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闲庭花事了 > 第一百七十九章:虚伪

第一百七十九章:虚伪

作者:宝宝爱吃糖
    “哦?你是说皇后娘娘让我亲自去昭阳宫一趟?”华贵嫔正在描眉的手轻微抖动了下,立刻铜镜中的她的眉毛上出现了一道浅色的痕迹,让她不自觉眯眼,伸手去轻缓擦拭多余的痕迹,并没有给身后传话的小宫女任何好脸色。

    岚蝶被华贵嫔的语气给弄的有些尴尬,却有焦急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是皇后娘娘交托下来的任务,她一个宫女只能硬着头皮去完成,没想到这华贵嫔也是个相当难缠的主儿。

    一时间被弄的脸色躁红的岚蝶在原地不断的踱步,思量着接下来应该让华贵嫔怎样能够主动的去完成娘娘的命令。

    华贵嫔慢条斯理的擦拭掉眉毛上多余出来的痕迹,余光瞟了眼在原地焦急不已的岚蝶,心中无声的冷笑,你个杨浅意还真是将我当成了你能够利用的棋子,趁着这个时候让我去昭阳宫送死,分明就是好歹毒的手段。

    此刻谁人不知,昭阳宫的德妃娘娘因为兄长被行刺重伤的事情寝食难安,此刻只怕是连精神状态都和平日里大不相同,现在却让她亲自去看望德妃,这不就是生生把她往火坑里推。

    当即脸色陈了下来,声音阴冷的说道:“回去告诉皇后娘娘,妾身今日来了葵水,实在无法行动,此去昭阳宫恐会冲撞德妃娘娘,不若改日妾身定然亲自去拜访德妃娘娘。”

    着上门看望最为忌惮的便是血光之灾,况且德妃娘娘已经经历了这等事情,华贵嫔再去刻意的冲撞这个霉头,只怕是到时候细细说到起来连带凤仪宫的皇后都不好交代,也就让华贵嫔找了这么个由头能够回绝掉。

    本以为凤仪宫来的小宫女在挺大这番说辞职后会主动的大打消了念头,谁知岚蝶已经是焦急的不知该如何是好,却就是站在原地一句话也不说,好半天的功夫才下定决心,豁出去的说道:“娘娘来时托奴婢嘱咐小主儿,在这偌大的皇宫里要想独善其身根本是不可能,除非能够像莞贵妃那样的到陛下的宠爱,不然其他女人也只能是依靠各自的手段才能活下去。”

    华贵嫔听到此话,脸色瞬间难看了,眼中流露出的冷厉却在下一刻快速的消失了,阴沉着脸半晌也不说话,定定的看着这个脸色绯红,目光闪躲的小宫女。

    杨浅意你真是好大的本事,居然为了让我能够成为你的棋子,如此毁坏我们之间的约定。

    看来她顾衍凤还是小瞧了身为皇后的杨浅意,这个女人能够坐在这个位置上必定有它的道理,不过那个时候全然为了能够在这个后宫里找到个靠山,华贵嫔已经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投靠杨浅意,因为也只有这个女人才能够护住自己。

    顿了顿,杨浅意压下心中的杀意,勉强扯出了一抹还算是能看得过去的笑容,沉声道:“回去告诉皇后娘娘,妾身这就准备动身去昭阳宫,还望娘娘能够帮助妾身打点掉所有可能存在的危机。”

    若是杨浅意真的利用这个方式逼迫自己,华贵嫔也有她的方式能够将皇后给拉下水。沈媛是温怜宜比较重要的一个棋子,并且也是为了能够安成一些更加重要的事情,势必都会想尽办法护着沈媛,若是此刻让温怜宜也去昭阳宫,只怕是这次对于自己来说将会无比的麻烦,就让杨浅意来帮助她解决掉这个最大的障碍物。

    这个时候任何一件事情对于华贵嫔而言都是不能经受的风险,同样皇后若是没有被拉下水,若是真的牵连到自己的身上,她也不可能找到一个和自己共同承担罪责的人。

    岚蝶张了张嘴,就像是吞了个苍蝇一般,一时间全然找不到该回复华贵嫔什么话。

    一直等到华贵嫔脸上的沉默变成了冷漠,一直到了不耐烦的地步,华贵嫔硬生生的说:“若无其他事就快些回去,莫要在我这里碍眼。”

    她杨浅意尚且能够给自己带来更多的帮助,可是凤仪宫的宫女在怎样受宠,不过也是个不起眼的喽啰罢了,还没有可以踩在她顾衍凤身上耀武扬威的地方,今日没有将她直接赶出去,已经是看在杨浅意的面子上放过了她。

