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武将宠妻手簿 > 66..9.9#最新|章节

66..9.9#最新|章节

作者:子醉今迷
    沈太太怎么也没想到郦南溪居然直接就点了香巧。

    香巧开始时不是沈太□□排过去的。落了座后见香巧在男客那边,沈太太遣了人将香巧唤来,得知她今日想要去给沈青宁倒酒,沈太太思量下答应了。毕竟二儿子那么大的人了,媳妇儿有了身孕无法行夫妻之事,她这个做母亲的总要为儿子考虑考虑。

    如今听郦南溪说要香巧在旁伺候,沈太太当即想拒绝,却因先前放话在先说要任由郦南溪选人,接下来的话便哽在嗓子里怎么也无法说出口。

    沈太太慢慢斟酌着,“她远不如国公夫人以为的那般伶俐,还不如我身边这几个。国公夫人不若重新再选个罢。”

    “这话怎讲?”郦南溪笑着往香巧那边望去,“先前我看她倒茶斟酒的动作自然而然,觉得她是个机灵的。现今看她行事,颇懂事得体,很是不错。”

    沈太太看郦南溪坚持要香巧,思及自己想让香巧服侍儿子时二儿媳总是躲避话题,她心下有了点数,笑道:“她哪里就机灵了?最愚钝不过。前些日子给我斟茶的时候还不小心洒了几滴到我新做的衣裳上。若是让她服侍国公夫人,那可万万不行。”

    “果真是这样?”

    “当真是这样。我可没有道理欺瞒国公夫人不是。”

    沈太太这话说完,重芳柔在旁站起了身,眼帘微垂,神态柔和,“六奶奶莫要再这般为难沈太太了。如今既是不方便,不若六奶奶另择一个人?要不然,我去与您倒茶布菜也可。”说着她就绕过椅子往外行去。

    “且慢。”郦南溪出声阻了她,眸中现微愠,“四姑娘这意思,莫不是我迫了你不得不这般去服侍在侧?可我不过是问沈太太借个人罢了。四姑娘何至于这般。”

    重芳柔咬了咬唇,声音委屈,“六奶奶这话是何意。难道我不愿让沈太太为难也是错了么。”

    听她这样为自己着想,沈太太有些心软,就劝郦南溪:“她也是一番好意。就是性子太柔顺了,所以考虑事情总是先委屈自己。”

    郦南溪听了这话,绷不住笑了。

    重芳柔再怎么算计,听了郦南溪这了然的笑声也有些脸红。偏她不能发火,只能将头垂低暗自懊恼。

    这不是与重芳柔计较的好时候。郦南溪只笑了一下便作罢。见沈太太有些犹豫的看着香巧,她就顺势说道:“太太不若就让那丫鬟来罢。左右我一时间也寻不到旁人了。”

    沈太太本不愿让香巧过来。但那是在重芳柔站出来之前。如今因为重芳柔站了出来,她为了让重家姑嫂不至于起冲突,少不得让这冲突的源头香巧来解决。不过是个家中的丫鬟罢了。一次不能过去倒酒也没什么,来日方长,哪就差那么一次了?

    沈太太让人唤了香巧过来,与郦南溪道:“六奶奶不必为难。我自然不能让四姑娘过去服侍,就让香巧来吧。”

    重芳柔不敢置信的抬头看沈太太。她是想借机来向沈太太展现下自己的温文和大度,怎的沈太太因了她一个举动就让香巧去服侍郦南溪?沈家分明还有那么多的丫鬟!

    沈太太去了一旁低声叮嘱香巧。如今这边座位上倒是只剩下了郦南溪和重芳柔。

    郦南溪望着不远处花丛里开的正艳的红色大丽花,压低声音轻声道:“四姑娘往后在外行事还是谨慎些的好。”

    重芳柔低头抠着上衣的边角,不言不语。

    这件衣裳是去年做的了,已经有些小。但没办法,这是她衣裳里最鲜亮的一件。太太不肯给她选漂亮的色彩,不肯给她选新潮的款式,每年只能指望着从老太太那里得的几件好点的衣裳。

    偏偏今年的新秋装刚得了没多久,就因了点意外让那两身新衣染了墨汁。虽然自己绣技高超对那些瑕疵做了遮掩,乍看没甚大碍,但是细瞧还是能看出点端倪。来沈家梅家这样的高门大户做客是不能穿了,她就只能翻出了去年的旧衣。

    她是彻底厌烦了这般局促的日子。

    “六奶奶说我哪里不谨慎了?”重芳柔笑,“莫不是伺候您也是错。”

    郦南溪神色平静,“这样的客套话四姑娘无需与我说。经了刚才一事想必你也明白了,你的打算是一回事,但,当家太太们的心思,你是猜不透的。我只劝你一句。莫要因了自己的短浅目光做出什么让自己后悔的事情来。”

    重芳柔还欲再言,抬头一看正好望见香巧乖顺的跟在郦南溪身后去布菜。

    香巧寻机朝她望过来,轻轻摇了摇头。

    重芳柔轻抚了下袖袋里的药,气得脸颊泛青却也无计可施。

    香巧也有些懊丧,颇不情愿的跟在郦南溪身后。待到郦南溪落了座,她上前拿起公筷,轻声问郦南溪:“不知六奶奶想吃什么?”

