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武将宠妻手簿 > 46..9.9|最新章节

46..9.9|最新章节

作者:子醉今迷
    小童躬身而立。不多时,眼前人影一晃,少年已然转出了屋子,步履闲适的往院外行去。

    “走罢。”梅江影轻拂衣袖,“去花厅望一眼去。”

    小童“哎”的应了一声,而后一怔,“公子,哪个花厅?”

    府里有两个花园。一个正是待客的金茗院,另一个则是从不让外人入内的暖香院。

    暖香院内种有名贵植株,是梅家三郎游历之时从各处收集而来。每一样都是他一路小心呵护着带回的京城,故而全府上下都十分紧张这暖香院。

    小童本想着一定是金茗院无疑,记起自己先前那无状的忽然一问就颇为懊悔。

    哪知道前面风姿俊朗的少年却是轻轻一笑,说出了个让他很是意外的答案。

    “自然是暖香院。”

    金茗院内,宾客在青衣小婢的引领下往房中络绎而去。太太们言笑晏晏,姑娘们轻声细语,每个人都带着愉悦笑意。

    郦南溪回京不久,且之后就被赐婚守在家中待嫁,此间相识的人极少。因此大家看到一个绾了发的小姑娘在和梅太太说话,虽惊艳于那小姑娘的相貌,却也不知晓她是谁。与周围相熟的人问了两句后没有结果,便只得作罢。

    郦南溪见人多了起来,总有目光若有似无的往她身上来,颇为不自在。就和梅太太说了一声,两人行到离东厢房门口稍远点的花圃旁。

    先前听闻了梅太太的话后,她一直心中疑惑。

    此刻两人驻了足,郦南溪说道:“并非是我不愿,而是才疏学浅,怕是越帮越乱。”

    “怎么会。”梅太太笑道:“前些日子见到了六奶奶的兄长,他还亲口夸赞六奶奶。”

    “哥哥?”听闻这个答案,郦南溪倒是愣了。

    “郦家四少爷与我家三郎关系不错。”梅太太道:“当年两人在江南曾有过一面之缘。而后就断了联系。去年年末三郎巧遇四少爷,两人这才重新有了联系。前些天云溪来家中做客,曾和三郎说起六奶奶花艺极高,我这才知晓此事。”

    郦南溪发现,梅太太初时提起四哥时还说“四少爷”,而后一顺口就说起了“云溪”,可见她确实和哥哥颇为相熟。

    四哥虽然性子散漫了点,却也只在真正信赖的人能够放松下来。对于不熟悉的人,他还是十分客气疏离的。

    莫不是因为那梅家三郎,所以哥哥对梅家人也不一般?想必哥哥与他当真是颇为投契。

    只不过与梅家三郎相遇相识的事情,哥哥一直未曾对她说过,因此她是一直不曾知晓。

    思及此,郦南溪对待梅太太的时候也少了一些客套,“不知梅太太所说的插花是哪一种?”

    梅太太看她终是松了口,就道:“是个大口方瓶,搁在八仙桌上。”

    这样一说,郦南溪就明白过来。

    大口方瓶插花颇有难度,因为口大且有棱角,很难做到花型不散花色兼配。若是插得多了,未免显得拥挤繁琐。但是插得少了,花枝往棱角处去,就会向四周摊开而使得中央空荡。

    “我可以帮太太看一看。”郦南溪沉吟道:“只不过不一定能够帮得上。”

    “无妨。”梅太太赶忙说道:“六奶奶肯出手相助已经难得。”

    郦南溪看梅太太果真十分恳切的想要她过去,心里颇有点疑惑。但转念想想,她和梅太太并不相熟,既是如此,对方定然没其他所图。更何况梅大人曾和国公爷说起过江南严查一事……

    思及此,郦南溪终是放下了顾忌,笑道:“您不必如此客气。不知花瓶如今在何处?”

