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武将宠妻手簿 > 61..9.9#最新|章节

61..9.9#最新|章节

作者:子醉今迷
    重廷川缓步走到卧房门口,静静听着里面传来的细微哗啦水声,面容愈发冷肃凛冽。

    丫鬟婆子们看他周身寒气逼人,生怕是他因了不能进房门而着恼,俱都收起了先前的欢快嬉笑模样,一个个噤若寒蝉,放轻了步子去做事,半点声响都不敢发出。

    郭妈妈唯恐重廷川是生郦南溪的气,赶忙低声道:“爷,奶奶如今受不得寒,还请爷……”

    她话刚说到一半,就见重廷川猛地回过头来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那一眼中满含煞气。郭妈妈一瞬间就看懂了,那是在警告她,让她闭嘴。

    郭妈妈生怕自己再多言反倒是要牵连了郦南溪,急急低下了头,不敢多管多问。

    重廷川脚步挪动,又往前迈了一小步。近乎紧贴着房门。

    里面的水声好似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悉悉索索的轻微声。

    许是在穿衣服?

    他强行按捺住心里的诸多情绪,努力将思绪全部放在听力上。可越是去听,心里的那团火就烧得越旺。

    终于,悉索声也完全消失不见,如今是轻巧的脚步声。

    重廷川再也忍耐不得,不顾旁边郭妈妈的惊呼声,砰地下抬手将门推开。

    他快速闪身入内快速将门闭合。而后右手背到身后,慢慢将门从内栓柱了。

    郦南溪正拿着布巾擦拭湿发。看到重廷川,她很有些意外,笑道:“六爷怎的这么早就回来了?平日里可是得比这晚一些。我还想着趁你没回来赶紧沐浴,没想到还是晚了些。”

    屋子里氤氲着温暖的湿气。还有就是,她身上的淡淡的香气。

    那香气他早已十分熟悉。可是今日,这味道让他尤其着迷,也让他尤其沉醉。

    重廷川大步走到郦南溪身边后,并不似以往看到她擦着头发那般拿过布巾帮忙擦拭。而是一把将她搂入怀中,贪恋的在她脸颊边和颈侧不住轻吻,又低声喃喃:“好香。”

    平素他也说过这样的话,郦南溪倒是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

    此刻她在意的却是另一件事。

    “六爷回来还没洗漱过吧。”郦南溪不轻不重的推了重廷川一把,“我刚洗完。再闹下去还得再洗一次。”

    重廷川动作缓了一瞬。

    ……是了。他身上还有些脏。

    小丫头的第一回,总不能就这样胡乱对待。

    他努力控制住自己,慢慢将手撤了回来,慢慢后退小半步离开了紧贴着的她。

    忍不住俯身在她唇上轻吻了下,重廷川声音低哑的说道:“我很快就好。”说罢,他疾步转到了屏风后,脱衣沐浴。

    郦南溪急了,说道:“六爷,那水……”是她刚洗完剩下的,“不如稍等下,换些新的?”

    水里都是她的芬芳味道。

    重廷川有些迷醉,长腿一迈进到里面,“不用。这样很好。”

    郦南溪总觉得让他用自己剩下的有些不妥。虽然她每天都会沐浴,那水也并未怎么脏。但她还是不由得脸红了红。

    重廷川快速的洗着,却半点也不敢马虎,仔仔细细的洗着身上。总觉得若洗的不够干净,就对不住这么早就将身心交给了他的小娇妻。

    待到确认身上再没有半点儿的污痕,重廷川方才满意,跨出了浴桶急急擦着身上。

    旁边的案几上放着郦南溪给他准备好的干净衣衫。

    重廷川等不及全部穿上,只披了件外衫就匆匆转了出去。可是,放眼环顾四周,又哪里看得到小丫头的身影?

    “西西?”他唤了一声,才发现嗓子已经哑的说不出话了。轻咳一声,复又再次柔声喊道:“西西?”

