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武将宠妻手簿 > 42..9.9*最新章节

42..9.9*最新章节

作者:子醉今迷
    郦南溪怎么也没料到重廷川会突然出现,“六爷……您怎么来了?”

    重廷川淡淡的看了于姨娘一眼,伸手拉住郦南溪的手腕,简短说道:“走。”语毕当先跨步而去。

    郦南溪被他拉的一个踉跄,赶忙唤他。

    他这才意识到小妻子步子不如他快,远跟不上他的速度,这便将脚步慢慢放了下来,等了郦南溪并行而走。

    郦南溪回头望向于姨娘,却发现于姨娘不知何时已经悄悄的走了。

    “你真是——早不来晚不来,真是会挑时间。”

    郦南溪又气又恼,这便用力去甩被擒住的手腕,试图将自己的手解救出来。

    若是平时,重廷川许是就顺势将手松开了,免得她这样难受。可如今看她太过用力,他反倒不敢将手即刻松开,免得她一个不妨因了惯性而摔倒在地。

    “你轻点。”他伸手一拉,顺势将她抱在了怀里,又扣住她的双手放在她的身侧,“这样不觉得手臂疼?”

    “不觉得。”郦南溪被他按在了胸前,说话声音闷闷的传出来,少了几分娇软,多了一些沉滞。

    重廷川抬手给她捏了捏手臂。

    习武之人力道控制的极好。郦南溪初时还想反抗,后来发现他动作轻柔且力度适中,这便没了顾忌。

    她有些无奈的在他怀里蹭了蹭:“你来做什么。”

    听她声音里满是怨气,重廷川莞尔,低叹道:“你又来做什么。”

    说起这个,郦南溪不由得挣扎起来,努力抬头与他对视,“你莫不是想一辈子和她这样下去?就没想过缓和一下么?”

    想过。重廷川心说。可他努力了很多年,真的很多年,都没有转变。于是放弃了。

    “不必如此。”他不想将那些年的沉闷往事告诉她,免得她的心里愈发有负担,只轻声说道:“她的想法,并非我所能理解。而我需要的,她亦是不在乎。仅此而已。”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重廷川握了握她的手,与她相携着往石竹苑而去,“你不是说今晚准备了好吃的?切莫说我如今到了却吃不上晚膳。”

    郦南溪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眼,后面当真是空无一人。

    她惋惜的叹了口气,磨磨蹭蹭的跟上他的步子,“晚膳自然有的,这个无需担忧。”语毕,她不由得低声喃喃:“我哪里会饿着你啊。真是太小瞧我了。”

    虽然她年龄是不太大,看上去是不太可靠。但操持家中这种事情对她来说还是不难的。

    ……当然,如果没有重大太太那样不省心的婆母就更容易了……

    腹诽归腹诽。

    郦南溪晓得自己这样做重廷川是定然不乐意的。毕竟他早就表明了立场,不愿和于姨娘有任何的瓜葛。而她还是悄悄的背着他去见了于姨娘。

    侧首细观他神色,见他眉目间隐现愁郁,再想到之前自己去找于姨娘的事情,虽然他没问,但郦南溪还是解释了下:“我想着你们都好好的。所以自作主张了。”

    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却将他想要的答案都说了出来。

    “我知道。”重廷川道:“若真相见,就尽量不要让我知道。我知道的话,是断然不会答允的。”

    郦南溪没料到他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由侧首看他,笑得眉眼弯弯。

    “好。”郦南溪不住点头,“就这么说定了。”

    她这笑眯眯的小模样让重廷川忍俊不禁。

    重廷川拉过她的手,将她的手紧紧包裹在掌心里。感受着那娇软的纤纤指尖传来的温软热度,他的心也渐渐趋于安宁。

    心里冷了许多年,被人放弃了许多年。

    如今,终究是有人将他搁在心上,为他的琐事而忧心。

    这很好。

    他很满足。

    至于其他,他并不强求。

    第二日一早,重廷川就起身去了宫里。

    郦南溪和他道别后,就又爬回床上睡了会儿。待到睡足了,这才起身穿衣洗漱,精神抖擞的往木棉苑去。

    她到的时候,向妈妈刚从梁氏的屋子里出来。

    看到郦南溪进院子,向妈妈撩了帘子朝里说了几句话。待到郦南溪走近,她已然放下帘子朝这边看了过来。

    “原是六奶奶。”向妈妈笑道:“奶奶来的可是不巧。太太刚才说要歇歇,如今已经躺下了。奶奶不如去旁边稍微等会儿?”

