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武将宠妻手簿 > 58..9.9#最新|章节

58..9.9#最新|章节

作者:子醉今迷
    十六这天晚上,郦南溪一直不太舒服。重廷川就没有闹她,只将她搂在怀里,给她不住的揉着小腹,让她舒适一些,慢慢睡了过去。

    翌日,郦南溪醒来后,郭妈妈就将重廷川临走前吩咐的话与她说了。

    “爷说谁也不准吵到奶奶。今儿奶奶也莫要再操劳那些事情,但凡有什么需要费心费力的,都等他回来处理。今儿奶奶在床上歇着不用起身。”

    郭妈妈说这话的时候,又是高兴,又是喟叹。谁能想到那么凶的国公爷竟然这样疼惜六奶奶?

    郦南溪听闻后,正在起身的动作就滞了下,而后轻声道:“就他事儿多。”字句虽然是埋怨的话,却说得轻快且愉悦,一听就透着甜蜜。

    丫鬟们听了出来,掩口在旁边笑。岳妈妈嗔了她们一眼她们才赶忙止住。

    郦南溪微微脸上泛红,一本正经的吩咐她们做事,一边回头看了眼床铺。

    ……也不知道他走的时候她是个什么样子。

    她已经很久都没有在他起身的时候醒来过了。

    用过饭后,因为不舒服,郦南溪终归是没有坚持着非要忙碌。而是选择了躺下来歇息。

    院子里的事情有几位妈妈管着,屋里的事情丫鬟们跟了她几年了也能处理妥当,她断然没有跟自己身体过不去的道理。

    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着,郦南溪听到外头有说话声。

    “……她怎么这个时候来了?让她回去吧。奶奶还睡着。”

    “可她说今儿有事情要告诉奶奶,而且也是好不容易过来一趟,您看……”

    后面的声音就低了下去。

    郦南溪喊了一下,外头那细微的声音就也不见了,紧接着是快步入内的脚步声。

    落霞匆匆进来,“奶奶醒了?”

    “怎么回事?”

    “郑姨娘来寻奶奶,说是有要事要说。郭妈妈拦着不让进。”

    当初郑姨娘拜托郦南溪让重芳柔去梅府的赏花宴。当时她就答应了郦南溪,若是大房有个风吹草动的就跟她说一声。

    郦南溪动了动身子,觉得歇了这会儿好多了,就起身让人将郑姨娘叫了进来。

    郑姨娘是由郭妈妈带着从墙边躲着人一路过来。进屋就朝郦南溪行礼,而后将来意说了。

    “今儿奶奶若是无事,莫要去太太那边了。太太今儿早晨和九爷吵了一架,心情不好。奶奶去了若是受责难可就不妙。”

    语毕,郑姨娘觉得自己这话不妥当,又道:“奶奶自然是不用避着太太什么。只不过,不用起的冲突自然不要让它起来更好。”

    郦南溪笑着说了声“是”。又看郑姨娘犹犹豫豫似是有什么没法下定决心,就问她:“姨娘可还是有旁的事情、”

    郑姨娘低着头揪着手帕,点点头,“有件事。我不知道当不当和奶奶说。但是想着这事儿,早一点和奶奶说,若奶奶不乐意,便能把它给办了。若是晚了定了下来,少不得要让奶奶闹心。”

    郦南溪便道:“你且说说是什么事儿。”

    “曾巡抚家的那个六姑娘,奶奶硬是知晓的罢?”