    没有人回答。

    他察觉不对,忽地记起了沐浴之时听到的那一声轻微门响。当时没有多想,如今看来——

    重廷川三两步走到窗边,将窗上竹帘轻轻掀开,而后把窗户推开,朝外环顾。

    ……果然。

    小丫头正在外头吩咐丫鬟们做事。她看上去很高兴,面带甜美笑容,十分愉悦。

    就连他在窗边细看都没发现。

    重廷川沉沉的叹了口气,认命的回到案几旁,把干净衣裳一件件套了上去。又把头发擦干。

    耗去了这些时候,原本直挺挺的某处已经恢复如初了,他这才踱着步子走出了屋子。

    丫鬟们一看到重廷川那紧绷的神色,就吓得不敢再言,一个个低眉顺目的躬身而立,再不敢抬头去看。

    郦南溪察觉到了她们骤然间的变化,回头去看,就见重廷川正朝她行来。

    郦南溪笑着迎了过去。

    重廷川看到她的笑颜后,先前聚积的那些情绪就瞬间不见了。

    他无奈的抬手扣住了她的五指,低声问道:“在忙什么?”

    “在备礼。”郦南溪道:“今日收到了姐姐的请柬,邀了我明日去庆阳侯府玩。我想着葵水已净,就用浴桶沐浴了下,明日刚好换了新衣衫去做客。”

    重廷川旁的话都没有听到,只“葵水已净”四个字在脑海中不住盘旋。

    ……真想立刻将她搂在怀里好好疼惜一番。

    他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但他知道,小丫头怕羞,若是在旁人面前有什么出格举动,她怕是要恼了他。

    按捺住心里头的诸多情绪,重廷川憋出了一个“嗯”字,扣着她的手轻声道:“今日忙什么了?回屋和我说说?”

    “忙的事情倒也不多。不过现在没法回屋,我还得去厨里看看晚膳准备的如何了。”

    郦南溪说着,看周围丫鬟们都在他的威压下不敢抬头,就踮起脚来,搂着他的脖子快速的在他唇角轻吻了下。

    重廷川瞬间就心情舒爽起来,低笑道:“怎么这么乖巧?”说着就在她腰后捏了一把。

    郦南溪红了脸,不好意思说他刚才用了她的剩水,她心里过意不去,只轻声道:“爷今日早回来陪我,我自然高兴。”

    重廷川随口应了一声,大手在她腰侧流连着,就想往她腰下的地方行去。

    哪知道刚刚触到腰下有点起伏的地方,她却忽地说道:“哎,忘了和厨里说声,今儿可以开始备上红枣了。”说着就急匆匆而去。

    重廷川望着空落落的掌心,只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掌心一样,瞬间变得空落落的。

    晚膳早已经在准备了。不过是忘了红枣这一项,郦南溪和她们说了声,备着红枣的时候,晚膳已经准备妥当。

    重廷川正在屋里看书。

    但凡他在家的时候,丫鬟们都是不能进房门的。几位妈妈就将晚膳一一摆了上去,而后悄悄出门,将房门掩好。

    饭菜的香气瞬间充溢着整个屋子。

    但重廷川的视线,却始终没有落到手中的书册上,也没落到那边的饭桌上。而是紧紧的跟着郦南溪。看她将摆好的碗箸稍微挪动,放到他最熟悉最顺手的位置。又看她将他喜欢的菜式搁到了他的座位前。

    重廷川再也忍受不住只这样单单看着。他一把将书册丢开,疾步走到她的跟前,从后面紧搂住她,微微躬身将下巴放到她的发顶,轻声问道:“在忙什么?”

