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武将宠妻手簿 > 69.069

69.069

作者:子醉今迷
    郦南溪第二日一早就往香蒲院去了。昨日虽然和重廷川说好了要负责哪一项,却因天色太晚未曾去老太太那边商议。且昨日里老太太的意思也是今儿和二房的太太奶奶们相商,她便凑了一早过去,免得事情拖下去耽搁时间。

    到了香蒲院的时候,徐氏连同两个儿媳已经等在那里。

    看到郦南溪过去,二奶奶何氏拿了帕子掩口笑道:“今儿可是奇了。六奶奶竟是那么早来。先前还和老祖宗商议着,待到晚些时候我们过去那边和你商量呢。”

    徐氏瞪了何氏一眼。何氏讪讪笑了下,摸了旁边的茶盏来饮茶。

    大奶奶蒋氏笑着与郦南溪道:“来啦?赶紧过来坐。我们也才刚来,这不,茶才刚上,话都没说几句。”

    郦南溪回给蒋氏一个笑容,上前给老太太请了安,这便在旁边坐了。

    重老太太就将那日宴请的事情再说了一遍,又道:“如今这差事共分为四个。先前是一人一项,如今老大家的不得闲,好在西西在,倒是能帮上。只一点,西西刚来重家不久,人情往来不顺手,要从旁的事情来择一个。你们都是做惯了的,让着她些。”

    何氏当先表态:“那是自然,老太太放心就是。”说着就去看郦南溪,“原先我是这里头最小的一个,大家怕我做事儿不够妥当,特意将管摆设的事情交给了我。如今六奶奶来了,我才总算得了个‘做惯了’的名号。”

    她这话一听就不太妥当,好似在逼着郦南溪管理摆设似的。徐氏拿着帕子掩口轻咳一声。

    何氏忙说道:“六奶奶莫要在意。我必不是让你必须管摆设不可。不过是说话向来没把风的习惯了,一时溜了嘴。”

    徐氏不置可否。

    蒋氏朝郦南溪道:“你只管看那个能顺手些就行。”

    郦南溪笑道:“其实我正想着管二奶奶的那一桩事情,只不过摆设之事我做来不够妥当。毕竟是家里待客的门面儿,如果做不好了,难免要让人瞧不上。我便想着向大奶奶讨了她的差事来做。”

    蒋氏原是负责器具的。只因老太太体恤她,所以要她管了这一个。虽则出力不讨好,看似要时常砸坏些东西还要自己贴银子上去,但这事儿实在轻松,旁人即便想要为难她,也整不出什么事儿来。

    今早她最早去和老太太请安。当时老太太就和她说过,郦南溪或许会负责这一项,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到时候会接更难的事情来做。

    蒋氏本不是这么想的,还劝老太太:“六奶奶的花艺出众,想必对摆设一类很有研究。我想她会择了这个来做。只不过碍于弟妹与她关系不好,所以不好意思说出来罢。”

    “不见得。”老太太边翻看着宾客名单边与她道:“若是她选,或许会选了这个。但你忘了,还有川哥儿呢。”

    “……国公爷?”蒋氏有些意外会在这个时候听到老太太提他,“这事儿与国公爷有关系?”

    “可不是。依我看,他必然会选了府里头最清闲的事情让她做。”老太太将手中名册合上,缓缓说道:“昨日里川哥儿一回到家就来找我。我和他说了些他那边的事情,他临走前与我说,让我费心帮忙看顾着他那小媳妇儿点。”

    不止如此。

    重廷川在和老太太说过让她帮忙照顾西西一下,免得她被人为难,末了,他还对老太太道了声谢。

    虽然他的语气十分平淡,但老太太多少年都没见他跟人说过“谢”字儿了?

    思及那时的情形,老太太长叹一声,未再多说什么。

    此时看郦南溪果真说要择了器具一事,蒋氏心里对郦南溪的感觉又是不同了些。旁的不说,能让老太太和国公爷都上心,这位堂弟妹就不一般。

    蒋氏侧了侧身,朝着郦南溪那边道:“六奶奶既然说要管这个,我可是高兴都来不及。管理器具有点不好,等闲砸了东西就要自己来赔。我这些年啊,不知道帖进去多少银子了。”

    宾客往来,不小心摔坏点东西是常有的。加上宾客常会带了自家的后辈过来,有些小孩子坐不住,瓶瓶罐罐盘盘盏盏的砸的就更多了。原本管器具就是要负责起这个来,有坏了的,自然要自己掏腰包。

