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武将宠妻手簿 > 52..9.9#最新章|节

52..9.9#最新章|节

作者:子醉今迷
    第二天去给梁氏请安的时候,重家四姑娘重芳柔的脸色一直不太好看。原本她每日里都带着个笑模样,瞧着温温顺顺的,很是柔美。今日却总不见笑颜。

    重芳苓看着心里畅快,没事的时候附耳到郦南溪这边说道:“六奶奶瞧着四姐姐这模样如何?”她知道郦南溪不会回答她,自顾自又道:“我瞧着很欢喜。任谁到了她那个境地,恐怕都不会开心的起来。”

    语毕,她也不等郦南溪开口了,自顾自坐直了身子,乐呵呵的继续去看重芳柔的冷脸。

    待了半晌,她又忍耐不住,凑到郦南溪这边说道:“你说,昨儿五姐姐究竟和梅二公子他们说了什么?竟是好久才说完。还是梅太太走的时候去叫了,梅二公子他们方才离开那边。”

    因为重芳苓存了心思特意说给重芳柔听,所以这话说的声音颇大。虽不至于屋外的丫鬟婆子们听到,但是屋里人却能听个准确明白。

    重芳柔的脸色更黑沉了些,这便开了口:“八妹妹若是无事,可以绣绣花写写字,调养身子不说,还能修身养性。我倒是没见过哪个未出阁的姑娘对着外男评头论足的。”

    “我也没见过哪个未出阁的姑娘没事就往外男跟前凑的。”重芳苓笑眯眯说道:“四姐姐不妨与我说说?”

    这话分明就是在暗讽重芳柔在往梅江毅跟前去了。

    重芳柔脸色铁青,腾地下站起身,气得显然有些狠了,急急喘息的看着重芳苓。好半晌后,她方才平息了下心情,声音较为平静的说道:“有些话可不能乱说。平白无故的指责,我可是当不起。”

    她还欲再言,旁边响起了重重的一声咳。紧接着,向妈妈的声音响了起来。

    “太太当心。这里有一滩水。也不知哪个没眼力价的竟是把水乱泼,若是踩上了怕是麻烦。”

    那边的地面分明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水渍。向妈妈这话一听便是意有所指。

    郦南溪知晓向妈妈必然不会数落重芳苓的不是。那这话或许就是说给重芳柔听的了。

    郑姨娘站在一旁担忧的看着重芳柔。

    片刻后,重芳柔忽地扬起了个温和的笑容,重新温温婉婉的坐了回去。神色比之前重芳苓没开口的时候还要泰然自若。

    待到梁氏行过来的时候,她甚至还十分得体的行礼问安:“母亲好。”

    向妈妈不由得多看了她两眼。

    重芳苓的脸色不太好看,嘀咕了一句“口是心非”,上前挽了梁氏的手臂,挨着坐了。

    站在旁边的郑姨娘很是不安,服侍梁氏的时候愈发尽心尽力。

    梁氏好似什么都不知晓一般与众人说了几句话,就让大家散去。

    出来的时候,重芳苓走快几步追上了郦南溪,瞥了眼姿态曼妙步履轻盈的重芳柔,悄声问道:“六奶奶瞧着今日的情形怪不怪?四姐姐明明心里不舒坦,却还要装成那副样子,也不知道给谁看。”

    郦南溪看也不看重芳柔那边,与重芳苓道:“八姑娘看不惯的话,不理会就是。”

    “不理也不成啊。镇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她又总在我眼前晃悠。”重芳苓不甚在意的说道。

    片刻后,她又笑道:“其实母亲应当是在为四姐姐择人家了吧?不过,母亲为何今日来的那么迟?也不知是不是昨日里和向妈妈商议这事儿商议的太晚,所以起来的晚了些。”

    话题涉及梁氏,郦南溪自然是避而不谈,这便没再开口。

    若是平常,重芳苓也不会和郦南溪主动说这样的话。不过今日她被重芳柔气得狠了,且梁氏一看就没有兴趣不愿提及这些,所以才寻了大房里身份相宜能够说的上话的郦南溪。

    眼见郦南溪也不想说起这些,重芳苓觉得无趣,这便和她道了声别,兀自离去。

    郦南溪回到石竹苑的时候,便听岳妈妈说,刚刚万管事遣了人来见奶奶。只不过奶奶去了木棉苑,所以在旁等着。

    万全如今在外院当值,等闲不会进入内宅,除非是重廷川在家的时候,他有事回禀方才入内。

    被遣了来传话的小厮年纪尚小,进进出出倒是没有大碍。见了郦南溪,先是规规矩矩行了礼,这才说起了来意。

    原来是五爷重廷帆送去的书籍册子十分得用,郦陵溪想要道谢,所以特意遣了人来国公府。可重廷帆不在,所以这话就传到了郦南溪这边。

    郦南溪心下疑惑,问那小厮:“万管事当真是让你将这话说与我听?”为何不是说给五奶奶吴氏听?