    “六爷不是看到了么?”郦南溪微笑:“准备吃饭。不知道是不是葵水净了的关系,身子感觉清爽了许多,所以饿的尤其的快。”

    重廷川一听她饿的厉害,不敢这个时候强行闹她,就在她发顶蹭了蹭,拉了她的手一同落座。

    方才她刚刚沐浴完,脸颊还是沐浴后红扑扑的样子,十分娇俏可人。

    若是往常,重廷川少不得要轻吻一下看她脸色更红的样子。可他怕今天自己再这么做的话会忍不住,就只能弃了这个打算,抬指轻抚了下她的脸颊就作罢。

    郦南溪没有察觉到异常,自顾自的给他和自己夹着菜,说道:“六爷今日怎的回来那么早?”

    重廷川就将事情大致和她说了。

    郦南溪顺势笑着就此事与他讲了些话,又和他说了下今日自己在府里做了些什么。

    两人这样说着聊着,没几句的功夫,重廷川就搁下了碗筷吃饱了。

    郦南溪吃饭慢。又因和他闲聊,故而更慢一些。

    此刻她才刚吃了小半碗饭去。重廷川看她只吃蔬菜不吃肉食,就拿了酱排骨,给她一点点的将上面的肉剔了下来,搁到了她的碗里。

    郦南溪就说着话的功夫慢慢将碗里的排骨肉都吃的干干净净。

    他早就发现了,小丫头平日里吃这些比较少。但他给她弄了,她一般就会吃下去。除非是有肥肉,她才会犹豫半天都不去动。

    她不喜欢,他就也不勉强。把肥肉从她碗中挑出来,往后剔肉的时候只管捡了瘦的给她,一点肥的都不带。

    小丫头顿时吃的快了不少。

    看她吃的香,他就也高兴起来,不动声色的又给她添了不少排骨肉。觉得她再吃就会撑了,这才住手。又夹了不少她喜欢的菜蔬搁到她的碗里,免得她来回夹麻烦。

    这些作罢,重廷川就开始放下手中的一切,静静的凝视着她。

    郦南溪本还没有察觉不对。偶然一次和他说话的时候,听他说的漫不经心,全然不似平时那般轻松自在,这才发现了不对劲,就抬头望向了他。

    哪知道刚看过去,她就发现了他那专注的眼神。还有双眸深处暗含的汹涌暗流。

    郦南溪手指一颤,忽地想了起来,前几日来葵水的时候,他总在那边半真半假的抱怨着,不住问她,到底什么时候月信的信期才能过去。

    如今、如今可是已经没了。

    郦南溪忽地觉得有些紧张,慌忙低下头继续用膳。可是那些饭粒和菜怎么都不如之前香甜了。好像有些发干,又好像有些发涩。让她口干舌燥的,食不下咽。

    重廷川瞧出了她的不自在,不由莞尔。

    “怎么了?”他抬手,用手背碰了碰她的手背。

    “没、没什么。”郦南溪讷讷说道:“就是好像有些吃不下了。”

    “唔。”重廷川点点头,“那就让人将东西撤下去吧。”他转眸朝窗户那边看了眼,“好似也到了就寝的时候了。”

    “不不不。”郦南溪急急说道:“我觉得我好像也没那么饱。不如,再吃点?”

    重廷川好笑的看着她,目光中透着了然,轻轻颔首。

    郦南溪愈发的浑身不自在起来,捏着筷子吃了好几口都食不知味。

    “该来的迟早都要来。”重廷川语带笑意,慢条斯理的用布巾擦着手,“你再这样磨蹭下去,我不介意喂你吃。”

    郦南溪大窘,赶忙三两下将饭扒进口中,低着头慢慢嚼咽。

    她难得这样狼吞虎咽一回。两颊鼓鼓的,很是有趣。

    重廷川看她这般模样,当真想即刻就把人搂紧怀里好好疼爱着。只可惜他刚才帮忙剔排骨肉,手上沾了些油腻汤汁,只擦是擦不净的。

    他暗暗惋惜不已,唤了人来将桌上食物撤去。又让人打了水来准备洗漱。

    郦南溪的手很干净。稍微洗一洗就好。重廷川的手上沾了油,少不得要多洗几次。不过,郦南溪的动作比他要慢一些。因此等重廷川手干净了且也洗漱完毕的时候,她也才刚刚好。

    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和平日里不一样的光彩。

    只不过,他的是渴望,她的是害怕。

    郦南溪下意识就转身想逃,被他从后面揽住了腰身动弹不得。

    重廷川一把将她抗在肩上,快步到门口将门拴牢,这才抱了她往床铺而去。

    天旋地转间,郦南溪被他这样一抗一抱惊得心里发慌,挣扎着说道:“我会走。”