    郑姨娘说着,生怕郦南溪想不起来是谁,就小心翼翼的提了个醒儿:“便是曾经说过,她是行六,国公爷也行六,所以……嗯,那一个。”

    这话郦南溪倒是听朱丽娘愤愤不平的说起过。而且,就是昨天她临走前听闻的。当时几个友人都看不管那曾文灵的做派,所以和她抱怨了不少这些年曾文灵说过做过的事。

    “知道。”郦南溪疑惑的看着郑姨娘,“姨娘知晓的事情倒是不少。”

    郑姨娘对此倒是十分坦荡:“老太太心善,自打我进了门,这些年一直都允许我家中奴仆前来探望。有时候家里人有事要告诉我,就吩咐了前来的妈妈和我说声。”

    郑姨娘出身尚可,是抬进门的良妾。与张姨娘、于姨娘这样的婢妾还是不太一样的。

    不过,再不一样,那也只是个妾侍罢了。重家不可能把郑家当做正儿八经的亲戚来走。所以,老太太允了她家中仆从偶尔来看看她,却和郑家人并不热络。

    郦南溪随口应了声,就去拿茶盏。

    “郑家和杜家结亲。杜家又和曾家结亲。所以曾家有些事情,我家亦是能够知晓。”郑姨娘忙道:“听闻咱们府上的二太太,有意和曾家结亲。”

    郦南溪刚刚碰到茶盏的手顺时一顿。

    “曾家?二太太?”她思量了下,记得郑姨娘说起过曾文灵,那么和曾家结亲的话只能是这边的少年了,“莫不是为了七爷?”

    “应当就是了。”郑姨娘见郦南溪能说出七爷来,知道她是上了心,这才松了口气。又放低了声音轻声道:“那位姑娘,不是个易相与的,听闻很是口利。奶奶还是留意些的罢。若非她总说错话,行事狂妄了些,也不至于到如今这个田地。”

    曾文灵对卫国公赞许不已的事情,好些个和她相交过的高门贵女都知晓。女儿们知道了,太太们就也对此有所了解。

    因了这个关系,梅府那日赏花宴请了重廷川和郦南溪,便没给曾家下帖子。

    也因此曾文灵在说亲上就稍有些困难——好的人家不太看得上她的做派,自然不会和曾家去说她的亲事。稍差一些的人家倒是看上了她的家世故而不计较她口头上说过的那些话,但曾家又看不上对方。

    一来二去的,这事儿就拖了下来。曾文灵如今年纪也不小了,还没定亲。

    想必重二太太徐氏就是瞅准了这个时机。

    重二老爷屡试不中,重家给他在礼部挂了个闲职,品阶并不高。二房里的儿子们也没有课业特别出众的,如重二老爷一般,科举一途怕是走不通了。长此以往,往后那边只会愈发衰败下去。

    恰好曾文灵身世好,又寻不到合适门第的夫家。重二老爷好歹也是国舅。若是曾文灵嫁给了二老爷那边嫡出的七爷,倒也是算得上门当户对。而重家的二房,从此也多了曾家一个助力。

    这倒是两全的一桩姻缘。

    郦南溪对七爷重廷剑印象并不深。平日里给老太太请安偶尔遇到,他也是匆匆来匆匆走,郦南溪连他是什么样子都没记住。只模糊的有个俊朗少年的印象。

    郑姨娘偷眼去看郦南溪神色。

    郦南溪淡淡一笑,说道:“好。我知道了。”

    “二太太怕是还没和老太太说。”郑姨娘悄声道:“若是老太太知晓了,定然不依。奶奶要不要和老太太提一句?”

    “不必。”

    “可是……”

    “姨娘不也说了,郑家和杜家结亲。杜家又和曾家结亲。既然如此,郑家能够晓得的事情,老太太会不知?”

    郑姨娘没了言语。

    郦南溪就将她打发走了。

    话虽这样说,不过,郦南溪还是决定等重廷川回来后要质问他一下这桩事情。看他是允了还是不允。

    一想到那曾文灵,郦南溪脸色一沉,顿时觉得小腹又开始难受了。

    不过刚才睡了个回笼觉,人都有些倦怠了。若再回去躺着,怕是整天都得昏沉沉的。

    郦南溪到底没有即刻回床上歇着。她也不打算今天再去梁氏那边,自顾自在书架上选了本书打发时间。

    不多时,有婆子急急来禀,说是老太太那边遣了人来,想要请奶奶过去一趟。

    今儿是十七。不到请安的日子。没有大事老太太不会绕过了大太太梁氏反而来寻她。

    郦南溪将人叫了进来,问道:“怎么回事?”