    “我让人给六奶奶引路,六奶奶先过去,我稍后就到。”

    梅太太说着,唤来了个青衣小婢,“你去寻了文心,让她去暖香院等着,稍后引卫国公夫人进去。”

    青衣小婢有些迟疑,“文心姐姐如今怕是没空罢。”

    文心是三公子身边的大丫鬟。她最担忧的是文心不肯听这话过去。毕竟文心在三公子面前当差,即便是梅太太说了这话,三公子也不见得会放人。

    可是暖香院里旁人等闲进不去。比如她就根本进不到那个院子。这也是为什么太太让她唤了文心去引夫人进院。

    梅太太便道:“就说是卫国公夫人帮忙看一看那方口瓶的插花,她自然会去。”

    青衣小婢不知晓暖香院里有甚么。但听梅太太口气如此笃定,她就放下心来,行了个礼急急的往前去了。

    梅太太要招待宾客脱不开身,郦南溪便由另一名婢女引着往暖香院去。遥遥的见到了拱形院门,还没走到院门口,便已经嗅到了隔墙的花香。

    郦南溪讶然。

    这一处的花香虽不似金茗院那般浓郁,但香气空幽恬淡,实在非那边可比。若是她没猜错的话,这里面至少有十个此地未有的品种。

    到了暖香院门口后,婢女不再向前,歉然道:“此处非我所能至,还望夫人见谅。文心姐姐应是很快就要到了,劳烦您稍等片刻。”

    郦南溪颔首示意,“无妨,我等下便是。”

    这时候有名少女从旁匆匆而来。她身穿湖绿挑丝双窠云雁长裙,手戴九转玲珑镯,身姿窈窕,相貌秀丽。

    “文心正帮我收拾着哥哥送来的一瓶花,脱不开身,我便帮她来这一趟。”少女笑着,对郦南溪做了个“请”的手势,邀了她一同往里行,歉然道:“还望六奶奶见谅。”

    听她这样说,郦南溪有些明了她的身份,笑道:“梅姑娘无需如此客气。”

    她笑容坦荡真挚,梅江婉看了后,心里欢喜,便和她说着话往里行去。

    进到屋子里,入眼便是一张宽大八仙桌。桌上放着珐琅缠枝莲纹方口瓶。瓶中插有花株,层叠交错,疏密得当,极有意趣。

    “这花……”郦南溪有些犹豫,斟酌着说道:“插得很不错。”

    梅江婉本想告诉她,这正是她三哥所作。三哥的技艺定是极好的。而后转念一想,母亲既是让沉稳干练的文心过来招待国公夫人,并未提起活泼话多的文兰,想必未曾打算告诉国公夫人实情,就含糊说道:“尚可。”

    郦南溪既然已经答应了梅太太,自然会认真去做好此事。闻言笑笑,将全副心思搁在了花株之上。

    郦南溪在盯着瓶中花株细看,太过专注未曾留意其他。

    梅江婉却是看到了窗外那一闪而过的身影。

    她回头看了下郦南溪,见郦南溪正十分认真的细细观察,就没过去打扰。

    梅江婉放轻了脚步走到门口,往右一转停住脚步,对着刚从窗外踱步而来的少年轻声道:“三哥怎么来了?”

    她无意之下站的这个位置绝妙。刚好挡在了梅江影和郦南溪中间。

    梅江影身量颇高,一般情形下他是可以从梅江婉上方看到另一侧人的。可这个时候郦南溪因为要查看花株,所以将花株从桌上拿到了低上,正坐在旁边的锦杌上细看。因此梅江婉竟是把梅江影的视线彻底挡牢,一点也看不到屋中八仙桌旁的那抹身影。

    梅江影微微侧身,绕过了妹妹望了过去。眼中盯着桌旁女孩儿,口中却是对梅江婉道:“她要动我的花,我总得看一看罢。”

    梅江婉掩口笑道:“今儿早晨我还亲耳听到,是三哥说这花有点点不妥当,让母亲寻国公夫人来帮你看看。怎么,人已经到了,三哥却还不放心?”