    郦南溪知晓,自己如果真的过去“等会儿”,那这时间必然不是“稍微”就能形容得了的。

    故而她婉言谢绝:“可是不巧了,我还有事。原本说了让铺子里的管事过来见我,等下怕是就要到了。还得劳烦妈妈和太太说一声,就说我实在有事脱不开身。看看太太什么时候有空,我晚些或者明日白日再来就是。”

    说罢,她也不等向妈妈作甚挽留的话语,径直顺着来路往回走。

    刚行了没几步,就听旁边传来了一声极轻的笑声。

    郦南溪头也不回,直接出了院子。只不过走了没多久,就有人从后面步履匆匆的追了过来,连声轻唤。

    “莫急,稍稍等我一下。”

    郦南溪听着这清朗的声音十分耳熟,就暂且停了脚步循声望过去。便见一名少年正从后头快步行来,身姿挺拔气度儒雅。

    正是九爷重廷晖。

    因为之前重廷晖行事颇有分寸,并不似梁氏和重芳苓那般,所以郦南溪对他的印象不差。见状说道:“九弟怎么过来了?之前我竟是没有看到你。”

    话语已毕,她忽地想起来一事,问道:“刚刚在旁笑的可是你?”

    重廷晖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闻言温和的笑了下,“正是我。因为木棉苑里都是母亲的人,我想着唤了你来说话恐怕反要给你惹了麻烦,故而想着走出来再说。”

    他相貌隽秀,穿着月白色撒花缎面长衫,急急的解释着,笑得有些羞涩,有些腼腆。

    许是阳光太过灿烂的关系。他望向她的时候,澄澈的眼睛尤其的亮。好似她整个人都能映进他的眼中一般。

    对着这样的一个少年,郦南溪当真是半点儿责怪的心都生不起来。

    “九爷言重了。”郦南溪知道重廷川和重廷晖兄弟俩的关系其实一直都不错,因此待重廷晖就也少了许多客套,直截了当的问道:“不知九爷刚才唤我,可是有什么事情?”

    “倒也没甚大事。边走边说罢。”重廷晖说着,指了指郦南溪回院子的方向。

    他身边跟着的那个年纪尚小的小厮看到他不紧不慢的样子,有点急了,轻声劝了他几句话。

    郦南溪离得远,没有听清。不过,离他们比较近的金盏倒是听见了。

    “爷,您刚才忽然就从课堂上跑出来,夫子怕是要气坏了。再不快点回去,怕是要、怕是要……”

    后面的话声音压低了,实在是太轻太小,她没听到。

    郦南溪看金盏神色不对,正要细问,却见重廷晖已经和那小厮说完朝她行来,她就也弃了那个打算,直接问了重廷晖,“九爷可是有要事去做?”

    “没有。”重廷晖十分肯定的道:“不过是想着让他回去拿两条锦鲤罢了。”

    郦南溪奇道:“九爷要将东西送去哪里?”

    “既是来寻你,自然是送到你那里。”重廷晖笑道:“那锦鲤是我前些日子新得的,颜色很是亮丽。我记得你院子里有个三尺宽的缸?养在里面便是。”

    虽说院子里有缸,可院子里分明还有池塘。他却不说养在池塘里非要养在缸里……

    莫不是什么稀罕的品种?

    郦南溪有些犹豫,“太太那边若是知晓了,九爷怕是要被责问吧。”

    “无需担心。”重廷晖笑道:“平日里我和哥哥来往的时候,没少被母亲训斥。左右那些话听了千八百遍了,再多听两次也是无妨。”

    郦南溪没料到重家这位九爷竟这般有趣,居然将他和他母亲之间的这些事情尽数告诉了她,分毫都不避讳。

    他既是真心相待,郦南溪就也没有刻意瞒着或者遮掩什么,笑道:“既然如此,那我恭敬不如从命。等下就等着九爷送来锦鲤了。”

    重廷晖神色明显一松,“那好,我即刻就让人送去。”

    左右四顾看了看,他指了旁边的小厮,与郦南溪身边的金盏说道:“就让他来送。你们莫要认错了人。”

    金盏赶忙行礼将事情应了下来。

    重廷晖这便和郦南溪道了别,匆匆而去。

    郦南溪回到石竹苑后,就命人将那口缸给清洗了出来,又让人放了水进去,这便静等着那小厮将锦鲤拿来。

    谁料左等右等都未有人前来。再多侯了会儿后,郦南溪觉得那小厮许是被旁的事情耽搁了,毕竟府里大大小小的事务有很多,指不定就有了什么安排给了他。

    故而郦南溪就让守在门口翘首以盼的金盏叫回了院子里,让她去做旁的了。

    大概又过了一盏茶的时辰,那小厮终究姗姗而来。只不过手里没有拿着装了鱼的器物,而是两手空空无一物,满头大汗焦急万分。

    “六奶奶,可是不好了。东西、东西被人给碰坏了。”小厮一见到郦南溪,急得差点哭出声来。

    郦南溪忙问:“怎么回事?”