    好在老太太并不是太注重旁人的另眼相看,平日里宴客不会将那些贵重器具拿出来以博得旁人的称赞。只有来了贵客方才拿出压箱底的摆到桌上。所以虽然看上去这些年砸了不少东西,但真赔银子,倒也没有多少。

    郦南溪笑了笑,微微垂下了头。

    徐氏在旁与蒋氏道:“这就是你不对了。国公爷还差那点儿银子?哪怕把家里存着的那些好物全摆上了,全被人砸了,国公爷也照样眼睛不眨的就能赔上。”

    老太太闻言,砰的下将手中茶盏搁到了桌上。

    徐氏揪着帕子不说话了。

    平日里徐氏说话也很在意场合。如今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也是长期被大房二房的差距给压的——大房子孙各个有出息。重廷川自不必说,五爷重廷帆读书极好,已经入了国子监。重廷晖也是个争气的,平日里用功苦读,他日必成大器。

    偏二房……子孙都不够用功。二老爷自己又作风不好没法给孩子们竖个好榜样。只七爷重廷剑一人还算可以。如今在清远书院读书,课业很是不错。

    想到儿子重廷剑,徐氏的心里又畅快了些。

    那曾家的姑娘虽然早先说过些有关国公爷的话,但那时候她年纪小,当不得准。最重要的是曾家的门第好。曾父是巡抚,曾姑娘的哥哥又在国子监任职。怎么看这门亲都是极好的。

    思及此,徐氏就打算不再和郦南溪多计较那些了。毕竟好生办好这次的宴请才是正事儿。

    徐氏朝老太太笑了下,与郦南溪道:“先前是婶婶不对,说错了话。只是想着赞国公爷几句,却用错了法子。你负责器具那一块的话,那么人情往来这一块就空下来了。”她又朝向了老太太,期盼的说道:“不知这一项有谁来负责?”

    其实老太太有意让蒋氏来管着这一项。蒋氏入府多年,为人沉稳练达,做这事儿最合适。但那日里很多事情都要顾及着,特别是吃食。自打重令月在梅家乱吃东西中了毒起,老太太就也注重管理起这个了。

    故而老太太对徐氏道:“老大家的既然不得闲,这事儿就由你来负责吧。至于原先你负责的,就交给你大儿媳就是了。”

    徐氏早先就想和那些高门太太们交好了,听闻喜不自胜,忙起身说“是”。

    蒋氏看她站起来了,也不得不站了起来,躬身应下。

    何氏坐着问道:“老祖宗,那我呢?”

    “你自然管着原先的就好。”重老太太说道。

    当初她让何氏负责摆设,本就是觉得何氏做事太过毛躁了些,旁的一个也做不来。若她去管器具,那些东西怕是能碎上一半。若她去管其他两个,疏漏怕是更多。也就摆设了。东西搁在那里后,等闲不会有人去动。偶尔有几个孩子不听话乱跑乱闹,但,贵重易碎之物定然是放在孩子们够不到的地方,倒也不怕他们乱闹腾。

    何氏听了后心里不太舒坦。

    其实早先的时候徐氏私底下曾经和她说过,管摆设比管器具来的要更有脸面些。那些个盘子勺子的,有什么好?左右都是给人吃饭用的喝茶用的,只要东西不差,处理的好坏没人理会。倒不如侍弄好了摆设,还能让旁人一搭眼瞧见,赞上几句。如果在其中能做到拔尖,碰到了那些懂得欣赏的高门太太们,说不定攀好了关系。

    徐氏总是让何氏多跟旁人学学摆设,去旁人家的时候,也让她多看看人家家里的太太奶奶是怎么做的。日后自己坐起来也能更为精进些。

    只何氏私底下听到的好坏不如坏话多,所以不服气下有些气馁,就愈发的不上心了。只盼着哪天能换个差事才好。

    哪知道好不容易盼来了更换的机会,却还是如今这个样子。唯有她一个人没动。

    何氏心里不舒坦,这就怨上了郦南溪。若郦南溪择了她的差事,她不就可以换上一换了?若郦南溪没有择了蒋氏而是她的话,蒋氏不必挪动,照常管着器具就是。她则可以从人情往来与吃食里选一个。

    那两个都是原先的当家太太来负责的。哪一个都是极其体面。前者可以和往来的高门太太们混个熟悉,后者可以得了大家的称赞,且那称赞还比管摆设要来的容易。何乐不为?

