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武将宠妻手簿 > 68.第六八章

68.第六八章

作者:子醉今迷
    郦南溪即便不知道重廷川所谓的“在上在下”是什么意思,但看他现在那几欲宣泄的状态就也明白了七八分。

    她下意识的直接拒了:“不成。这法子我不同意。”

    虽然她是觉得自己是严词拒绝,可这时候她声音娇娇媚媚,听在他的耳中,这拒绝的声音也是极其动听。

    “没关系。你现在不愿,等晚上就是。”重廷川在她耳边轻吻了下,“我们晚上再商量。”

    郦南溪只想着到了晚上他许是就忘了这一茬了。哪知道到了晚上方才晓得,他那一言九鼎的性子不只是用在正事儿上,这方面也十分重视允诺。

    只不过他允诺的太彻底了。什么窗台边、桌子上、她上他下,直接试了个遍。只那藤椅上因着她太过怕羞死活不肯,他只能作罢。

    郦南溪被他折腾的嗓子都喊哑了。倦倦的连小指都不愿动。到了早晨的时候,全身似是散了架一般,走路的脚步都有些发飘。

    偏是这样发虚发飘的走路样子,还被金盏她们说“奶奶最近走路的姿态愈发曼妙了”。

    郦南溪一想到自己这“曼妙的姿态”是怎么来的,就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忍不住把重廷川又暗暗腹诽了无数遍。

    今日再见梁氏,梁氏已经将之前露出的那点脆弱尽数收拢。孩子们过去请安的时候,她又是先前那大房得体的样子。眉目也依然凌厉。只是鬓发已经有点花了,隐约可见点点白色。眼睛周围的皮肤也又松弛了些,明显可见疲态。

    原本气氛和乐着,可重芳苓左右四顾不见重芳柔后,当先开口提起了她:“娘,四姐呢?她不是日日都按时来的么。怎么今天没见她。”

    梁氏的笑容半点没变,“她昨儿回来不舒服,歇下了。”

    昨天的事情,郦南溪瞒不住,老太太瞒不住,但是,这些孩子们还是能够瞒得住的。

    重芳苓听闻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应了一声后就说起了旁的。

    郑姨娘这时候刚好给梁氏捧茶过来。一路走,一路发抖,手颤个不停,茶盖和茶杯叮叮当当碰撞着响了一路。

    梁氏大怒,抬手就把那盏茶泼到了郑姨娘的身上。滚烫的热茶沾湿了郑姨娘的衣裳,也烫到了她的手,手背一下子红了起来,皮都有了烫痕。

    所有人都惊住了。郦南溪尚还能按捺住不出声,吴氏已经大叫了声,重芳苓则是直接站了起来。

    重令月吓得浑身发抖,往于姨娘怀里钻。

    于姨娘看梁氏没有注意,忙悄悄的护着重令月往门外走,将她交给了丫鬟小桃帮忙看着。

    吴氏想要去看看郑姨娘怎么了,但想到刚才泼了郑姨娘的是梁氏,就赶忙住了口驻了脚。

    重芳苓没有这么多的顾忌,她在梁氏跟前随心所欲惯了,想着去瞧一瞧就真的过去瞧了一瞧。郑姨娘平日里为人不错,重芳苓只当她服侍的时候惹恼了梁氏,就笑着想劝一劝,“娘你干吗发那么大的火。都要把我吓到了。”

    梁氏看到重芳苓居然为郑姨娘求情,想着自己女儿这般乖巧懂事,想着那郑姨娘和她女儿都是不识好歹的,梁氏气道:“你理她作甚!这样不识好歹的,你合该让她死了算了!”

    梁氏即便是武将之女,却到底是大家女儿,轻易不会说话这样暴躁难听。

    重芳苓只当母亲是恼了自己,也不和梁氏争辩,直接眼泪汪汪的一扭身子跑远了。

    向妈妈想要去唤重芳苓,被梁氏给扬声唤住。

    “且随她去罢。”梁氏疲惫的道:“她少在这里待着也好。”

    昨日重芳柔被拖出去后,这里沾了血迹。梁氏让人拖地拖了几十遍,却还觉得这个地方污浊不堪。

    原本大家看梁氏对郑姨娘发了火,都打算着等会儿再坐坐就告辞离去。哪知道这一坐会儿,就等来了四姑娘重芳柔。

    丫鬟通禀的时候,梁氏的脸色瞬间黑沉如墨。她明明让人守在了她的屋门口不准她出来。她是怎么跑出来的!而且还就这么一路惨兮兮的到了她的院子!