    “二老爷如今愈发不好了。”小丫鬟眼睛红红的,都要抹眼泪了,“昨儿就一直不见好。晚上发起了热。热度一直不退,下半夜还说了胡话。二太太吓得总哭,老太太急得都快病了,让婢子来问问奶奶,想求了奶奶去请张老太医。”

    张家是杏林之家。张老太医是在梅家给重令月诊脉的张太医之父。也是工部侍郎顾鹏玉的岳丈。

    顾鹏玉是重廷川好友,张家与重廷川亦是极其相熟。

    ……可郦南溪和他们一点儿都不熟。

    郦南溪有些犹豫,没轻易答应下来,最主要的是她不知道以她的名义能不能请得动张老太医。

    小丫鬟噗通一下跪下了,“已经来了两位太医了,昨儿还请了三位医馆大夫,一直没见好转。若是奶奶再不帮忙,二老爷怕是不成了。”

    郦南溪说道:“你先回去。我遣了人去。你先去老太太那里说一声,莫要急。”

    小丫鬟走后,郦南溪让人把万全叫了来把事情与他说了,“……还的请万管事往张府去一趟。”

    她想过,若是重廷川在的话,这样攸关性命的事情,他也不会坐视不理。更何况是老太太亲自遣了人来让他帮忙。

    故而她遣了万全去张府。一来万全是重廷川身边得力的人,二来万全处事稳妥,说话行事都十分得宜。有他的话,起码能够事半功倍。

    万全早先也知道了重二老爷病情加重的事情。自打落水救回来后,重二老爷的病情就一直不太稳定。时好时坏。早晨的时候,重廷川还和他说了一声,若是郦南溪这边打算帮忙的话,他就帮忙跑几趟,帮郦南溪,也是帮二房那边。

    没料到,郦南溪自己就直接叫了他来,将此事交给了他。

    万全躬身行礼,“奶奶吩咐的,自然给您办妥。”

    “万管事有几分把握能请到张老太医?”

    “九成九。”万全笑道:“爷当初帮过张家不少次。当年有回陛下生病,张太医给陛下开了两副药未见好,瞧着病症反倒又加重了点。还是爷给求了情,陛下才没有发落张太医。又请了张老太医进宫诊治,这才好了的。”

    郦南溪这便放心了许多。

    万全行过礼后急忙离去。

    郦南溪让人过去给万全备了马车。

    万全的腿脚不太灵便,有点跛。听重廷川说,万全也是会功夫的。当年在外头闯荡的时候,惹了些事儿受人重创,一条命差点没了。这跛脚便是当年落下了的。

    郦南溪喝了杯热茶,觉得身子舒服些了,就过了中门往老太太的香蒲院那边行去。

    重老太太此刻并没有在里间休息,而是在堂屋端坐,吩咐着仆妇们来回行事。

    反倒是二太太徐氏,此刻不见身影,据说是哭得有些接不上气岔了气,身子不适,回了院子稍微休息下。

    重老太太没有料到郦南溪会过来,让人给她上了茶,说道:“谁也料不到事情竟然到了这个地步。老二平日里看着最是健壮不过,怎知落了一次水居然到了这个田地。”说罢,又重重的叹了口气。

    老太太不是爱抱怨的性子。更不爱和小辈抱怨。她这般絮絮的说起此事,是因为自打前天十五回来开始,直到今日这个时候,足足担惊受怕了将近两个整日。

    大儿子已经没了。如果二儿子再有个三长两短……

    重老太太又是一阵叹息。

    郦南溪没料到短短两日不见,老太太竟是一下子憔悴了许多。平日里老太太面上带着淡笑,因着神色平和,皱纹并不特别明显。如今不仅是皱纹深了许多,就连脊背,都比平日里弯了一些。