    不像她。虽然管着摆设,却总落不得一个好去。不是安置的花的位置不够美,就是放置的饰物不够大方。即便有不少人来了后称赞,但私下里她也听到了不少人在说好些地方不妥当。

    那些客人自然不晓得这一项是她负责,可她知道。所以每每听见了,心里总是不太舒坦。

    几人商议妥当之后,梁氏就过来给老太太请安。虽然名义上不过是请安,但今日并非初一十五。老太太心里有数,这是梁氏过来跟她问个准主意。

    因为今日沈家的太太要来和梁氏商议沈青河与重芳柔的事情。

    老太太就让其他人都散了,独留了梁氏一个人在屋里说话。

    梁氏今日过来的时候,重令博吵着闹着要和她一起来。梁氏素来很顺着重令博的意思,重令博无论要什么,哪怕那要求千奇百怪,她也会尽量的应允了他的要求达成他的心愿。

    这一次也是。虽然被他吵得心里冒火,但重令博一心想要过来,还吵着闹着说要去老祖宗那里请安,梁氏就让向妈妈把人带上了。只不过她私下里吩咐了向妈妈,不准那臭小子走进她身边三尺之内。

    重令博本就是玩儿性大,边走边玩,看着地面有刚松过的土,甚至还捞了一把在手里捏着把玩。

    向妈妈看他满手泥土两手脏脏的样子也是厌烦。她让两个小丫鬟跟紧了重令博,自己不远不近的在旁边看着,并不和他挨近。

    重令博走着玩着,等他到了香蒲院的时候,老太太那边已经关了门和梁氏说话。他看进不去,索性就在院子里玩了。

    看到旁边又有松开的泥土,重令博就跑了过去。刚蹲下没多久,见二奶奶何氏走过来,他就高声喊了一句二伯母。

    他本来也不是太懂礼貌的性子。不过是闲得无聊所以看人喊一喊。

    但何氏先前刚因了管理之事的分配而懊恼着,看他在旁边脏兮兮的玩着,就没搭理——重令博是大房的孩子,而且他爹还是重廷川的同胞哥哥。说起来这小子和六奶奶的关系也很近。看了他就想到六奶奶,让人如何不烦他?

    何氏斜睨了他一眼就从旁走了。

    重令博看何氏不理他,一下子跳将起来,指了何氏质问:“二伯母,我和你说话,你为什么不搭理我!”

    何氏看他这般屋里就道:“你知道喊我一声二伯母,就该尊重我些。你这样说话,哪有小孩子的半点儿礼貌在!”

    重令博和她又辩了几句。

    何氏本就年长又口齿伶俐,重令博是个小孩子且不过是逞口舌之利,根本不懂得那许多的道理,只凭着一股组蛮劲儿和何氏争吵。不多时,重令博就败下阵来。

    何氏教训了他一通,看他说不过自己,到底心里舒坦了些,就往前走。谁知刚走没几步,脚边忽然被个有点重的东西击到。她低头一看,居然是一团捏得比较硬实的泥土。

    望着自己已经脏了的鞋子,何氏登时怒了,朝着重令博训斥。

    重令博双手抱胸洋洋得意的看着她。

    何氏知道他是大太太跟前的宝贝,大太太都轻易不会训他。旁人若是说他个不是,反倒要被梁氏斥责一顿。看他这般模样,即便她气得牙痒痒的恨不得即刻撕了他,也只能按捺下那百般的怒意,愤然而走。

    临行前,何氏恼道:“真跟他那婶婶是一个德性的。没一个省心的。”

    重令博想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何氏说的“婶婶”是谁。

    ——他爹行五。往下就是六爷。而七爷还没成亲。

    重令博上次被郦南溪压着训了一顿,早就怀恨在心。听闻这个时候被何氏说他和郦南溪一个德性的,再想到郦南溪那咄咄逼人的样子,重令博气得火冒三丈,当即把手里的泥巴全部掷到了地上,抬脚踩个没完,把一腔愤怒全发泄在上面。

    梁氏从老太太那里离开后就回了木棉苑,听闻重令博先回了国公府那边,她也没在意。左右丫鬟们会看着他护送他回到吴氏那边,根本不用她操心。

    不多时后,沈太太来了国公府。

    梁氏并未邀了沈太太去她的木棉苑,而是将人请到了花园里,因为花园更为僻静,人更少。又因沈太太早先就遣了人和她说,一会儿说不定要见一见重芳柔。她又让人将重芳柔带去了旁边的耳房,让人守着门。她就和沈太太留在了屋里细谈。