    梁氏五指掐紧手心,冷笑道:“既然到了,就进来吧。外面可够冷的。免得受了凉,着了风寒。”

    后面那句话是昨日里重芳柔被她扇了一巴掌到地上的时候就说过的。重芳柔倒在地上起不来,她就是这样声如寒霜的与她说。

    郑姨娘的手正疼的打哆嗦,再次听闻梁氏这句,瞬间全身僵直。

    重芳柔是在丫鬟的搀扶下一步步挪进来的。因着身上有伤的关系,又因经历了那般无法言说的事情,所以此刻的她看上去尤其的娇弱,尤其的清丽。隐隐的还带着股子我见犹怜的楚楚动人意味。

    但最吸引人的还是她脸上红彤彤的五指印。任谁都能看出来,那是被人打了后留下的。

    梁氏没想到她一点脂粉都没有上,连遮掩都不用,就顶着指印这么过来了。

    吴氏目瞪口呆的看着重芳柔,扭头问梁氏:“母亲,四姑娘这是——”

    梁氏讥诮的笑了声,“你问她。”

    重芳柔弱弱的说道:“昨儿我在侯府里不小心冲撞了主人,母亲震怒,所以打了我一巴掌。”说着话的功夫,她的眼泪潸然而下,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母亲,我知是我不好。可您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我认错还不行么?”

    昨日里梁氏让人将她一直用轿子抬到了屋门口。处置她的时候,一直房门禁闭。最后又让轿子抬着她到了她的屋里,再次关闭房门让人守住。所以知道内情的人很少。

    重芳柔这么一路走过来,再这么一说,国公府上下晓得梁氏因重芳柔“不小心冲撞了沈家主人”而扇她一巴掌的事情了。再看重芳柔这可怜凄惨的模样,还有她脖颈间的斑斑“伤痕”,众人又不住暗自猜测,既然那巴掌是梁氏打的,那么重芳柔身上的伤是不是也梁氏打的。

    这时候负责守住重芳柔门口的婆子跑了过来,跪下去泪眼婆娑的道:“太太明鉴。四姑娘拿刀抵着自己的脖子要出来,我们怕她有个好歹,不敢不放行啊!”

    “够了!”梁氏脸色铁青的道:“来人,把四姑娘带回去好好养伤。”又对向妈妈道:“你亲自选八个人,给我看好了,别出来再吹了风。”

    向妈妈赶忙应是,喊了八个亲信将人硬生生拖走。

    自始至终重芳柔都在笑。只不过那笑凉意深浓,让人听了脊背发寒。

    梁氏看着那两个瑟瑟发抖的给重芳柔放行的婆子,挥挥手道:“拖出去。各四十大板,不用回来了。”

    两个婆子本是梁氏身边得力重用的人,哪里想到会有这一遭?当即吓得失禁,想要辩驳,又被人用破布塞住了口拖了出去。

    郦南溪见梁氏气到了极点,眼睛都冒火了,生怕这般状况下再有变故,就寻了托词当先告辞离去。谁知刚一出院子就遇到了匆匆而来的吕妈妈。

    吕妈妈是老太太身边的老人了。郦南溪迎了过去问道:“妈妈过来可是有事?太太如今正在里头,只不过晚点进去更好些。”

    这就是在婉转提醒她现在梁氏心情不好了。

    吕妈妈朝院内看了眼,会意的道:“我来确实有事,却不是来寻太太,而是来找六奶奶的。”

    郦南溪疑惑,“我?”

    “老太太有事要寻六奶奶。”吕妈妈说着往木棉苑方向又看了眼,才道:“说是前些时候看着的事情有点眉目了。”

    郦南溪便知晓应当是和那账簿有关之事,就随了吕妈妈过中门而去。

    老太太正在看账簿的西厢房里等着她。见郦南溪来了,老太太招手让她过去,又让吕妈妈出去守了门,这才把账簿推到郦南溪的跟前。

    这些账簿是肖远设法从那几个铺子里弄到的,与梁氏给老太太的截然不同。老太太并不绕圈子,指了这些册子与郦南溪直截了当的说了这事儿,“……疏漏百出,之前你我一同看过。既是如此,我想,不若就将铺子里的人一次都换了吧。”