    “我知道。”重廷川轻声道:“可我不想让你走。”

    “为、为什么?”

    “因为——”他动作轻柔的把她放到锦被上,当即俯身而去,“因为那样太慢了。”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火热的吻便铺天盖地而来。

    辗转,吮吸,带着强烈的情绪,又急又烈。

    郦南溪双手被他单手扣住,无法挣脱,只能无力的承受着。

    她的衣衫不知何时被除了下去。

    肌肤接触到清凉的空气,郦南溪忍不住瑟缩了下。但是下一刻,就有热烫的肌肤贴了过来,紧紧的挨着她,让她无处去逃。

    “我。我害怕。”感受到抵在腿间之物,郦南溪终是恐惧了。

    平日里他让她帮忙,她只是觉得太大了她的手很酸。如今想到那要进到身体里去,惊骇之下,身子不住轻轻发抖。

    “莫慌。”熟悉的沉沉的低笑在她耳边响起,“等下你就顾不上怕了。”

    郦南溪还想辩驳,谁料他的手指已经探入,轻车熟路的开始开拓。

    不多时,身体感受到愉悦。郦南溪头脑昏沉沉的,根本无法思考。身子软成一团,根本没了力气。

    就在她半点反抗能力都没有的时候,突然,剧痛袭来。

    她无法控制的惊叫出声。却在下一刻,口唇被他含住。所有的叫声都被他尽数夺了去。

    “总得来这么一次的。莫怕。往后就好了。”

    他急急说完,复又吻了上去。大手紧扣住她的腰身。

    他虽然不忍心让她疼,但也知道女孩儿终究都得经历这个,越是来来回回不坚定,疼的时间越长。

    郦南溪想要后退,想要逃。但是腰身被扣住,根本退无可退。她只能让那巨物将自已撑裂,浑身发颤的承受着。

    待到终于成了,重廷川根本忍耐不得,粗粗喘|息着,慢慢动了起来。

    初时还能顾及着,一点点的轻轻来。可是蚀骨**的滋味让他渐渐控制不住,速度越来越快。

    郦南溪哭出了声,“我不行了。你快一点。”

    “好。”他在她唇边轻轻吻着。速度越来越快。

    郦南溪想说是让他快点结束,不是这个快点。却因身体处在疼痛和欢愉之间,嗓子发哑根本没法说话。

    也不知过了多久。

    久到她都觉得身体不是自己的了,他才开始了最猛烈的进攻。

    虽说身体感受到了愉悦,可是,疼痛更甚。

    郦南溪承受不住,在那感受最为强烈的一刻来临的时候,终是喊出声来,晕了过去。

    早晨醒来之时,还没睁开眼,思维尚还混沌着,她就感觉到了不适。全身都在叫嚣着,又酸又疼。腰尤其的酸,腿间尤其的疼。

    郦南溪动了动身子,咝的倒抽了一口了凉气,难受的不由轻哼出声。

    就在这个时候,有温热的大掌抚在了她的腰间,在她腰后轻柔按揉着。

    “还难受的厉害?”重廷川看她眉心紧蹙,心疼不已,在她眉间轻吻了下。

    听到他的声音,郦南溪的身体不受控制轻轻颤了颤,而后慢慢睁开眼,看向他。

    男人神色柔和,正静静的凝视着她,眼中的温柔是她见惯了的,却又比以前更为深浓。

    有什么正硬|硬的抵着。郦南溪忽地记起来昨晚的情形,脸色瞬变,血色尽褪。

    重廷川知晓她定然是被昨日里的疼痛给吓到了,给她揉着腰身的动作愈发轻缓了些。

    “莫怕。”他在她的耳边呢喃,“往后就好了。再不会这样的疼。”