    郦南溪拨弄着自己跟前碟子里的葵花籽,低声问:“香巧姑娘和我家四姑娘认识?”

    香巧没料到她这么一问,唬的退了半步。抬头见沈太太警告的目光,她只能继续上前,硬撑着继续问郦南溪的喜好。

    “看来是认识的了。”郦南溪似是自言自语般的低声道:“不然的话,你怎会帮她。”

    香巧不知郦南溪知道多少,拿着公筷的手有些发抖。她再被太太看重,也不过是个婢子而已。太太若是知道她与外人联合算计二少爷,太太必然会直接舍了她,那她就什么都不是了。

    好在郦南溪下一句让她又稍微放心了点。

    “你若不搀和到我姐姐他们的事情里去,你的事情我就暂且不告诉沈太太,四姑娘那边的东西,我也不会告诉沈太太。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

    其实郦南溪也没把握到底香巧和重芳柔终究是做了什么样的交易。但她说的“那个东西”,她其实是心里有数定然存在的。

    许是惯常侍弄花草的关系,她的眼睛很利。刚才看到重芳柔在摸着袖袋,就知那里定然有东西。与香巧说起,不过是试探一番,顺带着敲打敲打她,免得她在姐姐那里太张狂。

    香巧听郦南溪说到那东西后,这回是真的怕了,膝盖都在发颤,讷讷的连连点头。

    郦南溪没料到她居然会紧张成这样,就寻机朝霜玉霜雪看了眼。悄悄比了个“四”的手势,又指了指自己袖袋。

    霜玉活泼,但霜雪更为沉稳,心思缜密。霜雪当先点头会意表示知道了。

    郦南溪放心下来,和香巧说了几道自己喜欢的菜式,便不再理会她这一茬,侧首与姐姐和沈大奶奶笑着说话。

    酒过三巡,重芳柔这才上前呈上自己的贺礼。

    她算的清楚,刚开始就呈上的话,有郦南溪和梅三郎的在前,她的屏风许是没法显现出来。如今单她一个的贺礼,又是趁着喝了些酒老先生心情正舒畅的时候,求人之事许是能事半功倍。

    先前重芳柔到了沈府后就直接拜访了沈太太。屏风也是先带去给沈太太过目,美其名曰是让沈太太帮忙瞧瞧她这绣技能不能拿得出手送给老先生,实际上却存了让沈太太对她高看一眼的心思。

    好在沈太太确实对她的绣技赞不绝口,贺礼的话,范老先生也确实收下了。只不过重芳柔先前提起的想让重廷晖拜在范老先生门下的事情遇到了点波折,直到酒席结束范老先生也没给个准话。

    重芳柔也不急。借了这个为由几次三番的往范老先生那边去。

    范老身边坐着的两个正是沈家的二少爷沈青宁和三少爷沈青河。

    沈青宁倒是罢了,素来只关心两事,一个便是读书,一个便是妻子郦竹溪,旁的根本入不得他的眼,故而根本未曾理会重芳柔。

    倒是生性多情的沈青河多看了姿容不错的重芳柔几眼,笑问道:“不知重四姑娘想要重九爷入老师门下的诚意有多大?”

    沈青河身形干瘦,不若大哥沈青梓那般沉稳,也不若二哥沈青宁那般温文。最关键的是,沈青河多情的名声在外,对哪个女子都没有长情过。

    重芳柔没有去看他,只垂眸说道:“自然是有三少爷能想象得到的最大诚意。”

    沈青河就拿了旁边一个酒杯笑道:“四姑娘将这酒喝了,我便帮你求一求先生。如何?”

