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武将宠妻手簿 > 65..9.9#最新|章节

65..9.9#最新|章节

作者:子醉今迷
    郦竹溪和郦南溪在屋子里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方才听到婆子来禀,说是两位舅爷来了。姐妹俩相视一笑,就相携着一同往待客的厅里行去。

    好些日子没见,兄妹几个好似有说不完的话。听闻郦竹溪有了身孕后,郦陵溪和郦云溪也是欢喜不已。

    郦云溪甚至围着郦竹溪绕了好几个圈,啧啧叹道:“想不到我们的小姑娘们都长大了。”引了妹妹们一阵笑后,他侧首问郦南溪:“西西什么时候给我们也添几个小外甥?”

    一人正步履闲适的往这边行,听了这话脚步骤然顿住。继续前行的时候,就不似先前那般悠然了。

    梅江影没有去听郦南溪怎么回答的。他迈步入屋,立在郦云溪身边,不动不语。

    郦竹溪笑着与他打了个招呼。梅江影只淡淡的点了下头。

    郦竹溪问道:“不知梅公子喜欢什么样的茶?我让人给您斟一杯。”

    听闻“茶”这一字,梅江影忽地想起往事,下意识的就望向了郦南溪。但郦南溪正笑看着郦竹溪,根本没有看他。

    梅江影抿了抿唇,心里暗叹一声,只觉得那股子郁气堆积在心,无法纾解。

    他被心中所想缠绕着,故而忘记了答郦竹溪的那句问话。

    郦云溪怕郦竹溪觉得梅江影太过无礼。原先就也罢了,如今郦竹溪有孕在身,情绪不比以往。

    他就与自家大妹妹解释道:“我们久不来京自然不晓得,梅三郎就是这般的性子,平素不太搭理人,竹姐儿这般得了他点头一下已经是极其难得。”

    梅江影这才想起来刚才被问过那么一句。但他现在不想提与茶有关之事,索性垂眸不语,唇角带着一抹极淡的笑意,眉间轻轻的蹙着。

    “我哪里不知道他?”郦竹溪掩口道:“当初他去江南偶遇四哥,四哥回来的时候还与我们提起过他。最近在京中,自然听的更多。”

    郦南溪也怕姐姐多想,就朝她安抚的笑了笑。

    她这笑容刚好被梅江影轻轻扫过来的一眼给看到了。他问郦南溪:“莫不是六奶奶也觉得我是不爱搭理人的?”

    郦南溪自始至终都没觉得梅江影是那般疏淡的性子过。但二哥先前刚刚这般说,姐姐刚才一番热忱又被他冷漠对待,郦南溪总不好直接说出自己心中所想,沉吟着说道:“我和三公子并不熟悉,无法轻易论断。”

    梅江影轻哼一声,索性转过了身子,朝向开着的窗户。

    郦云溪顿时大感头痛,拉了他一下看他不肯回身过来,就苦笑着去看郦陵溪。

    郦陵溪素来持重,与性子不羁的梅江影一直说不到一起去。看到弟弟求救的目光,没三少不为所动,根本不搭理。

    郦云溪没辙了,侧首与梅江影道:“今日原本不该拉了你同来。只是你既然来寻我,我又刚好要出门赴宴,这才拉了你同行。却忽略了你素来不爱搀和到这样无趣的事情里。不若我送你回去吧。”

    说着,他朝梅江影抱拳一礼,做了个“请”的动作。

    梅江影看他神色认真,不由得又回头望了郦南溪一眼。

    郦南溪正握着郦竹溪的手,低声和她说话,没有瞧见他这一看。

    梅江影扬眉轻嗤,自顾自又踱步往里走了几步,寻了个椅子,撩了衣袍坐下。而后斜睨郦云溪,哼道:“我哪里说要走了?不过是沈二奶奶说了要请我吃茶,我想着要吃什么样的,故而耽搁了些时候。”

    他性子孤傲,几乎从不主动退步。这般说法,已经难得。

    郦云溪轻舒口气,笑道:“不知三郎要什么茶?若是这里有,我定然让竹姐儿给你弄了来。”