    重芳柔自打被压着回了院子后就沉寂下来,不闹腾,该吃饭吃饭,该喝水喝水,一直很好管。到了耳房后,负责她的几个婆子早就习惯了她的乖顺,如今守在了门口见她微微开了点窗户透气,就也没说什么。

    重芳柔这便瞧见了往花园里来的重令月与郦南溪。

    郦南溪离开了老太太那边后又去了趟蒋氏的屋里,从蒋氏那里拿了府里待客的器物单子,这就回了石竹苑。路上巧遇重令月。

    重令月见了郦南溪自是欢喜,大眼睛里满是光彩。小姑娘拉着郦南溪的手指尖,弱弱问她:“婶婶可以陪我去玩吗?我知道有个地方很有意思。旁人我都没说。我和婶婶说。”

    郦南溪看她这可爱乖巧的样子,很是感慨。摸了摸她柔顺的发,矮下身子笑问道:“不知月姐儿说的是哪里?”

    “就在花园那边,并不远。”重令月一看郦南溪松口了,很是欢喜,拉着她的手指,遥遥指了花园那边说道:“一起过去么?”

    口中虽然是商议,但这动作已经显现出小姑娘很是希望她能过去的。

    郦南溪管理器具倒是不需要做太多的提前准备事项。见状后就将器物单子给了郭妈妈,她则由重令月拉着,亦步亦趋的跟着往花园里去了。

    进了花园后郦南溪方才晓得,今儿梁氏和沈太太相见的地方就定在了这里。

    “太太和沈太太正在花厅里详谈。”说话的丫鬟毕恭毕敬,“六奶奶若是不去那边的话,应当也是无碍。”

    丫鬟说的“不过去那边”,郦南溪只看了一眼就晓得了是什么地方。那里有八个婆子守在花厅和耳房门口外,想要不留意到都没办法。

    虽然那里离这边还有很大的一段距离,虽然丫鬟说不过去就没事,但郦南溪还是想要换个地方玩。就和重令月商议。

    重令月紧紧的拉着她的手,轻声问道:“就一会儿不行么?就一下下。我带六奶奶过去看看就好。”

    先前她与郦南溪遇到的时候,一口一个“婶婶”,只因旁边仅就古妈妈跟着,没有外人。如今有了梁氏身边的人,重令月就改了口,转而叫道“六奶奶”。

    看着小姑娘这样小心翼翼的恳求着,郦南溪心软了。

    ——重芳柔的事情,梁氏并没有瞒着她。即便她现在去屋里,梁氏顶多看到不悦而已,并不会说她什么。

    因此,她如果只是在远离那屋子的地方玩一玩的话,梁氏是更加的不会计较到了。先前她不过是想求个稳妥,所以打算离开。

    重令月此刻正眼巴巴的期盼着看她。见小姑娘果然十分想在这里给她看那个“秘密的有意思的地方”,郦南溪就缓缓道了声“好”。又问:“不知月姐儿说的那个地方在哪里?”

    重令月见郦南溪肯松口了,十分高兴。大眼睛里眨呀眨的,很是灵动。“就在那个假山上。”她指了旁边一个高高的假山,“我带你去看呀!”说着就拉了郦南溪的手往那边跑。

    原本郭妈妈她们想要跟过去,却被丫鬟给拦住了。

    郭妈妈她们知道应当是一次不能过去太多人,免得吵到了客人,所以也只能作罢。

    花厅旁的耳房之中,重芳柔眼神冰冷的看着那一高一矮两人的身影往假山上去,扶着窗棱的五指不由得慢慢缩紧、再缩紧。

    她难以抑制心中的愤怒与恨意,忿忿的看了半晌,正打算猛力关上窗户眼不见为净的时候,却见旁边出现了个鬼鬼祟祟的小身影。

    那分明是个半大的孩童,借着墙外的大树相帮从旁边高高的墙上爬了过来。溜下墙根后,他缩着脖子一点点的往前挪动步子。小心而又谨慎。

    重芳柔没料到在这个时候在这样的情形下看到重令博。她和这个侄子关系十分一般。平日里看到也是相见两相厌。平日里无事的话,她甚至话都不愿意和他说一句。

    但是,此时此刻看到他,她却是有点意外的惊喜了。

    抬头往门口那边看了看。见守门的婆子是从耳房的门口横着一字排开,一直站到了花厅门口那边,反倒是没有往这里站紧。重芳柔就拍了拍窗棱,轻声唤了句:“哎。”