    范老先生正在拿着梅江影送他的那个玉坠细看,没有留意到这边。

    这时不待旁人开口,梅江影当先轻笑道:“重四姑娘还是不要喝了。免得出了什么岔子,殃及旁人。”

    这话说得很不客气。

    重芳柔知道自己和梅三郎对上得不到半点好处,手指掐着手心方才没有当即和他吵起来。但她怕自己一开口就会怨气肆意,索性干脆了当的转身就走。

    沈青河恋恋不舍的看着她的背影,凑到梅江影这个方向说道:“梅三郎对女子可真是半点怜香惜玉之心都无。”

    梅江影看不上沈青河这种人,根本懒得搭理他,一个字儿都没有接,连个眼神都欠奉,直接和郦云溪说话去了。

    郦云溪见梅江影刚才出言劝阻,奇道:“三郎这是转了性子了?”

    他知道梅江影那几句看似不怜香惜玉,实则也是给了重芳柔离开的一个机会,免得被沈青河缠上。

    其实梅江影出声相阻并不是为了重芳柔的名声,而是怕重芳柔这般做的太过的话,影响到了郦南溪。虽然郦南溪和重芳柔并非一起来,但在座的只她们两个是国公府的。如果重芳柔闹出点什么事情,身为嫂子的郦南溪怕是要被人诟病。

    梅江影晓得郦云溪生性洒脱,却对这些弯弯绕不甚明白。斜睨了他一眼后不言不语,望向郦陵溪。

    郦陵溪道:“梅公子在帮西西。”说罢,头一次端着酒盅朝梅江影举了举杯。

    梅江影挑眉一笑,亦是举了一杯一饮而尽。

    酒席过后便是游园。

    沈太太与郦竹溪的关系一般,且这次郦家来的都是小辈,她自然不会亲自带了郦家人游园。只客气的和郦南溪说了几句话就回了自己院子。

    她一离开,郦竹溪的神色顿时轻松起来,笑着与郦南溪和哥哥们说道:“我们这边旁的地方不用看,只花园还可以一观。先前用膳的时候你们看过了,却看得不甚真切。不若我再与你们去那里走走?”

    郦南溪说道:“游园可以。不若叫上姐夫一起罢。”

    郦竹溪有些迟疑,“相公还要读书。恐怕不妥。”

    郦南溪就朝郦云溪使了个眼色。

    郦云溪立刻给妹妹帮腔,“有何不妥?我们多久才来一次?妹夫哪就差这一点功夫了。”

    “正是这个理儿。”郦南溪不住颔首。

    梅江影在旁懒懒的插话,“就是。若是哪天郦三少和郦四少去了国公府,六奶奶还不得让国公爷从头到尾的作陪?”

    郦南溪发现了,这人就是个极小心眼的。之前她不过是没有直接承认两人相熟罢了,他就一直记到现在,时不时的呛她一句。

    ……印象里旁人口中的梅三郎可是个不拘小节的人。莫不是旁人都看错了?

    不过梅江影那么说,她也不惧,当即应了下来,“若哥哥们来的那天六爷没事,就让他陪着哥哥们。”

    郦陵溪忽地问道:“西西能请得动国公爷?”

    “嗯。”郦南溪浅浅一笑,“或许罢。”

    虽然她口中说的是“或许”,但语气分明是十分笃定的。

    知晓妹妹和国公爷关系好,郦陵溪就也笑了。

    梅江影皱了眉,不再开口。

    这时候郦云溪去了旁边唤沈青宁。不多时,将人连拖带拽的拉了过来。

    郦竹溪悄声问道:“二哥你这样不太好罢。相公分明是想读书,你却硬让他来?”

    听了她这话,沈青宁白皙的脸上腾地下染了红晕。

    “哪里是这个缘故。”郦云溪哈哈大笑,“你且问问他是为何不肯过来吧。”

    所有人都去看沈青宁。沈青宁眼睛看着地面,声音有些弱的说道:“舅哥们过来,我自然陪着更好。就怕你觉得我不用功,所以不敢过来。”

    他这扭捏的小媳妇般模样反倒让郦陵溪十分感慨。他拍了拍沈青宁的肩膀,与沈青宁道:“好好照顾着竹姐儿。”又瞪了弟弟一眼。待郦云溪摸摸鼻子不再笑了,郦陵溪这才叫了家人和友人一同往前行去。

    一路走着,沈青宁都在扶着郦竹溪。原本走在郦竹溪旁边的郦南溪倒是闲了下来。

    见霜玉不住在旁招手,郦南溪就行了过去,“可是有什么事情?”

    霜雪轻声道:“四姑娘不见了。我们姐妹俩跟丢了。”

    “怎么会这样。”郦南溪蹙眉,“可有法子寻的到她?”