    原先老太太的打算是,铺子暂且还是用梁氏这些年用着的那些人。毕竟是做惯了的,对铺子庄子最是熟悉不过,再怎么样也比旁的生手强一些。

    但看过账册后,重老太太已经改了打算。如果任由这样的状况继续下去,积攒了那么多年的家业怕是要败坏殆尽了。倒不如直接将这些人尽数撤了换上得用的人,也免得日后再生事端。

    “可是太太恐怕会不太高兴罢。”郦南溪轻声道。

    “往常的时候怕是不会答应。这个时候,她却无法顾及这许多了。”重老太太将本就不大的声音又压低了稍许,“这个时候她顾不上。”

    想到重芳柔之事,郦南溪轻轻颔首。

    老太太笑了,语调比之前稍稍松快了些,“今儿你和川哥儿说声,让他寻些人来派过去。”

    她本想着郦南溪是个脾气柔顺的,听闻这话后定然是直接答应下来。哪里想到郦南溪却摇了摇头,道:“这事儿我不好说,还是让他来找祖母,祖母与他说罢。”

    重老太太没想到她会这样干脆的拒绝了,思量了下,问道:“川哥儿待你不好?”

    “怎么会。六爷一直待我极好。”郦南溪晓得祖母以为她是不敢和他说,解释道:“这事儿是祖母帮他办妥了的,我可是没出什么力。还是祖母与他说的好。”

    听这番话,老太太才晓得郦南溪是想让重廷川承了她的情。

    和郦南溪告诉重廷川“这事儿祖母帮了忙”不同。如果她亲自告诉重廷川,她做了哪些安排、有哪些打算,重廷川能够更切实的感觉到她在里面出的力,知晓她到底是疼着这个孙子的,她们祖孙俩两个的关系也就能够更和缓些。

    老太太心中感慨,看着女孩儿的笑颜,颔首道:“我与他说说。”她也希望自己和孙子更亲近些。年纪大了,总是喜欢子孙满堂和和美美的。

    郦南溪颔首应声。

    瞧着她乖巧的样子,重老太太愈发喜欢,另一件事也就拿准了主意,“既然这样,那到时候我和你母亲说一声,这铺子里要唤人的事情。”

    这可是帮了重廷川和郦南溪的大忙了。即便梁氏现在无暇顾及这些,但与梁氏说起这样的事情来还是不免要起冲突。

    她是不愿和现在脾气愈发暴躁的梁氏正面对上的。而重廷川,她也很不希望他和梁氏吵起来,免得把国公府的砖瓦都要掀了。由老太太出马,事半功倍。

    重老太太当即就将吕妈妈叫了来,如此这般吩咐一通,让她去和梁氏说。待到吕妈妈出了门,老太太才边看着郦南溪收起那一个个账簿,边道:“昨儿的事情,你都知晓了罢。”

    先前老太太提起梁氏现在无暇顾及铺子里的时候,郦南溪就晓得老太太这样侧面提起重芳柔的事情,势必还会多说几句。如今等到了问话,郦南溪也没绕圈子,点头说“是”。

    老太太沉吟道:“那事儿我和你母亲商议过了。事已至此,左右人是要抬到他家去的,就办得稍微好看一点。给她八箱东西吧。”

    再怎么样,那药是实打实重芳柔带过去的。庆阳侯沈家上上下下就没那东西。而且,梁氏和重老太太也遣了人去查过,东西确实是重芳柔弄来。

    这事儿,如果没有那药,或许还能让沈家退让两步。但药是重芳柔的,事情就没法转圜了。那物是勾引男人用的。谁家正经的女儿会弄了那种腌臜东西在身上?

    帮她买药的人已经被打折了腿,给她递药进院子的丫鬟已经被打的没了命丢到后巷。

    这些重老太太都没有告诉郦南溪,只问她:“你母亲说要给她八箱东西。不过这八箱是什么,你母亲没明说,问我的主意。你觉得八箱如何?送什么好?”

    郦南溪知道被抬进门做妾侍不同嫁女儿,定然东西要少上许多。却没料到堂堂国公府庶女竟然只得了八箱的东西。

    她是很不喜重芳柔的。但她摸不准现在老太太究竟是个什么意思,生怕老太太是想给重芳柔多添一点,只不过顾及她不好多说,毕竟沈家和她是沾了亲的。

    于是郦南溪试探着问道:“八箱会不会太少了些。”

    “不少了!”重老太太叹道:“她是给人做妾的。又是上赶着自己送上门,能有八箱就不错了。”

