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武将宠妻手簿 > 60..9.9#最新|章节

60..9.9#最新|章节

作者:子醉今迷
    郦南溪来了葵水后,腰酸腹胀,很不舒服。白天有些恹恹的提不起精神来。到了晚间,又因身子不适而难以入眠。

    重廷川看着心焦又心疼,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晚上尽量不去闹她,只将她搂在怀里,安抚她快点入睡。

    第二日郦南溪起身后,过了好一会儿才往梁氏那边去请安。

    梁氏看郦南溪精神不济,想她定然是被连日来的夫妻床笫之事亏了身子,所以才会这般的难熬。

    思及往后重六许是子嗣困难,梁氏愈发心中喜悦,就也没有为难郦南溪了,反倒是细细叮嘱了她一番来葵水时需要注意的事项。

    郦南溪本也没想着这事儿能瞒得过梁氏去。

    不过,对于梁氏这样毫不遮掩的表现出自己在关注着石竹苑的一举一动,郦南溪还是很有些反感。

    故而听闻梁氏的那番关切后,郦南溪先是淡淡说了句“谢谢太太”,而后又疑惑问道:“不知太太为何得知此事的?”说罢,她好似十分羞赧的低下了头,“毕竟这事儿我并未声张。”

    “这府里头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得我操持着,自然能够知道。”梁氏的声音十分平静,话中字句却又带着些不以为意的高高在上,“你来的时日尚短,什么都不知晓。我少不得要帮你看顾着点。”

    郦南溪唇角带笑,只点了点头,并未说什么。

    吴氏今日也来了。

    看到郦南溪后,吴氏的脸色很不好看,说话也有些不中听,“母亲自然是大事小事都能照顾妥帖的。怕只怕母亲为了一些人好,一些人却不知感恩。明面儿上乖巧得很,背地里却要说三道四。”

    郦南溪自打来葵水后,心情愈发有些起伏不定。加之身子不适下有些压不住脾气,当即就道:“我不知五奶奶说的何事?莫不是说博哥儿那件?”

    她看着吴氏的脸色瞬间变了,就道:“其实并非我不想帮助博哥儿进清远书院。实在是无能为力。”

    吴氏冷笑道:“六奶奶回家写封信就能解决的事情,如今推三阻四,可见那‘无能为力’也不知有几分是真的。”

    郦南溪懒得和她多说,撇开目光不理会。

    旁边重廷晖本是下一堂课将要开始正打算要走了。见到这一幕后,他的脚步又停了下来。

    “五奶奶说的是清远书院?族学里的先生很是博学。五奶奶为何要让他去书院?”

    吴氏刚才看到郦南溪后只想着和她争吵,没有多想。被重廷晖这样一问她才想起来郦南溪已经将那事儿说出了口。

    吴氏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赶忙与梁氏辩解。

    重廷晖与郦南溪道:“这事儿你无需多管。博哥儿自己做错了事情,总挨先生的罚,最起码还只是家中人知晓。若是到了书院去,被旁人知晓他性子顽劣,恐怕旁人都要瞧不起他,断然没人会理他了。”

    吴氏听了这话,哭诉的声音停了一停。

    重廷晖侧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又和郦南溪微微颔首,这便转身而去。

    梁氏一直神色平静,甚至于带了点淡笑的看着这一幕幕。

    她很乐意看到重六夫妻俩和老五一家离心。

    她也很乐意看到重六夫妻俩和九爷重廷晖关系好。所以,她这些年一直任由儿子重廷晖和那重六来往密切,却从不去刻意阻挠。

    只有廷晖和重六关系好了,往后重六看到廷晖的儿子乖巧听话,才会过继了廷晖的儿子当嗣子。

    那么,她的心愿也就能够成真。

    只是需要敲打敲打的时候,她也不会放过去。

    郦南溪将离去之前,梁氏说道:“有些事情你若是拿不定主意,不妨来问问我。即便我也不一定晓得该如何处理,但我定然会为你考虑就是。”

    她难得的对着郦南溪笑了,“即便你不问我,我也会替你提前考虑下。毕竟这府里的事情我都看着管着,哪里有点不妥,我也是尽皆知晓的。”

    郦南溪回头看向她,“倒也不用麻烦太太。有六爷在,我倒是没甚担心的。”

    说罢,郦南溪也没去理会梁氏如今的神色如何,自顾自走了。

    出了梁氏的木棉苑后,秋英颇有些忿忿不平,“太太这是何意?将手伸到石竹苑里去了?”她压低了声音悄声道:“奶奶放心,您的吃食和衣物婢子们都小心着呢。坏不了事。”

    秋英刚才随侍在侧,候在门口。梁氏的声音又不算小,所以秋英听了个十足十去。

    见秋英说出这番话,郦南溪知道她是在说梁氏听闻了自己来葵水一事。待秋英讲完后,郦南溪就晓得她是想岔了,笑道:“急什么?有六爷在呢。她所听到的,是六爷愿意让她听到的。六爷不愿她听到的那些,她可曾知道过半点儿?”