    凤仪宫

    “娘娘这华贵嫔真的会乖乖的去昭阳宫拜见德妃?”言女官声音里带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怀疑,从她看来这华贵嫔也是个聪明的女人呢,就是因为出生在了错误的家庭,以至于得不到陛下的宠爱,依旧还是个小小的贵嫔,不然一个德妃怎可能将她给压制的很死。

    杨浅意不紧不慢的说:“若是你需要一个得力的靠山,却在如此关键的时刻落井下石,你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皇后极为轻易的将这个问题抛给了言女官,看看自己贴身的宫女会做出怎样的回答,毕竟到了这个时候华贵嫔也已经是没有了拒绝的权力,任何事情都只能是选择被动接受,除非她已经放弃了和那个人之间的争夺。

    犹犹豫豫半天也没有说出,若是自己应该会怎样做,言女官绞尽脑汁,试探的开口:“如果是奴婢,定然是要将这个落井下石的靠山一起拖下水,只有这样才能让她被动和奴婢一起去完成一些事情。”

    说到一半,言女官忽然间制住了话题,因为她发现娘娘询问的问题,和华贵嫔此刻正在遭遇的事情一模一样,没有什么是可以主动的去备改变,哪怕是其他的一些事情,也不过是娘娘为了利用这次机会做出的一个逼迫罢了。

    见言女官有了反应,杨浅意含笑点点头,眼睛里流露出的全部都是睿智的光芒,她就知道华贵嫔这个女子盛行狡诈和谨慎,和她那个父亲如出一辙,若非父亲先前差人送来了一封信,杨浅意也不可能会知道顾大人的性子,从而能够从一些小细节之重大致的揣测出顾衍凤的性格。

    顾衍凤自小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从未受过任何的委屈,可以说得上是个很骄傲的女子,这种女子若是受到家族的保护,就越容易在遭受打击的时候失去理智思考的能力,看似理智其实可以轻易的掌控在手中随意使用。

    也就这一点,坚定了杨浅意现在必须提前下手,只有逼迫顾衍凤主动拉下水的行为,才会让那个将自己彻底保护起来的华贵嫔能够一点点的露出自己柔软的组织,到时候利用起来就会更加的得心应手,其实也是为了加快顾家在朝政上的选择。

    端了一杯热茶递给皇后娘娘,言女官心中还有诸多的事情没有得到解答,但看娘娘此刻如此老神在在的模样,只怕是一切的事情都已经被娘娘提前给计划好了,也没有什么需要太过于担心的事情,自然的是将心中的话给压了下去。

    不多时,被言女官派遣去传话的岚蝶跌跌撞撞的回来了,一双眼睛湿漉漉,稚嫩的脸庞上写满了惊恐,好似是遭受了什么可怖的场景,不断的拍着胸口。

    乍一看到这样的场景,饶是经验丰富的杨浅意时间也是有些拿捏不准了,脸上的表情顿了下,这才道:“这是怎地了,是见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了?”

    身旁的言女官心里咯噔一下,脸上不由自主的闪过很多的情绪,甚至还有惊恐。

    她怎么就忘记了告诫岚蝶有事没事别闯入娘娘的寝宫,这下可好,自己交付的事情肯定都会曝光,到了那个时候指不定娘娘还要怎么教训自己呢,正在胡思乱想该怎样跟娘娘解释的时候,杨浅意的目光已经看了过来,眼睛里带着了然,仿佛是将事情的始末彻底的给掌握住了。

    “华贵嫔让你回来传什么话。”杨浅意不紧不慢的说道,既然岚蝶如此慌张地跑回来,肯定是华贵嫔有什么话让她带回来。

    岚蝶结结巴巴的说出华贵嫔要求的事情,话音才落一旁的言女官已经率先叫了出来:“这华贵嫔未免也有些太自以为是了,娘娘是谁,其实能够因为这点事情就为了她也被拉下水。”

    谁知听到此话之后杨浅意反而笑了,早就预料到华贵嫔会这样选择,因为这是那个女人能够想到的唯一最为安全的办法,也是认为只要能够将皇后拉下水就能轻易的去互相利用。

    显然华贵嫔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她杨浅意为什么能够在昭华帝忌惮的时日里,杨家在朝堂上日益做到的时日里,依旧占据都后宫的位置,未曾有过任何的变化。

    若是这种事情都没有一个能够解决掉的清晰的办法,只怕是这些东西到了这个时候,皇后娘娘也是没有办法能够继续生存下去,只不过这些事情究竟引发到了什么程度,还是没有人能够清楚的知晓这一切。

    杨浅意有是在等待华贵嫔做出这一刻的选择,这就意味着顾家已经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只能选择继续走下去。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