    “正是如此。”小厮说道:“万管事叮嘱了,五奶奶听了后不见得会高兴,更不见得会与五爷说。倒不如告诉了奶奶,奶奶日后跟五爷说一句就是。”

    郦南溪今早都没看到过吴氏。

    莫说是今早了,昨日里与梅家女眷往来的时候,吴氏也没怎么露面。

    郦南溪曾想着吴氏或许在陪重令月。可她得了空闲去看重令月的时候,吴氏又并不在重令月的身边。

    这倒是奇了。

    思及今日大家去给梁氏请安时,梁氏也到的颇晚,她不晓得这两者间有没有关系。不过,那边的事情,她终归是不打算多管。

    如此过了几日。

    这天落霞出了屋子去厨里拿已经搁置了一会儿的凉果子,恰好就听到了院门处传来争执声。

    重廷川已经吩咐过她们了,万不能给郦南溪吃在井里浸过的凉透的吃食。果子在井水里泡过后,拿上来再稍微搁置一下,待到没有太冰、又能吃着比较爽口清凉了,再端给郦南溪。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那个“没有太冰,但又有点凉”的度,其实是非常难把握的。

    若是偷懒,将果子放到井里一小会儿就拿上来,那么接触到井水的外层倒是吃着有点点凉意,里头还是很热。切开之后,一半热一半凉,怎么能行?

    所以只能等它冰透了再放温。

    放过之后,芯儿里是冰的,外头是凉的。可以切开来先吃外头那一些。待到这些吃过了,先前芯儿里那些冰的差不多温度也就适合了。

    这可是个麻烦的活儿。

    她们几个只能不厌其烦的一次次的往厨里跑,看看那果子外头究竟回温到了什么程度。待到适宜了,才敢端来给郦南溪。

    郦南溪对此也曾经反对过。总觉得这样太娇气了些。她已经没有去吃用冰镇的绿豆汤之类的了。如今井里拔凉的这些东西也不能直接入口么?

    重廷川听了后根本不为之所动,淡笑着说:“不这样也可以。你一直吃着常温的便也好了。”

    如今正是酷暑天。常温的东西,得热成什么程度?

    思量许久后,郦南溪也知道重廷川是为了她身体着想。更何况,他是个最怕麻烦的人。却因了她的关系,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操心着。甚至连弄个果子都要细心叮嘱过妈妈们。再让妈妈们去教了丫鬟……

    郦南溪即便心里觉得麻烦,但念及他一片心意,最终只能同意下来。

    重廷川就搂紧了她轻声的笑:“也不用太久。待到你偏寒的体质调养好一些,就也能够随心所欲了。”

    郦南溪哪里不知道他说的“调养好”是什么意思?却也只是脸红红的扭过头去,根本不理会他这句。

    落霞去到外头准备往厨房去,一出门,就听到争执声。顺着声音看过去,她方才发现重芳苓正在院门口和守着院门的婆子在说话。

    落霞心中好奇,去问了一声,方才晓得重芳苓要见郦南溪,只不过因了婆子的拦阻,她一直不得入内,只能在外头对婆子发脾气。

    “八姑娘莫要生气。”落霞上前笑着行礼说道:“婢子进去和奶奶说一声,烦请姑娘多等一会儿。”

    伸手不打笑脸人。

    落霞态度这样好,饶是重芳苓也不好对着她乱发脾气。但,落霞只说要和郦南溪说一声,绝口不提请她进门的事情,重芳苓心里气不过,自然也没甚好脸色。硬硬的“嗯”了一声后,却也只能干等着。

    等着的时候,她不时的偷眼去看石竹苑内。便见里头人人脸上都带着笑意。丫鬟婆子偶尔在院子里做活时候遇到了,还会笑着打个招呼。有时候还停下来说上两句话。

    ……这和她们国公府的情形,可真是完全不一样。

    国公府的仆从,各个都是十分恭敬有礼的。做事的时候轻手轻脚,连点声响都没有。人人都十分谦恭,看到主子们要将身子躬的很低。若是一点点做不好,就要被管事的婆子押到向妈妈那里,再由向妈妈处置。