    说罢,梅江婉又有些担忧,悄声与梅江影道:“三哥花艺一绝,你确定要这么为难国公夫人么?”

    梅家三郎最是风流人。但凡雅事,无不精通。其中最让人叫绝的便是花艺和音律。

    这个大方口瓶极难插花,三哥却是做成了。今早他还特意拿了给家里人赏看。

    梅江婉说后半晌没听到梅江影回话,颇有些讶异,就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

    这一瞧不要紧,正好望见了屋中女孩儿小心翼翼的抽出一支花株,正拿了剪刀准备把那花株的茎截去一段。

    梅江婉大惊,生怕郦南溪这般做法会毁了整瓶插花,下意识的就要惊呼出声,却被身边的少年抬手按住了。

    “莫急。”梅江影轻声道:“看看再说。”语调平缓,神色专注。

    当事人都这样说了,梅江婉只能按捺住心里所有思绪,静静观看。

    屋中女孩儿拿起小巧剪刀,在花株上比量一番,最终下定决心,在花株最末端的杆茎处截去了一截。

    只有很小的一截,约莫是她小拇指指尖的长度差不多。

    而后她将花枝又重新放了回去,小心翼翼的搁在了它原本的位置上。

    剩下的时间里,她一直在凝神细观,并未再有其他动作。

    梅江婉正仔细看着,肩上忽地一沉,被人轻拍了下。

    她回头望了过去。

    梅江影慢慢收回手,缓缓说道:“你进去罢。”视线依然盯着屋里人,“莫说我来了的事情。”

    梅江婉不解他之前为何由着郦南溪剪去花枝,本以为他会进屋与人驳斥,毕竟梅三郎狂傲的性子是出了名的。但凡有人质疑他,他定然和对方力辩。

    但是,梅江影素来不爱同女子打交道,他这般做法倒是和他平日里相同。

    梅江婉觉得自己理解了他现在不愿露面的缘由,就没多说什么,转而进到屋里静等郦南溪。

    梅江影知晓妹妹未曾理会其中的深意,不由暗自叹息。

    高手之间的过招,旁人是无法体会的。

    虽只毫厘的区别,却已经相差千里。

    先前他觉得那一瓶花已然极好。虽有时心里掠过一丝疑惑,好似哪里还能更为妥当些,但一直未曾发现问题所在。他便暗暗觉得,应当依然尽善尽美了。

    如今再看瓶中花现在的模样……

    不得不承认,这一个小小的改动,让整瓶花的构造都更为精进了。

    只是他傲气惯了,虽然心里承认了这一改极妙,但是短时间内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口中暂时未曾对梅江婉承认这一点。

    郦南溪将那枝花枝做了改动后,细看许久,终是未曾再发现任何一处不妥的地方来,就与梅江婉说道:“这插花极好。怕是不能再改动其他任何一处了。”

    梅江婉的心情颇为复杂。

    一般哥哥做的插花,旁人谁也不敢随意去动,生怕动了分毫之处都会破坏了整体的美感。

    偏偏眼前的国公夫人这般做了,而且,三哥还并未反驳她……

    梅江婉平日里最是信服三哥。此刻对郦南溪也甚是佩服,叹道:“夫人好技艺。”

    郦南溪不知她为何感叹的语气如此怅然。但是,既然答应了梅太太的事情已经办妥,这处也没有甚么留下的必要了,就笑道:“我需得回去看一看了。免得家人寻找。”

    梅江婉回头又看了那瓶方口插花一眼,思量了下说道:“不若我与六奶奶一同过去罢。”

    先前两个人往里行着的时候,梅江婉还说她一会儿需得回屋看看三哥送给她的那瓶花。

    郦南溪听她改了口,也未曾多说什么,就道:“不若一同过去?”