    郦南溪摸准了老太太的意思后,斟酌着说道:“既然如此,不妨两箱子衣物,一箱药材,一箱器具,两箱被子。”这就有六箱了,“古玩字画不要准备了。实用一些的好。剩下两箱不若再添些布料和还有首饰。”田庄铺子之类的老太太没提,郦南溪自然也就没说。

    到旁人家做妾不比做妻。做妻的能够随心所欲,做妾却要事事去看妻的意思。即便不行差踏错,平日里吃食用度上也难免有些紧,不能想怎样便怎样。

    郦南溪这样的安排已经很是不错了。最起码,带着那些东西能够让重芳柔刚开始过的不会太局促和紧巴。眼看着天气已经冷了,而这样的丑事又必须尽快遮掩住。少不得在冬天前就得将人抬进沈家。

    “嗯。不错。”重老太太道:“我看这样很好。晚些和你母亲再商量商量。”

    祖孙两个说着话。不多时,吕妈妈带了话回来,说大太太已经同意了。

    梁氏现今正烦扰着重芳柔的事情,铺子里的人事对她来说反倒没有那么重要了。听闻后只发了顿火就没了旁的言语。倒是向妈妈在旁念叨了几句。可吕妈妈根本不将向妈妈的念叨听进耳,只当没有那一茬,和梁氏行礼过后就退了出来。

    郦南溪去看老太太。

    老太太问吕妈妈:“你可见到四姑娘了?”

    “没见着。只看郑姨娘敷着药还在旁边伺候着大太太。听说她的手被烫得蜕了一层皮,现在刚包扎上。”

    老太太就没再问这一茬。

    晚上的时候,郦南溪把老太太的话与重廷川说了。

    重廷川也发现了郦南溪走路的姿势不太对劲儿,就没有理会铺子的那些事儿,当先将她抱到了腿上轻声问她:“怎么回事?莫不是腰扭了?”

    他这话是有来由的。

    前一晚的时候,他到了兴头上就有些止不住劲儿,把她按在窗台上、抱在桌子上折腾了很久。那盈盈细腰当真是让人忍耐不住,他握着她的腰,吻着她后背上白皙细腻的肌肤,愈发的勇猛。

    当时听她又哭又喊的,他心知她是得了趣儿,身子舒爽了。但看她现在走路姿势不对,又怕是自己用力过猛,让她那小细腰给扭着了。所以心里有些紧张,先问个清楚明白才行。

    郦南溪听了那问话就知道了他心中的担忧,登时脸腾地下红透,讷讷不得言。

    重廷川看她半晌不说话,要说也只是极其轻微的几个字,就将耳朵凑到了她的唇边,问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清。你再大点声。”又道:“若你真的腰不舒服,不若我寻了张老太医来给你瞧瞧。”

    郦南溪看他对这个问题刨根究底,且问的十分认真,自知躲不过去必须要给他个答案了,这才将声音放大了一点点,很小声的说道:“没有扭腰。就是、就是肿了有些难受。”

    重廷川给她揉腰的手顿了顿方才明白过来那肿了的是哪里,低笑道:“嗯。是我的疏忽。那药最近没用。今儿晚上再用一用。敷了药就也好多了。”

    郦南溪怎不知张老太医给他的那药膏有催|情的作用?当即就黑着脸不准他这么做。

    重廷川却是边想着晚上一定要将这东西用上,免得小丫头身子不舒服,口中却是问道:“刚才你说的八箱什么?”

    他话题转移的太快,郦南溪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想他可能刚才没有听清,就方把今天老太太说起的重芳柔的事情再次讲给了他听。又道:“铺子的事情祖母已经有了决断,你等会儿去趟石竹苑里,听听祖母的意思。”

    重芳柔的事情,重廷川也不打算多管。不过铺子,那是父亲留给他的。

    父亲待他一直很好。

    重廷川初时沉默,而后点了点头,抱着她去到榻边歪靠着,又在她鬓边吻了吻,说道:“我这就过去一趟。”

    郦南溪腿心处确实难受,忙了一天后着实需要歇歇,也没跟他客气,只道:“快去快回。晚了怕是要耽搁祖母晚膳。”

    “只道。”重廷川展眉一笑,“我若回来晚了,也会耽搁了你用膳。”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回来的话她会一直等着。他可不愿他饿着肚子在那边干等。

    话已商定,重廷川就匆匆而去。

    郦南溪歇了会儿觉得好受些了就起了身,让人准备一下将晚膳摆上。

    从老太太的香蒲院过了中门再到石竹苑,有很长的一段距离。重廷川回来的时候,因在外头走了许久,全身上下都挟着一股子冷意。

    他一进屋就要抱郦南溪,被郦南溪扭着身子挣脱,说:“太凉。”