    “真的?”郦南溪害怕的问道。

    她昨日可是真的怕了。从小到大都没那么疼过。

    重廷川也是头一次经历这种事情,哪里知道那许多的知识?不过是和小丫头在一起的时候让她没那么难受,所以成亲前皇上遣了宫里的嬷嬷来跟他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多打听了几句。

    不过嬷嬷好似是说头一次疼。往后就没事了。

    于是重廷川颔首道:“你且放心。就第一回疼一些。”

    他素来不曾骗她。郦南溪听闻,这便放松了许多,伸手揽住他的劲瘦,往他胸前蹭了蹭。

    重廷川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昨晚那**的滋味是他平生从未经历过的。且,和他共赴巫|山的是他最珍惜的小娇妻,那种感觉,当真是妙不可言。

    他近乎一夜都无法入睡。给她洗干净后,他又沐浴了一回,一直搂着她,沉浸在那般甜美的滋味里,许久都回不过神来。

    如今她这样紧贴过来……

    重廷川有些忍不住。却怕她内里伤口还未痊愈,故而只能强忍着。

    和以往不同的是,这回憋了好半晌,那股冲动都没法强压下去。

    重廷川就想着和她商量下,能不能再来一回。可是和她说了后,她却没有反应。

    腰间环着的手渐渐松开。

    重廷川发觉不对,低头去看,才发现郦南溪竟是又重新睡过去了。

    再次醒来,天已经大亮。

    郦南溪郁闷的发现,歇的久了之后,自己身上的痛楚非但没有减少,反倒是更厉害了些。

    她抱着被子半天爬不起来,看着床边穿衣的男子,瞧着他那神清气爽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为什么我那么难受,而你根本没事?”郦南溪郁闷的问道。

    重廷川系着腰带的手滞了下,侧首笑看她,“或许多动一动就不会疼了。”

    看着他那满含深意的笑容,想到他昨天晚上那果真是接连不断的“动一动”,她气得背转过身子朝向墙内,不理他。

    重廷川看她这样难受,也是心疼。在她唇边轻吻了下,说道:“我已经遣了人去庆阳侯府,说你今日不适,推迟几天再过去。今日你在家里躺着,好好养养。晚上我尽早回来陪你。”

    即便身上再难受,但,自家夫君能够体谅到她的不适,心里终究是好过了许多。

    郦南溪不忍心让他带着对她的愧疚离去,慢慢的转过身来,低头看着锦被上的缠枝花纹,说道:“那你可要早点回来啊。”

    她素来大方得体,从不会因为她自己的事情而让他为难。所以,这一句“你可要早点回来”,对她来说已经是极其难得出口的。

    也正因为这样,重廷川晓得小丫头怕是这回真的疼狠了,难受狠了。

    他倾身在她唇上落下了个轻吻,喃喃说道:“我保证。”

    眼看着再不走定然要误了时辰了,重廷川这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他走了后,郦南溪原本打算起来照常做事。但她试着撑起身体的时候方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种疼痛。