    “怕是不成。”霜玉说道:“若是地形熟悉的话,我们姐妹俩能够寻了隐蔽的地方遮去身形细细寻找。但这儿我们第一次来,怕是不好寻到。”

    郦南溪看郦竹溪和沈青宁都在视线可及的范围内,笑道:“无妨。应当没甚大事。你们在旁边守着,莫要让四姑娘靠近便可。”

    两姐妹知道她说的是不让重芳柔靠近郦竹溪和沈青宁,认真道了声“是”,就散开来一边一个站着,眼神机警的巡视周围。她们两个是寻常丫鬟的装扮,倒是没有人多去留意。

    家人相聚,本该是气氛最为祥和平静的时候。但是这种宁静没过多久就被打破了。

    霜玉见沈太太身边的丫鬟在旁边匆匆而过,神色紧张脚步慌乱,就上前多问了几句。哪知道那丫鬟看她是国公府的人,当即神色更乱,连连摆着手连连后退,一个字儿也不肯多说。

    霜玉姐妹俩心知有异,赶紧来与郦南溪回禀。谁知话还没说完,沈大奶奶乔氏就步履匆匆而来。

    乔氏上前握了郦南溪的手,欲言又止了半晌,最终什么也没解释,只低声和她道:“出了些事。还请六奶奶随我过来一趟。”

    郦竹溪已有身孕。郦南溪不愿姐姐知晓意外而对身子有损,快速的和旁边姐姐的丫鬟说了声,让她暂且不要告诉二奶奶,这就让霜玉霜雪跟着,随了乔氏而去。

    乔氏带着她一路快速前行。

    沈府的道路不宽,如今这般急急的往前赶路,更是觉得狭窄了几分。转过了回廊,再穿过了一个院子,便到了一处月门。

    月门内竹影婆娑。本该是幽静安和之处,这个时候却因静的过分而现出了几分诡秘。

    看着院内屋门口守着的沈太太身边的丫鬟,还有重芳柔身边的丫鬟,郦南溪忽地驻了足,停在那月门之外三丈处不肯再走了。

    乔氏行了两步见她没有跟上,就又折转了回来劝她,“六奶奶赶紧过去罢。不然,事情怕是没法转圜了。”

    郦南溪紧盯着院内那有好些人守着的闭合的屋门,“不若大奶奶先告诉我,里面那‘无法转圜’的事情究竟是何事?”

    乔氏看了看屋门,又看看她,欲言又止,最终重重叹息了声,摇头未说。

    “这事儿我管不了。”郦南溪与乔氏说道:“您应当知道,四姑娘是太太遣了来的,而我,是独自前来。”

    乔氏点点头。

    “既然如此,她的事情,我管不了,也不该管。”

    “可是……”

    “我原先以为是小事,或可拉她一把。如今这样的事情,我是管不得的。不若去府里请了太太来处理。”

    郦南溪转身欲走。乔氏一把拉住她,苦苦相劝:“六奶奶是个聪慧人,定然有妥善法子的。”

    郦南溪莞尔,“我素来愚钝。这‘聪慧’二字,我担不起。不过,我会立刻遣了人去府里叫太太来。太太是长辈,很多事情都要她来做定夺。”

    梁氏的性子怎么样,京中高门大都知晓。

    乔氏脸上就有些不太好看。原先以为六奶奶性子和软好商量,哪知道她根本不肯管,甚至于连院门都不肯进。那就是一点点都不准备沾上了。

    国公夫人执意要走,府里头谁都不敢去拦。

    郦南溪脚步匆匆而去,却在半路上遇到了个自己怎么也没有料想得到的人。

    “叶嬷嬷?”郦南溪赶忙上前去迎,“您怎么来了?”叶嬷嬷可是皇后娘娘身边伺候的,等闲不会出宫往外头来。

    旁边领路的丫鬟婆子见叶嬷嬷半路驻了脚,一半留下来陪着,一半赶忙进去禀告。

    ——叶嬷嬷走得太急,片刻也不肯耽搁。又是有皇后娘娘的口谕在身,她们也不敢拦阻。故而这一会儿过来,她们竟是连去和沈太太、乔氏提前通禀一声的机会都没有。

    叶嬷嬷额头上冒着细微的汗珠,执了郦南溪的手上上下下看了好半晌,见她无恙方才松了口气,低声问道:“夫人可曾受难为了?”

    “没有。”郦南溪见叶嬷嬷不问其他只顾着她,不由奇道:“嬷嬷莫非来寻我的?”

    “皇后娘娘特意设宴招待卫国公和国公夫人,所以让老奴来走一趟请夫人入宫。”

    叶嬷嬷高声说完那一句后,再次压低了声音,以只有她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低道:“常康大人打听到重四姑娘带了点东西在身上。国公爷不放心夫人怕您被这里的事情缠住,特让老奴过来瞧瞧,带您离开。”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