    “如此甚好。”梅江婉说着,当先缓步而出。

    她四顾环视了下,未发现少年身影,这才暗松了口气,与郦南溪一起行往金茗院。

    到了院门口,就听里面人声鼎沸十分热闹,甚至于有些嘈杂。

    梅江婉唤了小婢细问,这才晓得,里面竟是有两位姑娘要比试琴艺。

    “是国公府的两位姑娘。”小婢在旁垂首答道:“好似两人之前起了口角,被旁的姑娘劝说了几句,两人便说用琴艺来决胜负。”

    听了她这话,梅江婉下意识的就去看郦南溪。毕竟今日到场的国公府的人皆是来自于卫国公府。

    郦南溪神色不动,淡淡说道:“既是在比试,那还是不要打扰为好。”又问梅江婉,“不知贵府可还有旁的饮茶之处?”

    梅江婉一听此话,晓得郦南溪是不打算搀和进去了。

    想来也是。

    自家人到旁人家做客,却在主人家闹将起来,还说要当中比试……任谁遇到这样的事情恐怕心里都不会舒坦。

    更何况卫国公与家中人素来不甚亲近,想必国公夫人亦是如此。

    梅江婉问小婢,“你可知她们定在了何处比试?”

    “就在假山下的石桌旁。”

    假山下有一对石桌,相隔不过一丈远。这样说来,一人一琴一桌,倒是正适合比试的地方。

    梅江婉沉吟片刻,忽地笑了。她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八角凉亭,与郦南溪道:“六奶奶不若去那里与我说说话?”

    说罢,她狡黠的眨了眨眼,低声道:“那里可以遥遥看到假山下的情形。假山旁却不见得会留意到凉亭上。”

    郦南溪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那处地势较高,最高处有个宽大凉亭。从下往上,有形状不一的巨石依次垒起做成了一个个的台阶,可以顺阶而上进入亭内。

    正是因了那里地势的关系,寻常人不会时常抬头去看,故而会忽略那一处地方。又因高处之外有高树数棵,即便底下的人望过去了,却也不见得能够看清亭内情形。

    郦南溪不过是不愿搀和到她们的争斗之中罢了,所以不愿到那石桌旁去看。但她对两人比试的过程还是有那么一点好奇心的。

    如今有个好的观赏场地,何乐不为?

    “恭敬不如从命。那就麻烦梅姑娘了。”郦南溪含笑对梅江婉道。

    梅江婉见这国公夫人并不扭捏,心下更是喜欢了几分,笑道:“何须这般客气?我也正想要上亭中观赏,六奶奶能够和我一同过去,有个人说话,可是再好不过了。”

    她当即就吩咐了那小婢,让人准备茶水点心端上去。而后她就和郦南溪一起,顺着那些巨石往上走。

    虽然从地面看去巨石棱角分明有些可怖。但是,一步步上前才发现落脚处打磨得极好,踏脚而上能够十分稳当,不会坎坷硌脚,也不会太滑让身子晃动。

    “真是奇妙。”郦南溪低头看着脚下,轻声叹道。

    “很厉害吧?旁人家的台阶都不如我家这一处的好。”梅江婉笑着,语气里满是自豪,“这可是我三哥亲自修整过的。”

    郦南溪自打进府早已听人说起梅家三郎数次。如今再听梅家姑娘说起,不由笑道:“梅家三郎名不虚传。”

    “那可不。”梅江婉说道:“我三哥最厉害了。”

    郦南溪听了她这语气,不禁想到了自己夸赞自家两个哥哥的情形,忍不住也道:“我哥哥也很厉害。”

    “我知道。郦四少嘛。”梅江婉走到了最上面,伸手拉了郦南溪一把,“三哥说了,郦四少是少有的洒脱之人,可以相交。”