    那种疼是在身体内的,稍微牵扯到,就会蔓延到全身,痛的她浑身发颤。

    郦南溪跌躺回床上。后腰和床铺触到,又是一阵难受。

    她拧着眉缓了好一会儿方才适应了些,最后一点点的坐起来。

    锦被滑下肩膀,郦南溪下意识的就去拉起来它。可是低头的瞬间她望见了身上不对劲之处。仔细一看,立刻倒抽一口凉气。

    身上居然都是他留下的斑驳痕迹,触目惊心,比以往每一次都要更多。

    郦南溪把那罪魁祸首狠狠的腹诽了好一通,这才喊了郭妈妈进来,让她伺候着穿衣。

    郭妈妈独自进了屋。看到郦南溪身上的印记后,她心疼的紧,却也不好当着郦南溪的面说重廷川的不是,免得夫妻俩起了嫌隙。

    但是,给郦南溪穿衣的时候,看到郦南溪强忍着痛楚的模样,郭妈妈终是忍耐不住了。

    半夜里打水换床单的,就是她和岳妈妈她们。只不过当时床单是姑爷已经用房里备用的水洗过了的,她们看不出什么痕迹来。只瞧见重廷川神清气爽的穿着衣裳,郦南溪裹在锦被里被他抱着,还以为两人当时和乐的很。

    如今看郦南溪这样,分明是被重廷川折腾狠了。

    郭妈妈并不知郦南溪这是头一次和重廷川圆房。看到郦南溪这般,她只当是重廷川不懂怜香惜玉,折腾得她到了这个地步,登时气道:“姑爷怎么也不轻着点!”

    郦南溪心有戚戚焉,握了郭妈妈的手,千言万语化在了这一握中。

    郭妈妈扶了郦南溪起身,亲手伺候她洗漱和梳发打扮。待到郦南溪歇了会儿舒适点了,这才让丫鬟们进屋。

    郦南溪晌午之前就没有走出卧房去。就算她想走,腿间的疼痛也让她迈不开步子。

    整个上午,她都在思考一个问题。

    姐姐当初出嫁后回门的时候,看上去精神好得很,甚至于比平日里还要气色好很多。

    当时姐姐也应该是圆房后不久,怎的到了她这里,就成了这般痛苦的状况?

    思来想去,郦南溪都寻不出答案来。用过午膳后,她就想悄悄的寻些这方面的书来看看。

    哪知道重廷川持身极正,从不买这种书来看。翻遍了他整个的藏书楼,都没瞧见相关书籍。

    郦南溪就想到了出嫁前母亲留给她的那两本压箱底的书……

    她只能把伺候的人尽数遣了出去,脸红红的找出书来看。

    可是那上面只有画,没有字。偏那些画一个个的都让她无法直视。快速翻了一遍后,非但没有半点儿的帮助,还让她对那些千奇百怪的姿势愈发惧怕了些。

    郦南溪悄悄的把小册子重新塞回了箱子里。

    就在将衣服重新压在小册子上面的时候,郦南溪忽然有些后悔了。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当时成亲前一夜,母亲曾经和她说过有关夫妻圆房的注意事项。

    因为母亲和她讲了,葵水未来的事情已经告诉了重大太太,她和他成亲后不用立刻和他圆房。因为太过害羞,所以母亲叮嘱了的那些羞人的话她并未仔细去听。

    现在想想,或许当时就有有用的对付法子也说不定?如今却只能靠她自己来想办法了。

    恰好也到了午睡的时候。

    郦南溪歇下后,和郭妈妈说了声,自己这次要多睡一会儿,若是没有旁的事情莫要随意叫醒她。

    旁人不晓得,郭妈妈却知道郦南溪是真的不舒服了,自然是颔首应下。

    其间有不少事情来找郦南溪定夺。

    郭妈妈无论大小给全部拦了下来。

    ——在她看来,郦南溪休息好了比什么都强。比起郦南溪的身体康健来说,除非是天塌下来的事情,不然都算不得大事。

    前一晚没能睡好。郦南溪这一歇,直到日头西落方才渐渐醒转。

    只不过,让她醒来的也并非是她睡饱了的缘故。而是那在她身侧不住揉捏的大手。

    熟悉的清冽气息近在咫尺。

    郦南溪晓得是重廷川,就也没有睁眼,只含含糊糊说道:“六爷怎么回来了。”

    “我说过要提早回来陪你。自然要早些回来。”重廷川看她懒懒的模样,心疼的紧,轻声问道:“还是很疼?”