    因着规矩严,所以国公府里静谧一片。平日里听不到丫鬟婆子的笑说声,也听不见她们随意走动的步履声。走在府里,有时候都会有旁边没人的错觉。直到看见旁边脚步匆匆的身影,方才能够晓得自己身边不远处有人。

    重芳苓好奇的在石竹苑门口四处打量。

    她凝神看着院子里一个小丫鬟拉着一位妈妈的手臂。正听着小丫鬟请那妈妈教她针线,说是要给奶奶做一身衣裳时,便见郦南溪在丫鬟们的簇拥下朝着这边缓缓行来。

    女孩儿身穿妃色梅花纹十二幅湘裙,头戴碧玺挂珠长簪,步履闲适,面带浅笑。

    她的笑容……

    重芳苓也不知该如何形容。和母亲严厉中透着的笑,还有重芳柔虚情假意的笑都不同。她这般浅浅笑着,只需瞧一眼,就让人心中不由得生出几分暖意。

    许是因了这个的关系,重芳苓刚才和婆子争吵时候聚起来的那些怨气和怒意就消散了一些。待到郦南溪走近了之后,她已经绝了向女孩儿抱怨的念头。

    郦南溪刚才想到了重廷川为她吃果子所做的那一番安排,心里欢喜,所以面上就不由得带出了些笑来。

    这好心情一直到看见了重芳苓后也未逝去。

    两人离近了后,郦南溪问重芳苓:“八姑娘怎的来了?可是来寻我的?”

    “嗯。”重芳苓随口应了一句,想到自己的来意,与郦南溪道:“就快要过中秋了,六奶奶是知道的罢?”

    今日已经七月下旬。按理来说,也确实算得上是离中秋不远了。毕竟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郦南溪颔首应是。

    重芳苓斟酌着说道:“刚才我去了母亲那里一趟,问向妈妈,母亲为何开始这样忙碌起来。向妈妈说是在为了中秋做准备。我想,既然这样忙碌,六奶奶许是能够帮一帮母亲吧?”

    听了这话,郦南溪平静的说道:“不知道八姑娘说的帮,是怎么样的帮?”

    重芳苓想了想,说道:“怎么样帮都行。”

    梁氏今年开始让她学着处理庶务,所以她也晓得一些行事规则,就道:“中秋时候,或是各家往来,或是安排府里人,终归是有许多事情要做的。”

    她看到母亲连和她说说话的时间都没有,就硬闯进去寻母亲。谁知梁氏听了她的一番话后根本不理睬,直接让向妈妈将她送出来。

    向妈妈管不住重芳苓,梁氏就让一旁正在帮忙的吴氏帮忙把重芳苓“请”了出来。

    重芳苓被吴氏推出屋后,这才生出了让郦南溪去帮忙的念头——旁的不说,就五奶奶那个脾气,她就有些瞧不上。虽然六奶奶年纪小,却还算温和。

    更何况,郦南溪的身份这样高,去了之后好歹能压住吴氏,杀一杀她的风头。

    郦南溪见重芳苓说话的时候言辞闪烁,眼神也不住乱飘,就知道重芳苓这样的安排定然还有其他的缘由。

    原本郦南溪就没打算去插手梁氏那边的事情。如今见了重芳苓这般的状态,她自然更是不肯了。

    “这事儿我做不来。”郦南溪婉拒:“我在家中的时候未曾和母亲学过这些。”

    她嫁的匆忙,重芳苓也是知晓的。没学过这些倒是极有可能。

    不过重芳苓心中依然不高兴。这些不高兴聚集起来,将她之前对郦南溪好不容易升出的那点好感就压了下去。

    重芳苓气道:“娘现在正忙着看册子,分不开身。六奶奶即便再不熟悉,稍微帮帮送礼或是下人们的安排,总是可以吧?”

    她这话是脱口而出,郦南溪却从中发现了一件事情,便不动声色问道:“母亲有甚册子需要看的?莫不是账册?”