    秋英这才放心了些,不过,她的心里还是有疙瘩,“奶奶,不知道和太太的人说起这事儿的是谁?奶奶若是不知晓的话,婢子多留意着些。”

    郦南溪回头望了眼木棉苑。

    “不用多管。”郦南溪道:“你还是如以往一般行事即可。”

    人是已经知道了的。只不过暂时还不到换掉的时候。

    重廷川说了,有时候有个微不足道的窃听者在,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这样一来,他想让梁氏那边听到什么,梁氏那边就能听到什么。

    郦南溪从木棉苑回来后,在石竹苑里稍微歇息了会儿,就往老太太的香蒲院去。

    重二老爷如今已经开始转好。身为晚辈总是要过去探望下。

    彼时徐氏不在,只二房的六姑娘在陪老太太说话。

    看到郦南溪过来,重芳婷就起身问候。待到郦南溪和老太太行礼问安后,重芳婷才复又坐了回去。

    老太太看着郦南溪这脸色泛白的模样,很是焦急,生怕她是过了病症,忙问道:“西西这是怎么了?可是回去后身子不舒服?”

    因着老太太话里提到了“回去后”几个字,郦南溪瞬间明了老太太的担忧为何,忙道:“不是。并非生了病。祖母尽管放心。”又压低声音小声道:“不过是月信到了而已。”

    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小若蚊蚋。但重老太太还是听了个十足十去。

    “原来是这事儿。”重老太太原先往前微微探着的身子这才放松了点,慢慢靠回了椅背上。转念一想,她又怨道:“既是不适,何必来这一趟?到了时候再过来就成。”

    郦南溪笑,“二叔如今病着,六爷没空过来,我总得来探望下才好。”

    听闻这话,重老太太先前的忧虑尽去,转而有些高兴起来,“他如今好了许多。你倒是有心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

    郦南溪看这边没有什么事情。而且重老太太也说了,二老爷如今已经好转,下床吃饭走动都无碍了,只不过需要经常躺着休息养身体。郦南溪就准备告辞离去。

    哪知道重老太太听了她这话后,却又让人给她上了一些点心来。

    “既是来身子,果子就莫要再吃了。凉气太重,容易腹痛。”重老太太指了她旁边桌上的糕点,“这些东西不凉,这个时候用一些倒是无妨。刚才厨里端上了一些来,我和六丫头都已经吃过了。你也尝尝。”

    重芳婷见重老太太有意留着郦南溪,就先告辞离去。

    待到重芳婷走后,重老太太将屋里伺候的人都遣了出去,这才唤了郦南溪一声问道:“不知西西和曾家的那位姑娘可是熟悉?”

    先前郦南溪也发现了重老太太许是有话要和她说。因此,刚才重老太太劝她吃些点心、她去拿糕点的时候,只拿了个一口能够吃下的栗子酥。

    待到老太太问这话的时候,她已经将口中之物咽下,还饮了一口茶润润嗓子。

    “不知祖母说的是哪个曾家?”郦南溪早先听闻了郑姨娘说起曾文灵的那番话,心里已然有了底。但是这些话却不能在老太太跟前直言,她只能装作不知,问道:“而且,又是哪一个曾姑娘?”