    “祖母先喝些茶吧。”郦南溪劝道:“我不太懂这些。等会让张老太医来了,还需得老太太帮忙做主。”

    刚才在院子里,就有老太太身边的妈妈悄悄和郦南溪说了,老太太寝食难安,这会儿连东西都吃不下、茶都不肯喝。就求郦南溪帮忙劝劝,让老太太好歹吃点喝点。不然身子怕是不行。

    重老太太听了郦南溪的话,慢慢坐直了一些,“是了。一会儿张老太医来了,还得我看着。你们都太年轻了,许多事情怕是处置不好。”说着就拿起了茶盏。

    毕竟是从早晨就担惊受怕未曾进过水,而后又一直担忧着心情不舒畅。如今乍一开始喝,老太太没有能喝下一盏,只喝了半盏。不过,身边伺候的人已经是开心不已了。

    郦南溪知道老人家现在心情不好,就陪了老太太说着话。也不说太欢快的,也不说让人不愉悦的。就选了自己在京城里寻到的好吃的东西与老太太讲一讲,还和老太太商议着午膳的时候吃什么。

    说了一小会儿功夫,或是因为知晓张老太医将来,或是因为听多了好吃的东西,老太太觉得腹中有些饥了,郦南溪就忙让人给她上了些菜肉粥喝。

    菜肉粥是刚才就煮好了的。这个时候端来,温度适宜。老太太就着清淡的小菜吃了整整一碗。

    从郦南溪到这儿开始算,约莫过了半个多时辰,张老太医便到了。

    老太太不放心二儿子。那天他喝了酒又落了水,中秋节回来后老太太就让重二老爷歇在了她的院子里。这几日连续生病下来,再没挪动过。

    如今老太太亲自带了张老太医往二老爷歇息的屋子里去。

    郦南溪不方便过去,送老太太到了门口。

    老太太特意回身和她说了句:“不用担心,回屋等着,别着了凉。”

    重二老爷就是落水染了风寒,又身体里有酒热散不出来,这才病得越来越厉害。

    郦南溪知晓老太太这个时候最看不得人生病,且她自己小腹一直不太舒坦,就没和老太太辩驳,应了一声后赶紧回了屋。

    老太太看她进了屋,这才放心稍许,和身边的吕妈妈说道:“这孩子还算省心。”不乱闹,也不乱惹事。在重家里算是极其难得了。

    吕妈妈说道:“六奶奶是个心善的。怕老太太担心,这就赶紧回去了。”说着将刚才自己拜托了六奶奶的事情与老太太说了。

    左右那些话没避着人,丫鬟们有几个听到了,与其到时候旁人在老太太面前嚼舌根,倒不如现在她将话直接和老太太讲了。免得老人家听了后再多心。

    重老太太听闻后,只点了点头。如今已经走到了二老爷的屋子门口,她心里一沉,这便没了话。

    郦南溪一直在厅堂里等着。

    她喝了三盏茶后,老太太方才回到屋里来,面上已没了之前的焦虑和有心,已然带了点淡淡的笑意。

    “张老太医说了,无大碍。只不过用的药分量不够,需得再猛一些。”

    老太太握了郦南溪的手,拉了她一起在旁边坐了,“张老太医还说,那些大夫和太医太过昏庸,只求稳,不敢下猛料。可是人的身子出了问题,用药不够量,哪里能够好?不过是拖着罢了。我就跟他说,尽管用,只要能好,该使多少使多少。张老太医就说,今儿晌午过后就能退烧了。让咱们留心看着些。”

    郦南溪笑道;“老太太心明眼亮,自然知道知道该怎么做。”

    “合该着就听得大夫的。我就说旁人都不如张老太医。”重老太太说着,拍了拍郦南溪的手,喟叹道:“你是个乖巧的。你的好,祖母都记得。”

    郦南溪笑得眉眼弯弯,“每一次都记得,往后日子多了,老太太岂不是要费上许多心神?”