    “应当就是了。”重芳苓根本没考虑那许多,她只想着让郦南溪出手帮一帮梁氏,就道:“我瞧着和以前的账册有些像。”

    语毕,她又上前了一步,距离郦南溪更近了些,道:“正是因为账务繁琐,而这些母亲又不得不亲自处理,所以我才想拜托六奶奶前去相帮。”

    不过,郦南溪既然已经下定了主意,又怎会被她三两句话所说动?自然是继续婉拒。

    重芳苓没想到她是个油盐不进的性子。见状又气又恼,跺脚道:“算我看错了你。”这便气呼呼的转身而去。

    她离开后,郦南溪叫了郭妈妈来,说道:“你和姚娘子说一声,看看姚和顺什么时候有空,让他来我这里一趟。”

    姚娘子是姚和顺之妻。两人是郦南溪嫁过来的时候庄氏安排的陪房。

    姚和顺如今在帮忙打点郦南溪在京中的铺子。姚娘子则是在府里做活。不过,姚娘子并未被安排在石竹苑里伺候,而是去到了花园里。只因她的父亲就是伺弄花草的高手,她儿时跟着父亲也学了不少栽种花草的技巧。

    郦南溪觉得让姚娘子单单在院子里端茶递水的话,可惜了她的这一手活计。在问过了姚娘子的意愿后,便安排她去了大花园里,专门管着花草。

    郭妈妈听闻后,当即就往大花园里去了一趟。不多时,回来回话:“姚娘子说了,她晚上就和她家那口子说一声。姚和顺明儿应当就能来府里见奶奶。就看奶奶明日得空不得空。若是奶奶不方便,她就让姚和顺晚一些再来。”

    郦南溪明日刚好没甚事情,就说了一个时辰与郭妈妈。

    这事儿就这么定下了。

    翌日姚和顺按时来了府里。比约定的早了半个时辰。门房通禀后,待到岳妈妈领了他到见客的厅里,时间刚刚好就到了郦南溪与他说的那个时间。

    郦南溪到了后,姚和顺上前恭敬的行礼,“祝奶奶万福金安。”这便垂首站在了一旁,头都不抬,眼睛也只看着脚前地面,十分的重礼懂规矩。

    而且,郦南溪不开口说话,他就一直在那边静静等着,半点都不乱开口。

    郦南溪暗暗颔首。

    她原先与姚和顺也没怎么见过。先前安排陪房的时候庄氏让这几个陪房都一一见过了她。几次下来,她并未对这个沉默寡言的人有什么特别的印象。

    直到八宝斋掌柜的告老相辞。

    八宝斋被庄氏给了郦南溪做她的嫁妆。掌柜的便是在这个时候将此事提了出来。

    “我年纪大了,再看下去,反倒要误了东家的生意。”老掌柜的说道:“倒不如趁着现在还没出岔子,就将事情交给年轻人接手。”

    郦南溪便问他可有合适的人选。

    老掌柜二话没说,直接提了姚和顺,“听闻太太将姚家给了姑娘做陪房?”

    “正是如此。”郦南溪问道:“掌柜的可是推荐他?”

    老掌柜笑道:“他是个好的。做事有规矩,也有计划。只不过脾气有时候太犟。端看姑娘怎么用他了。”

    自此,郦南溪才真正记住了姚和顺。后来问过了母亲的意思后,知晓姚和顺曾经在八宝斋里做过三年的学徒,她就安排他接手了八宝斋。

    老掌柜的说是要走,其实并未即刻离开。而是手把手的教了姚和顺,待他能够独当一面了,这才在郦南溪出嫁前的半个月彻底放手。

    后来郦南溪又见了姚和顺几次,见他说话做事干脆利落,这便放下心来。

    郦南溪如今寻人做的事情,想来想去,非这姚和顺莫属。

    思量片刻后,郦南溪问姚和顺,“你与福来布庄的张掌柜的可有往来?”

    “福来布庄?”姚和顺摇头道:“小的是做点心生意的。他是做布匹生意的。没什么往来。”

    停了一瞬,他又道:“若奶奶有心想要采购布匹,怕是小的不太合适。”

    郦南溪笑道:“知晓你是做点心生意的,我为何要你去采购布匹?不过是让你留意一下他罢了。”

    听闻这话,姚和顺方才抬起头来,“奶奶的意思是——”

    他浓眉大眼,皮肤黝黑,看着很是憨厚。唯独一双眼睛透着坚毅和神采,仔细分辨才能够瞧出他是个生意人。

    郦南溪说道:“福来布庄的张来,张掌柜的,他那边的生意许是有些蹊跷。你平日里多留意一下,若是有甚不妥,与我说说。”

    福来布庄是国公府的铺子,这是京城人都知道的。那边的事情一直都是梁氏在打理着。

    姚和顺低头想了会儿,“不知他和国公府的人有何具体的牵连。奶奶若是晓得的话,还请告知一二,小的行事之时也能更稳妥些。”顿了顿,又轻声道:“不知这布庄和国公爷有没有关系?”