    看她眉头皱起但唇角含笑的样子,重廷川知道她是在开玩笑,故意和他这般。他刮了下她的鼻尖,道了句“小丫头忒得事儿多”,却也不再闹她了,转身进了净房收拾干净身上,又换了身干净暖和的锦袍,这才缓步出屋。

    郦南溪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出来。

    说实话,重廷川的身材着实很好。宽肩窄腰,全身上下没有一丝的赘肉。

    想她初次见他,看到那阳刚劲瘦的胸膛的时候,就不由得去想,不知那窗后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如今不仅见到了,还亲过了摸过了……回忆起往初,她还是有些茫然和困惑。

    那时候看到他,只有赞叹和惊讶。如今一步步到如今,再面对着他这般衣襟微露的时候,反倒没有当初的坦荡和无遐思了。反而一瞧就有些脸上发烫。

    这样想着,她的脸上就真的有些发烫了。

    郦南溪赶忙低下头,不去看衣襟半敞的某人,专心致志的去摆好碗筷。

    重廷川看她耳根红红的模样,抬手捏了捏,笑问:“怎么?连我也不敢看了?”

    在他的面前,郦南溪自然不肯承认自己先前的那一点点迷思,一本正经说道:“哪有。不过是瞧着这碗筷摆的不齐整,所以过来摆正了它。”

    重廷川明知她是害羞了,却也没有再闹她,反而探手一搂把她抱在了怀里,“能摆正就摆正。摆不正就歪着用,何苦弄的那么仔细。”

    郦南溪推他,没能推开,“六爷也太不讲究了些。碗筷不正,你用着不会不舒服么?”

    “那些是小事。无需顾及。”重廷川给她揉着腰后,“你自己先歇够了再说。若你喜欢摆的齐整,可以等我回来后我去摆。”

    他这话出口后郦南溪愣了下。她没料到重廷川是在和她说让她多歇会儿,所以不用她去太顾着这些。她心中百味杂陈,品着其中的丝丝甜意,她拉了他的手在指尖把玩着,说道:“过几日老太太要设宴招待宾客,让我过去帮忙。”

    这话倒是让重廷川有些奇了,问道:“你且说说是怎么回事。”

    郦南溪笑道:“是今日在老太太那里的时候提起来的。”

    当初老太太就说过,改天要宴请曾文灵。只不过先前没有确定下来日子,也没有确定下来菜式还有另外宴请那些人,所以就一日日的安排着。

    前两日的时候,终是确定了宾客的名单。大奶奶蒋氏就将单子拟了出来,又写了请柬给人送去。

    结果,请柬发出去了,大房却出了重芳柔的事情。

    虽说大房二房已经分开来住,可到底没有分家。为了维持住表面上的“一家亲”模样,以往重家设宴都是大太太梁氏、二太太徐氏还有大奶奶蒋氏、二奶奶何氏一同操办。四个人一同负责起来,将宴席操办好。

    如今重芳柔出了事,梁氏定然脱不开身。这样的话,她负责的人事往来那一块就空了出来没人负责。

    老太太问了郦南溪的意思。知道郦南溪肯帮忙,甚是喜悦,道了声“我就知道你肯过来帮忙”,又遣了吕妈妈把二太太、大奶奶、二奶奶她们给叫了来。

    相较于愈发憔悴的梁氏,二太太徐氏最近的精神好了许多。最近重二老爷自打落水后,身子虽然一天天在康健,却也没有恢复到以往的样子。依然有些憔悴,且也没有精力在往外头去了。重二老爷日日待在家中,徐氏无需再担忧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心情好了不少。

    看到郦南溪后,徐氏比平日里要热情了许多,主动拉了郦南溪到她身边坐下,和她寒暄了几句,又与老太太道:“不知母亲打算让六奶奶负责哪一个?”

    老太太也看她心情甚佳,就笑道:“你先说说看。”

    “原先大嫂负责的是人情往来,但依着我的意思,六奶奶做这个却不合适。”

    “哦?”