    金盏看那小厮依然支支吾吾的还在重复那几句,当即柳眉倒竖哼道:“你尽管浪费时间吧。再这样拖下去,若是九爷知晓了这事儿,看你怎么办!”

    这话很显然吓到了小厮。

    他用袖子擦了把眼睛,低着头讷讷说道:“刚才我过来的时候,路上遇到了五奶奶和二少爷、二姑娘。二少爷看我拿着鱼缸觉得有趣,就非要看一看。我不肯,五奶奶就训斥我。二少爷也在那边哭。后来我没辙了,就给二少爷看了眼。哪知道他居然、居然……”

    小厮用力的抽了抽鼻子,可眼圈儿还是红了,“可是哪知道二少爷居然用两个手去抓那两条鱼。等我去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条已经死了,另一条也半死不活。”

    郦南溪听闻后,眉间轻轻蹙起。

    这位五奶奶和二少爷,她是知晓的。

    重五爷重廷帆是于姨娘的长子,也是老侯爷的庶长子。

    梁氏拿捏住了重廷帆的亲事,给他寻了个门第颇高但是性情泼辣的女子为妻。虽然夫妻俩这些年来倒也算得上合满,但五奶奶吴氏的性子时不时的就会显露一些。

    “那死了的鱼呢?半死不活的呢?”金盏追问道。

    有一条留下来也好。

    小厮嗫喏着说道:“我刚才看到鱼不行了,吓得手一松,把那盛鱼的小鱼缸给掉到了地上,摔碎了。那鱼……自然也是不成了。”

    说着,他从自己腰上解下来了一个荷包。

    荷包是素色布的,下面已经湿透,一滴滴的还在往外滴水。他把荷包里的东西倒了出来,赫然就是两条死鱼。

    这就是两条鱼都已经陆续死了,而且那鱼缸也已经摔坏。

    郦南溪沉默不语。

    小厮吓得跪下给她磕头:“奶奶帮帮小的吧。这鱼是前几天九爷刚跟梅公子要了来的,很是珍贵。如今鱼没了,九爷定然不会饶了我!”

    “这事儿,晚一些看看再说。”

    郦南溪也想帮他,可这小厮毕竟不是她这边伺候的,他没能完成重廷晖让他做的事情,她当真是没法管的上。

    那小厮年纪不大,嚎啕大哭,“可是,可是这事儿是五爷那边惹的祸啊!”他口不择言的抹着眼泪,“六爷和五爷本就是兄弟。六奶奶帮忙说句话也不成吗?”

    郭妈妈闻讯已经赶了过来。之前她只是听说好似是九爷那边的人过来惹事,未曾细问。待到听了一会儿之后方才晓得了来龙去脉。

    看那小厮说话实在不成体统,郭妈妈当即呵斥道:“哪里来的浑话!五爷那边做错的事情,就是五爷那边的事情。和国公爷何干?你既是想找人,就去找他们!”

    小厮刚才是急昏了头,所以口不择言瞎嚷嚷。这个时候被郭妈妈一呵斥,他忽的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什么。赶忙住了口,跌跌撞撞的往外院跑去。

    待到他走远,郭妈妈气得脸色铁青,与郦南溪道:“奶奶,您看,这府里头根本就是太太那边当国公爷是外人,于姨娘那边也当国公爷是外人。国公爷是两边不讨好啊。”

    一语中的。

    郦南溪刚才也发现了,那小厮说那番话的时候,语气十分的理所应当。好似五爷那边做错了什么,都要六爷这边帮忙担着才好,毕竟五爷六爷是一母同胞的至亲兄弟。

    他的想法,想必就是梁氏那边人的真实想法。

    可五爷他们什么时候把重廷川当自己人过?反倒更像是避如蛇蝎了。

    金盏在旁气道:“那小子也是浑。自己做错了事情,还要拖了主子下水相帮。也不知道打哪儿来了这么个做事不利的。”

    郦南溪看着地上的两条死鱼。

    这是花纹皮光鲤,很是稀少。重廷晖从旁人手里拿到这鱼后,许是因了贺她新婚而送她。偏偏被人给毁了。

    如若是在郦府,遭受了这样的事情,郦南溪定然直接代人去寻了对方问个究竟。

    ——二少爷年纪小不懂事,五奶奶明明就在旁边,也不懂事?明知道东西是要往石竹苑送过来的,她竟是眼睁睁的看着,由着孩子乱来。

    可是郦南溪昨儿刚刚答应过重廷川,于姨娘那边的事情她不去沾。最起码,明面儿上不能沾。

    因此这件事,还得等他回来了再论究竟。

    郭妈妈小声问郦南溪:“这鱼怎么办?”