    重老太太看她笑得恬静,心里就也顺畅许多。再一听她那话,分明是说她往后还会有很多的“好”,所以她老人家才需要费上很多的心力。

    重老太太忍不住笑出了声,“你个丫头,鬼灵精的。怪道郦家老太太最喜欢你。”

    这一笑出来,积郁了许久的郁气散发出来,老太太又觉得畅快了些。

    徐氏进门的时候,看到的便是祖孙和乐的模样。

    只不过老人家是她们家的老祖宗,这孙辈的,却是个刚过门没几天的乳臭未干的小丫头。

    徐氏心里有些不舒坦,慢慢走过来,笑道:“六奶奶倒是好兴致,居然往这边来了。”

    郦南溪知道大房二房素来关系不好,向二太太问过安后,也没有过多的去找不自在,就简单说了句“我来看看二老爷”便没了话。

    徐氏知道是她将张老太医叫了来的,即便心里不爽利,却还是说道:“多亏了六奶奶,今儿好歹是躲过了一劫。”

    重老太太脸色一沉,“什么劫不劫的。话能随便说?”

    她最生气的是,老二如今病成这样,老二家的却这么没有担当,哭起来了不说,还差点晕了过去。

    身为妻子,非但不帮忙,反倒添乱。这徐氏太没担当了。

    郦南溪可不愿看到老人家和徐氏在她跟前吵起来,忙道:“祖母,那字儿是不好听。但,二太太才说了一个,您可是说了俩。”

    重老太太忍俊不禁,笑道:“是。就你机灵。旁人都赶不上你。”

    语气里透着显而易见的亲昵。

    徐氏心里不是滋味。

    往年在老太太跟前最得宠的可是重芳菲。偏那妮子最近这几天不知道在做什么,镇日里躲在院子里不出来。她爹病了都不太来看。

    徐氏皱了眉落了座,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抠着衣裳下摆,苦着脸愁道:“其实,若不是当年三爷没能挺过去,若不是曼姨娘太过思念三爷也不成了,如今老爷也不会是如今这个样子。”

    郦南溪清清楚楚的看到,提到重三爷和曼姨娘的刹那,老太太的脸色顿时大变。只不过收敛的快,所以只一晃眼的功夫就已经恢复如初,让人察觉不到那一瞬间的变化。

    “好端端的。提他们做什么。”重老太太说道。

    这个时候梁氏带了吴氏进到屋里来。

    徐氏就没有立刻答话。待到梁氏、吴氏和老太太行礼请安后落了座,徐氏方才再次开口。

    “若非当初国公爷害了三爷,若非曼姨娘因为三爷死了伤心过度也得了重病,老爷断然不是如今这个样子。”

    重老太太没料到她又把话说了一遍,登时大怒,拍案道:“说的什么浑话!老二现在还躺着没醒。你好端端的乱说什么!”

    徐氏这便想到了刚才老太太连个“劫”字就介意的事情。看梁氏变了脸,又见郦南溪将话听进去了,她就撇了撇嘴没再多言。

    梁氏听了徐氏的话早已怒火中烧。

    她扫了眼郦南溪,见女孩儿不动声色依然端坐着,甚至于连句话都没问,就当先与徐氏冷声道:“老六说了。当时老三怎么会那样子在那屋里,他根本不知道。他当时昏了过去,一觉醒来老三就已经那样了。你还想怎么样!”

    梁氏再不喜重廷川,那也是大房内的事情。没道理看着大房人被二房踩了她还不反击。

    徐氏嘲道:“可当时就他们两个在。不是他,还会是谁!”

    吴氏素来是个火爆脾气。看到徐氏在这边对婆婆不好,她自然是按捺不住,当即讥了回去:“若我和二婶单独在这屋里。若我一个不小心晕了过去,那定然是二婶把我给打晕的了?”