    “我想吃的茶,这辈子怕是都吃不到了。”

    梅江影不由自主说出这么一句,自己先是一愣,而后又笑:“这里的茶恐怕我都是看不上的。不若烦请六奶奶给我斟一杯。不拘什么样子的,只要是她做的就好。”

    郦南溪和他相交本就随意,闻言之后不禁驳道:“凭什么让我给你倒来?明明先前是你不搭理我姐姐,如今却要我动手,没有这样的道理。”

    她这一开口,屋里其余几个人俱都怔住了。

    郦云溪最为担忧,也最为懊悔。他不愿看到妹妹受到梅三郎的冷待,故而上前一步准备拉了梅江影离开。

    谁料梅江影竟是没有生气,反倒唇角带笑眉端一挑与郦南溪道:“为何我要烦请六奶奶给我一杯茶?只因先前六奶奶说与我不相熟。生平第一次被友人说不识得,我想,任凭是谁都无法开心的起来罢。”

    这话一出来,几人又都齐刷刷去看郦南溪。

    郦南溪无奈了,解释道:“上回去梅府赴宴,我家侄女出了些意外得了梅三公子看护。而后梅三公子又与梅太太一起来国公府做客。”

    郦竹溪前后一想就有些明白过来,不由莞尔,“西西也太顾及着我了些。”

    梅江影嗤了声,“敢情我这是被六奶奶嫌弃了。”

    郦陵溪最看不得自家幺妹被人欺负,即便梅江影是在逼郦南溪说出实话,他也看不过去,当即冷声道:“西西做事自来沉稳,不似梅三公子这般肆意。三公子这话,可是说的有些过了。”

    梅江影眸色清淡的看了他一眼,却是没有驳他。

    郦云溪将这些看在眼里听在耳中,心中暗惊,总觉得梅江影这般对郦南溪与平日里有些不同。

    梅江影看着那边沉默了的兄妹四个,又朝郦南溪多望了几眼,这便发现她神色有些沉郁不似之前那般欢快。

    梅江影轻拍了下椅子扶手,起身道:“其实我听闻后想要过来一趟,本是打算谢谢六奶奶上次相帮之事。”说罢,他与郦云溪道:“还记得上次我说那花那草都不成了么?是六奶奶帮我救活了的。”

    听闻这话,郦云溪方才晓得为什么梅江影待郦南溪不一般,先前提着的心就放了下来,叹道:“怪道三郎待西西不一般。”

    他暗想,能被梅三郎称为“友人”的,这天底下统共就没几个。西西能和梅三郎友好相处,倒也不错。

    梅江影听了那句“不一般”笑容僵了一瞬。他十指不由得缓缓握紧,唇边的笑意却是愈发深浓。慢慢侧首朝向郦南溪,开口时语气十分轻松自在。

    “其实我也的确想喝六奶奶一杯茶。当年去江南的时候,云溪曾邀了我同饮一壶茶。我没料到那是花茶。细品那茶极妙,我就赞了几句。后来云溪邀我去家里玩,说家中幺妹会做花茶。我给拒了。”

    他顿了顿,又笑,“最近我一直在想,也不知郦家幺妹泡出来的茶是个什么滋味。只可惜与六奶奶相交颇久,未曾得偿所愿。”

    这就是再一次解释那和“茶”有关之事了。

    如果是旁人说出了那样的话来,少不得要被人诟病。但梅三郎肆意惯了,他做什么不合常理的事情,但凡认识他的,都不会觉得有甚怪异。更何况此人爱花,喜欢极好的花茶,也是情理之中。

    郦南溪哭笑不得,“没有花茶,我如何泡的来?”想了想又道:“家中还有一些,是我春日无事时所做。不若我回去后让人送去梅府给公子吧。”

    这回梅江影的眉梢眼角俱都染上了深浓笑意。他朝着郦南溪轻轻颔首,“那就谢过六奶奶了。”