    因着哥哥们投契的关系,两个女孩儿不知怎地,竟也生出了几分惺惺相惜之意。

    相视片刻后,两人俱都拊掌而笑,手挽着手坐到了亭中,凭栏往下观看。

    梅江影刚从金茗院的后门绕到这个凉亭下,正准备拾阶而上,就听了那么一番对话。

    他脚步微顿,转身就要离去。可是迈出一步后,又有些不甘。踌躇片刻,终是顺着亭子另一处陡峭的阶梯,悄悄行了上去。

    郦南溪与梅江婉轻声说着话。不多时,便遥遥看见两张琴被摆到了石桌上。

    少女们在太太们和姑娘们的注视下行到桌前,与众人颔首示意了下,这便齐齐拨弄琴弦,开始弹奏同一首曲子。

    这是本朝名家所做新曲。听过的人不少,会弹的人也不少。不过,因为曲子比较新,所以理解与弹技更考验个人功力。

    “好似那个姐姐强一些。”梅江婉亦是学琴之人,说道:“她的记忆十分娴熟。怕是我都要及不上她。”

    隐在暗处的梅江影听了两人的琴音和梅江婉的话后,不由暗暗摇头。

    虽然年长的那个技艺超群,但她琴音中并无情感。年少的那个技艺稍逊,却感情深浓,若他来选的话——

    “我倒是觉得芳苓的稍好一些。”

    亭中传来女孩儿软软糯糯的声音,将他思绪打散。

    梅江影凝神细听。

    梅江婉没料到郦南溪居然会更喜欢重芳苓的琴音,不由讶然,问道:“六奶奶何出此言?”

    “技艺虽好,却无真情实感。与技艺稍逊,感情浓烈相比较。我想,我更倾向于后者。”郦南溪缓缓说道。

    梅江婉笑道:“那就是两人不分伯仲,单看旁人怎么评判了。”

    “是这样。不过,怎么评判都是与我无关了。”郦南溪莞尔,“她们谁输谁赢,对我来说无甚紧要。”

    梅江婉知晓郦南溪这意思是刚才那番评判是就事论事,不针对她们任何一个人,也根本不代表郦南溪对那两个姑娘的各人喜好。

    想到自己了解的卫国公府内的一些情形,梅江婉了然的点点头,低声道:“六奶奶放心。我自是不会与旁人说。”

    说着话的功夫,梅江婉忽然发现远处有人影晃动。

    她稍稍踮脚看了过去,却见梅江影正拾阶而下,走的是平日里甚少有人用的那个陡梯。

    梅江婉讶然。刚才并未见到三哥,他何时来的?

    细细想来,他应该并未走到最高处,不过是站在高坡的中央罢了。而她们未曾回头往这边看,只留意着比试那边,所以没有看见他。

    如今人既是走了,梅江婉就也没和郦南溪提起梅江影来过的事情。

    毕竟梅三郎不愿和女子打交道。如果说了哥哥避而不见的事情,好似三哥作为主人怠慢了客人一般,反倒是麻烦一桩。

    待到下面收拾妥当,郦南溪和梅江婉这才行了下去。

    梁氏原先看到孩子们比试,心中十分不爽利。只不过她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重芳柔和重芳苓已经在女孩儿待的西厢房那边约定好,而且旁家的姑娘们也支持她们这么做。

    在梁氏看来,女儿想要争个高下没有问题。可是堂堂国公府的嫡出姑娘,这样在众人面前被人评头论足,未免有些不妥。倒不如请上几位懂琴的太太,到旁边的小室中品茗论琴。既能分出高下,还能显得高雅些。

    更何况,如今既是比试完,两人虽都各自得了些喝彩,但因重芳柔的技艺更为高超,所以得到的赞赏更多。

    看到郦南溪从旁边过来,梁氏板着的脸色终是有了发泄的余地:“六奶奶怎么这才过来?在旁人家做客莫要随意乱走的好。”

    她这话刚刚说完,郦南溪身边的女孩儿就走上前来,笑道:“六奶奶是我请了去同我一同游园的,耽搁了些时候,还望重大太太莫要介意。”