    “就是曾巡抚家的。听闻她和你舅家是亲戚。”重老太太说道:“这姑娘前些日子也去了梅家。想必你们是见到了的。”

    见重老太太毫不避讳的说起曾文灵和她一天去了梅府做客,郦南溪倒是不奇怪。毕竟老太太如今是想要问她意见,有些事情就不能遮着掩着。不然的话,双方都没法放开来说。

    “原是她。”郦南溪说道:“我与她并不熟悉。她待我也并不亲厚。若祖母想要问我一些她的事情,恐怕我是没法回答的。”

    她虽然没有明说,但,两个人一同去了梅家又是本来就沾了亲的,过了那些时候却连“熟悉”都算不上……

    老太太心中有了些数,与郦南溪道:“原先这姑娘我也见过一两次。只不过听人说她知书达理,又说她十分聪慧懂事,这就留意了些。如今老七也到了年纪,总该给他留意着些。”

    郦南溪没有料到老太太居然将这话给她摊开说了。

    原先她想着,老太太点到即止就是。但是如今不只是点出来了,还和她明说了是给七爷相看的。

    郦南溪这就将自己先前的一些顾虑给收了起来,与重老太太真心实意说道:“那位曾姑娘一直看我不惯,故而与我并不投契。不过,老太太可以问问旁人的意见。许是她只针对我一个人也说不定。”

    她晓得,既然曾文灵曾经公然的对卫国公表现出了关注,那么重老太太就不可能不知道。

    果然。

    听了她的话后,重老太太并未问她为什么曾文灵会只对她一个人有敌意。

    重老太太思量了片刻,说道:“待我再想想罢。”

    门当户对纵然是紧要。但是,重家不同旁的。可是当今的国舅家。再怎么样,给剑哥儿寻个合适的姑娘也不算特别的难。就是想要选到很合适需要费些功夫。

    原本她还想着那姑娘不过是年少时候有些不懂事,所以乱说过一些话罢了。但现在看来却并非如此。若那姑娘是个心地宽厚的,即便是重廷川成亲前有些念想,也不该迁怒于郦南溪。

    毕竟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算不知道这亲事是帝后两人也点头同意的,最起码,也应该晓得亲事是两家大人做了主的。与郦南溪何干?

    很显然,这很可能就是迁怒了。

    郦南溪看重老太太神色转变,晓得自己的话起了一些作用,就笑道:“女儿家都有些小性子在。说不得是我之前不识得她的时候做错了什么事情而不自知。祖母不妨亲自看看她?”

    这话倒是说到老太太的心坎里去了。

    重廷剑是二老爷的嫡子。亲事不能大意是真。但,只凭着郦南溪的三言两句就断定一个人好坏,太过武断。

    更何况曾文灵的家世确实不错。

    重老太太笑道:“就依着你。改天我让她来家里一趟,招待招待。”

    “我最近身子不方便。到了那天就不来了。”郦南溪说道:“免得我时常要回屋歇着,反倒是要惹了二太太不高兴。”

    她这话明显就是推辞。

    葵水最多六七日就能过去。而重老太太既是要邀请人来做客,为了不让曾文灵发觉不对,定然是要办一场宴席,顺带着请了曾文灵一起来。这样的话,不只是曾文灵不会发现异常,旁人家也不会看出重家有意和曾家结亲之事。免得往后亲事说不成的话,留下旁的麻烦。

    这样算起来,从今日敲定了这事儿到曾文灵来家,少说也得耗去个十天的功夫。

    可重老太太见了郦南溪的明显推辞后非但没有不悦,反倒是又细细叮嘱了她一番,“无妨。你既是身子不好,就好生养着。免得到时候留下什么不妥来,往后的日子就难过了。”

    郦南溪听了后,很有些惊讶。

    她没料到自己那么明显的托辞,老太太都不会生气。而且,老太太说“留下什么不妥”,显然是说曾文灵到时候与她正面对上后,少不得她会沾上点麻烦。

    郦南溪这才有些了解到,为什么重廷川前些日子会肯陪着她往香蒲院走一趟。

    重老太太待他们夫妻俩,确实是不错。

    思及此,郦南溪与老太太说道:“多谢祖母关心。我一定会好好的。”

    重老太太就笑了,“谢什么。左右都是一家人。合该这样。”

    郦南溪有些不舒服,就打算和老太太道别。走之前她忽然想起来一事,说道:“祖母,有件事情我想问一问您。”

    重老太太目光温和的看着她,“但说无妨。”

    郦南溪本想着,当年或许因了曼姨娘和重三爷的事情,所以两房之间起了隔阂,最终一个留在老宅一个去了国公府。她想问老太太,当真认为重廷川无辜么?若是如此,

    但她面对着老太太的时候,又有些迟疑了。

    这个时候问出这个问题,不太妥当。

    再怎么说,老太太明面儿上还是护着她和重廷川的。她初来乍到,若是问出这么个尖锐的问题来,少不得要将这和煦的气氛打破。何苦来哉?倒不如先着手处理紧要的事情。至于旁的,往后慢慢再说吧。

