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奉子成婚之王爷求休妻 > 001 慢慢玩儿

001 慢慢玩儿

作者:闲听冷雨
    “打,给我打。”

    “对,狠狠的打,本姑娘回头有重赏。”

    容颜有意识的时侯,除了全身骨头好似被人拆散,还在被人重重的殴打。

    而且耳侧,还有着一道极是嚣张,张扬的女子声音。

    砰,胸口又重重的挨了一脚。

    嗓子眼一点腥热涌起,她扑的一下吐出一口血,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这个声音,有一道命令般的声音刚好响起,“你们怔着做什么,赶紧的动手,把她的脸给我划了,本姑娘看她没了那张脸,再怎么在三皇子跟前晃!”顿了下,女子狠戾带着杀机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是个破落户侯府的罢了,竟然还敢和本姑娘抢三皇子,本姑娘今个儿就废了她的脸。看她以后怎么再勾男人。”

    “姑娘,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本姑娘还怕她不成?”

    接着,是一道谄媚的声音带着笑意响起,“就是,咱们姑娘可是最得太后的心,别说这么个破落户家的,就是换个别的侯伯府,有太后护着,她们又能拿咱们姑娘如何?”这声音带着几分讨好,得意,声音已是渐渐接近容颜,弯腰,她把手心里握着的自头上拔下来的钗子转了个方向,钗尖儿对着容颜的脸一点点刺了过去。

    要说容颜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可这会哪还不明白啊。

    虽然不晓得自己这是怎么回事,可刚才那恶毒的声音,那道命令,人家要毁的就是她的脸!

    感觉到有东西几乎要刺到自己脸上,她的头用力往旁边一侧。

    就听一声轻咦,“原来没晕呀,主子,她还醒着呢。”

    “醒着怕什么,赶紧的,咱们姑娘出来的时辰不短,该回去了。”

    “放心,姑娘的差事老奴何时差办过?啊——”

    她正得意着呢,就看到眼前身影一闪,却是容颜趁着她说话的空,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不顾身上如同骨头被人打断般的疼痛,她瞬间伸手,一个小擒拿,劈手夺过那嬷嬷手里的钗,同时手腕一松一拽,就听咔嚓一声,就听那嬷嬷啊的一声惨叫,她的右手已是无力的垂下去——

    手腕,被容颜被直接掰断!

    犀利的眸子飞快的扫过四周,待得看清周围的人,容颜皱起了眉。

    这是什么鬼地方?

    凌厉冰冷的眼神瞬间落在不远处的一名粉蓝色衫裙,珠钗光华耀眼的女子身上。

    刚才,是这女的让人她打,废她的脸?

    对面,白锦绣被这几乎凝成实质的眼神唬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两步,“你,你别过来——”她身子撞到后面的小丫头,踉跄了下站稳,却有些恼羞成怒的随手给了扶她的小丫头一巴掌,“死丫头没长眼呐,谁让你挡本姑娘路的?找死!”同时,她眼底杀气一闪,挺了挺身子,恶狠狠的出声道,“你们几个还怔着做什么,赶紧给我把她的脸划花,不然,本姑娘回头划了你们的脸。”

    容颜的脸有些难看,头疼,身上痛——

    刚才她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身上就没一处是好的。

    忍着疼,她抬起头,冰冷的眼神看向白锦绣,“你让她们打的我?”

    虽然心里有数,但还是确定一下的好。

    省得一会报错了仇。

    白锦绣吃的一声笑,“容三儿,你脑子被打傻了吧?”竟然问她这么个蠢问题?

    容颜也点了点头,自己是不该问。

    眼看着几名身材粗状的婆子向着她围过来,其中打头的一个手里拿着一把银钗,阳光透过枝杈射下来,钗尖儿上明晃晃泛着让人刺眼的幽芒,容颜有些轻蔑的扫了这几个人一眼,就凭这些小鱼小虾的,也敢在自己跟前撒野?人已到了跟前儿,她脚尖点头,就想如同以往般窜出去,可惜,她想的美,身子却不给力呀。

    小腿处传来的剧痛差点让她摔在地下!