    梁氏已经三年未曾来过梅家的,眼前的女孩儿依稀有些眼熟,可也有点认不太准,于是她道:“姑娘是——”

    梅江婉朝梁氏福了福身,说了自己的身份。

    梁氏了然。

    原来是梅家唯一的嫡出女儿。

    因郦南溪是受了主人梅姑娘的邀请游园而不在此处,梁氏倒也说不出什么。只叮嘱了她一些莫要扰了主人的话,这便作罢。

    梅江婉看出郦南溪与梁氏的关系不甚好,索性拉了她与自己同行同坐,免得郦南溪在梁氏那边再被梁氏难为。

    “你那个婆婆,可真是凶。”梅江婉在郦南溪耳边轻轻的说:“对着你的时候笑都不笑一个。她女儿一过来,倒是开心得很。怎么那么偏心呢?我娘待我大嫂都不这样的。”

    郦南溪喜欢梅江婉的直率与纯真,想了想,说道:“人和人是不同的。”

    “可也不能这样啊。”梅江婉不服气,“据我所知,卫国公虽脾气不太好,可也没亏待她们。”

    郦南溪听她这样说,倒是有些意外。不过想到吏部尚书梅大人与重廷川交好,就有些明白过来。

    她最近愈发觉得,重廷川虽看着有些不近人情,其实是很好的人。而且,重家是他撑起来的。换做旁人,一定不会有他做得好。

    如今听闻有人赞他,不知怎地,她的心里也是十分欢喜的。

    郦南溪挽了梅江婉的手臂,淡淡的道:“是么。”

    “当然了。”

    梅江婉应了一声,和郦南溪亲密的说起了等会儿宴请时候的一些安排。

    还未走到西厢房的门口,就有两个女孩儿行了过来寻她。

    “江婉你可是让我们好找。”前面那位个头稍高的女孩儿声量颇大,离得挺远就在高声说着:“我和平兰寻了你许久都没看到你,还当今日你不参宴了。”

    “可不是。”另一个女孩儿声音细细弱弱的,十分温婉,“我们差点要去你院子寻你了。”

    梅江婉见了她们,很是欣喜,拉了郦南溪快步前行。走到女孩儿们面前方才说道:“说实话,我差点就待在屋子里不出来了。若非碰到西西,恐怕就要在屋子里和你们相见。”

    郦南溪和梅江婉十分投缘。郦南溪听她一口一个六奶奶忒得疏离,就和她说了家里人都唤自己什么。梅江婉便改了口,又让郦南溪也唤她名字就好。

    两个女孩儿往郦南溪看了眼。

    郦南溪的年龄与她们差不多大,可她身材娇小,瞧着比实际年龄又要小一点。再仔细一瞧,郦南溪居然是绾了发的。想必已经嫁人。

    柳平兰迟疑着道:“这一位是……”

    梅江婉晓得如果把郦南溪的身份说出来,两个女孩儿定然就要局促不安了。这样一来,大家都不自在。

    故而梅江婉眨眨眼后笑道:“你猜。”然后一个字再不肯多说,只盯着两人笑。

    朱丽娘不轻不重的拍了她一下,嗤道:“你就爱卖关子。往后不寻你玩了。”

    柳平兰暗道郦南溪许是身份不太高,毕竟京城的高门贵女她们已经全都见过了,就拉了朱丽娘一把,柔声道:“西西是谁有何要紧?大家一起顽,何至于在乎那些?”

    她是柳阁老的孙女,父亲是翰林,满门清贵。柳家家教甚严,家风极好。

    朱丽娘性子爽朗,刚才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被柳平兰一提醒,也觉得自己这样好似有点不妥当,就朝郦南溪歉然的笑了笑。又问梅江婉:“等会儿听说有花艺的比试,你去是不去?”