    因为重芳柔想要重令博听着这一声,所以拍的那一下有点大声。这边闹出了这么个响动,就有婆子看了过来。

    重令博刚刚转过弯去。看有动静手刺溜一下将身子缩回了墙角另一边。那婆子转眸望过来的时候恰好没瞧见。

    婆子左右看看,见没甚事情,就继续眼观鼻鼻观心的低头站着,垂眉敛目。

    重令博贴着窗户下的墙边,猫着腰一点点的往前走。到了窗户边的时候,方才慢慢抬起头来。

    重芳柔很小声的和他说,“你为什么来到这边?”她想,这孩子知道爬墙悄悄过来,想必也知道避着人别声张。

    她这一声是贴着窗户边说的,只重令博能听见。重令博也就小声说:“我听说六奶奶来这边了?”

    笑容在重芳柔的唇边慢慢绽开,“是。她来了。正在假山上。你看那边。”说着就朝那假山指了过去。

    “哼。”重令博嗤道:“天助我也。”他原先就想给这六奶奶个惩罚,谁让她教训他!谁让她教训他娘!这一回祖母的人守得严,那些丫鬟婆子都不能进院子。他是看准了就她自己能进来,所以寻了法子也悄悄跑进来,想要给她个教训。

    重芳柔见重令博满脸愤怒的看着郦南溪那边,又看他腰间挂着的荷包里装着泥巴,那泥巴塞得满满的,许是因为爬树爬墙的关系,都挤了一些出来,落到了他的荷包外头还有衣衫下摆。

    重芳柔忽地心中一动,“你这是想丢泥巴到她身上?”

    重令博赶忙探手捂住荷包,“没有!”

    他越是这样遮掩,重芳柔的心里越是笃定了他的意图。她双眸间慢慢汇聚了神采,抬手拖着下巴,轻轻笑了。

    “你看,她正在假山上很小心的走着。”重芳柔用很轻柔很温和的声音小声说道:“我啊,看到她往那山上走,就恨不得她能一脚踩空,从上面掉下去。”

    顿了顿,她又叹道:“当然,她一向很仔细。想要掉下去也不太容易。”

    重令博听闻她的话后,抬头看了眼,又想了会儿,咧开嘴笑起来。

    郦南溪跟着重令月一路往假山上走。

    这假山不比当时在梅府遇到的那个假山。梅府的假山因着梅江影的关系,特意弄了个好走的道一路上去。但这里的路是匠人打凿,虽然也可以走人,却不如那一条到走起来舒坦,也不如那里好走。

    重令月虽然性子怯懦了些,但到底是小孩子心性。遇到了好玩的就有些闲不住,一路半走半爬,很快的就到了上面。

    郦南溪因着裙子的牵绊,走的有些慢。

    重令月伸手想要去帮她,被郦南溪制止了,“你拉我拉不动,反倒要被我拽下来。何苦来着?”

    重令月想想也是,就不住说道:“那你小心一点呀。”

    “我省得。”郦南溪说着,提群而上。

    到了上面,郦南溪依然不晓得重令月叫她过来是为了什么。说起来这处假山刻意凿出来上行的路,本就是让人上来赏景的。可是到了上面后,景色依然是如以前来过的那般。不过是个凉亭,厅中有石桌,再无其他。

    郦南溪心中疑惑,重令月就拉着她的手与她说道:“婶婶你看,那里有个小花。长得可漂亮了。”

    顺着她指的方向过去,郦南溪探头往那边看了眼。果然有个小花正悄悄的长在缝隙里。花朵比较大,有重令月的手掌大小。花儿的花蕊是黄色,花瓣由里到外是从白到粉的渐进,可爱漂亮。

    “很不错。”郦南溪看着那小花,抬手给重令月捋了捋她鬓边的发,“月姐儿怎么发现的?”

    “我时常一个人过来看看。有时候瞧见了它,就会心情好起来。”

    重令月轻轻说着,握紧了郦南溪的手,“婶婶你瞧,这石中花在石头缝里都能成长,长的那么好。所以我也该好好长大,是不是?”

    童言最是纯真。虽然质朴,却说出了自己心底里最深的渴望。

    一个小小的孩子,却太早的知道了要坚强的面对生活,和那花儿一般勇敢的面对一切。

    重令月不过才四岁多。这样早的就悟出了这一点,郦南溪心里酸酸的。缓了一会儿方才说道:“正是如此。月姐儿真聪明。往后你也要和这石中花一样好好的长大。”

    重令月听闻后,大眼睛眨啊眨的,十分开心,“婶婶你怎么知道我给它取名叫‘石中花’的?”