    “您想啊。六奶奶往年都是在江南,京城里的人她认得多少?就算知道是谁了,哪一个是哪一个的姻亲、谁和谁好、谁和谁不投契,六奶奶又能知道哪些?倒不如给她换一个负责的差事,也免得到时候出了岔子而不晓得。”

    这话倒是有几分道理。其实重老太太当初也想过,郦南溪接手梁氏负责的人事往来这一块不太合适。

    蒋氏看老太太神色有所松动,就道:“母亲说的有道理。老太太不妨给六奶奶安排了旁的事情。无论是和我们哪一个换,我们都是十分乐意的。”

    “我也乐意。”何氏也在旁表态,“不过,还是先看看六奶奶的意思再说。”

    郦南溪知道她们是好意,而她也真的不适合在这个时候管人情往来,就谢过了她们,与老太太道:“祖母就体谅我下,允了我偷偷懒罢!”

    其实管着人情一事,倒是最为得益。毕竟重家声望高,能够参宴的人家都是京中权贵。与这些人家的女眷相交定然是大有裨益。所以无论用哪个差事来换这一个,其实得益的都是接受了这一块的人。

    不过郦南溪一句“偷懒”,就将那人情往来之事说的更为累人更为难办些。往后无论是谁和她换了,面子上都是极其好看的。

    重老太太心下了然,笑着说了句“你啊”,又问郦南溪:“西西觉得哪个合适点?”

    郦南溪的心里本是择定了一个。但那事儿原本是二奶奶何氏负责的,她和何氏又不太对付,所以一时间也没有说出口,只道:“我想着既然对这些还不太熟悉,不若回去后问一问,待到清楚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了再和老太太说。不知合适不合适。”

    她身边的妈妈们有几位是府里的老人,细细问过她们后,府里的很多事情便也清楚明白了。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下来。老太太让她明儿的时候去香蒲院一趟,把自己想好了的差事与她说一声就成。其余的老太太自会安排好。

    郦南溪便在这个时候和重廷川提起了这个事情,笑问道:“你说,我负责什么好一些?”

    重廷川知道郦南溪虽然是在问他“负责什么好一些”,但她不过是惯常于在吃饭的时候陪他聊天,提起了今日的事情,所以随口这么一问。他知道她心里一定是有了点主意的,就问:“你觉得什么合适点?”

    “摆设罢。”郦南溪顺口说道:“我擅长一些。”

    重廷川看她答得快,知晓这就是她先前打算好了的,淡淡的“嗯”了声就没了话。

    不过,即使郦南溪自己有了点注意,重廷川还是将她提到的这些事儿给细细的捋了一遍。只因他想要帮小丫头出出主意。别到时候她吃了亏自己都不晓得。

    家中的这些琐碎事情,重廷川是不太插手的,也不甚懂得。但是,一顿饭吃下来,却让他有了些感受。

    小丫头刚才说的没错。吃饭,设宴,无关乎是食物,器具,人事往来。然后就是摆设。

    这个时候,他却有了不一样的主意。

    郦南溪不准备去沾吃食与人事往来,这是对的。毕竟是设宴,吃食上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怕是有些麻烦。比如口味问题。小丫头久在江南,对京中的很多菜式都不太了解,这个是弱项。最主要的是,吃食上容易出岔子。但凡有谁身子不适了怪到这吃食上来,都是麻烦。

    人事往来不是小丫头长项。她聪慧,却不擅于用手段去谋算。有时候又有些心软。碰上些硬茬,不好办。

    “你刚才问我主意,说是拿不准说接下哪一项?”重廷川拿着丝帕给郦南溪擦了擦唇角。

    郦南溪没料到他真的会给她出主意,奇道:“六爷的意思是?”

    “管理用餐的器具。”重廷川斩钉截铁的道:“虽然看着有些麻烦,且容易在宴请中磕磕碰碰造成损失。但这个最为稳妥。坏了添上就是,不麻烦。”

    “那摆设……”

    “这个你莫要理会了。”重廷川道:“虽则你擅长这些,有些时候,擅长的事情做的不够好,反倒要引人诟病。”

    其实,甚至于有时候做的足够好了,却没有做到“极致的好”,也会被人非议。

    比如郦南溪。

    先前在梅家的赏花宴上她稍微露了一手,就让人发现了她花艺出众。若这次的摆设中她做过指点,旁人再留意一下插花的话,如若不好,少不得又要引出那日的话题。

    没有人在旁煽风点火就也罢了。倘若有个万一呢?

    若是参宴的人里有好事者,非要将话题往那上面引,到时候她岂不是要被人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虽则以她的能力,即便是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也能够妥善解决掉。但,重廷川不想让她经历这一遭。

    他不愿自家小妻子受委屈。

    哪怕只有一丁点儿,那也不行。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