    梅家这次的赏花宴,自然要举行与花有关的一些活动。比如赏花,画花,写与花有关的诗词。诸如此类。

    本朝重视花艺,插花比试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自然要去的。”梅江婉说着,与郦南溪道:“西西也一同去吧。”

    郦南溪不愿参加这样的比试,就道:“我陪你过去。”

    梅江婉不肯被她敷衍,将挽着的手臂又紧了紧,佯怒道:“你莫想要随口打发了我。既然一起去,就要一起比试。”

    她是想着,郦南溪初来乍到,对京中的人和环境都不熟悉。参与到其中,定然能够较快的融入这个环境。

    郦南溪知道梅江婉的一番苦心,感念她的一片心意,就道:“既然江婉要我同去比试,那我自然要去的。不然你恼了我,不放我离开,我可是回不去家了。”

    梅江婉没料到自己居然被打趣,绷不住笑了。

    朱丽娘和柳平兰看郦南溪极好相处,相视而笑后就也加入了她们的话题,与她们商议起等会儿该选个什么样的花为好。

    今日本是休沐日。

    梅家的赏花宴之所以定在了今天,就是为了方便同僚们能有空与家眷同来。

    外院里不同于内宅的热闹。

    太太和姑娘们喜欢聚在一起说笑,百官们即便是脱下了官府,也依然喜欢只三两好友做一起闲说两句,并不凑做一处去。

    众人都与自己关系交好的友人分散各处闲坐着。正畅快的说笑之时,突然远方传来一阵骚动。紧接着,小厮们急急慌慌跑了进来。

    “卫国公、卫国公来了!”

    正招待宾客的梅大人赶忙走了过去相迎——虽然他给卫国公下了请帖,但,能请到国公夫人已经是意外之喜。根本没有料到卫国公会来。

    高大男子踱步入内。气势冷冽,矜贵和疏离。

    众人纷纷起身。

    重廷川与众人微微颔首后,自去了旁边坐下。端过小童奉上的茶,只一下下撇着茶末,并未入口。

    梅大人与他颇为相熟,就笑着说道:“赏花刚开始不久。等下就要举行花艺比试,巧的是如今正商议着评判之人。不知国公爷可否赏脸帮忙评判一二?”

    重廷川淡笑道:“我一个粗人,就不去凑热闹了。”

    众人面面相觑。

    毕竟是聚在一起的宴请,即便是比试,也并不十分正式。

    旁人都是推脱一下就接受下来。

    卫国公倒好,居然直接拒了。

    梅大人知晓重廷川的脾气,并不恼,也没多说什么,朝他拱了拱手这便作罢。

    重廷川独居一隅,周身清冷淡漠,与这里的气氛格格不入。因此,他的旁边少有人敢去。

    不过,重廷川倒也不介意,自顾自的看着手中茶盏的纹路,心里却想着另一人的身影。

    这时,他听到了墙壁另一侧两个青衣小婢在轻声低语。

    “那花艺比试,听说卫国公夫人亦是参与其中?”

    “哦?听闻卫国公夫人相貌极美。也不知她花艺如何。如若她参加,即便做的不佳,看在卫国公的面子上,应当名次也不会低罢。”

    重廷川闻言,眉端轻扬,眼角带笑,颇为愉悦。他想着等下过去看一看也无不可,却听旁边又传来话语声。

    “……好像三公子也要去看?不知是否会参与评判呢?”

    “若真如此,结果如何倒是不敢妄论了。”

    重廷川的脸色一下子黑沉了下来,眉目间煞气渐显,腾地下站起身来。

    男子身材太过高大。这么一站起来,威势顿显,顿时让周围的人感到有种无形的压力。

    梅大人赶忙上前拱手问询:“不知国公爷有何指教?”

    “也没甚么。我在想着,那花艺比试,我倒是可以旁边瞧上一瞧。”

    重廷川淡淡一笑,“顺便做个评判。”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