    中午的时候,沈太太在花园里摆了几桌酒席,宴请各位宾客。顺带着给范老先生贺寿。

    郦南溪之前没有准备寿礼。先前听闻姐姐说起了这事儿后,让人给重廷川送信的同时,也叫他们去准备了一份贺礼。只不过,她让人买来的那个福如东海纹样青花瓷瓶不过是贺礼中的一部分罢了。她又去花园中择了菊花和各色配花,仔细的插入瓶中。

    当她将这些做完之后,午宴就也开始了。

    范老先生身形干瘦,蓄了三尺长须,穿着宽大的长衫,很是仙风道骨。他神色端肃,虽说是来参加自己的寿宴,手中却还是拿了一卷书册,无事的时候就看上几眼。

    众人纷纷送上贺礼。单单只祝福他寿辰的,老人家都是淡淡笑了下,而后收了。

    瞧见郦南溪的插花后,范老先生将书卷放下,很是认真的绕着瓶子左右细看了半晌。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范老先生方才颔首将花瓶备下,笑着与郦南溪道:“不错。”

    他老人家的一声“不错”,可着实难得。

    周围所有人俱都望向了桌上那瓶花。

    梅江影本是没有备礼。看到郦南溪送了插花,他就解下腰间玉坠,送给了范老先生。

    那玉坠上的缠枝纹是梅江影亲自雕的,十分精美。范老先生看了后,亦是赞了二字:“尚可。”

    梅江影去看郦南溪。

    郦南溪想到了自家夫君那平日里说的那“不错”和“尚可”,恰好就笑了。只不过根本没有望向梅江影那边。

    重芳柔是跟着沈太太一同过来的。她走在沈太太的身侧,笑容十分的温和柔美。待到落座的时候,沈太太亦是邀了她在旁同坐。

    郦南溪看到后,不动声色的细细观察了下重芳柔,又朝在旁边侍立的霜玉霜雪使了个眼色,示意姐妹俩紧盯着重芳柔。莫要一个不小心,就让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霜玉霜雪都是会功夫的。郦南溪来之前就和两人说过要她们留意重芳柔,姐妹俩心里有了底,见状后悄悄点了下头。

    郦竹溪没有留意到主仆间的这些示意。她只知道这了两个丫鬟原先不是伺候郦南溪的,应是郦南溪到了国公府后才收的人,见状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郦家姐妹心思各异之时,就听旁边沈大奶奶笑道:“六奶奶家的这位妹妹可真是个喜庆人。我家太太轻易不和人这般热络,这位姑娘可是得了太太的另眼相看了。”

    说罢,沈大奶奶又去看旁边的沈三奶奶,“弟妹,你说,是不是呢?”

    沈大奶奶乔氏是世子夫人,正是世子沈青梓之妻、沈玮沈琳姐妹俩的母亲。她出身武将之家,说话素来无所顾忌,也正因此惹恼了沈太太,结果一双儿女都被沈太太带到了自己身边养着。

    沈三奶奶莫氏则是沈太太娘家的侄女,寡言温顺,刚进门不久,极其得沈太太欢心。听闻沈大奶奶那番话,三奶奶抬头看了眼,讷讷的“嗯”了声,再没言语。

    乔氏就凑到了郦南溪的跟前,轻声道:“她是个闷嘴葫芦,你若是看不惯,无需理会她。我们吃我们的酒就好。”因着家中父兄都是武将,她酒量很是不错,自顾自给郦南溪也倒了酒。

    郦南溪苦笑婉拒,“我酒量不行。大奶奶还是饶了我吧。”

    乔氏十分惊奇,“莫不是国公爷在家中都不饮酒?”