    不待徐氏反驳,吴氏抿了抿鬓发,极其短促的笑了一声,“毕竟屋里就我们两个么。我晕了也好,怎么着了也好,都一定是二婶做的。”

    徐氏还欲再论,屋里骤然响起一声重重的厉喝。

    “够了!”重老太太脸色黑沉如墨,“你们一个两个的在这里胡乱说什么!西西还在这里!都给我闭了嘴!”

    这是老太太头一次叫她叫的这样亲昵。

    郦南溪刚刚还在听着她们论当年的事情,却被这一个称呼喊的骤然回了神。她有些诧异的看了老太太一眼,又慢慢垂下了眼帘。

    老太太知道梁氏定然不会把当年的事情与郦南溪说,生怕等到重廷川回来后,郦南溪心里已经聚集了太多的疑问从而夫妻间生了嫌隙,就与她好生说道:“那时候川哥儿守着他父亲的灵位,守了三天三夜,熬不住。晕过去了。只不过我们都不知晓。还是山哥儿——”

    说起这个好些年没有提过的名字,老太太也不由得有些怔忡,“山哥儿说要去看看堂弟,只带了一个小厮就去往那边。后来山哥儿遣了小厮来说川哥儿晕了,让小厮过来叫人一起扶他。结果等人去了后,才发现川哥儿晕倒着,山哥儿……已经没气了。”

    想到那个懂事的孙子,老太太一时间有些止不住眼泪,拿着帕子扭过头去擦了擦。

    梁氏看郦南溪若有所思的样子,生怕她再对二房那边生出什么愧疚之心来,就道:“重六从小就高,重三文弱,肯定搬不动他,所以才叫人去。”

    徐氏慢慢的说道:“当时三爷如果立刻走了就好了。不管他,也就没事了。”

    “曼姨娘心善,三爷自然也心善。”吴氏说着,转向了郦南溪,“三爷是曼姨娘所生。曼姨娘是二老爷最喜欢的姨娘。不然的话,也不至于曼姨娘一没了,二老爷就彻底变了性子。”

    徐氏听了最后那几句话后脸色铁青,用眼角余光斜斜的看着吴氏,“这可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你才嫁过来几年,倒是清楚得很。”

    吴氏笑得花枝乱颤,“曼姨娘的好,如今人人都还记得,自然也就时常有人说起。我能听到,一点都不奇怪。”

    “都住嘴。”重老太太闭了闭眼,声音不大,却语气很重,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都住嘴。都给我回去。”

    徐氏腾地下站起身,“娘,老爷他——”

    老太太冷然说道:“他若知道你这个时候提起曼雨来,断然不想见到你。”

    徐氏这便没了话。

    郦南溪见梁氏徐氏她们都出去了,就也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小腹一直隐隐的不太舒服,坐了这会儿,也有些难受了。

    不过,她刚要离去,就被老太太给叫住了,“西西可是有事?若是无事,不如陪我吃杯茶?”

    郦南溪想到那还未苏醒的二老爷,再看老太太憔悴的神色,她就有些挪不动步子了,摸了椅子扶手复又坐了回去。

    “吃茶好。不过,祖母得再给我些点心我才应承。”

    “好好。”重老太太听闻后,一改刚才沉郁的神色,转而笑道:“就你贪嘴。你爱吃什么样儿的,和吕妈妈说了,马上做了来。”

    郦南溪在香蒲院里一直待到了午膳时候,方才收到了二老爷苏醒的消息。

    得知二儿子已经开始转好,重老太太老泪纵横,由吕妈妈和郦南溪陪着往二老爷那里去了一趟。

    一看到卧病在床的二老爷,重老太太气不过,轻拍了他几下,又怨了他几句,这便挨着他的床边坐了,问他想吃什么。

    郦南溪在旁静静看着,就听旁边响起了一声询问。

    “可是六奶奶?”