    郦南溪就等他这句话了。若是她不提起这一茬,郦南溪后面的话还真不放心与他说。他能想到这一层,最起码说明他对府里的很多事情极其上心,对重家的一些牵扯也有了解。她也才能放心将这事儿告诉他。

    郦南溪这才将后面的话摊开来与他细讲:“这铺子原是老侯爷留下的,太太在帮忙照看着。只不过我听说那张来是向妈妈的儿子,所以想要看看铺子里如今是个什么样的情形。”

    姚和顺登时眉头一紧,而后抱拳揖了一礼,“奶奶只管等着消息。小的一定尽力。”

    说罢,他迟疑半晌,手握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握紧。

    郦南溪看在眼里,问道:“姚掌柜的有何话不妨直说。”

    姚和顺犹豫了会儿,终是说道:“其实,若是和国公爷有关的话,有个人比小的更适合做这事儿。就是不知国公爷是个什么意思。如果国公爷知晓奶奶是为了他而出了这个主意的话,兴许会答应帮上一帮。”

    “谁?”

    “肖远。翡翠楼的肖掌柜的。”

    姚和顺低声道:“肖掌柜的虽然年轻,但手段狠辣目光奇准。奶奶若是能说动此人帮忙,很多事情迎刃而解。”

    郦南溪万万没有料到姚和顺说的居然是肖远。待到姚和顺走后,她默然不语,暗自思量。

    重廷川回到家中的时候,天已经擦黑。

    石竹苑里灯火通明。

    但,唯有其中一间屋子里如豆的明灭灯火,方才能够吸引他全部的注意力。

    重廷川迈步入屋,看着在窗前静坐的女孩儿,笑着脱了外衫,“怎么不把灯多点几个?这样太暗了罢。”说着也不等她答话就进了净房,自顾自换衣洗漱。

    等到他回到房里,郦南溪方才与他说道:“不需要看书,自然就没多点灯。”而且,他不在家的时候,这屋子这么大,空荡荡的就她自己,也没甚意思。

    郦南溪倒了杯茶与他喝,就问起了肖远的事情,“……不知我寻肖掌柜的帮忙,他有多大的可能会答应?”

    重廷川低笑着将她搂在怀里,让她在他腿上坐稳,“你找他,他为何会不答应?我与他说一声就是。”

    “可是事情或许没有那么简单。”郦南溪本也没打算瞒着重廷川,就将下午和姚和顺的见面说与他听,“听姚掌柜的意思,或许肖远没那么容易请得动。”

    重廷川看她板着小脸一本正经的严肃模样,忍不住笑了。

    “肖远难请,那是对于旁人来说,对我来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但姚和顺他——”

    “他许是不了解家中情形。他只道肖远听我的,却料不到我会让肖远也听你的。”

    重廷川说完,想了想,自家小娇妻许是听不明白他这话的含义,复又解释道:“旁人只想着我与郦家关系不好,就猜测我和你关系不睦。”

    郦南溪恍然大悟。

    怪道当时姚和顺说出那样一番话来的时候,神色间那么多的纠结和挣扎。

    或许姚和顺以为她和重廷川过的是“相敬如冰”的日子?

    重廷川看她的神色变幻,觉得十分有趣,就摸了她的手想要握在自己掌心。

    谁知小丫头的手并未垂在身侧,而是搁在了小腹上。仔细去瞧,好似……正在揉肚子?

    重廷川剑眉微蹙,“怎么了这是?不舒服?”

    “嗯。”说到这个,郦南溪就没了底气,“有点坠坠的难受。”

    说起来,这些天里也是她自己不当心。虽然重廷川一再小心,可她禁不住美食的诱惑,让重廷川又让人弄了一筐海蟹。

    重廷川本想着还不到一个月,不准她再吃。可是后来……

    后来她在某个晚上,多帮了他几回。

    重廷川意乱情迷下不知怎地就答应了她。待到第二天醒悟过来,话都已经说了,他也不好出尔反尔,只得允诺行事。

    因此,昨日里郦南溪又吃了一次蟹。

    这回倒是没吃蟹脚了。可,或许是她贪嘴的关系,多吃了几只蟹。结果肚子就闹腾开来。

    原以为是腹泻,哪知道并没有。只是小腹坠坠的不舒服。

    就跟前世来葵水的时候一般。可她现在分明没有葵水……所以,这种感觉,她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好了。

    重廷川一想就知道是昨天的蟹惹的麻烦,哭笑不得,在她腰上狠捏了一把,沉声道:“看你还任性不任性了。早说了不成,你还不乐意。如今可是受苦了?”

