶一个强势点的媳妇?容老太太随即就摇了头,要是这样,结果也不会好到哪去的,她扫了眼站在那里暗自抹眼泪儿的胡氏,皱了下眉,“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坐下好好说。”

    “是,娘。”

    胡氏不是个傻的,老太太都发了话,她要是再闹腾,不是找抽么?

    屋子里总算是清净了些,容老太太扫了眼自家两个儿媳妇,没什么好感的扭过了头,没一个合心意的呀,低头喝了口茶,她看向端了姜汤走进来的丫头,“赶紧去喂给三姑娘四姑娘,小心着些,别烫到两位姑娘。”放下手里的茶盅,她对着丫头摆摆手,“去吧去吧,别粗心粗脚的,小心着点。”

    宛仪咬了咬唇,不顾身侧嬷嬷的眼色,直接起身,“娘,媳妇不放心,想,想亲自去看看。”

    “嗯,你去吧。”顿了下,容老太太敷衍般的加了句,“也别太担心,大夫说没事。”

    “是,娘亲,儿媳晓得的。”

    看着宛仪脚步匆忙的走近内室,再看仍是坐在那里一脸愤意的二儿媳妇,容老太太摇了摇头。

    不管怎样,大儿媳妇还是真心担心自家女儿的。

    可眼前这个……

    容老太太笑了笑,敛去心头的诸般思绪,猛的抬头看向侯在门侧的小丫头,“去把当时在场的丫头婆子都给我带过来。”

    半柱香工夫后。

    飘雪亲自领了几名丫头进来,几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进屋后直接就跪了下去。

    “见过老夫人,二夫人。”

    “你们几个小蹄子赶紧说,是不是容颜推的你们家姑娘?你们别怕,只管和老太太说实话就好。”手里的帕子轻轻的扯了两下,胡氏带几分愤慨的声音响起,“老太太素来奖罚分明,眼里是揉不得沙子的,你们若是说实话,自是不会对你们怎样的。若是敢胡沁沁,看我不剥了你们的皮。”

    这话就带了几分威胁的味道了。

    容老太太看着地下几名小丫头不由自主的缩了下身子,头垂的更低。

    握着茶盅的手轻轻一顿,慢慢缓了眼胡氏,“你哪来的那么多话?要不,这事由着你来问个清楚?”

    胡氏倒是想把这话给接下来,她问就她问!

    那个小东西敢害她的女儿,她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可抬眼看到容老太太平静却幽深的眸子,她心头莫名其妙的一跳,立马摇头,“娘您这是说哪里话,您是咱们家的老祖宗,有您在呢,儿媳哪里敢越俎代庖?再说了,”她脸上带了几分讨好的笑,巴巴的望向容老太太,“娘亲您可是咱们府里最公平的人,又素来疼爱兰儿,自不会看着兰儿被人害了丢了半条命而不理的,儿媳妇信您。”

    最后一句‘儿媳信您’,听的容老太太嘴角轻轻的扯了扯。

    她似笑非笑的看向胡氏,“这话说的,不过,有儿媳你这话就好。”她看向地下跪着的几名丫头,正欲出声,内室猛的响起一道尖叫,接着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跑出来,直接就扑到了胡氏的身上,“娘,娘,三姐姐好凶,她想要杀了我,呜呜,娘,女儿好怕——”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