    “嗯。”说到这个,郦南溪倒是彻底清醒了,扭头朝他抱怨,“快疼死我了。”

    重廷川原也只当她疼过一次后就没事,却没料到过了一个白天了依然这般难受。

    刚才他回来后听闻郦南溪还在睡觉没有起身,就察觉不对。待到郭妈妈明里暗里的示意他要怜惜着奶奶些,他才意识到问题比他想象中更要严重。

    “睡了多久了?”重廷川立在院中问郭妈妈。

    “从午睡到现在都没有醒过。”郭妈妈忧心的道。

    重廷川就在旁边西厢房里快速清洗了下。因着不愿在卧房进进出出的扰到郦南溪休息,他又让岳妈妈从旁边库里拿了身干净衣裳换上。看着身上整洁干净的了,这才迈步入屋,躺在了郦南溪外头。

    他本想轻轻给她揉一揉身子,或许能够让她的不适缓解。却没想到动作再轻也还是吵醒了她。

    重廷川慢慢靠近郦南溪,将她好生包裹在怀里,轻声道:“太娇气了。怎么能这么疼呢。”

    他这话语里字字句句好似在说她娇气,其实口气十分自责,满满都是懊悔。

    郦南溪知晓他是疼惜她的,自是不会因为他那句话而恼他。反倒是哼道:“还不是怪你?”

    午睡前她就躺在床上反反复复思量过,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后来将要入睡的时候,她忽然明白过来一件事。

    或许她疼成这样,并非是她体质如何,毕竟张老太医说过她身体无碍。

    所以,应该他那里……

    想想也是。他身体本就十分魁梧,比常人要高上许多。想必其他地方不同寻常也是自然的。

    重廷川喟叹道:“是我不知轻重。往后我会小心。”说着话的功夫,他的声音已经开始不同于平常,渐显沙哑。

    昨日才刚尝过那般**的滋味。如今娇妻在怀,即便重廷川再不想去扰了她,身体的反应还是不可避免。

    郦南溪离他那么近,自然是发现了的。

    当时的痛楚还记在心里。她赶忙想要逃离。却被他一把捞进怀里搂得更紧,不准她逃脱。

    “怎么了?”重廷川生怕她彻底恼了他的鲁莽,不想他再靠近,心里很有些担忧,“莫不是我力道用的不好?”

    语毕,他给她按揉的动作又轻了些。

    郦南溪扭着身子不肯轻易在他怀里待着。察觉到某处的变化,她不敢再更靠近。

    “太疼了。”她抱着被子不肯撒手,“……太大太长,我受不住。不来了好不好。”

    任凭哪一个男人听到妻子说自己大和长,心里都会十分愉悦的。

    重廷川也是如此。

    他原也是想着今日不能再闹她了,即便身体叫嚣的厉害,也准备强行压住,再多留一天让她养养身子。

    但是,这样的话听到耳中,让他心情大好。

    重廷川搂着郦南溪,大手在她腰间不住摩挲,并未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反倒是低笑道:“日子久了就习惯了。”说罢,他轻咬着她的耳垂,“放心。以后你会喜欢的。”又轻轻吻上唇角。

    两人的气息交缠。

    即便是忍耐力强如重廷川,此刻也有些忍不住了,呼吸开始灼热,喘息开始粗重。

    郦南溪欲哭无泪。

    以后?

    那现在怎么办!

    那真的是太雄伟了些。她觉得自己再来一次怕是要交代进去半条命。

    郦南溪被他吻得头昏脑胀,断断续续思量了很久,终究是弱弱的开了口。

    “要不然,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同意。”

    只要能让她不再害怕这样的事情,他什么条件都能接受!

    重廷川粗喘着道:“好。你说。”顺手又在她颈边亲了一下,大手依然在她腰间往返流连着。

    郦南溪紧张的心里直发抖。再开口的时候,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我瞧着它能变大也能变小。要不,你让它缩小点了,再进来?”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