    听到这位老者的问话,郦南溪赶忙转过身去,“正是。”她朝对方笑了笑,唤道:“张大人。”

    刚才张老太医怕二老爷病情有反复,一直在这边守着未曾离开。

    郦南溪看了看老太太,与张老太医歉然道:“祖母骤然见到二老爷转好,怕是无暇顾及其他。不若我送您出去吧。”说着就对张老做了个请的手势。

    张老太医摇头,悄悄与她轻声道:“六奶奶看着气色不佳,我给六奶奶把把脉。”又让郦南溪在旁边坐了。

    张老太医医术高超,乃是太医院太医令,是旁人比不得的。

    郦南溪感激的道了声谢,将自己这两日的不适与他说了。

    张老太医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奇道:“六奶奶竟然……”

    话到一半,他看了看满屋的丫鬟婆子,再看看郦南溪,终是什么都没有多说,只快速写了个方子,折好了,塞到郦南溪的手里。

    “这几日六奶奶会有些气血不畅。不过,吃了这药,每日里早晚各一次,几日后就也顺畅了。”

    郦南溪看他行事小心,写字的时候是避了人,不让旁人瞧见他的字。写完后快速折好直接给她……

    郦南溪了然,当着他的面亲自将方子收好,道了谢后说道:“等六爷回来后,我让六爷帮我抓药去。”

    张老太医看她心思通透已经晓得这药莫要让旁人随意看了才好,就笑了。

    郦南溪想要亲自送他出去,被张老太医婉拒。

    这个时候重老太太已经从刚才的大喜当中反应过来,就遣了吕妈妈前去相送。

    郦南溪的小腹一直不太舒服,勉强坚持了这些时候,已经有些快撑不住了。左右二老爷已经醒了,她笑着和老太太说了会儿话后,便打算告辞离去。

    老太太看她脸色不太好,思量她许是因了重廷川和重廷山当年那事儿在忧虑,就道:“其实川哥儿不是扯谎的性子,但凡遇到了事情,也未见他推诿过。他说与他无关,那就是如此。你无需忧心于此,好好想开了才是正经。”

    “多谢祖母挂牵。”郦南溪知道重廷川并不是推卸责任的人,“我自是放心六爷。”

    重老太太看她脸色依旧没有好转,生怕她身子弱来这一趟再沾了病症,又和她说了三两句话便让她回了石竹苑。

    郦南溪回去之后,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做。匆匆洗漱了下换了身衣裳就上了床。而后窝在床上,缩成一团,来减轻小腹的不适。

    即便是躺着,由于不舒服,她也没能完全睡着。朦朦胧胧的一直是半睡半醒着。

    因此,当她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拥入怀中、背靠紧温暖的胸膛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就低呼了声。

    紧接着,她就发觉了这个怀抱异常的熟悉。睁眼看看四周有些暗了,想必时辰已经颇晚,她方有些迟疑的喊道:“六爷?”

    “嗯。”重廷川沉沉的应了一声,伸臂将她整个人揽在怀里,又是心忧又是心焦的说道:“怎么了?听说一回来就躺下了,连饭也没吃。”

    “没胃口。”郦南溪难受的身子紧绷,“总觉得想呕。肚子也涨得难受。”

    其实不止如此。还有些坠坠的难受。只不过她没说。毕竟她上次也有一回像是要来葵水一般这样难受,最终也是没来。这回她不知晓会不会还是这样。

    重廷川探手摸了摸。大热天里,她却手脚冰凉。

    男人这便开始紧张起来。他慢慢的将郦南溪翻过来面对着她,想要用身体的温度温暖她。偏偏两人这样尚还有点距离,有些地方碰触不到,他的体温就没法传到她身上去。

    重廷川心里一急,就顾不得那许多了。拖着她的腰身侧身一转,女孩儿就被他托了起来。

    而后,他将手松开,她就趴在了平躺着的他身上。

    郦南溪惊呼一声,想要挣扎着起来,却被他大力按住。

    “别动。”重廷川担忧至极,抚着她的脊背轻声说道:“我给你暖暖身子。”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