    郦南溪终是笑道:“我听闻红枣最是补气血,也不知如今这个时候吃红枣合不合适。”

    重老太太说道:“平日里补补就罢了,月信期间却不甚适宜。倒不如平日补一补,这个时候停一下。免得血气过重对身子有亏。”

    “多谢祖母。”郦南溪道:“先前岳妈妈给我停了红枣,我还当时她不舍得给我吃呢。”

    重老太太知她在打趣,哈哈大笑,“你只管听她的就是。停几天,过去了再吃。错不了。”

    郦南溪却悄悄的暗叹了口气。

    ……果然葵水期间身体难受故而心情浮躁,容易想错。刚才若真将那问题问出口,少不得要多出些麻烦来。

    以后身体不适的时候还是少走动为妙。

    重老太太却是在听到了郦南溪问自己这样私密的话题后,神色转而柔和起来。

    见郦南溪想要起身告辞,老太太这回却没有立刻允了她,反倒是招手让她坐到了自己身侧。

    郦南溪不解,还是顺势点头走了过去。

    重老太太拉着她紧挨着坐了,握了她的手,与她说道:“川哥儿最近如何?生意可还好?”

    郦南溪瞬间就想到了重廷川挥手送给自己的翡翠楼,颇有些赧然,低头道:“应当……还好吧。”

    重老太太一听这话,就晓得自家这个六孙媳妇也不知道那六孙子到底有多少田庄铺子。

    说实话,她也不清楚重廷川的产业到底有多少。

    老太太与郦南溪道:“他的性子你是知道的。专断独行,什么事儿都自己去做,都不知道和人商量。你平日里受了委屈,断然不能在心里憋着,尽管和我说,我会训他。”

    “倒也不是。”郦南溪轻声道:“六爷虽然很多事情不和我说,但是,有很多麻烦的事他也不和我讲,就直接帮我解决了。六爷的性子就是惯爱护着我,让我什么都不用操心。”

    她咬了咬唇,终是对这个家中关爱着她们的长辈说道:“他不让我操心,我不操心就是了。需要我管的我再管。谁没有个脾气呢?我觉得六爷挺好。”

    这话倒是让重老太太诧异了,不由得多看了郦南溪几眼。

    在她看来,这个小姑娘好是好,就是太娇气了些。好在几次看下来,十分懂礼,也大方,所以她想着有些话对小姑娘说一说,免得川哥儿和媳妇生了嫌隙。

    老太太看着重廷川长大,重廷川的臭脾气,老太太是一直知道的。

    偏偏每次大太太梁氏过来的时候,都要赞一赞川哥儿的媳妇,都要说川哥儿夫妻俩甜美得很……

    正是梁氏每次都说老太太放心,所以老太太才更加忧心。

    谁不知道梁氏和重廷川水火不容?

    如今听闻郦南溪这样说,老太太才最终放下心来。

    “好。好。好。”

    重老太太连道三个“好”字,拍了拍郦南溪的手,与她道:“你能这么想,我可是放心了。往后你们和和美美的,比什么都强。”

    重家如今有两个支柱。

    一个是皇后。

    一个是家中的顶梁柱重廷川。

    只有皇后和重廷川都过得好了,重家才能好。

    有些事情,重老太太原本是不打算和郦南溪说的。如今看着六孙媳妇这么乖巧懂事,她才能放心讲出来。

    “老大曾经给川哥儿留下了些东西,你是知道的吧?”老太太试探着问道。

    她也不知道重廷川会将家里的事情说出多少来给郦南溪。

    郦南溪斟酌了下,并未立刻承认自己知道。毕竟她还摸不准老太太是个什么意思,就道:“不知是什么东西呢?”

    老太太便道:“有田庄有铺子。早就说过是要给川哥儿的,不过现在在他母亲那里帮忙管着。”

    郦南溪没料到老太太会跟她说起这个,犹豫着点了点头,侧首问道:“不知祖母怎会和我说起这个?”

    她这个疑惑问的是真心实意。她是真心搞不懂老太太怎么会提起这些来。

    重老太太说道:“川哥儿自己就有许多的事情要忙。”那么多的产业,他都得管着,“所以家里头分来的这一些,少不得就得你帮忙看顾着。”

    郦南溪还是有些茫然,“家里分的那些……在哪?”