    身子晃了晃,容颜在心里骂了声娘,瞬间改变思路,抬手对着离她最近的嬷嬷就是一拳。

    砰,一拳打的那嬷嬷嗷嗷惨叫,鼻子开花。

    不等那几个婆子发怔呢,容颜已是拳脚齐用,飞快的把几人给撩倒在地。

    最后一个婆子倒地,容颜趁着白锦绣吃惊的当,飞身上前。

    带着伤的十指直接掐在白锦绣雪白,纤细的粉颈上。

    “白锦绣是吧?呵呵,就是你刚才想要划破我的脸,是吗?”

    “不是,不是,我没有——”白锦绣吓的双腿发软,都要哭了,“容三妹妹,姐姐,姐姐只是想和你开个玩笑——”开始还说的结巴,后来她反应过来,立马点头,越说越顺溜,“对对,姐姐就是和你开个玩笑的,呵呵,妹妹,妹妹你别怪啊——”说着话她小心冀冀的抬头,看着容颜的双眸快速掩去眸底的恨意,只留讨好,小心冀冀,“容三妹妹,快,快放开姐姐吧?”

    她边说边使劲儿的给地下东倒西歪的下人使眼色。

    ——快去喊人呐。

    最后她把眼都瞪的生疼,可惜没有一个人动。

    容颜恨她们心狠手辣,刚才虽然留情没要她们的命,可却直接废了她们的手脚。

    这一辈子,也只能瘫在床上做个没手没脚的人了。

    “你说,刚才是玩笑?”

    “是是是,是姐姐和妹妹开的玩——啊,我的脸——”

    容颜却是直接又在她脸上划了一道,她侧了侧头,语带欣赏,“嗯,这下好了,左右刚好对称。”

    她的手里,白锦绣已是直接晕死了过去。

    手一松,把白锦绣丢到一个婆子身上,容颜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有些嫌弃的撇了下嘴。

    身子瘦的豆芽儿似的。

    一看就知道是还没怎么发育的那种。

    穿越呀。

    揉了揉眉心,有些认命的叹了口气,转过身扫了眼地下的几名中年婆子,对着她们咧开嘴,露出一抹森冷的笑意。

    要不要直接解决了这几个人?

    念头一闪而过,容颜就直接否认,现在还不能这样做。

    耳侧听着好像有脚步声渐近,她皱了下眉,飞快的转身,向着林子另一头跑去。

    身后,是几名嬷嬷长松一口气的轻呼声。

    那个杀神终于走了啊。

    刚才那一眼,简直是让她们如置冰窖!

    还好,走了啊。

    不远处,有女子的声音响起,“这里,主子在这里——”

    “啊,姑娘的脸——”

    “御医,快去请御医——”

    脸色惶恐,忙乱中,人群渐渐散去。

    有风吹起来,桃花纷纷扬扬飘落,不知不觉中,最后一丝血腥散于空气中。

    三天后。

    安乐侯府的后花园。

    柳树成荫,暖风徐徐。小桥流山,亭台楼阁,端的是精致非凡。

    一角的池糖边上。

    容颜有些无聊的把鱼食丢到池糖里,看着鱼儿在那里争相冒泡,蜂拥而抢,容颜吹了声口哨。

    鱼为食亡呐。

    手里削的很尖的竹杆唰的刺出去,一串,三条还在摆尾,滴着水的鱼儿被她甩在地下。

    啪啪啪几声响,鱼儿掉落在地,还弹了两弹。

    看的不远处正无聊的猛点头打瞌睡的小丫头唰的跳起来,一看眼前的情景,脸儿都白了,“我的姑娘,都和您说了不准吃鱼不准吃鱼,您怎的转手又钓上了三条?”这些鱼儿可是府里侯爷的最爱!要是让侯爷晓得自家姑娘把鱼钓上来烤了吃,不知道会气成个什么样儿,最主要的是,她家姑娘没好果子吃!

    容颜看着小丫头巴掌大的小脸上写满惶恐,有些不在意的挥挥手,“怕什么,我父亲不会那么小气的。”

    不就是几条鱼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回头她出去给他多买几条补进来就是了!

    小丫头听着这话都要急疯了,这鱼哪是说买就买的?

    不过容颜却是已经掉转过了头,一挥手,“去,拿两条送去厨房,本姑娘今个儿午饭要吃红烧鱼。”

    还要让她送去大厨房?