    “倒也不是。国公爷吃酒,我却是吃不得。”郦南溪说道:“酒一入口,我便会醉。”

    乔氏笑道:“那有什么?夫妻俩之间有甚可怕。喝醉了是常有的事情。有时候醉了兴许更好。”

    她这话说出口后,郦南溪本还没觉得有什么。毕竟她和乔氏不甚熟悉。但看郦竹溪不悦的看了乔氏一眼,她才有些反应过来,乔氏说的夫妻间“更好”是哪方面更好。

    因着沈家是姐姐的婆家,郦南溪倒是了解了一下沈家的情况。但对于乔氏,她也不过是知道乔氏的父亲原本是重廷川手下的一名副将,立过不少战功。乔氏嫁来做世子夫人,本就是沈、乔两家联姻,乔氏与世子的关系并不算太好。其余的她就没那么清楚了。

    郦南溪不知该如何接口才妥当,脸红红的朝姐姐求助。

    郦竹溪笑道:“大嫂,我妹子一喝酒就要上头,若是说错话、做错事,那可就麻烦了。”

    乔氏想想自己兄弟有时候也会喝多了酒误事,听闻郦竹溪这话就歇了刚才的心思。只劝郦南溪道:“往后六奶奶也学着饮酒才好。平日里太太们聚一聚,这是少不了的。”

    她这话倒是真心实意的在劝郦南溪。不管对或错,心意总是好的。郦南溪就朝她笑了笑。

    说着话的功夫,乔氏忽然朝前面扬了扬下巴,与郦竹溪说道:“弟妹,你瞧那边。人家那酒喝的可是极好。”

    郦竹溪顺着她指的方向望过去,眼神顿时变了。她双手紧紧的揪着帕子,脸色慢慢转白。

    郦南溪也瞧过去,才发现正有个身姿袅娜面容娇媚的女子在给沈青宁斟酒。仔细观察姐姐神色,她想着势必就是那沈太太遣了去沈青宁身边伺候的名唤“香巧”的丫鬟。

    虽说有很多人家的婆婆都会给儿子安排妾侍,做媳妇儿的一般也会顺势答应下来,但是她家的女儿不同。

    郦四老爷根本没有想过纳妾,一心一意的对待庄氏。

    因着父母关系投契,所以郦南溪和郦竹溪也希望自家的夫君能这般专心对待自己。

    郦南溪知道,如若重廷川哪天身边凑过来一个女子,自己定然是恨不得要将那人即刻赶出去、再不在眼前出现的。

    思及此,郦南溪知晓姐姐心里定然很不是滋味。

    她握了郦竹溪的手,轻声宽慰着。

    偏偏这个时候,沈太太将那香巧唤了过来,低声吩咐了几句。那香巧回到了沈青宁身边的时候,行事就愈发无所顾忌了。

    乔氏与沈太太素来不和。与二奶奶郦竹溪关系倒是还算不错。她凑到郦南溪这边,轻声道:“今儿是范老先生寿宴,二叔就算不喜那香巧做派,也不敢明着呵斥她,免得搅了这喜庆气氛。”

    这简直就是在间接提醒郦南溪了。

    郦南溪本还想着这是旁人家的家事,无法多管。且姐姐说了,姐夫待她一片真心,不用多管那名唤香巧的丫鬟。但是,看到重芳柔亲切的挽着沈太太的手臂、还偶尔朝香巧那边看过去后,郦南溪不由得重新思量开来。

    虽然觉得重芳柔和那香巧不应该认识,但为了姐姐这边的稳妥,郦南溪沉吟过后缓步行到了沈太太的跟前,浅笑着说道:“我有个不情之请,还请太太能够体谅,答应了我。”

    郦南溪身为国公夫人,且夫君是天子近臣,她的身份比起沈太太来更要尊贵许多。沈太太忙起身说道:“卫国公夫人不必如此客气,有事尽管说了就是。”

    “我身边的丫鬟不太熟悉贵府的规矩,所以行事不够妥当。我想央了沈太太,遣个人来帮我布菜。”

    “您何须如此客气。自然可以。”沈太太说着,就想要身边的丫鬟去服侍郦南溪。

    郦南溪笑着婉拒,迟疑着说道:“我倒是瞧中了个丫鬟,不知合适不合适。”

    沈太太笑道:“您尽管说了。不拘是谁,我都给您叫来。”

    郦南溪缓缓笑了。她遥遥的指了那名唤香巧的丫鬟,说道:“我看她甚是乖巧懂事,比起旁人来更仔细些。不若就她罢。”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