    老太太看她这疑惑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这姑娘可真是个实心眼儿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竟还听不明白。

    重老太太解释道:“那些田铺,本是你母亲帮忙管着。可既然你们成了亲,自然是要收回来给川哥儿的。不过,你也知道,这都十多年过去了,账务和人手,尽都需要理顺才行。我前些日子和你母亲提了这事儿,她如今正整理着账簿。待到过些时候收拾妥当了,就交给你。”

    老人家这番话里透露的消息太多。郦南溪一时间有点消化不过来。

    前些天梁氏忙忙碌碌就是为了理清账本,她是知道的。而且,那些账本许是和重廷川的那些产业有关系,她也晓得。

    只不过原先她知道的是,梁氏自己的铺子出了问题,所以要拿本应属于重廷川的铺子下手来填补亏空。如今老太太居然告诉她,产业竟然都要归还给重廷川了。

    而且,还是老太太做主将这事儿办了的?

    郦南溪错愕不已,“祖母,这……”

    老太太不知她这般惊讶是为何,只当她是乍一听闻要接手许多田铺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就握了她的手,笑得温和。

    “我知道你年纪小,许是一时间忙不过来。不过,我这些年也打点过不少庶务,这些事情你若不懂,尽管来问我。我和你说一说。”

    原先重老太太打算的是,若是郦南溪和重廷川心里有芥蒂的话,就将这些都收回来后,她帮忙管着。往后她帮不动了,川哥儿也差不多有了儿子。交给他儿子去打理就行。

    谁料川哥儿媳妇居然是和他一心的。

    这可真是太好了。

    往后她手把手教一教,这孩子定然能够撑起重家来。

    面对着祖母的一番关怀,郦南溪心里感慨万分,这时候倒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合适了。最终只憋出来六个字:“多谢祖母关心。”

    老太太微笑着抚了抚她的鬓发,“没什么好客气的。都是一家人。”

    这句话老太太曾经和郦南溪说过好几次。但是今天听了,郦南溪的心情却大不相同。

    回到石竹苑后,郦南溪方才发现自己脊背上已经出了一层的汗。也不知是身子太过不适所以出的冷汗,还是刚才心情起起伏伏后所致。

    她不习惯身上黏糊糊的,太难受。就让人烧了水,准备在净房里洗个澡。

    这个时候月信期间泡浴桶是断然不行的。既然不能泡在暖暖的浴桶水中,就只能撩着水洗澡。如今天气已经转凉。而她又正好来葵水,身子虚弱,若再受了寒,可是麻烦。

    所以郦南溪让人把净房的地龙烧了起来,在净房里清洗。

    郭妈妈很是担忧。因为郦南溪让烧地龙的时候,未将火势加到最足。

    郦南溪一出来后郭妈妈就劝她:“奶奶这般的话,若是再受了凉怎么办?倒不如等到信期过去之后再说。如今奶奶是第一次来不晓得。这个时候的身子若是亏损了,可不是闹着玩的,怕会影响到往后受孕生子。如果要生地龙也可,索性就烧到最暖和。那样应当就无碍了。”

    其实净房生了地龙后很是温暖。郦南溪在里面一点都不觉得冷。而且,这个时候的天气还不若冬天里那么冷,只不过有点凉罢了。

    郭妈妈还是不敢大意,又让人给郦南溪煮了一些暖和身子的汤让她喝了下去。

    金盏在旁笑道:“郭妈妈这样着紧,奶奶往后几天若还想沐浴,郭妈妈岂不是要拦着不准了?”

    郭妈妈半开玩笑半是真的说道:“若是地龙烧足了就可以。”

    “如今天儿还不算太冷就烧那么足么?”落霞就在旁笑问:“那若是地龙烧的太足,奶奶在里面觉得热的难受,妈妈又该怎么办?”

    郭妈妈说道:“到时候我定然会进屋先去看看。左右不会让奶奶受了委屈就是。”

    此时那“不会被受委屈”的郦南溪正在旁小口小口的抿着茶,惬意的翻看着手里的一本游记。

    说实话,她原先还只当自己的杂书多。后来看了重廷川的藏书楼后才知道,自己那点儿的杂书根本不算什么。重廷川才是实打实的什么乱七八糟书都买。

    而且,好似他到了某一处地方,就会让人采购些当地的书籍过来。仔细瞧瞧,产出这些书册的书坊,很多都不是京城的,而是北疆的书坊。

    也不知道这么多的书,他是一次性的买了拿回京城的,还是说每次回京都带一些,而后聚少成多,有了如今的数量?