    “用帕子裹了,埋树下吧。”郦南溪轻按了下眉心,“等会儿妈妈去趟库房,把字画箱子里最左侧的那个卷轴拿了,送到九爷那里去。”

    那副是前朝名家的真迹。九爷读书不错,想来送这个东西最为妥当。

    其实,原先重廷晖说要送她锦鲤的时候,她就想着送了这副画作为回礼给他送去。如今鱼死了,但他送礼的心意毕竟是在的,东西该给的还是得给。

    郭妈妈心中明白,应了声后自去安排。

    郦南溪就回了房间去查阅账簿。

    不多时,有丫鬟来禀,说是五奶奶带了二少爷在石竹苑外求见,问奶奶意下如何。

    郦南溪提着笔想了会儿,终究还是觉得自己既是答应了重廷川,就应该遵守承诺。最终还是摇头未见。

    落霞在旁愤愤不平:“也不知那五奶奶是个什么意思。鱼是九爷的,都还没有送到奶奶手里就被她们给弄死了。她们即便是赔礼道歉,也需得向九爷道歉,来奶奶这里是怎么回事?还不是九爷那边去寻了她们算账,所以又眼巴巴的来找奶奶帮忙。”

    郭妈妈闻言,呵斥了她一番,“先前让你做的针线你可是做完了?没有?还不赶紧去!”

    落霞不甘不愿的应了一声,低着头出了屋。

    就在这个时候,秋英兴冲冲来禀:“奶奶,国公爷回来了。”

    听闻这个消息后,大家俱都松了口气。

    那五奶奶着实是个火爆的性子,在外头高一声第一声的喊着,着实恼人。偏那二少爷不知怎么的还哭了起来。母子俩这么一嚷嚷,搞得好像是郦南溪这边怎么欺负了她们似的。

    郦南溪就将账簿收拾好摞了起来,又让人打水净了手。

    手上的水渍刚刚在布巾上擦净,高大男子已然大跨着步子进了屋。

    郦南溪忙迎了过去。

    天气燥热,重廷川今日又事情特别多,一天都没停歇。身上沾了不少的灰尘,衣裳上也沾了汗。

    他觉得自己身上太脏,不让郦南溪去碰,也没有抱她,只握了握她的手这便进到里面去清洗换衣了。

    再出来的时候,神清气爽。

    重廷川边擦着头上未干的水渍边问道:“怎么回事?”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郦南溪晓得他说的就是五奶奶她们过来闹的事情,就把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讲了。

    “……今儿晌午前见了九弟,晌午后东西送来。结果就在半路折了。如今将要傍晚,五嫂就过来寻我。”

    事情刚出来的时候不过来寻,偏中间隔了好长时间才来。一看便知并不是当时做错了事就过来悔过,而是事后被人责问了,这才想要来寻靠山。

    重廷川神色骤冷,道:“他们一向不敢来我这里惹事。如今竟是欺你年少,愈发的无法无天了!”

    说到这个,郦南溪也有些疑惑,“听说五奶奶她们即便再有事,也从不惹到六爷的跟前。为何今日却是不同?”

    从起先的非要看鱼开始,到后来将鱼弄死。一步步的,好似全然不惧六房一般。

    可是,依着重廷川的这种性子,旁人不惧他,很难。

    所以五奶奶她们的这态度让人生疑。

    重廷川看郦南溪愈发不解,反倒笑了,“你想这作甚?左右有我。我去遣了人将她们打发走。”他将郦南溪抱在怀里,在她颈间蹭了蹭,“这府里能让她们有恃无恐的,只有一人。那人若是许了她们什么,她们就能铤而走险。你不用管。”

    话说到这个份上,郦南溪瞬间明白过来,“那人”正是梁氏。

    可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重廷晖送她两条鱼而已,梁氏还非要干涉其中。

    郦南溪正兀自思量着,忽然耳垂一疼,竟然被人给轻咬了下。

    她气恼的看重廷川,低声怨道:“你怎么咬人呢。”说着又去推他,“热死了。别挨那么近。”

    重廷川在她颈侧低低的笑,“有些事情挨得远了就做不成了。就是挨得近了才好。”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