    郦南溪本想告诉她,是她刚才的那句话里自己不小心说漏了的。但看小姑娘这期盼的眼神,她想了想,说道:“因为石中花是最适合它的名字。我想,月姐儿那么聪明,一定会这样给它取名字的。”

    小姑娘这便非常开心起来,拉着她的手摇啊摇,笑的大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两人在这里逗留了片刻,郦南溪看天寒风冷,就想要和她一起下去。

    重令月也觉得自己在这里待的时间够久了。

    平日里她的身边都有人跟着,于姨娘不在的时候,就有旁的丫鬟婆子跟着,再不然就是吴氏让她跟在身边。她都是抽空来这里看小花。如今刚好她只古妈妈一个人照料,有空闲,又刚好遇到了郦南溪也有空,方欢欢喜喜带了郦南溪过来。

    郦南溪知道下去不如上来容易。就让重令月在后面走,她在前面走。这样的话,万一重令月没有踩稳,她在下面还可以帮忙托一下。

    小姑娘来来回回很多次了,自然知道她是为了什么非要走前面不可。正如之前上去的时候,郦南溪坚持着要在后面。

    重令月小脸红扑扑的,喜悦的在后面走着。见郦南溪不时的回头抬头来看,她走的愈发小心。

    走到半途的时候,郦南溪又一次回头去看重令月。突然,她发现重令月脸色骤然变了。而后,她听到重令月一脸惊恐的大声叫道:“赶紧躲开!”

    郦南溪下意识的就往旁边闪了一下。可还是晚了。有人在她小腿处猛推了一把。她一个站不稳,往旁边倒了下去。

    重廷川正在宫里议事。洪熙帝将他叫到了御书房中,与他商议京中防务。

    宫人们守在外头。周公公刚吩咐完小太监们去准备茶水,一抬头便见一人步履匆匆的朝这边行来。

    周公公赶忙迎了过去,“常大人今儿怎么来了?”

    来人是常康。原本今日跟着重廷川的是常寿,而常寿正在不远处守着,所以周公公方才有此一问。

    待到话问出口后,周公公便发觉了不对。常康沉默寡言,十分沉稳。但此刻他神色焦急额上带汗,显得十分焦急。

    常康声音嘶哑的问道:“爷呢?”

    周公公忙道:“在和陛下议事。可是有事发生了?”

    “嗯。”常康点点头,不停的朝房门处望过去,右手握拳猛地一砸左掌,恼道:“爷什么时候能出来?”

    “咱家帮您去知会一声。”周公公见常康这般失态,生怕是御林军或者是九门那边有什么意外,说着就要转身而去。

    常康赶忙上前拦他,低声道:“公公莫要误会。是家里出了点事。”

    他说话素来留一半说一半。这“一点事”若是露出全部影子来,还指不定有多大。周公公赶忙问询:“那到底是……”

    常康想了想,最终还是摇头不肯说。即便常寿来问,他也没有回答。只不停的在外头踱着步子,不时的焦急的看着屋门。

    常康是四位常大人里最沉得住气的。连他都这样,周公公不敢大意。眼看小太监们泡好了茶水端过来,他也不要人捧着茶在外头等皇上吩咐了,直接亲自接过了茶盏,又亲自捧进了屋里。

    洪熙帝和重廷川本也说的口干舌燥,听周公公在往外问茶,就应了声。两人这便止了先前的话题,静等茶水上来。

    待到看见进来的是周公公,洪熙帝很是惊讶,“你刚才不是说要往御膳房去趟?怎的还在这里。”

    周公公是自打洪熙帝是太子的时候就在跟前伺候的,情分不同旁人,说话就也自在点,闻言边把茶盏给洪熙帝与卫国公一一奉上,又道:“先前见常康常大人来了,神色焦急。问他只说是家里出了些事,也不知是怎么了。”

    他知道洪熙帝疼爱重廷川,且今日所议防务已经谈了好些天了,并非今日太过紧急之事,所以才敢斗胆将这话说了出来。

    洪熙帝抿了口茶方就道:“让常康进来说话。”

    重廷川却是自打刚才起就透窗往外头看过去。见到常康一反常态的神色焦虑,再一细思周公公所说的“家中出了些事,”重廷川忽地反应过来。

    他腾地下站起身来。身后椅子咣当倒地,发出重重的一声闷响。

    在这闷响之中,重廷川沉声低吼:“西西?!”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