    待到重廷川回来的时候,郦南溪就问了他这个问题。

    重廷川挨着她坐到了榻边上。他现在可不敢随便乱动她。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让她更加难受。

    “大部分都是买了后在北疆还没看完,回京的时候就顺手带着。路上看看,权当消磨时间了。”他探手半揽着她,十分随意的翻着她手中那一册,漫不经心的答道。

    待到将书放下后,他十分认真的问郦南溪:“今日如何?可曾好些了?”

    郦南溪倒是没料到重廷川居然看过那么多的书。一时间颇感诧异,撑起身子来仰头问他:“这些书六爷全部看过么?一本不落?”

    重廷川正等着自己那问题的答案呢。却没料到她更在乎的是他之前说的那番话。

    他这才将这事儿看重起来,认真想了想,说道:“基本上都是看完了。不过,有些是细看,有些随意翻翻。看的程度不甚相同。”

    郦南溪想了想他书楼里那么多从北疆带回来的书,不禁咋舌。这么看来,他读过的书可真是不少。

    重廷川看她这茫然又暗自惊诧的样子,不禁好笑,抬指轻敲了下她的额。后又想着她现在身子不适,敲这一下也不知道她会不会不舒服,又赶忙抬指给她揉了揉。

    “想什么呢?”重廷川低笑,“是没觉得爷看过的书有这么多,还是觉得爷不像是会看那么多书的人?”

    郦南溪是断然不肯承认他正好全猜中了的。

    她默了默,轻咳一声,晃了晃手中的游记,说道:“我是想着,这书里提到的地方可真多真好玩。只是没机会去看看,太过可惜。”

    “这有什么可惜的。”重廷川顺手抽出了她手里的书,将她的手包裹在手中握好。

    很是仔细的想了想她刚才的期盼,重廷川说道:“不若这样。待到往后孩子长大能够独当一面了,我就辞官不做,专带你游山玩水,如何?”

    他说这话的时候,眸中神采奕奕。

    郦南溪没料到自己随口的一句话他居然这般认真对待,忍不住探身而去,抱住了他劲瘦的腰身。

    不过,下一瞬,她忽地又反应过来,挣脱了他的怀抱,哼道:“什么叫等到孩子长大了?”

    重廷川看她脸红红的模样,知道她害羞了,低笑着捏了捏她的耳垂。

    “难道不是?”而后凑到她的耳边低语,“很快就能有了。”

    郦南溪扭过身子不理他。

    重廷川难得的哈哈大笑起来。

    郦南溪腰酸腹坠了好几日。

    这一天,重廷川今儿回家比较早。

    宫里头的事情已经安排妥当,今日负责晚间防卫的右统领又到的早,就让他提前回了家。

    如今成亲已经有月余。成亲满两个月后,怕是晚上他也要参与轮值。毕竟御林军里的统领就他们三人,宫中防护断然不能大意,每时每刻都得有个能够裁断的人在。到时候和总统领商议下,看看怎么安排比较好。

    这么想着,他迈步入了石竹苑的大门。

    回到家中后,头一件想到的事情便是去看看郦南溪如何了。谁知刚进门就被丫鬟们告知,如今奶奶正在屋子里沐浴,怕是不能随便开门关门。不然的话,奶奶的身体着了凉,怕是对身子有碍。

    说这话的是落霞。

    原本这事儿是银星想要上前去说的。可是银星刚迈了一步去,就被落霞抢先赶在了头里。

    重廷川没有理会丫鬟们的这些小动作。如今的他,心里头念着的只有一件事。

    “她现在……在卧房中沐浴?”重廷川语气压低,沉沉问道。

    “是。”落霞躬身说道。

    重廷川眸色沉沉的望向了卧房。朝那边迈了一步,又迈了一步,终是停住。

    若他没记错的话,小丫头来葵水的时候都是去净房中沐浴。因为净房里有专门排水的装置,生起了地龙后,她撩着水洗浴完全没有问题。

    可她如今在卧房里沐浴。

    卧房中,无法撩着水往身上浇,不然会将屋子弄的到处都是湿漉漉的。故而只能用浴桶。

    但。葵水未净的时候,是断然不能在浴桶中泡浴。

    重廷川心跳如鼓,神色却愈发凝重,当即遣了人将郭妈妈叫来。

    “西西……”

    他紧紧盯着房门紧闭的卧房,一字字沉声开口问郭妈妈。

    “……莫不是葵水已净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