    男人的胸膛很宽阔。热热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衣衫传过来,让人有种莫名的安心。

    郦南溪在他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喃喃道:“我哪知道会这样啊。”

    重廷川听她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有气无力了,心里顿时揪了起来,探手而去,给她轻轻揉了揉肚子。

    他的动作很轻柔,掌心很温暖。

    郦南溪顿失觉得没那么难受了,就放松了身子软软的靠在了他的怀里。

    “怎么样?”感觉到她身子没那么僵硬了,重廷川出声问道:“好些了么?”

    “嗯。”郦南溪很没骨气的说道:“你帮我多揉一会儿。”

    重廷川就低低的笑,“嗯”了一声。

    转念一想,她体质偏寒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而且,他记得她说过,以往每年都会吃不少螃蟹,比今年次数多很多。

    今年尤其的注意,甚至连寒凉的水果都不曾让她吃过……

    重廷川便问:“往年的时候这般难受过么?”

    “没有。”郦南溪道:“没有这样过。”

    重廷川心下一沉,生怕这段日子里发生了什么他不晓得的事情,才害的小丫头到了这个份上。

    只不过,他心里虽忧心着,却不肯让她也跟着担惊受怕。故而郦南溪未曾察觉到有什么不对。

    第二天一早,重廷川进宫应了卯,这便脚下一转去了太医院。

    临进宫前,他就遣了人去打听过,晓得张太医今日当值。故而他径直来了太医院去寻张太医。

    也是巧了。

    今日刚好有一批新的药材送进宫里。旁的太医都去看药材去了,独留了张太医一人暂且在这里守着。

    没有了旁人在,重廷川也无需将张太医单独叫去外头寻地方说话了。直接把门一关,阔步走到桌案前,大刀金马的往椅子上一坐,将郦南溪的症状与张太医说了。

    他并未说是哪个女子这般。只说是个小姑娘,最近吃了不少的螃蟹。而后就全身紧绷的等着张太医的回答。生怕张太医会说这个症状与螃蟹无关,反而和甚有害之物有牵连。

    谁知张太医斟酌过后却是说道:“这有些像是女子来葵水时受凉的症状。”

    “若没有来葵水呢?”那个答案有些出乎意料,重廷川赶忙补充道:“年纪还小。”顿了顿,又含糊说道:“不过,已经到了可来葵水的年纪了。”

    张太医笑道:“既是如此的话,许是要来葵水了也说不定。”

    重廷川方才的忧虑顿时敛去。

    他愣了愣,面容冷肃,板着脸一字字问道:“你是说,将要来了?”

    卫国公一般都是冷厉模样,张太医早已习惯了他板着脸的样子,倒是没觉得有甚不对,含笑道:“应是了。看这模样,像是如此。女子初潮之前的症状各不相同。但腹中有下坠感,应当**不离十。”

    张太医是大夫,说起女子身子的各种字词来自是泰然自若。

    但重廷川不同。他一个大男人,又是成亲前几乎没有和女子打过交道的,说起“葵水”来已经是极限。听闻“初潮”二字,饶是他素来沉稳,也不禁心里有些微妙的感觉。

    更何况,这词儿还是和他家那娇滴滴的小丫头有关系。

    重廷川薄唇紧抿,半晌后,问道:“那个……大概,需要多久?”

    “这可说不准。”虽然他没明说,但张太医已然了解他指的是什么,说道:“初潮要看个人体质。你这又是吃了螃蟹受了凉,就更说不准了。许是一个月,许是三四个月。但终究不太远了。”

    重廷川十分平淡的“嗯”了一声,微微颔首,这便站起身,全身僵硬的转过身去,迈步上前。

    手指尖触到了凉凉的门板,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到了门口。

    重廷川忽地转过身,面无表情的说道:“谢谢。”

    张太医正目送卫国公离开。此刻骤然听到这两个字,惊诧之下他差点握不住手里捏着的笔杆。

    卫国公会跟他道谢?

    这可真是一大奇观。

    另一边的重廷川,则是保持着他的面无表情,踱步出屋,而后将门轻轻掩上。

    他怔怔的立在门口,半天缓不过神来。

    刚才张太医说——

    小丫头的初、潮将要来了?

    这真是一个……

    嗯,需要他冷静对待的问题。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