    眼前一黑,小丫头差点晕过去,苦口婆心的劝,“姑娘,这鱼咱不能吃啊。”

    “怕什么,我明个儿就去给爹买六条鱼好了。”

    扑吃一声笑,一行人自不远处的假山后徐徐转过来,当先的是一名身着鹅黄色粉衫的女孩子,娇俏可人,只是眉眼轻挑,带几分刻薄的样子,她的身后簇拥着几名丫头婆子,此刻一行人停在容颜的面前,娇俏的身影站定,看着不远处地下偶尔还有蹦跶两下的鱼儿失声惊呼,“天呐,三姐姐,这鱼儿可是祖母和伯父最心爱的,你却给钓了出来——”

    “你们两个,还不赶紧把鱼儿放回池塘去?”

    两名婆子一怔,赶紧点头,“四姑娘说的是,老奴这就去把鱼儿放回去。”

    只是她们才弯腰呢,容颜却是轻轻一哼,“这是我钓的东西,怎么着,你们想抢吗?”

    “三姐姐,你若是想吃鱼,四妹妹可以和祖母说一声,咱们晚上就吃鱼,但这些鱼儿是祖母和伯父的心头爱,是不能吃的。”鹅黄色衫裙的女孩子长了一张圆圆的小脸,说话轻声细语的,未语先笑,给人一种娇憨,可爱之感,正是安乐侯府的四姑娘,容颜二叔的嫡女,容府排行四,比容颜小两个月的容兰,此刻正掩了唇,一脸娇憨的笑容掩不去她眼底的不屑。

    “三姐姐,妹妹就帮你把鱼儿放回去啦。”

    容颜扫了她一眼没出声,却是抬手把鱼竿甩了出去。

    啪啪两声,带着鱼钩的鱼绳在两名嬷嬷脸上甩出两道血痕,在那两名嬷嬷杀猪般的惨叫声中,容颜懒懒一笑,“谁准你们动我的东西?这两下是惩罚,现在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她抬头,对上满眼阴霾的容兰,红唇轻掀,“包括你,容四小姐。”

    “三姐姐说的是,是妹妹的不是。”容兰的声音轻轻的,甚至还带着几分娇憨的笑,“我不过是劝姐姐几声,姐姐却这般的恶语相向——姐姐,你别恼了,妹妹不会把今个儿的事和祖母还有伯父说的——”她笑语盈盈,上前两步,对着容颜盈盈一福,“妹妹左右也是无事,不如,姐姐你教我钓鱼可好?”

    最后一句话时她已站在了容颜的身侧。

    轻轻伸了手,如同可爱的小妹妹对着自家姐姐撒娇般左右晃了晃容颜的衣袖。

    容颜眉头微蹙,手一抬便欲避开——

    这死孩子别看才十岁,那肚子里的心眼可是一个接一个。

    而且最主要的是,她们二房和她们大房是敌对!

    敌对啊,容兰可是最喜欢欺负容颜的。

    以前的容颜对上容兰,就没有占过半次上风。

    这会容兰一贴过来,容颜直觉的有问题,笑里藏刀哇。

    她还在想着呢,就看到容兰眼底冷意一闪,用力一拽她的衣袖,抬手对着她狠狠一推。

    容颜的身后是池塘。

    这人一栽下去?

    而且,眼前围着的可全是容兰的丫头,婆子。

    她们会救她这个二房的对头?

    脚下用力,容颜下意识的就想伸手去抓栏杆,可容兰却是面上狠气闪过,拔下发上银钗对着容颜的手使劲刺下去。

    想让她掉下去?

    电光石火间,容颜的手唰的一变方向,改抓为拽。

    就听扑通,扑通两声。

    容颜和容兰两人相继落水……

    岸上乱成了一团。

    下人们大惊失色,喊救人的,转身跑去报信的。

    水里却又是另一番天地。

    容颜趁着落水的容兰没反应过来,双手划水,两下游到她的身侧,伸手拽了她的头发使劲儿往下按,一连着几口水喝下去,容兰呛的脸通红,双手使劲划拉,拼命露出一个脑袋,张嘴‘救’命两字还没出口,容颜却是直接掐住她的脖子把人扯下来,

    对着容兰噼噼啪啪的打了几耳光——

    这是她给原主收的利息。

    眼看着容兰终于晕了过去,始终注意着岸上动静的容颜听到有人群跑过来。

    容颜两眼一翻,适时的晕过去。

    容兰不是觉得她好欺负,想踩着她的名声成全自己?

    以后,她会好好的成全她,配合她!

    她有的是时间,咱们——慢慢玩儿。

    ------题外话------

    嗯。改文第一章,今晚改完,明天,9号正式更新。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